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爱一个人久了

    更新时间:2017-07-19 00:35:55本章字数:3236字

    前文说过,我要组建团队,我需要像杨苗苗这样技术精湛又可以相处愉快的伙伴,但我需要,不代表人家愿意。

    我向来不喜勉强别人。

    我要的,是可以合作一辈子的团队,是团队更希望是一辈子的朋友,因为有了一辈子这个前提条件,我对人员条件就必须严谨,之所以给杨苗苗定了月薪五千,不过是试探,如果杨苗苗留下来,我会按市价给付工资。

    目前为止,杨苗苗所有表现,都是我喜欢的样子。

    胡丽是杨苗苗和我合作之中最后的关卡。

     “苗苗,你和这样的胡丽和我在一起,会不会感觉到有压力?”我话锋一转,把我们谈话的内容拉回了正轨,但是为了不给杨苗苗压力,语气平常的就像第一次见面时的问候。

    杨苗苗闻言想了有那么一会。她看看我似乎想说什么,又有些为难。 

     “苗苗,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说,“不管你怎么决定,我都会尊重你。”我想,我这样说的意思够明白了。

      “那啥,微微,我不是看不起胡胡哈,真的,我只是……,”杨苗苗垂着眼睫,两只手下意识的互换交叠,“我只是想知道……胡丽万一发了病会攻击人不?会不会一发病就打人?”

    她很紧张。

    我想了想,慢慢说道,“这样吧吗,苗苗,我说的也不算数,手机就在你身边,你可以度娘去查一下癫痫发病的症状,你就按最严重的查。”

    “对啊,那我度娘一下哈,”杨苗苗拿起手机,几分钟后,她抬起头看我,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我决定了,我以后就跟定微微了,就指望着微微你早点红早点带着我装逼带我飞。”

    “你不怕我和胡丽?”我忍着心里的欢喜,故意忒严肃地说,“而且我现在给你的工资这么低,你又那么抢手,多的是开价比我高的,你就不动心?”

    “不会!要走我早就走了,我又不缺钱,”杨苗苗眼睛亮亮的小胸挺得高高的,“虽然我们还没有在一起很久,但我知道你特真实,虽然你懒得不是一般般,但是呢我觉得人有缺陷才真实,那些天天维持完美形象的人,我就不信他们便秘的时候不咧嘴。”

    “噗!那就这么说定了,苗苗,我们以后合作愉快。”我被杨苗苗生动的比喻逗笑,和她击了下掌,压在心头的乌云被暂时驱散,困意顿时涌了上来,我打着哈欠,“我去躺会,你不困?”

    杨苗苗道,“我早上睡过了。”

    我又跟杨苗苗说了下,胡丽的事儿暂时不跟秦咯咯讲,还不知道她跟不跟我们,若是不跟,不需要跟她说太多。

    杨苗苗年纪虽然不大,但混娱乐圈的日子并不比我短,而且她的工作接触面比我大得多,因此我稍微一点,她便知道了厉害,自然是愉快地答应了。

    我刚在床上躺下,就听到外头门铃响起,杨苗苗去开的门,接着是秦咯咯压着嗓子的声音问了句什么,然后就没声了。

    待我睡饱醒过来时,半掩着的窗帘恰好让我看见了红彤彤的落日,远处灰蒙蒙的山峦,给圆圆的太阳勾勒出一线美轮美奂的起伏,令人舍不得挪开视线。

    静静地看着大自然赋予的美丽景象,心情就那么好了起来。

    我伸了个懒腰,爬起来,把被子卷起来放在一边,就着床做起了瑜伽。

    门忽然被打开,胡丽蹦了进来,“微微,你醒了!”霞光映得胡丽的小脸上红扑扑得,但胡丽看都不看窗外,她的眼里都是我。

    “是,”我浅浅笑着,慢慢收了瑜伽式,下床,“饭做好了?”

    胡丽连连点头,“嗯嗯,苗苗给你做了美容汤,我给你炒了西红柿炒蛋。”

    我笑了起来,伸手刮刮胡丽的鼻尖,忽然那么愣住了,我最近……好像经常做这个动作……脑海里忽然浮现一句话,那种在我喜欢的一部电影里,女主说的一句台词,我至今记忆深刻。

    “爱一个人久了,就会慢慢变成对方的样子。”

    风晨霆最喜欢刮我的鼻子。

    我!爱!风晨霆?

    意识到这个,我恍如被雷击了一下,趔趄了一步坐在了床上,不可能,我只是喜欢他,对,是喜欢,一定是喜欢!

    “微微,微微,”已经走到门口的胡丽见我没有跟上,折回来盯着我看,“你不吃饭?”

    “哦,吃,要吃的,”我振振精神,随便应着,跟在胡丽后头去吃饭,这幸好是胡丽,要是杨苗苗那个鬼人精,我就没这么好过了。

    秦咯咯也在,她给我拿来了照片,万福确实没有乱讲,照片上的王建国抱着裹着床单的人,虽然没有露出脸面,但那双属于少女价值不菲的鞋子却可以完全说明身份。

    照片的一侧,是正在观望的我。

    如果把这张照片寄给星秀场,再给他们透露一点点资料,他们会本着实事求是的新闻人的责任,为我肃清这段时间到处乱飞的假新闻。

    想起伊玉贞所做的,我觉得我不能被王建国这么稀里糊涂地入瓮,事件发生到现在,王建国一句话没为我澄清过,他自己作的孽,凭什么要我来代他受?可是一想到王佳佳,我的怒气又缓缓被我自己压下。

    哎,王佳佳是无辜的。

    我已经习惯被各种污蔑,可王佳佳呢,她毁得会是一切……

    饭桌上,秦咯咯说了一件她工作时看到的事。

    秦咯咯说,杨燕和伊玉贞今天在片场闹了,起因是伊玉贞刚小产,不能长时间站着拍戏,偏偏那戏是伊玉贞和杨燕边走边拍,顶着NG王的称号,伊玉贞的NG次数自然是多的难以想象。

    杨燕自己受不了,要求导演只拍上半身,在她脚下给弄了个滑板,叫人前头拉着。

    滑板嘛自然是有高度的,杨燕也不干了,说这要是这镜头出去,人家就要说她虚报身高什么的,于是导演也给杨燕配了滑板。

    导演拍一条,说可以了,但平素好说话的杨燕却不满意,说自己的哪儿哪儿表情没做到位。

    再接着拍,也不知道是杨燕故意的,还是伊玉贞太烂,反正是一遍又一遍的NG。

    天热,拉滑板的人为了躲开镜头又必须压低身子伏在地面,为了不影响女演员的光线也不能给他们打伞,那可是温度超过三十六度的石头地面,虽然有风扇,但双重热度夹击,简直就是在烤人。

    折腾了有半个小时多,给伊玉贞拉滑板的那人中暑了。

    导演的耐性也被磨得差不多了,不等杨燕和伊玉贞说话,直接命令打板收工,大家早等着这句话,各自做着自己的工作,力求用最快的速度收工,然后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伊玉贞忽然尖叫一声趴倒在地上。

    “杨燕把伊玉贞绊倒了?”杨苗苗问。

    “嗯!”秦咯咯道,“当时太热,我是躲在一丛万年青下,因为那里没人比较凉爽,杨燕和伊玉贞争吵的时候,除了他们自己的工作人员,大家都闪开了,后来拉伊玉贞的那个人中暑,她的助理们忙着和剧组交涉,分开了两三个。”

    “杨燕这边的助理都在,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事先说好,杨燕的助理假装走动,把伊玉贞和她的人隔开,然后杨燕身边那个强悍的姐们就狠狠肘击了伊玉贞,又用脚勾起伊玉贞的脚,让她摔了个狗吃便便。”

    “解恨,真是太解恨了,”杨苗苗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她原本对伊玉贞不熟悉,但天天听着,也开始不喜欢伊玉贞了。

    “对了,”秦咯咯喝了半碗汤后,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姐们打伊玉贞的时候,隔着一个布包。”

    胡丽想了想,“这谁知道,或许只是赶巧。”

    我说,“不是赶巧,隔着布包打人不会留下伤痕,就算伊玉贞有证据说自己被杨燕助理殴打,但没伤痕顶多就拘留几天,”这个道理和之前我演过的一个宫女被用私刑差不多,电视剧里说的是极好,但真实效果究竟如何,我不怎么清楚。

    “那女的那么凶残?”杨苗苗一脸惊吓,估计是想起了自己上次对杨燕的无礼,“嚓,想想还真有点后怕。”

    她们这一会说话的时间,我已经吃完。

    “杨燕的团队不简单。”我说着,接过胡丽递给我的餐巾,擦嘴,然后又拿了漱口杯,站起来去水龙头接了半杯水漱口,然后看着围桌而坐的我自己的“团队。”

    我忽然觉得自己最初的想法有些荒谬,我是不是太幼稚了?真诚团结如亲人一样的团队,可以在娱乐圈生存下去吗?也好,今天既然大家说到了这里,我便让他们收拾好厨房后,一起好好谈谈。

    胡丽说厨房交给她收拾。

    杨苗苗给我们三切了个果盘,我们就围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开始了畅谈。

    我们现在也算是不错的朋友了,我就直接说我的打算,胡丽身体不好,不能长时间跟着我跑来跑去,我需要助理,不用做到像胡丽那样,什么都为我做,但得在我顾不过来的时候,为我做些琐碎的事情。

    助理差不多是要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也就意味着要帮我承担更多的事情,或许有时候也会有危险,但我保证薪酬方面不会亏待。

    “微微,我可以兼做你的助理,”杨苗苗听我说完,立即就接过话头,“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你就是懒一点,不会耍大牌也不会拿助理不当个人,做你的助理,不要太幸福哦。”

    “行,算你一个,”我笑着,然后看向秦咯咯,我今晚目的只有一个,让秦咯咯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