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啥 爱我

    更新时间:2017-07-15 00:31:38本章字数:3367字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生活会变成这样?

    乱糟糟的人!乱糟糟的事!乱糟糟的一切!

     想着想着,我的眼圈红了,用力挣扎着,大声道,“风晨霆你想干嘛?放开我!快放开我!”我激动得声音都在发抖,我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不!我就不!”风晨霆在我耳边用只有我能听到的音调说,他本是深沉内敛的性子,此刻却幼稚的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你先答应我,让言言回去,我就放手。”

    我扭过头看他,狠狠道,“为什么?”

    风晨霆乘机在我脸上落下一个吻,“微微,我知道你对他有不一样的感情,但你要记住,你是我的人,你也只能是我的人!”

    胡丽她们因为见过更精彩的,当下自然不再惊讶。

    然而楚言之的脸,却骤然失色。

    我的余光见到瞬间颓然的楚言之,心也随之一震,失控的情绪忽然就清明起来,是我糊涂了,我只是一条攀树而生的藤蔓,既然已选择了风晨霆这课树,就该只缠绕着他拼命繁衍,无论楚言之是谁,无论他有没有能力,都不是我可以仰仗的。

    宫斗电视剧里随着主人入宫的丫鬟,只有专心专一地伺候好自己的主子,才可以在吃人不见血的皇宫里,有生存下去的机会,三心二意的多死得快且下场凄惨。

    而且,我对楚言之没有超越朋友的感情,不代表楚言之没有。

     风吹起遮光帘布,搅动了轻薄的白色麻纱,麻纱从厚重的帘布间隙穿进房间,飘扬开后,又慢慢回落,那轻慢旋飞的弧度像是心被寒透后的回落。

    “我身边一直有你的人?”我平静地问,抑住了由内而外的冷。

    等了好大一会,我听到风晨霆也恢复与平时一般无二的语气回答,“是。”

    他不否认,也无法否认。

    我和楚言之的所谓亲密相处,不过一次,此后再无联系,若不是我身边时时刻刻有风晨霆的人,风晨霆怎么会如此断定我对楚言之不一样?

    是。

    我确实对楚言之有不一样的感情,却无关风月。

    “楚言之,谢谢您的关心,您回去吧。”我说。

    我与风晨霆的这一段对话宛如耳语,彼此唇部的蠕动幅度极小,楚言之和胡丽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说话,但动作,他们却尽皆收入眼中。

    风晨霆从背后搂着我,我微微侧身与他说话,他的眉眼温柔,我与他如两个藐视在场所有人的陷入热恋中的情侣。

    楚言之是活在阳光中的人,不懂如我这般在黑暗中成长的性情,也不懂有些人事,言语浮在静溢的水面,水底下却是波涛汹涌。

    杨苗苗把楚言之送出去。

    我没有跟楚言之说类似再见拜拜这样的废话,只愿此后我的世界无论狂风还是骤雨,都不会波及到他。

    “微微,言言是我一个远房叔父的孩子,自小喜欢和我抢玩具……”门关上后,风晨霆笑着凑过来说。

    我狠狠甩开风晨霆的手,冷冷道,“风总,我累了。”对于风晨霆喝楚言之的关系,我没兴趣知道。

    风晨霆愣了愣,脸色慢慢地变了。

    胡丽火羽他们都雕像似的。

    死寂死寂的,连呼吸都显得清晰且突兀。

    “哎呦,瞎晃了几个小时,我真的好累啊,你们各自聊好玩好,本大人去洗刷刷了哈,”我说,语气略带调侃,接着看了看大家,把膀子抡起一个圈圈,转身就走,袖子被人轻轻扯了一下,又很快放开。

    身后,响起风晨霆温柔低沉到让人心醉的声音,“微微,那你今晚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尼玛,什么时候他走还带征求我意见的?

    “嗯。”我头也不回地把手举高高,随意摆了摆,“慢走,不送。”

    滚热的水当头浇下,腿部有点酸酸的,眼睛却有点辣辣的,顺着脸颊淌下的不知是水还是泪。

    我和楚言之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我十三岁那年。

    楚言之是我母亲再嫁那家的孩子。

    那时我控制不住找到母亲后的喜悦,拿着地址兴冲冲地按响了门铃,母亲怀里抱着孩子开了门,孩子被乞丐一样的我吓到大哭起来,母亲惊慌地给了我一些钱,把我推出她家的门……

    我没有听母亲的话离开,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母亲,我天天跟着她,我怕母亲改变主意的时候找不到我。

    那时年幼,不懂偷偷跟踪,却还是知道距离远远的,总希望母亲在一抬头一转头一侧眼的时候,可以看见我。

    母亲天天都带着那个孩子,孩子刚会蹒跚走路牙牙学语,从最初的惊怕到后来的目光会自动寻找,再到见到我就会高兴地笑,他喜欢我,他不怕我了。

    我特别高兴地想,她的儿子也喜欢我了,母亲该接受我了吧,但是母亲报警了,让警察把我强制送回到我养父母身边。

    她去报警的时候,也是带着那个孩子的,还要求警察不要告诉任何人是她报的警,但她没瞒过一直跟着她的我。

    我开始不知道她进派出所干嘛,直到警察跟在她身后出来,迅速围堵我,然后把我像一个罪犯那样抓了起来。

    我记得我哭了,我边哭边叫着妈妈不要送我回去,我甚至告诉母亲,地址是养母给我的,养母让我来找她的,养父是魔鬼,我怕他,不要送我回去。

    或许我哭得太过于撕心裂肺,惹得那幼小的孩子朝我伸出双手,“姐姐不哭,姐姐不哭。”他嘴里说着让我不哭,自己却无声地瘪着嘴巴流泪。

    那孩子很可怜,但不及我一半。

    我忽然就安静下来,我对警察提了一个要求,“可以让我抱抱她吗?”她指我的母亲,我当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说,我只知道,我恨极了被她抱在怀里全心招护着的孩子。

    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只知道我一步一步靠近他们的时候,我的心里是住着一只魔鬼,我的母亲既然不要我了,我也不能让别人享受她的爱。

    然而,当我走近他们,我看到孩子因为伸长双手而卷起的衣袖下,那一道道青黑的淤痕时,所有怒气忽然烟消云散了。

    记忆里,母亲以前和父亲争吵,每次都会自残,她自残只有一个方式,就是用烧红了的铁丝在她自己身上烙……我想,那孩子一定不是母亲亲生的,因为母亲从来不伤害我,只是会抱着我哭。

    我给了母亲和孩子一个紧紧的拥抱,在母亲耳边轻声说,“妈妈,好好待这孩子,把他当做我去疼爱,以后,我再也不会再来打扰您的生活。”

    从那以后,直到再遇到楚言之,整整过了十六年。

    问我怎么认出来的?

    楚言之眉毛中间有一颗红色的痣,小时候的他眉毛稀疏,特别清晰,虽然因为工作关系画了眉,但那一点红色,还是醒目。

    有了标志,再细细看,依稀可见少时眉眼,不过是长开了而已。

    洗完澡,换了身衣服,眼睛异常的红,长发湿漉漉的,脸色白的有点渗人。

    门缝透出一线灯光。

    胡丽他们还没睡?

    我出了屋,胡丽,杨苗苗和秦咯咯都不在,折腾这么大半夜,大家都累了,应该是睡觉去了,我准备关掉大厅的灯,忽然发现阳台上有动静。

    我悄悄走过去。

    风晨霆换了一件红色的丝绸睡袍,正心无旁骛地蹲在阳台上点摆成心形的蜡烛,最后一根了,他却怎么也点不着。

    我叫了一声。

    风晨霆转头看我,薄唇一勾,漂亮的脸在背后烛光的映衬下,如夜空中一只优魅的火狐。

    “别做这些没用的,早点回去休息。”我冷冷说着,转身就要回去。

    风晨霆身疾手快,我才刚走一步,手就被他抓住了,“微微,你刚洗完澡,头发湿湿的睡觉不好,来,我陪你看会星星。”

    我略弯腰看了看外头的夜空,“哪里有星星?”

    风晨霆拉了我过去,“那咱俩就一起看蜡烛。”说着,他似是发现了我眼睛的不对,抬手,指腹轻抚过我红肿的眼帘,好看的瞳眸在跳跃烛光和朦胧月色下,惊心动魄的勾人。

    风晨霆本就长的好,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是一张冷漠扑克脸,他又擅长掩饰情绪,对任何事物从不加以颜色,那样的他尚自迷得我心思不属,这模样的他,我又如何不心猿意马?

    凌晨约四点。

    月色很安静,高楼耸立间有零星几家灯火缀着黑夜,这家酒店绿化做的极好,偶有晚宿的客人从远处缓缓走来,安宁且美好。

    风晨霆紧了紧我的手,似乎怕我突然就不见了。

    我的脸有些烫,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我回头看了看,“胡丽他们呢?”安静的有些异常,我刚发生这么多糟心事儿,先别说杨苗苗和秦咯咯,就胡丽,绝不是那种随便丢下我不管的妹儿。

    “在隔壁房间,”风晨霆双手搂住我的腰,低下头,额头抵在我的前额上,“微微,我爱你。”

    啥?

    爱我?

    一种从未有过的甜丝丝的感觉从我心里诞生出来,陌生而又让我慌乱,我情不自禁地紧张,手下意识地在他的胸膛上一戳一戳着,“风晨霆……”

    风晨霆答道,“嗯?”

    “如果……如果你讨厌我了,一定要跟我说,”我迟疑了一会,“我脑子不好,人傻,你不需要使用其他手段,只要告诉我,你不想看见我,我会乖乖走开,绝不纠缠……”

    话还没说完,嘴就被风晨霆含.住了……

    在被风晨霆带着倒在沙发上的时候,我听见他承诺般的言语,“小乖乖,我向你发誓,我这一辈子只对你好,只爱你一个,只宠你一个,我不会再让你哭,也不会让你伤心。”

    我早已心神恍惚,我想说我不相信一辈子,我也不要他的真心,我只想自己快快成长起来,成长到有能力照顾好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风晨霆的手带着电流,每每触到我的肌肤,就引得我一阵轻颤……

    忽然,阳台上有什么东西“哐当”一声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