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胡丽患有癫痫

    更新时间:2017-07-18 01:15:56本章字数:3351字

     

    莫非……我在我自己不知道情况下,做过什么刺激伊玉贞的事?有点思想的人,也不能这么做事儿啊,伊玉贞好歹也混了几年,这是豁出去了?

    我搜刮尽记忆,却根本记不得伊玉贞崴脚之前,和我有过交集,倒是这么一回忆,发现原来伊玉贞一直都看我不顺眼。

    特么的,伊玉贞在男人面前娇滴滴的,搁我这的时候,天天说话阴阳怪气,我从来采取的都不搭理不计较的态度,就这样她也能杠上,也真是没谁了。

    忽然,我心里一亮,嗯,伊玉贞脑子不是木头,她对圈内的人际关系琢磨得特别透。

    上次伊玉贞稍闹一闹,我就被欧阳文给“请”走了。

    伊玉贞是看不起我。

    我在片场对她的忍让,让她觉得我这个人软弱可欺,说白了,她根本不在意得不得罪我,我在娱乐圈哪能有她混得开?要是我不懂事,惹得她不高兴了,指不定就让欧阳文直接把我的镜头都剪掉。

    我算老几。

     她伊玉贞还不是想怎么拿捏我就怎么拿捏?

      想到这里,我禁不住冷笑,我想伊玉贞应该不知道,本大人我是天蝎座的,小心眼又爱记仇。

    “靠,什么狗屁知情人,简直就是天底下最恶心的人,真知情就别匿名啊,靠,要是知道他是谁,非得跺了他的小DD不可!”胡丽狠狠地咒骂,飞快刷着评论,气的脖子都粗了。

    我急忙收了自己的情绪,去安慰胡丽,“小狐狸,别太激动,姐根本不在意这种事。”

    杨苗苗端着她日喝一杯的青汁,凑过去看,闻言笑了起来,“胡胡,你咋知道他有小DD,万一是女人呢,你咋办?”

    杨苗苗这丫头是想到啥就说啥,没别的意思,因此我听完只是一笑了之。

    但胡丽不乐意了,她停止刷机,转头瞪着杨苗苗,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剑指过去,“杨苗苗,你是几个意思?你想搞事情?”

    自从韩冰和曾翠屏的事件后,胡丽全权接手了我的琐事,她被激发了前所未有的责任心,她本就以我为重,在她心中,我是最重要的,不容许任何人有一丝一毫的调笑。

    这个就像是我们至亲的人,自己可以随便说随便黑,但别人稍有那么点意思,自己却是要拼命护着的,而且这事本身确实也是够闹心的。

    然而杨苗苗并不知胡丽这么在意,她只是想调侃一下。

    胡丽是直接理解了杨苗苗说的字面意思,没去细想,她正心情极差,只以为杨苗苗就是故意跟她对着干,因此才会反应过激。

    “我……”杨苗苗冷不丁的被胡丽这么将一下,笑嘻嘻的脸刷一下变了,她看看我,一脸懵,“我做什么了穷?什么都没做啊,怎么就搞事了我?”

    我一边安慰胡丽,一边对杨苗苗,“你暂时躲避一下,我来和狐狸解释。”

    杨苗苗不肯走,“我为什么要躲避?我问心无愧啊我。”

    胡丽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摔,一把推开我,撸着袖子站起来,一副准备和杨苗苗打架的样子,“说,你是不是巴不得微微出事?”

    “你这个人也太无理取闹了,我什么时候那么说了……”杨苗苗说着也站起来,然后她发现自己比胡丽整整矮了一大截,于是她蹬掉鞋子站到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瞧着胡丽,“哼,你以为你高就了不起了?”

    我被杨苗苗的孩子气逗乐,杨苗苗这性格好,就杨苗苗这样子,她俩暂时是打不起来,我就抱着看热闹的心退远了些。

    “切,你以为就你会这招?”胡丽愣住,仰起脸看了好大一会杨苗苗,反应过来后也开始踢鞋,然鹅她踢了两下没踢掉。

    杨苗苗乐了,越加嚣张,“略略略,你来啊,略略略。”

    胡丽气结,也不管鞋子了,直接一个虎扑,就把杨苗苗弄躺下了,然后胡丽结结实实地躺在了杨苗苗身上。

    杨苗苗的小身板哪里经得起胡丽一身肉肉,她做了两次徒劳的推搡挣扎后,发现胡丽只要那么躺着不动,她就没辙了,杨苗苗不得不开始求救,“微微救命啊,你的小天使要被压扁了。”

    “噗……”

    我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说实话,如果胡丽换成秦咯咯,我不介意单纯围观着,大家闹一闹,也可以调解心情,但胡丽是一根筋,杨苗苗又还是个大龄儿童,我要是不出手,胡丽能这样压着杨苗苗一整天。

    她们俩碰一起,以后这样子的场景,定不会少。

    “喂,两个大孩子,闹够了没?”

    胡丽看看我,仍不肯放开杨苗苗,杨苗苗挣了挣,发现没用,只得求饶,“好胡胡,你就放开我,我以后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胡丽这才悻悻起开,嘴里还不忘慎重叮嘱,“以后不许说微微不好?”

    “What?”杨苗苗叫道,“我……”

    我对杨苗苗摇了摇头,我知道她委屈,她不过是顺着胡丽的话,正常那么调侃了一下,但胡丽的思维就是那么直接。

    胡丽只要心情一激动,就没耐性去理解别人说的字面外的情绪。

    我给杨苗苗使眼色,杨苗苗虽然还没完全搞清楚,但还是很配合地对胡丽说了许多好话,我俩一起哄着胡丽慢慢平静下来,我搂着胡丽进她的卧室,看着她睡着,慢慢退出房间。

    发生了这么一遭,我觉得杨苗苗以后要天天和我们在一起生活,必须得让杨苗苗知道胡丽的事情。

    我告诉杨苗苗,胡丽患有原发性癫痫,因为没有钱,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以前她每年都会发病四五次,我把她接过来后,南宫磊给胡丽动了一次手术,手术后,胡丽就没有再发病过了。

    胡丽只以为她的癫痫已经被治好,但南宫磊说胡丽的病比较麻烦,手术只能抑制癫痫的发作次数,不能根治。

    通俗点的意思就是,胡丽不发病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她过了发病高危年龄,手术没有起到什么大作用。

    胡丽一直在不间断服用治疗癫痫的药物,她的脑力能维持到现在这样已是奇迹,但她不能受刺激。

    “天啊,微微,你应该早点说,”杨苗苗抚着胸口,一脸后怕,“难怪刚才胡胡那么凶残,像是要把我吃了,天,这么说胡胡要是一激动把我咔嚓了也是白咔嚓?我滴妈呀,太吓人了,太吓人了。”

    杨苗苗说着说着端起她喝了一个小时没喝完的青汁,咕嘟咕嘟几口就干了。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喝杯青汁压压惊?”我故意学着说了她平日里最喜欢的网络用语,为让杨苗苗被惊吓到的情绪稍微缓和缓和。

    当下, 杨苗苗如果要求辞职我也是会答应的,一个陌生人,要长久和情绪不稳的胡丽住在一个屋檐下,确实不那么安心。

    “微微,这事你就应该早点说,”杨苗苗嘟起小嘴,埋怨我,青色液体粘在她粉嫩的唇上,像极了一个诱人的青苹果。

    有没有吃过青苹果?不是如今市场上那种嫁接甜脆的,是树上真真正正还未熟透的青苹果,外观极是青翠好看,初初入口酸酸涩涩的,细品之下,又有一点点甜丝丝的味道

    彼时的杨苗苗,正是如此。

    杨苗苗生得一副好容貌,圆圆的巴掌脸圆圆的大眼加上樱桃嘴,平日一本正经的倒也还好,一旦卖起萌,保管萌得人一脸鼻血。

    我没说话,只挪到杨苗苗身边坐了,接着一脸深情地朝她俯过去,慢慢滴慢慢滴靠近杨苗苗。

    杨苗苗本来嘟着的嘴慢慢滴慢慢滴张大,眼睛也慢慢滴慢慢滴瞪得圆圆滴,脊背都僵直住了,手中的杯子“咣当”一声掉了,在地毯上打了个转后定住。

    “青汁沾着唇了,擦擦嘴巴。”我从杨苗苗背后的布艺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然后神定气闲地坐回了原位,不知道为嘛,有时候我就是想调戏杨苗苗。

    “你……”杨苗苗哭笑不得地指着我,为了掩饰她涨得红红的脸,她弯下去捡她的杯子,再直起腰来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初,“哼,还好意思说我是小孩子,我看你更幼稚。”

    “嗯?”我继续高冷,“苗苗,看你刚刚那小模样,你是不是暗恋我?你说,你是不是偷偷喜欢我?”

    杨苗苗给我做了个欲哭无泪又超级嫌弃的表情,“你又腹黑又毒舌,谁要喜欢你。”

    我摸着下巴,很是慎重地考虑了一下,“那我不腹黑不毒舌了,你就要喜欢我?”就知道这丫头嘴巴快,会入套。

    杨苗苗果然被我认真的样子吓住了,“微微你真的是LGBT?”

    “LGBT?”我重复一句,剜她一眼,“我没上过学,听不懂外星文,好好说人话。”

    杨苗苗松了口气,“尼玛,又吓我,你怎么这么喜欢吓唬我?”

    “吔,说对了,”我笑了起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把脚放到茶几面上,让身体得到最大程度的放松,惬意的不要不要的,“谁让你长那么可爱,不吓唬你吓唬谁。”

    继而我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在吓唬你?”

    “LGBT啊,”杨苗苗坐近些,神色淡定了很多,“你连蕾丝的英文缩写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是?”

    紧接着,杨苗苗就开始给我普及关于蕾丝,关于拉拉,关于LGBT的知识。

    我情不自禁为杨苗苗点赞,同性之爱在当今社会是被禁忌的话题,他们是被社会边缘化的群体,因此他们比别的群体更加团结,如果我是其中一员,自然会对自己的群体有所了解。

    我对他们一无所知,但我也不觉得他们有什么错,我觉得他们没有伤害别人,没有危害社会,我即便不会支持,但我可以做到有礼貌的旁观,像邻里乡亲的那种旁观。

    不过这个是题外话。

    我和杨苗苗说着无关紧要的人事,是想让杨苗苗放松放松,当下,杨苗苗眉飞色舞地说着,心情没有受到胡丽病情的影响。

    但是有些事情,必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