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要我看着自己死

    更新时间:2017-07-22 00:49:31本章字数:3284字

     “那行,”我假装没看懂王建国的暗示,摊摊手准备离开,“既然我们没办法谈下去,那就各凭本事啰。”王建国这个时候还想让我配合他演戏,可惜对不起,本大人我没心情。

    就在我的手碰到房车门把上的时候,王建国气急败坏地叫喊起来,“蔷薇,你不要太嚣张,你根本没有证据,谁会相信你说的……”

    “王建国,你耳朵没毛病吧,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自己说?”我惊讶地转头看向王建国,在圈内,我素来以稳重出名,王建国自然也知道,没有把握我怎么敢直接来找他?

    王建国他赌不起,他太爱王佳佳了,当然,他如果敢赌,我定然也是不会让他失望。

    “蔷薇,蔷薇,咱有话好好说,成不?”王建国站起来,看一眼床的方向,搓搓手,“佳佳可是你的铁杆粉,你没有开微博你都不知道,她给你组织了一个全球后援会……”

    “我知道啊,佳佳那么可爱,我也很喜欢,”我眼睛盯着床的方向,意有所指地说,“可是,王制片,佳佳是你的女儿,我相信世上任何人都没有你那么爱她!”我说的很清楚,别给我打什么感情牌,论感情,你和王佳佳是父女,我和她什么人都不是。

    我的意思简单直白些就是,王建国你自己都不保护女儿,还希望谁会保护她?

    “蔷薇,你说,你想让我怎么帮你?”王建国自然听得懂了,手向床的方向指了指,为了让我看清楚,这回动作幅度做的很大。

    我并不清楚他是只想暗示我有第三人在,要我别乱说王佳佳的事情,还是他已经明白我看出床上的女人就是伊玉贞。

    然而那些我都不管。

      王佳佳的事情王建国是想多了,我要是没有顾虑到王佳佳,我今天就不会来找他了,我忍着恶心难闻的味道这么久,就是为了达到我不伤害王佳佳又能保护自己的目的。

    我此刻不在乎王建国会用什么方式或者他在担心什么,我只在乎,我要的效果不被打折。

    “首先,我很谢谢编剧给我加戏,但是新添加的感情支线,我不太满意,你让编剧给角色赋予正能量的爱情生活,我个人确实比较喜欢人物有感情戏,那样性格会更丰满,所以既然戏份加都加了,和主线也没打冲突,我想编剧稍微改改也不会难。”

    特么的,伊玉贞既然这么大度,我就受了,不过内容必须要变动,我最近被人家黑成这个样子,再演个那么恶毒讨人厌的角色,我出门不得天天被砸鸡蛋扔垃圾?

    “行,你加戏的事情我让编剧改改,你说的对,戏既然加了,自是没有删减的道理了,”王建国只略顺了一下我的要求,就很愉快的决定了我戏份的问题。

    我笑了笑,继续道,“鉴于这几日电视里网络上对我的各种攻击,我觉得王制片你有必要开个记者会。”

    “这……”王建国神色犹豫,眼神不停变幻。

    我料定王建国会是这个反应,所以我下面的话就为他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

    “当然,如果王制片觉得自己不方便出面,也可以让另外一个当事人出来澄清真相,事情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我们各方自己都心知肚明,我这个要求已经是属于最低的正常范畴,王制片你说是不是?”

    我知道王建国特别狡猾,我不信任他,如果让他决定处理方式,待会伊玉贞撒撒娇闹一闹,不知道又会出什么幺蛾子,因此我提出两个解决方式,二者选一,让王建国没有其他回旋的余地。

    这两个选择,我用发尖想都知道王建国会怎么选,而那,也正是我要的。

    王建国不假思索地说,“你推搡小伊这事,完完全全是小伊的不对,我回头跟她好好说……”他边说边一直给我做手势。

    我这回是真看不懂王建国手势的意思,只是听王建国貌似还有替伊玉贞袒护推责的意思,不免火气上来,伊玉贞还真有两下,欧阳文和王建国都给她整地服服帖帖的,我也不想懂王建国在打什么手势,我就是觉得恶心,特别恶心。

    “王大制片,千万别只是说说,话我可是放在这里了,必须开记者会澄清,我不管你还是姓伊的开,言语必须表达要清楚,态度不能有半点含糊,”我脸色难看起来,特么的,我说那么清楚王建国还给我来什么回头说说,要是他说说就有用,伊玉贞敢那么做?

    王建国神情愈加缓和,使劲儿朝我竖大拇指,但话还是说的不那么入我的耳朵,“这个……这个……蔷薇,你看你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大家都在这个圈里混生活,谁都不容易,你差不多就得了啊。”

    “王建国我告诉你,我平日不计较不代表我好欺负,我要是较起真来,我自个儿都害怕,就两个选择,明天之前必须做到,你看着办吧,”我气呼呼地说完,摔门离开。

    我不是在配合王建国。

    我是真生气。

    特么的,臭男人,贱男人。

    我刚从王建国的房车出来,就看见火羽满脸急色地等在外面。

    火羽一见到我,就摆出一副全世界都得给他一个说法的模样,就跟过来叨叨,“微微,你干什么呢?你一声不吭来找这个老色狼,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害死我?”

    我脚步不停,语气也不怎么好,“你们不管我,还要我看着自己死?”

    火羽脚下一顿。

    我头也不回,“我这就去化妆上戏,不用跟着我了。”

    我为什么凶火羽?

    因为火羽是我的经纪人啊,作为经纪人,面对网络上各种各样攻击我的黑料,他听之任之,没有拿出一点办法,算什么经纪人,当然,我知道火羽是听从风晨霆的指令,他只是保护我人身安全,所以我说的是你们,

    哼!

    说实话,我现在觉得风晨霆比王建国都要糟糕,王建国是风流成性是人渣,但他至少会为睡过的女人争取点利益什么的。

    风晨霆呢,睡的时候各种甜言蜜语,提上裤子就不见人影了,我可不相信风晨霆不知道那些黑我的新闻,打死也不相信。

    但是呢,人家就说做到了不闻不问。

    要说风晨霆不认识我,然后没注意那些新闻,那我或许可以相信,可他煤得他不认识我?

    我心里愤怒,走路自然就风火了些,脸色呢,估计也是臭的不行,剧组的人见到我都没敢招呼,就欧阳文说了一句。

    “蔷薇,还有二十分钟……”

    我略略点头,直接去化妆间了。

    我走在化妆间的过道上,身边的一道门打开,里面有人走了出来。

    “微微。”

    “苗苗?”我有些惊讶,抬头看看,没错啊,这间化妆间是杨燕专用的,杨苗苗在里面干嘛?

    杨苗苗使劲把我往里头拉,“微微进来,进来。”

    里头传来杨燕的声音,“薇姐,我在化妆不方便起来。”

    我不得不跟着进去,接着我被杨苗苗按在椅子上,杨苗苗一边清洁我的脸一边喜滋滋地说,“微微,杨燕说你以后可以和她共用化妆间,”

    我看看快化好妆的杨燕,她微微侧过脸对着我笑了笑,这个时候我还能说啥?“那……谢谢燕燕了。”

    嗯,早上排的是我和杨燕的对手戏,还挺刚好的,王建国有较多时间通知欧阳文安排下午的戏份,伊玉贞准备记者会的时间也比较充裕。

    我不知道伊玉贞会什么时候开记者会,我心里有点担心,伊玉贞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

    五分钟后,杨燕全部打扮妥当,拉过凳子坐过来和我聊天,“薇姐,听说导演给你加戏了?”

    “哦,是,”我客气疏离地应着,化妆的时候,一般不说话会比较合适。

    杨燕也知道,所以她并不为我的冷淡而气馁,“薇姐,你知道吗,我狠狠教训了一下那个讨厌的伊玉贞。”

    “教训?”我吃惊地看向杨燕,同时也暗暗为杨燕的单纯捏了一把汗,这孩子怎么什么都敢往外说,这等于不打自招啊这,虽然我已经从秦咯咯哪里听到事情经过,但由杨燕嘴里说出来,可就不一样了。

    说实话,我不想听。

    杨燕这么没心计,会说给我这个没什么交情的人听,也代表会透露给别人,万一以后有哪个大嘴巴的给说了出去,那我岂不是也会受牵连,我觉得我不知道不参合这件事是最好的。

    所以我故意看了看杨燕那个叫芳芳的助理。

    芳芳被我一看,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走过来,“燕燕,到你了,导演催好几回了。”

    杨燕正准备说事情的经过,冷不丁被打断,瞬间不高兴了,她屁股也不肯挪,只大声叫了起来,“小刘,你去看看欧阳文怎么回事,这不是时间还没到呢吗?”

    那个叫小刘的助理应了一声,就准备出去。

    “燕燕,别这么冲动,”我赶紧阻止,“我刚才进来时,欧导的脸色就挺那啥的,再说我这才刚开始化妆,可能会迟那么几分钟,燕燕,你就替我多担着点,先去给暖暖场,好么?”

    杨燕见我这么拜托她,高兴的什么似的,美丽的小脸笑成了一朵花,“好,那我去给薇姐顶着哈,薇姐你放心化得美美的,我会让欧阳文多跟我走走戏。”

    芳芳感激地看了我一眼。

    杨燕一行人都跟着杨燕出去了。

    我闭起眼,没跟杨苗苗说话。

    “微微,你是不是生气了?”杨苗苗问,声音可怜的像小猫咪。

    我睁开眼看一下她,“你都想得什么啊,手脚快点,有话回家说,现在时间来不及了。”我确实想知道杨苗苗为什么会来剧组,又为什么会和杨燕在一起。

    然而我不喜欢在别人的地方谈论私事,没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