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监控录像

    更新时间:2017-07-27 00:55:29本章字数:3342字

    我杀青的那天,下了一场阵雨。

    元俊邀我一起去喝一杯,胡丽和杨苗苗也觉得这段时间赶戏辛苦,可以去适当放松放松,火羽说他先回酒店去收拾收拾,我们三便欣欣然上了元俊的车。

    元俊带我们去吃火锅,到了地儿才知道他还约了他的两个朋友,一个是音乐才子高俊龙,一个是演员陈铭生。

    我有点反感,元俊如果先跟我说有别人,我是不会来的,胡丽和杨苗苗也有点意见,但我们都觉着来都来了,也不好直接回去,而且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也不能把我们怎么着吧。

    别认为我们太夸张,实在是这圈里水太深。

    元俊给我们做了介绍后,我们客气地说些面上的问候,高俊龙说三对正合适,大家猜丁壳决定配对。

    胡丽很不客气地拒绝了。

    我看看满脸尴尬的元俊,抑住火气,自顾拉了胡丽和杨苗苗紧挨着坐下。

    高俊龙以为我们没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他的意思。

    胡丽直接就给怼了回去,对不起,我们是来吃饭,不是来相亲的。

    杨苗苗回答的更绝,“陈家蜀黍,听说你家老婆刚给你生了三胎,你有空不在家好好陪她,也好意思出来吃独食?”

    陈铭生脸色一变。

    高俊龙看一眼元俊,仍旧舔着一张笑脸,“美女说这话就没有什么意思了,陈哥只是出来吃顿火锅,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元俊扯扯我,示意我和他一起去选食材。

    我不想搭理他,

    “既然大家都只是来吃火锅的,那么……,”我说,对元俊的一点好感已经完全消失,“我看我们也没办法坐到一起,不如分桌,各吃的各得。”我觉得没必要和这两个人继续瞎掰,话不投机半句多,直接分了。

    “别,微微,”元俊急急开了口,“俊龙,不要乱说话,微微比较少出来应酬,别玩笑开过了吓坏她们。”

    陈铭生之前和我同一个剧组过,大略也是听过我的一些传闻,又听元俊这么一说,也附和元俊苛责了高俊龙几句,高俊龙便就势一个劲儿的跟我们赔不是。

    我们本来已经站起来准备离桌了,又见高俊龙一个大男人低声下气的,一米八几的个子又是鞠躬又是哈腰地陪着不是,若是高俊龙一味之前的态度,我们铁定不会合他们继续一桌子,不过他这一服软倒使我们不好意思,拉不下脸了。

    事实证明,如高俊龙这样的男人,即便是他道歉的再可怜赔礼的再真诚,千万不要相信。

    因为才开吃不久,高俊龙就叫了一听啤酒。

    我们自然是拒绝了。

    元俊开了一瓶就着火锅慢慢喝,高俊龙和陈铭生两个人却是各种行酒令猜拳什么的,一来一往的自己两个喝得七荤八素的,酒过三巡后,陈铭生借着酒意开始想要来敬我们。

    我们三都不愿意喝,元俊先还帮着推了几下,后来那两男的直接把元俊撂一边去,过来就准备动手动脚。

    我拉着杨苗苗闪开,胡丽学跆拳道得有六年了吧,自从她当我的助理后,一直没时间去道馆,正好拿这两只练练手, 我之所以在见到高俊龙和陈铭生后,还会留下,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了胡丽而有恃无恐。

    胡丽三两下就把高俊龙和陈铭生撂倒了,她拿起店家给配的餐巾纸擦手,厌恶的不行,“切,都什么人那都。”

    元俊惊的呆了。

    包间的门被推开,年轻的女服务员探头进来看,“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她看到了碎裂的碗碟,和两个躺在地上痛叫的男人,许是经常发生这种事,她倒是也不十分惊讶,只是逐个看了看我们,就要退走。

    “哎,请等一等,”我叫住服务员,我看清她没带手机,伸手把她拉进来,“小美女,事情是这样的,他们两个醉了酒有些闹腾,你跟你们经理说下,这里的损失我们会加倍赔偿的。”

    女孩答得很职业,“好的。”

    我看着女孩开门离开,招手叫杨苗苗过来,附耳低低跟她说,“苗苗,你跟着女孩,她一定会去找经理,你多给经理些钱,把这个房间的监控录像拿到手,记住删除他们的存档,要看着他们清理掉这个文件的碎片,不可恢复的那种。”

    “明白!”杨苗苗回答,刚要走又想起什么,抬头看我,“微微,凭什么你来出这个钱?”

    我戳戳她的小脑袋,低骂,“抠门鬼,我又不差这点钱。”

    “那也不行,这是原则问题,不行,”杨苗苗说着走到元俊身边,瞪着他,“喂,要不是你,我们会碰上这事?掏钱!”

    元俊被胡丽惊吓到出体的灵魂,又被杨苗苗这么一呵斥,一个激灵,乖乖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卡递给杨苗苗。

    杨苗苗不接卡,抢过他手中的钱包,从里面掏出两千块现金,把钱包甩回给元俊,“这钱也不是我们拿,是给人赔偿的,不过看在你还有点良知的份上,我给你个忠告,以后想追女朋友,可千万别带上你这两个猪队友。”

    杨苗苗说着,朝我挑了挑眉,出去办她的事了。

    元俊可能是猜到我让杨苗苗去做什么,站起来,讪讪地说道,“微微……真是不好意思,我也只是认识陈哥,我和高俊龙不是很熟,今天就单纯是想和你好好吃顿饭……”

    “拉倒吧你,”胡丽大声道,“你不就是觉着一个人的夜晚空虚寂寞冷,想拉着我们家微微陪陪你么,元俊我告诉你,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着,我们家微微有我在,从来不会空虚寂寞冷,你啊,以后少打我家微微的歪主意。”

    元俊被胡丽这么拿话一堵,脸瞬间成了猪肝色。

    圈里有一种大家心照不宣排解寂寞的方式,就是大家若是相互看对眼又不讨厌的,可以一起约饭一起旅游一起玩乐,甚至一起啪啪,因为彼此都有些名气,不用担心对方被陷害,当然也没少发生更有名的一方被另外一方利用炒作的事情。

    前文说过的那个用床照炒作自己的女星,就是属于这一类,然而那毕竟是泱泱海洋里的一滴水,偶尔被蒸发,并不会影响整个海。

    我也是圈内人,我只是不参与,并不是不知道。

    “元俊,今日的事你要怎么处理我不管,”我挽起胡丽的手准备离开,“劝你以后少和这种人来往,会坏了自己的品。”我也不管元俊会是什么反应,和胡丽手挽着手走人了。

      在前台站了一会,杨苗苗就出来了。

    “搞定!”她拍拍自己的粉色小挎包,满眼嘚色。

    胡丽尚不知道杨苗苗刚去做什么,一脸疑惑,“什么东西搞定?”说着放开我,就要去抢杨苗苗的包。

    我一伸手把胡丽拉回来,一本正经地忽悠她,“还不快走,你刚揍了人,万一他们报警,看你不被警察蜀黍抓走。”

    “啊?”胡丽一听,紧张的五官都移位了,拉着我就跑起来,“赶紧跑,赶紧跑。”

    身后传来杨苗苗反应过来后的笑骂,“微微,我看你不是腹黑,是肠子都黑透了。”

    我回头,给杨苗苗扯出一个笑脸,“谁最后回到家的,谁明天起来买早餐哈。”

    在我和胡丽后方五米远的杨苗苗愣了愣,接着大叫起来,“这不公平,不公平,你们腿长不说,还使诈了,这个约我不守……喂,喂,等等我啊……”

    我俩早就趁杨苗苗说话的这会,又拉开了一大段距离,惹的她追的小短腿都不见影子了……

    到家时,还不到九点,火羽开着电视,在等我们。

    一见面,火羽就说,“伊玉贞这回彻底没戏了。”

    原来,星秀场总结了一下娱乐圈这段时间来的诸多绯闻和流言,关于我,关于伊玉贞的,我和王建国的绯闻是伊玉贞团队爆的,我推倒“怀孕”的伊玉贞也是她自己团队爆的,而那个我所谓的圈内闺蜜也是伊玉贞。

    伊玉贞根本没有怀孕,就算有怀过,也不一定是王建国的,而近来围绕在我身上的所有不实报道都来自伊玉贞的团队,他们专门针对我制定了一系列黑料。

    星秀场还交代了消息来源,是有人黑进了伊玉贞的私人电脑,窃取了伊玉贞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包括她和圈内十几个导演数十个制片人的聊天记录和一些视频,那些东西被他们以高价购买。

    星秀场还和大众约了“周日见。”

      星秀场的记者对我给予了巨大的同情,说伊玉贞以我的闺蜜自自称,却暗地里不断搞小动作陷害我,我对她却丝毫没有防备等等。

    胡丽和杨苗苗高兴的不要不要的。

    然而,我的心里却没有底,甚至有点说不出来的害怕,是什么人能把事做到如此精密?没有给伊玉贞留一丁点喘息的机会。

    是杨燕?

    如果是,那也太可怕了,且不说是杨燕先对伊玉贞下了黑手,我还清楚记得那一巴掌的事件后,杨燕多次当众说过不怪责伊玉贞的,没想到杨燕团队的暗箱操作这么恐怖,不动则已,一出手就是毁灭。

    杨燕到底是什么背景?

    可怕!

    然而又有一种极其微妙的预感在告诉我,这事不仅是杨燕团队的杰作,还有另外一股力量在帮助……我,是的,确定是在帮我,我忽然又一股特别强烈要弄清楚的想法,去问问杨燕?

    突然而生的念头开始像附在脑海里的魔咒一般缠着我,以至于胡丽和杨苗苗各自去收拾行李了,我还在发愣,有那么一个瞬间,我拿起手机,想给杨燕发个微信。

    不过我又很快把手机丢在沙发上。

    沉默是我现在最好的方式。

    在这个圈里,谁也不会是谁永远的朋友,谁也不会是谁永远的敌人,这一刻杨燕是我的同盟,谁敢保证在将来的某一个时刻,我和她不会成为竞争对手?

    我的性格造就了我的行为,我不会任由无关紧要的好奇心作祟,让自己多犯一分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