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瑾儿别哭

    更新时间:2017-07-23 00:17:11本章字数:3783字

     “哦。”

    杨苗苗应着,不再说话。

    这是我和杨燕第一次的对手戏,出乎意料的顺利,一个上午就过了好几个镜头,而且都是一条就过,欧阳文慢慢由惊讶变成了赞赏,每一条拍完,都能感觉到他投过来满意的目光。

    休息间隙,杨燕对我说道,“薇姐,其实我很早就期待和你的对手戏了,每次看你和静姐被伊玉贞拖累,真的很想冲过去一脚把她踢飞。”

    我下意识抬头看芳芳,她尴尬地笑了笑,似乎希望我多多包涵,杨燕被他们保护的太好,心思做事都像个孩子似的,大多事情都是芳芳在处理。

    我个人认为,伊玉贞的这个事,芳芳做的很不高明,怎么可以在片场动手,万一出点什么事,杨燕就万劫不复了,而且她们还不知道,有一个目击证人。

    幸好那个人是秦咯咯。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一咯噔,赶紧和杨苗苗咬了会耳朵,我让她打个电话给秦咯咯,杨燕助理暗袭伊玉贞的事情千万不要说给别人听。

    杨苗苗很快就和秦咯咯通了电话,秦咯咯问了原因,知道是因为我比较欣赏杨燕后,二话不说答应了下来。

    我和杨燕的对手戏不重,一个上午居然顺利的全过了。

    午间休息的时候,我问了杨苗苗在杨燕化妆间的事。

    杨苗苗告诉我,火羽跟欧阳文打了招呼,让她专门负责我的化妆,也就是说不需要剧组给我安排造型师,于是她就来化妆间等我,杨燕看见她,邀她去自己的化妆间坐坐,她推辞不过,不得不来了。

    然后杨燕就央求杨苗苗说,让我以后和她一起用这个化妆间,她一个人好闷什么的,杨苗苗说自己不敢答应,借着去问问我想开门走掉,就恰好遇见了我。

    我告诉杨苗苗,有个明星带小演员去房车休息,借着说小演员偷了她的名贵手表,后来被查实小演员家底殷实,明星所谓的名贵的手表不过是她一个月的零花钱,在小演员妈妈的强烈要求下,手表也在房车角落被找到了。

    可如果,小演员家是个穷光蛋呢?如果手表永远没有被找到呢?如果是那样,谁都不知道小演员以后会面对些什么。

    我看杨苗苗忐忑着,便安慰她没事,反正我也没多少戏了,我让她以后遇到这种事要小心点,别乱进别人的化妆间,不是每个人都怀有好心。

    火羽过来跟我说,欧阳文希望我可以下午继续拍摄,尽量争取多拍几个镜头。

    我其实挺累的,不过我也没推,只是多要了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我本来想让火羽像往常一样在树荫下支个遮阳伞休息,杨燕却缠着我去她的房车里休息,我不太习惯和不熟的人过于亲近,但杨燕的热情如火,实在没办法拒绝。

    杨燕的房车是集装箱形的,空间很大,居然有两张大大的双人床,布置的干净温馨,装饰高档大气,要比酒店房间不知道要舒服多少倍,橘黄色的灯光给人感觉特别特别的温馨。

    杨燕和我都累了一上午,说了会话后,就不知不觉地眯了一觉,难怪杨燕几乎不住酒店,有这么豪华舒适干净又私人的房车,什么五星级都弱爆了。

    我下了决心,有钱了也要给自己买一辆和杨燕差不多的房车。

    下午开拍的时候,我见到了楚言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给欧阳文甩眼刀,欧阳文这个混球,早上也没告诉我下午和谁对戏,就那么确定我都备好戏了?

    我太紧张,忘记了欧阳文把我叫做最省力省事的演员,因为他从来不用担心我没有备好戏,欧阳文对我的敬业态度是非常认可的,他怎么会不知道我早已把自己本就不多的戏份背得滚瓜烂熟…… 

    我心里是别扭,不过再怎么着,我不能临阵脱逃不是,而且……反正我总得面对楚言之,起码这几场戏必须和他一起演。

    “薇姐,开始吧。”开拍前,楚言之彬彬有礼地对我轻声说。

    我略略点头,脑袋却不自觉地有些晕沉。

    楚言之在圈里的时日尚短,他不知道人手可以翻为云覆为雨。

    然而我知道。

    风晨霆已经警告过我了,便是楚言之和风晨霆有亲戚关系,那也是他们之间的事情,我呢,做好自己就好。

      我演过无数次别人的尴尬,却只有这一次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尴尬。

    楚言之温良文雅地面带微笑,像一个后辈对前辈那样,一如既往的敬业,该怎么演怎么演,我开始怀疑前儿晚上他就没出现在我眼前过。

    我也很快进入了角色,微笑说着为人姑姑该说的话,脸色挂着为人姑姑该有的亲厚,只有不小心对上那双明亮的眼睛时,会有一股狂风巨浪从我心头掠过,又倏地平息。

    好不容易拍完了最后一条。

    我松了口气,之后,我拍摄的镜头里,楚言之应该不用出现了……

     欧阳文刚喊完卡,楚言之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腕,不由我做任何反应,也不管脸色骤变的大胖和飞奔过来的胡丽和杨苗苗,径直拖着我上了他的房车,把我和他关在了里面。

    好吧,都是有钱人,个个有房车了不起。

    既来之则安之。

    我自顾在皮沙发上坐了,扭过脸,对车窗外记得跳脚的胡丽挥挥手,又立即想到她看不见,便转头瞪楚言之。

    楚言之也在看我,目光柔柔。

    我被楚言之看的有快要窒息的感觉,转开视线,胡丽和杨苗苗正围着大胖说什么,大胖一个劲儿的想躲,楚言之其他的助理都是男的,不远不近地跟着不敢上前,我托着下巴,看得忍不住想要笑,胡丽和杨苗苗一前一后的把大胖围在车旁,豺狼似的堵截,大胖怎么能逃……

    楚言之的声音响起,“瑾儿……我终于找到你了,瑾儿。”

    我的手一滑,差点把自己的下巴给磕碎,旗袍抬头震惊地看向楚言之,他怎么……他怎么会知道……我以为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记得这个名字……意外之外还是意外,更有被五雷轰顶的感觉。

    原来,他早在我认出他之前就认出了我……

    楚言之在我对面坐下,伸手来握我的手腕,“瑾儿,我知道你有很多很多问题,但请你先听我说完。”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怎么了,眼泪就那么簌簌地从眼角往外挤,没有人能理解我对乔瑾瑜三个字的喜与恶,没有人能理解我对瑾儿两个字的爱与憎。

    楚言之移到我身边坐着,一手搂着我的肩头,一手把我的头往他怀里按,一个劲儿的说,“瑾儿别哭,瑾儿。”他的声音里有一股我极其眷恋的家人的味道。

    是,家人的味道。

    我极其渴望却排斥着的家人的味道。

    门被敲响。

    楚言之脸色一变,车窗外,大胖做着快开门快点开门的动作,大胖显然很清楚在车内可以清楚看的见外面。

    楚言之似乎打算不理睬,却见大胖神色越发着急,他皱眉,不得不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过去将门打开。

    门刚开一条缝,一只修长的脚一步挤进。

    紧接着,风晨霆笔挺地走了进来,满脸正气的像是来查犯罪分子的警察蜀黍,不知道是不是他长的太漂亮,他眼神虽然极其凛冽脸色也十分阴沉,却让人讨厌不起来。

    我泪眼朦胧地看着风晨霆,风晨霆也看着我。

    风晨霆一手把我拉起来抱住,说道,“乖,不哭。”他没问为什么,他总是这样出现的让我措不及防。

    楚言之看着风晨霆,两个人目光交错。

    我似乎听见空气中电光与火石的激烈交锋。

    我并不想翻阅我的过去,但现在面前的两个男人都知道了,不管我情愿不情愿,我不堪的身世已经不是秘密了。

     我任由风晨霆拥着我宣示主权,我略略抬头盯着风晨霆的眼睛,说道,“晨霆,这是楚言之,生我那个女人的儿子。”风晨霆对楚言之的事情了解的比我更多,但我还是重新慎重地做了介绍。

    面对这双了然带着抚慰的眼,我宛如一叶在海上漂流已久的孤舟,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港口。

    我忽然庆幸自己在遇见楚言之前,让风晨霆知道了过往,我相信风晨霆会明白我的意思,尽管我知道我那么介绍会让楚言之难受,但我对生下我的那个人,没办法说不出母亲两字。

    她或许对抛弃我的行为忏悔过。

    可我没办法原谅她。

    我不恨她,不恨哪里来的原谅。

    但我不想和她有联系,我甚至现在开始对她有一点点愤怒,从楚言之叫出瑾儿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就知道楚言之接近我早有目的……我怒她,为什么要把楚言之卷进来?

    楚言之是一个优秀的人,家底丰厚且容貌出众,我相信他在任何一个行业,都可以靠自己的能力成为出类拔萃的人物,可是他进了娱乐圈。

    娱乐圈里容貌优秀努力上进勤奋工作的人很多,有些人在圈里跑十几二十年龙套,到得老了,才混出点名气与成就,更有些人就那么一辈子碌碌无名的过了,直到去世,也没几个人记住他们的名字,只在翻拍他们的经典作品时,被尊称老艺术家。

    楚言之生是天生吃演艺圈这饭的。

    我不希望自己成为楚言之的绊脚石,把自己比喻成绊脚石着实有些不妥当,然而我当下只能想到这个形容词。

    有些时候,想和人保持距离很难,特别是在那个人想方设法接近你的时候,但有些时候,又很容易,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足矣。

    “瑾儿……”楚言之的声音蕴着大大的不解,他不知道我怎么会如此反应,他冲过来抓住了我的一只手,“瑾儿,你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冷漠这么绝情?”

    我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楚言之却抓的我的手都生痛也不肯放,我无言看他,为什么……因为我能感觉到你对我不只是普通感情,而我更清楚你要的,我给不起。

    风晨霆温文尔雅地笑,“言言放手,微微是你嫂子!”

    “不,她根本不是你的微微!她是乔瑾瑜,是王姨的瑾儿,是我的瑾儿,”楚言之几近咆哮,脖子上的青筋暴突,他忽然放开我,双手转而抓住风晨霆的胳膊,“表哥,你知道我的是不是,王姨去世前嘱托我一定要找到她的女儿,表哥,你当时也在场的……”

    “微微是王姨的女儿?”

    “去世?”

    我和风晨霆几乎同时打断楚言之的话,又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震撼太大,我无意识地朝楚言之跨近一步,手臂却被风晨霆抓住。

    楚言之用力一拽我的胳膊,我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向他倾斜,他目光锁在风晨霆脸上,语气里有一点冷冽,“我答应过王姨,我会照顾瑾儿一辈子,没有人可以阻止,没有人!”

    风晨霆依旧优雅地笑,“言言,我不管微微是谁的女儿,我只知道微微现在是我的女人,我会照顾好她的。”

    楚言之坚决地道,“瑾儿有我,不需要你照顾!”

    风晨霆笑容不改,“微微是我的女人,我理所应当照顾她!”

    风晨霆和楚言之针锋相对寸步不让,我就夹在他们二人中间,他们一人抓着我的一个胳膊,抓的死紧死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