• 第四十七章 难以描述 

    更新时间:2017-07-14 00:15:44本章字数:3594字

      我面上没有反应,但心里却幻想着用各种方式把风晨霆揍成猪头的场景,我说了我没有父母,没有父母的意思他没听懂?还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

    风晨霆说的小心翼翼,见到我没搭话,他又快快地接下去,“曾翠屏说是在乔达房的钱夹上见到一张和你钱夹里一模一样的小孩照片,然后她问了是谁的,乔达房说是他女儿的。”

    我紧紧闭着眼,不想说话,只觉着自己心脏收缩得厉害,我根本不在乎曾翠屏怎么会知道那个人是我的父亲,也不想知道风晨霆是怎么找到那个人,我不想听到那个名字,不想听到和他有关的任何消息。

    “微微,我刚才见你的反应那么大,我怕你生气才胡乱编了个借口,”风晨霆还在继续说,“你和你父母的事情你要是愿意说就说,不愿意咱就不说,你别生我的气就成。”

    “曾翠屏怎么会认识他?”我略略睁开眼,看了看风晨霆,他好像……有点不知所措?我是不是看错了?我忍不住又看了看他,确定了自己的想法,风晨霆真的怕我生气。

    这个样子的话……有些事儿是不是就好办多了?

    “微微……”风晨霆有些为难,似乎他即将要说的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他和曾翠屏的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的,不过那不是关键,关键是你现在处境太危险,我只是希望多一份力量保护你……”

    “打住,我不要听,还有,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我坐直了,做了几个深呼吸,情绪渐渐平复,二十几年前,那个人为了别的女人抛弃我这个女儿,现在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不会再跟他相认,曾翠屏年纪比我小……记得好像是小八岁。

    我是六岁被他们弃了……这么想着,心里骤然而生一种恐惧,我叫了起来,“曾翠屏是不是他的……他的女儿?”说到最后四个字,自己都自己尖利的声音吓着了。

    风晨霆皱皱眉,伸手不停地抚着我的肩头,“微微你怎么会这么想,曾翠屏怎么可能是他女儿,曾翠屏是他包.养的女人。”

    我松了一口气,“哦……”,我宛如刚被人从绞刑架上救下。

    没有人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没有人知道我有多么害怕曾翠屏和我有血缘关系,这一生,我不希望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任何人和我有交集,不管他们是平头百姓还是商人富家,或者是政界高官。

    就让我这样生活着,没有他们,没有亲人。

    下一个瞬间,我做了一个决定,我有胡丽,现在又加上杨苗苗和秦咯咯,我一回去就要和她们三人说,让她们做我的妹儿,老二,老三和老四。

    这样,我就更有理由努力,更有理由奋斗了,但是仅仅这样还不够,我要在风晨霆身上加大筹码,加大他帮我应付麻烦事的筹码,我说的不需要帮助只是一时气话,我怎么可能不需要帮助?

    我只是不需要那个人的帮助。

    风晨霆么,不帮助我我都是不肯的。

    我准备了吃定他,谁让他是我第一个男人呢,而且我非常清楚,风晨霆也会是我这一生中唯一一个男人,没有一个女人会在喜欢过如风晨霆这样一个男子后,再看上别的男人。

    世间有他,拥有过,便足以。

    我喜欢风晨霆,但我不是白莲花。

    虽然我把我的初.夜交给风晨霆也算心甘情愿,但我不会不要求他的回报,我给予风晨霆的,不管风晨霆享受不享受,报酬还是必须得付出滴。

    嗯,我是那种你给我买个几万十几万的包包,不如直接给我钱钱,来得更使我高兴的主,也就是说,风晨霆不管说的有多么好听,在我这里也就是听听就算,还是有实物更为实在。

    风晨霆小心护着我走旋转门,好像我是一个从未见识过世面的乡下孩子。

    酒店经理正在和前台交代什么,见到我和风晨霆进来,略点了点头,但我瞧着只觉得巧合的奇怪,我住这里这么久,唯一见到两次经理,都和风晨霆有关。

    风晨霆的势力,不是一般的厉害!

    “微微,你是个奇怪的人。”风晨霆和我坐电梯的时候如是说,“不过,没关系,我喜欢。”

    我靠在电梯的玻璃墙上,头一偏,看向风晨霆,“晨霆,我要和你生个孩子……”

    那一刹那,我看见风晨霆的眼神一变,不等我说完,他的人忽然就压了上来,他用一只手扣着我的后脑勺,一只手从我的腰部穿过去。

    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来不及说出口,譬如我和他不用结婚,我的孩子不用对外人说父亲是他,孩子的出生证上可以随便填写一个名字,亦或就那么空着……

    但我的嘴都在人家掌控中,哪里有机会开口。

    我被风晨霆带着变换姿势,身不由己地被他狼吻着,我脑子都是不清晰的,浑身也软绵绵的一动也不想动。

    我忽然希望我和他可以永远这样,就这样两个人不管不顾地待着亲吻着,直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沧海桑田。

    不过有人显然是不肯的。

    “你们够了没!在这么下去,按键都要失灵了。”熟悉的声音夹杂着胡丽浓浓的不满。

    我赶紧扭着腰就要回头看,风晨霆却用双手捧住我的脸,不让我动弹,而他嘴角勾起的弧线,柔柔的却又坏坏的,就好像他早就知道被人围观了。

    我沉默着百口莫辩,在心里给风晨霆打上了一个新的标签,暴露狂。

    刚才我是有听到电梯到达的指示声,我本来是想要看一下的,不过被风晨霆一拉一转着就什么都忘记了,风晨霆是存心不让我知道电梯开了,胡丽,杨苗苗,秦咯咯,火羽都在,呃……火羽那只手是一直在按电梯开合键?

    我的双脚突然腾空,整个人被风晨霆抱了起来,然后我听到风晨霆高兴地叫着。

    “羽,我要当爸爸了!”

    ……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电梯外的三人一副刚刚被雷劈过的样子……

    风晨霆满脸春风,眼睛也笑的不见缝了,现在看他,只觉得他十足就是乡下那个见着人就傻笑的二傻子。

    我开始担心风晨霆把我的脑袋磕到什么地方,我想挣扎着自己走,然后发现自己的身体僵的不听使唤,为了以防万一,我把脑袋深深埋在他的怀中。

    胡丽她们喧喧闹着把我俩引进家门,一个身穿条纹衬衫的男子从沙发上缓缓转过头来,站在他面前的是满头大汗的大胖。

    然后,男子慢慢地站了起来,灯光从他头顶上洒落,他笔挺地站着,如一个天使。

    楚言之……

    风晨霆也看见了他,两个人的目光对视了有那么几秒。

    随后楚言之看向我,看我凌乱的发,糟糕的衣服和已被脱掉丢在门边弄脏的拖鞋,最后目光停在我的脸上,“薇姐,你怎么了?”

    我这才想起自己被风晨霆抱着,顿时大囧,双脚一用力,从风晨霆怀里蹦了下来。

    楚言之绕过沙发,朝我走来。

    大胖一下抓住楚言之的手,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楚言之完全不理会大胖,径直走到我面前,小心翼翼地牵起我的手,宛如我是一尊一碰就碎的玻璃娃娃,而他眼里的光芒锐利惊人。

    “楚楚……”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从未被人如此如获至宝地对待过,又值我如此脆弱的时刻,我只觉得眼眶一热心头难受,就像一个在外受了诸多委屈的孩童,见到了宠爱自己的家长一般。

    在风晨霆面前的故作坚强,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我用力咬住了嘴唇,却止不住喉间梗咽。

    风晨霆原本还握着我的左手,见状,他慢慢地放开了我的手。

    楚言之把我拉近他,让我可以靠在他胸膛,另外一只手轻轻拍着我的肩头,温声说道,“薇姐,我说过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我自问忍耐性是极好的,然而这回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在风晨霆和楚言之共同在场的时候,出现这种崩溃的样子。

    我确实喜欢风晨霆,也确实和他有了肌肤之亲,所谓的无夫妻之名有夫妻之实,所谓的同居,然而我更多时候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太陷进去,我不敢奢望风晨霆对我能有多少真心。

    只求别伤害。

    一直以来,我也非常自信地以为,风晨霆不会伤害我。

    这也是我为什么在刚知道风晨霆可能参与,或者间接给了伤害我的人权利后,会那么的歇斯底里,他纵容那些人伤害我,和直接伤害有什么两样?

    嗯,是的,风晨霆是告诉我,赵贵堂查到的都是他刻意做出来的表象?可如果是那样,他有那么强悍的能力,为什么任由他们妄为,任由他们伤害我?

    我是这么想的,他可以控制的,只是他不愿意为了我费劲。

    我之所以想要个孩子,也不过是把我的计划提前两年实行,我只是担心等到了我计划的时间,风晨霆已经对我失去了兴趣,亦或者我的名字早已刻在了墓碑上。

    我怎么样都可以,但胡丽呢?

     现在,我如一条被放在砧板上的鱼,刀已经在我身上割开了口子,我却辩不清拿着刀的人,我唯一能做的,不过是给风晨霆生个孩子,来求得更多保护。

    风晨霆很高兴,殊不知我说出那一句的时候,是多么的凄惨和伤感,需要用一个未知的孩子来换取自己想要的,换了谁,都高兴不起来。

    我想一定是楚言之此刻的举止温柔语气亲昵,触动了我隐藏在心底深处那根最脆弱的神经,这样的难言之隐我如何能说?

    因此我没办法说一句话,泪水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滚而落。

    我伸出双手,把楚言之抱住了。

    楚言之呆了。

    自第一次聚餐后,我就一直与他保持距离,别说主动找他,就是我远远见到他的身影,那也是要立马回头离去的。

    “言言,抱够没有,她马上就是你嫂子了!”

    随着风晨霆肃然的声音,我揽着楚言之的左臂被大力一扯,身体也随之歪倒了过去,整个人都跌进风晨霆熟悉的怀里。

    我有些蒙圈,几个意思?风晨霆莫不是气糊涂了,我什么时候成楚言之的嫂子了?

    我的右臂又一紧,身体又反着倒向楚言之,但风晨霆的手随之就上来了,一把把我拉入怀里,“言言你想干嘛?”

    这时,火羽拦在楚言之面前,大胖也随之抱住了楚言之的腰。

    “大胖你放开我,放开我啊……”楚言之叫着,声音渐渐嘶哑。

    “风晨霆,你放开微微,快放开!”胡丽喊喊着要冲过来,被杨苗苗和秦咯咯死命抱住了。

    此情此景,难以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