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一巴掌扇成脑震荡

    更新时间:2017-07-26 00:30:11本章字数:3741字

    那是含在杨燕口里的血袋,可杨燕看着伊玉贞震惊到失语的表情,说明事情比看起来的严重。

    伊玉贞是用了大力气扇的。

    欧阳文喊完卡之后称赞伊玉贞这次拍的好,一条就过什么的,但是他很快也发现了不对,他跑过去,担心地问杨燕还好吧。

    杨燕好半天没回答上来,但是她捂住胸口呕了几下,似乎想吐。

    我也急忙跑了过去。

    我半蹲在与杨燕平视的高度,问她,“燕燕,怎么了?”我没敢动手扶她,接着芳芳也跑了过来。

    杨燕按住想要扶她起来的芳芳的胳膊,摇了摇头,还是没说出话,面色青白的可怕。

    伊玉贞似乎也吓坏了,她一个劲儿地鞠躬道歉,“杨燕,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芳芳一手把伊玉贞推开,“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我告诉你,燕燕要是有什么事,我一定会让你加倍奉还!”

    杨燕刚要说话,却哇地吐出了一口污秽物。

    芳芳也不顾杨燕衣服脏兮兮的,直接蹲下去抱住了杨燕,目光如刀狠狠地刺向伊玉贞

    欧阳文急忙叫来随组的肖医生,肖医生给杨燕把了脉,说,“可能是脑震荡。”

    芳芳一听,立马站起转身就要去揍伊玉贞。

    我急忙拦住,“芳芳,别激动。”芳芳当下是万万不能跟伊玉贞起冲突的。

    伊玉贞是在拍摄过程中用力过度,从另一个方面讲,她是敬业,如果因为这个被杨燕的助理打,那伊玉贞就得了百分百的理,而杨燕在圈内的口碑却会受到极大冲击。

    虽然在场的人都有可能知道伊玉贞是公报私仇,但人家面儿做的足,杨燕方必须忍一时之气,图来日方长。

    欧阳文吩咐副导打电话叫救护车。

    在我拦住芳芳的时候,伊玉贞乘机跑到远处了,又听见欧阳文让人叫救护车,更是躲进自家房车不出来了,现场留了两个助理在这边担着。

    杨燕这边自然不肯罢休,团团围住伊玉贞那两个被丢出来的助理,就差动手了。

    胡丽和杨苗苗也一头雾水地跑过来问出了什么事,我大略说了一下,她们二人也跑去围观两大助理阵营的嘴仗了。

    说是嘴仗,实际是单口骂。

    伊玉贞的两个助理都是小女孩,自家老板又做错了事情,哪里还敢应嘴,只耷拉着脑袋哭丧着一张脸,任由杨燕方口诛笔伐。

    芳芳只顾着杨燕,也不管自家同事如何闹腾。

    剧组人员开始清场,以免事情被别人夸大。

    肖医生给杨燕开一粒药先吃了,欧阳文和几个副导一起苦口劝慰杨燕那几个怒火中烧的助理。

    肖医生从杨燕身边捡起一粒发光的饰物,“这个……是不是她的耳环?”

    芳芳接过来只看一下脸色就变了,“靠TM的伊玉贞,连燕燕的耳环都给打掉了,这个贱女人,是不是以为燕燕的脸是她练拳击的?TM的,看我以后不……”

    肖医生不安地推了推眼镜。

     我察觉到肖医生的情绪,忽地想起伊玉贞的爬床功夫,而肖医生又经常跟组,我不敢想下去,只赶紧出声打断芳芳,,“那啥……芳芳,我和肖医生扶着燕燕去我那边休息一下,你给燕燕去弄一杯温盐水。”

    芳芳不爽地瞪了我一眼,却还是听了我的话。

    我扶起杨燕,让她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她没有力气,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我身上,肖医生碍于男女之隔,只敢不远不近地跟着,随时准备在我力气不支的时候做好接应。

    我是半抱半扶着把杨燕搀到我位于树荫下的躺椅上,在肖医生的帮忙下,成功让杨燕坐到椅子上。

    杨燕刚躺下休息还不到两分钟,又歪过脑袋哇哇吐了起来。

    我担心的不行,边给她顺背边问,“燕燕,是不是很难受?”

    杨燕干呕了几下,吐出一些水来,感觉她肚子里的东西都被吐空了,她看了看我,艰难地说道,“头特别晕,老想吐。”

    肖医生有些急躁地走到前头,眼睛盯着远处望,“是脑震荡,没错。”

    我看看伊玉贞房车的方向,特么的贱人,这得用了多大的狠劲,是铁了心要一巴掌把杨燕扇飞了。

    “滴嘟滴嘟……”

    听到救护车铃的时候,我松了口气。

    合着众人把杨燕送上车后,我还得继续和伊玉贞对戏,我盯着她那张妆容精致的脸,恨不得一巴掌也把她扇到医院去,但我知道也就只能那么想想。

    “你的心思龌龊手段恶劣,你的所作所为、你的家庭教养、和你整个人的气质,还真是百分百的符合。”我对着伊玉贞,反反复复地说着这一句剧本中的台词。

    偏偏这个镜头需要伊玉贞的反应,我和她都必须是大正面,所以呢,虽然只是因为我不过关,她也必须得和我对戏。

    我用各种情绪各种语气说了一次这句话,无视了伊玉贞的臭脸,没办法,我情绪不到位,怎么滴。

    下了戏,我去医院探视杨燕。

    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和护理,杨燕的精神好多了,医生说脑震荡比较严重,最好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以后尽量不要让头部受到震动。

    杨燕担心自己休息会影响剧组进度,说明天就要出院接着拍戏。

    我反对,因为我很清楚伊玉贞在剧组的背景,要不是仗着有王建国和欧阳文给她撑腰,伊玉贞怎么可能这么嚣张?

    杨燕是女主,杨燕停拍一天剧组就得多受一天的损失,王建国和欧阳文自然不希望那样的结果,但我私下里觉得,应该让他们尝尝纵容伊玉贞胡作非为的后果。

    杨燕这要是按照医生的话休息,最少半年,那损失可不是一点点,已经拍了一半,又不可能换女主,别的演员档期都是定好的,这么拖下去,整部剧流产都是有可能的。

    我就不信,伊玉贞的分量能重得过这部电视剧!

    但这些我不能跟杨燕挑明,我虽为她抱不平,却没有可推心置腹的交情,所以我只是一力劝说杨燕,让她休息到医生让出院的时候再说。

    我太坚持,以至于芳芳后来开始用怀疑的目光看我。

    杨燕没有听我的,第二天就出现在片场了。

    楚言之也听说了发生的事,之后他没戏也要来片场,目光还一直锁在我身上,害的我说错了好几次台词。

    伊玉贞不止一次对杨燕说着对不起之类的话,不过真不真心就不知道了。

    杨燕面对伊玉贞的时候反而变得亲切的许多,她会好言好语安慰伊玉贞,还多次提起拍戏敬业的演员都应该被尊重。

    伊玉贞后来的几天老老实实拍戏,行为举止皆收敛了许多。

    这段时间风晨霆人倒是都没有出现,不过每天不是微信就是电话,最让我无奈的是晚上非得要和我开视频说话,生生把我和胡丽杨苗苗的三人闲暇时光剥夺了,引得她二人对我很是不满。

    在我以为雁过无痕约莫大半个月后,也就是在离端午节还有三四天的时候。

    媒体上忽然大幅报道了杨燕被伊玉贞扇耳光住院的事,这一次媒体的枪口都对准了伊玉贞,接下来的几天有网友陆续人肉出伊玉贞从小到大的成长,还挖出伊玉贞当车模姐姐的外围史。

    伊玉贞的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小市民,她母亲开一家情趣用品店,据说年轻时候在最著名的夜总会坐过台子,在那个圈里有点名头。

    伊玉贞上初中时被一个老男人两万买了初夜,初中毕业后跟着姐姐做车模和平面模特,后来不知怎的又回学校念书,考上大专院校,毕业后直接进入娱乐圈。

    事情继续以滚雪球的方式发酵。

    有人爆料伊玉贞在敦煌给她不喜欢的一个前辈使绊,让人扮成血腥恐怖的模样,在那个前辈夜晚回家的路上出没,恰好那个前辈是信鬼神的,慌不择路的时候掉进沟里受了伤,差点没被吓死。

    那个前辈的名字叫银月。

    我十分吃惊,心想着不会那么巧,我去查了一下日期,确确实实就是我也在场的那一次,就是银月提醒我小心的那一次。

    我之前就说过,每一个女人都是八卦的,我也不例外,更何况伊玉贞的八卦中和我有些关联。

    我开始关注各个娱乐新闻关于伊玉贞的后续报道。

    开始是以传八卦绯闻出名的娱八卦在追踪报道,在中期的时候,星秀场和另外两家影响较大的媒体也加了进来,如此一来,真实性和传播性就变得越加广大。

    伊玉贞的经纪人出来说明那次事件的大概,伊玉贞是某某电影的配角,官宣时虽然没她,但她是签了约的,飞过去后,片方突然又通知说给她付违约金,不用她演了。

    伊玉贞自己是清楚谁抢了她的戏,不过她收到各种警告阻挠,不许她在媒体上发话,她本来想小小惩戒一下那个人,但她雇佣的那些人弄错了对象,把银月当成了那个人。

    接着,伊玉贞的无脑经纪人为了证明自己所说都是事实,给媒体出示了签约书,之所以说他无脑,是因为几天后,这份证明就被推翻,他被狠狠打脸。

    我想说,我真的是惊呆了……原来,我那次演的角色本该是伊玉贞的……原来,那个倒霉孩子是伊玉贞!

    又有人爆料伊玉贞被敦煌派出所拘留了几个小时,还晒出她在派出所的照片。

    预计们找到被伊玉贞聘用去扮鬼的演员,他们亲自作了证……不得不说,狗仔一旦认真起来,连警察都得甘拜下风。

    网络上开始出现让伊玉贞滚出娱乐圈的声音,甚至有人组建了专门骂伊玉贞的群组,大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成群结队地去伊玉贞的微博下骂她,各种难听的话都有,伊玉贞被迫关闭了微博。

    媒体报道如飓风迅猛,并有不揭真相不达目的的态势。

    那部电影的导演陈凯南被迫做出澄清,说从来没有和伊玉贞签过约,角色一开始就是定了我的,之所以没有官宣是在等待我的档期。

    这和当初陈凯南跟我说的是一个样子,但我已经知道了事实真相。

    伊玉贞代言的饮料被撤掉,跟我们拍的这部戏,接下来的戏份也被编剧用一个镜头结束,这样一来,空下来的地方把我角色的感情戏又加了不少。

    伊玉贞一定没想到她会挖个大坑,完完全全把自己葬了。

    我的戏份接近尾声,和我对戏的是有老戏骨之称的元俊,他真的是戏精,每一次对戏都能带引我极快进入角色,也会及时点出我情绪上的偏差,我和他成了可以说得上话的朋友,也相互加了微信。

    这之后,我没在片场见过伊玉贞。

    我有一个感觉,伊玉贞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她也没有那个心机,伊玉贞也就懂面上凶狠,她要是有一点心机,不会用那么拙劣的假新闻来黑我,更不会借拍戏一巴掌把杨燕扇成脑震荡。

    但凡为报个人笑恩怨把自己搭进去的,只能算小恶。

    真正的恶人,懂粉饰太平,更精通借刀杀人,他们往往给你亲和的表面印象,让你不知不觉栽在他们的笑容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