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不想结婚

    更新时间:2017-07-16 23:47:01本章字数:3301字

    我和风晨霆都被突然的声响吓到了。

    我的灵魂稍稍回体。

    风晨霆的上衣被丢在地上,我的衣服也已褪至腰下……风晨霆转头望了望窗外,很是恼火,我难得见他喜怒如此明显,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风晨霆被我一笑,自己也笑了,再次欺身上来,“是不是你这个小妖……”

    “微微!微微!”

      阳台外有人声低低地叫道,随之一束灯光从隔壁阳台上晃了晃。

    杨苗苗的声音。

    我推开风晨霆,整理好身上的衣服,“我得去看看。”她们三凑一起,可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们做不到。

    “别管他们,这整一层酒店都是我的人,不会出什么事……”

    “啊!”

    又一声撕裂心肺的低吼。

    火羽?

    我有点不确定,再看风晨霆早已穿好了衣服,恢复一如既往的冷漠,不过我现在再也不会被他的假象欺骗了,我很清楚,只要他脱了衣服,他一定肯定是禽兽。

    “走,去看看他们几个到底在搞什么?”风晨霆说,随便抓抓的乱发,居然也让他帅气的像个刚从秀场下来的模特。

    我低头看看自己……

    以后谁再说上帝是公平,我跟谁急。

    不过这种时候也不好做什么去洗个澡洗个头发之类的事情。

    虽然我确实那么想了一下,我没风晨霆那么担心,就算刚才火羽的那声怒吼夹杂了暴怒,但我对我自家三个妹儿的战斗能力还是很相信滴。

    在我这么犹豫着的时间,风晨霆已经拉开了门,正跟他手下交代进来把阳台上的蜡烛收拾一下。

    有两个穿酒店服务生衣服的人进来,对我略鞠了下腰,按照风晨霆的吩咐去收拾阳台了。

    我大步跟上风晨霆,胡丽我是比较放心的,不过不能让风晨霆吓到杨苗苗和秦咯咯。

    开门的是杨苗苗,她看到风晨霆的时候,小脸一僵,继而又看见了我,立即高兴起来,“微微,还没睡着啊。”

    我忍着笑,撇她一眼,这孩子没发烧吧,我睡着了能来?

    风晨霆没作声,先进去了。

    “怎么回事?”我悄声问。

    “嘘……!”杨苗苗做了个手势,回头伸长了脖子看一看,我也尖着耳朵听了听,里面啥声没有,杨苗苗蹑手蹑脚地把我往外推,轻轻关上门,然后推着我,“走走走,我们去那屋说。”

    我有些担心,“胡丽和咯咯还在里面……”

    “嘘……,别这么大声,”杨苗苗紧张兮兮地转头看了看,确定没人开门后,才继续道,“别担心她们,只要保护好我就行了。”

    我还是有些不解,杨苗苗进屋后,顺手就把门给反锁了,继而她背靠着门,大口大口的喘气,然后顺着门滑下,蹲坐在地上,抬头来看我。

    “微微,我告诉你哦,你差点就失去了我这个小天使,差一点点,我就被胡胡害死了。”

    “胡丽?”我走过去伸手拉起她,一起去沙发上坐了,“你说清楚点,到底怎么一回事?”杨苗苗这么说把我弄得是一头雾水了,我还以为是火羽被她们三欺负来的……

    “哎,微微,你说实话,胡胡这里……,”杨苗苗指了指脑袋,“是不是有点那啥?”

    我愣了愣,杨苗苗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人,但我要怎么解释?长期服用抑制癫痫的药物,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胡丽的智力

    “胡丽把你怎么了?”我问,我对杨苗苗还没信任到可以完全交底。

     “不是把我怎么了,是把火羽,准确说是把火羽的音响怎么了,”杨苗苗双眼瞪得圆圆的,似是对刚发生的事还心有余悸,“你知道嘛,我只是那么一说,哪儿知道胡丽真就一根筋的那么做了。”

    “你说什么了?”

    “胡胡说不放心你,在那边一直吵吵着,我和咯咯怎么说她都不听,来回几次我们都烦了,胡胡却一直不依不饶的,我没办法又不敢来打扰你们,就去敲火羽的门,想让他给想个法子。”

    “恰好火羽在摆弄他的音响,我就想着让胡胡去闹闹火羽,我回房间跟胡胡说,火羽房子的阳台跟你们的相邻,她可以弄个东西丢过来,就可以知道你有没有事了。”

    “胡胡就真的到火羽房间去闹,那个音响重量大小刚好,就被胡胡丢过来了,可你说,火羽他不去责备胡胡,却一直凶我,说罪魁祸首是我,还威胁我要把我丢过来。”

    “音响?”我疑惑地转头去看阳台,刚才那一声响动后,我和风晨霆直接就去找他们了,没有去看他们丢过来的是什么,会不会被风晨霆的手下们给收走了?

    杨苗苗站起来走到阳台上,摸索了一会,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回来给我看,“喏,就是这个,火羽说就这么小个音响价值两万多,咦,好像没摔坏呢。”

    那么大体积,风晨霆的手下一定是看到了,应该是知道些什么才没拿走的吧……

     杨苗苗低头看看地面,“对啊,酒店房间都是有铺地毯的。”

    我还没说什么话,杨苗苗已经拿着音响开门去那边了。

    “苗,确定没坏?”我追上去问。

    杨苗苗晃了晃手中的音响,“确定,这是蓝牙音响,只要没摔破,一般是不会出问题的。”说这话,我们已经走到了门口,杨苗苗正要敲门,门却自动开了。

    “你叫杨苗苗?”风晨霆站在门内,问的是杨苗苗,看着的是我。

    “啊?……是……。”

    杨苗苗是个超级颜控,之前没机会对上话,这回居然给正面迎上了,她不由得痴痴看着风晨霆,泛红的小脸藏着暗戳戳的娇羞。

    我能想象到她的小心心早就已经被风晨霆一张脸骗走了,然而下一刻,风晨霆满身寒气就让她退缩了。

    单纯的妹纸哇,风晨霆哪里是用来观赏的……

    风晨霆侧身出来,搂着我就走,留下的话再一次伤了杨苗苗的小心心,“杨苗苗,你以后和胡丽说话要明白点,管好自己的嘴,别胡言乱语。”

    我努力转回头,看见杨苗苗小嘴一瘪,差点哭出来,然后胡丽和秦咯咯出来把她拉了进去。

    我们回到房间时,风晨霆显得极其体贴,他给我热了杯牛奶,“微微,很抱歉这个夜晚让你熬夜了,”紧接着,他又莫名其妙地笑起来,“但我很高兴,真的,非常高兴。”

    “哦……,”我喝了口牛奶,不置可否,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

    “微微,你现在完全知道我的心意,那……你呢,你爱不爱我?”风晨霆双眼亮亮地看着我说道,外面月色迷蒙,星星很少,可我却看见他的眼里布满繁星。

    我垂下脑袋,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牛奶,爱?爱这个字眼很强悍,强悍到我没办法面对,有多少人用这个字为借口,理所当然地伤害别人。

    青春靓丽的小三可以嘲笑年华老去的原配,“他爱的是我,你已是老女人,凭什么和我争?”

    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谁会记得原配曾经的绝色风姿?谁会提起男人也曾经同样情真意切地对原配说过无数次爱?

    我想,我的心理年龄已老成到不敢言爱,我耗不起。

    “我喜欢你。”我如是说,语气诚挚。

    “微微,”风晨霆对我的回答明显不满意,但他迅速压下了小情绪,做出一副没很在意字面意思且兴奋的样子,“回北京后,你就搬到我那去住,你回去时提前通知我一下,我依着你的时间表匀几天出来,你也该见见我的家人了。”

    我吃了一惊。

    “听着,晨霆!”我正色道,“既然你说到这个份上,我觉得我和你有必要慎重地谈一谈。”

    风晨霆眼神一变,嘴角依然挂着笑意,“是不是我太着急把你吓到了?我就说你不会喜欢什么心形蜡烛,看来我今晚表现的很糟糕。”

    “不,不是那样的,”我用双手包握住他的一只手,放在心口位置,基于对他不多的了解,我能看出他此刻是多么的不舒服,“你做的很好,是我,是我的问题。”

    风晨霆扭开脸不看我,平日迷人的下巴轮廓,此刻看在我眼里又瘦又削,他丧气地说道,“你别安慰我,南宫说女人不想嫁给男人时,就会给男人发好人卡。”

    “哎呦,还知道好人卡啊,”我俯过身,伸长了脖子去看他的脸,尽力笑嘻嘻地调节气氛,“别听南宫磊胡说,他又没谈过恋爱。”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我就是没办法看风晨霆难过,他不过是脸色稍微那么一黯,我就觉得心一抽,不自觉地就放下了身段讨好他,难道是我习惯了他的冷漠霸道脸?我这是被风晨霆虐习惯了?

    风晨霆脸色一喜,大手一翻,反覆住我的手,“那你和不和我去见我家人?”

    有了片刻前的经验,我在回答这个相同的问题前,经过了几番斟酌,我决定把心底的有些打算亮出来。

    这一次,我前所未有的坦诚,我告诉风晨霆,确实是我的自己的问题,风晨霆一定会是我未来孩子的父亲,但不会是我的老公,因为我,不想结婚!

    “你为什么不想结婚?”风晨霆初始听着听着又生气了,不过很快又被我解释的原因惊到张大了嘴。

    我莫名觉得他这个样子可爱极了,像福利院里那些排队讨要糖果吃的小孩,余光中看到,桌上有胡丽的薯片,我顺手拿来,掏出一片塞进风晨霆嘴里。

    “咔嚓”一声,风晨霆无奈地笑了,他这一笑化解了我和他之间的僵局,他把我拉进怀里,让我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他亲了亲我的额头,“微微,我不逼你,我会等你。”

    我不想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知道我的心生病了,但我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