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男人的脑子一旦被下半身控制

    更新时间:2017-07-21 00:42:37本章字数:3128字

    今天太热,王建国窝在房车里就没出现过,一打开门,一股刺鼻的香水闻扑面而来。

    “制片,蔷薇坚持说要见你……”领我来的小伙过去敲了敲房车的车窗,大声叫道,他是一直帮王建国打理剧组事务的肖童,据传是王建国老婆的亲戚,是他老婆放在王建国身边“监视”他的,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却为了工作不敢透一点王建国的风流事。

    我看都不看肖童,我向来讨厌祸祸女人的家伙,虽然没听说肖童做过啥事,但他算是王建国的帮凶。

    几分钟后,房车的门打开。

    王建国松松垮垮披着一件休闲外套,顶着一头鸡公头,满脸不高兴,“进来吧。”

    大清早的,王建国这是干什么了?我不认为他昨晚会在房车里睡……我稍等了会,房车里是不是密闭太久了?味道十分难闻,若不是我必须得和王建国谈谈,我一定掉头离开。

    门内放着一双拖鞋,我假装没看见,直接就进去了,然后我看见王建国的床上好像有个人,床单全部盖住,背对着我,看那床单凹凸起伏着的形状,是个女人。

    咳咳,当然是个女人,要是男人不更惊悚嘛,真恶心,不用想也知道我来之前,这两个男女在干什么。

    我极力忍住想拔腿就走的念头,随意看了看,看见了地上一件非常眼熟的艳丽旗袍。 

    若是平日,我可能不会记得别人穿什么衣服,但这件旗袍我却记得分外清楚,因为伊玉贞就是穿着这件旗袍在我面前崴了脚,然后嫁祸给我的,我的心里不由得暗暗冷笑。

    伊玉贞演戏不怎么样,特么的想法子害人却精通的很。

    王建国打开抽屉拿出一根雪茄,问道,“蔷薇,你是来谢我给你加戏?”

    “加戏?”我冷笑,“你觉着我应该来谢你?”

    “行行行,就当我妄做了一回好人,”王建国脸色很不耐烦,“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起了王建国求我去见王佳佳时的忐忑,和王建国蹲在王佳佳病房门口大哭时的无力,再看看面前这个男人,在开着空调的放车里叼着雪茄,床上还躺着一具等他临幸的年轻酮.体。

    所以说,做人不能太善良,你秉着与人为善的心态,却不知道你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畜生披了一张人皮。

     我来找王建国的初衷是想撤掉给我角色加的戏,但是现在我忽然有了新的打算,我原本想假装不知道床上女人是谁,不过直觉告诉我,只要我把伊玉贞和王建国的关系挑明了,事情就会朝有利我的方向发展。

    伊玉贞不是说她和王建国的孩子是被我害的流产了么?

    解铃还须系铃人不是。

    “王建国,你这么问是不是太不够朋友了?”打定了主意,我忍住反胃,大喇喇地朝床的方向走了两步,“我被你害的声名狼藉,你却在这里风流快活,”余光中看到王建国的脸色变的特别难看,想阻止又不知道说什么的那种。

    王建国一定没想到,我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做着这样的事情,他之所以会让我进来,得感谢我之前给他的印象,太老实太好拿捏了。

    我确实老实,平日里也确实好拿捏,不过那都是在我愿意忍让的时候。

    我笑了笑,在床边站定,我的脚步声很重,床上女人自然知道我的位置,不安地扭动,估计是想逃,却苦于房车就那么点地方,她根本没地方躲。

    我弯腰,用手指勾起一条黑色蕾丝的丁字裤,啧啧,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啊,要不要揭开她的被子呢?我似笑非笑地转头看向王建国。

    王建国呲笑一声,翘起二郎腿,不屑地斜眼看我,说道,“蔷薇,你要是想用这个来威胁我,我还就不怕告诉你,没用!我不怕。”说着话,他手中的打火机咔一声,就准备给雪茄点着火。

    “王建国,不要在我面前抽烟!”我提高了声音说,“我这个人从不挑事,但要是事挑上了我,我保证奉陪到底,还有我希望王建国你记住一点,我根本不需要用一个陪你上床的女人来威胁你,谁不知道你女人多,更何况是一个连妓女都不如的女人,在你眼里,她屁都不是。”

    “啊?”王建国震惊地看着我,显然是从没见过我如此硬气过。

    “王大制片,你不会以为我找你是来看你和你的相好的床戏表演吧,”我说,然后笑了笑,“不过你要是不介意,我也是可以勉为其难看一看的。”

    此刻我的样子一定很可怕。

    因为王建国不敢再看我的脸,他满脸灰败,他低下脑袋,双手使劲抓扯自己的头发,几近嚎叫,“蔷薇,你想做什么,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到底是想怎么样?”

    “你说我想怎么样?”我踮起脚,把丁字裤扔到女人面朝的那个方向,反身走到王建国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听说我害的你失去了一个儿子?你不恨我?”我的语气很平静,一点也不凶狠。

    但是王建国却惊的一下子跳起来,连声音都在颤栗,“蔷薇,这事儿真不是我干的,你冤枉我了,你要相信我,佳佳那么喜欢你,我怎么可能会再去做害你的事。”

    “再?”我疑惑地问道,“你以前害过我一次?”我这是明知故问,我不想再让别人觉得我的软弱可欺,有些事不说,别人就以为你不知道,有些事不做,别人就以为你不会。

    “啊?没有,没……有……”王建国忙不迭失的否认,接着又在我冷冷的注视下慢慢低下头,“蔷薇,对不起,那时候我是不得已,那时候事情太突然,有人拍到了一些东西,如果不给一点资料交换……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资料交换?”我冷笑起来,“我可是听说,媒体用的照片都是你自己人拍的,我猜是这样的,你在去找我见你女儿的时候,就想到了事情万一曝光,就推我出来当替死鬼。”

    王建国这烂人的手段,我都知道,我只是不想说。

    王建国惊讶地看我,“你怎么会……”说着又发现自己泄露了什么,赶紧转了话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相信待会我一离开这里,王建国一定就会调用各种关系查是谁告诉我的,而且他知道我和风晨霆的关系,查的时候一定会非常小心,我是故意的,因为我在想,如果这件事王建国有对伊玉贞透露过一些,那就更好玩了。

    是的,我开始准备让伊玉贞也不好过,我这人向来是知恩图报的,伊玉贞这么惦记着我,我不给点回应说不过去,伊玉贞加在我身上的一分,我将用三分回报。

    “王大制片,过去的事情呢,我也不跟你计较,”我压了压心里强烈的厌恶,“我是想问问,为什么要给我加戏份?”

    “这个啊,”王建国一听我的话,立马精神起来,“是主编剧提的,他说你演技精湛,这个支线开的也好,就那么几个镜头有点可惜,我刚好也对你挺内疚,而且这部剧有杨燕做宣传嘘头,目测会火,我想着或许能帮你打开知名度。”

    “主编剧?”我的眼前浮现一张年轻的瘦瘦的脸,猴子似的,样子有点猥琐,偶尔来片场,总是和伊玉贞拉拉扯扯的,“他提出来你就同意了,这改戏份的事也没那么容易吧。”

    “对,对,对,微微你说的对,”王建国邀功似的连连点头,“加了你的戏,就意味着要剪掉别人的戏份,我让欧阳文和伊玉贞商量了下,伊玉贞同意剪掉她的一些来迁就你。”

    伊玉贞迁就我?

    鬼才相信。

    王建国不是鬼,但他相信了。

    男人的脑子一旦被下半身控制,他就连鬼都不如了。

    我看向床上的女人,特么的,是准备揪着我不放了?我故意看的久了点,故意让王建国心里怀疑我可能知道床上女人的身份,我平日里是懒得和人玩心眼,但我更不喜欢做橡皮泥,任由别人捏来捏去。

    “王大制片,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帮忙,”我特别慢特别缓地收回目光。

    王建国这下倒是回答的爽快,“蔷薇你尽管说,只要我可以办得到的,我定全力以赴。”

    “王制片你说笑了,我能有什么大事,”有没有注意到我换了称呼?对的,有时候称呼会改变亲疏的距离,我再次看了看床的方向,“前几天有一篇说我推了伊玉贞导致她流产的新闻,你看了吗?”

    王建国脸上浮起怒色,“看到了,我已经警告她了,蔷薇你放心,保管不会有下一次……”

    “还有下一次?”我冷冷打断王建国,他想用这招把事情搪塞过去,“我希望王大制片你好好给媒体做一下澄清,哦,最好是言辞清楚,不要用模拟两可的语气和态度,我呢,脾气也不太好,若是再引起什么让我心里不痛快的事,王制片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言语里的威胁,应该很明显,王建国不高兴了。

    王建国脸色开始冷了下来,“如果我说不呢?”他边说边朝我使眼色,我猜了猜他的意思,他要么不想让伊玉贞知道王佳佳的事情,要么就是还没玩腻伊玉贞,不忍心让她自己打脸。

    他的打算又关我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