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风老爷子

    更新时间:2017-07-29 02:02:41本章字数:3393字

    “苗苗,你和狐狸先回家去,”我把手里的玩偶塞到胡丽怀中,揽住她们二人的肩头往小区内推,“怎么,还怕我被风晨霆吃了不成?”

    胡丽抓着我的胳膊不放,眼睛里带着乞求,“微微,跟我回家。”

    虽然我心里明白胡丽在担心什么,但还是装糊涂地安慰她,我又不是第一次跟风晨霆出去,然后又调侃她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我就没长大,怎么了,风晨霆他不是真心对你好,你发生了这么多事,他一点也不关心你,连个问候都没有……”

    杨苗苗提了不同意见,说风晨霆对我怎么样我自己最清楚,又安慰胡丽,说我脑子转得比风车都快,她和胡丽加起来也不够我算计的,让胡丽不用担心我会被风晨霆欺骗什么的。

    我拍着杨苗苗的肩膀,对她给予了百分百的肯定,“苗苗分析的很对,狐狸你就安安心心地跟苗苗去吃顿好的,吃完再顺便去做做脸部护理,算我账上。”

    杨苗苗一听免费吃喝还可以免费美容,立马把胡丽拽了过去紧紧揽住,一副生怕胡丽跑掉的样子,“行,那微微你放心玩好好玩,狐狸交给我了。”

    风晨霆给我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我上车系好安全带,堪堪看见胡丽被杨苗苗拖着,站在外面拼命给我挥手,鼻子略略发酸,我想再也不会有人如胡丽这般关心我,可胡丽她,早到了婚嫁年龄,我还能这样霸着她多久……

    风晨霆一边倒车一边闷闷地道,“这个杨苗苗胆子越来越大了。”

    我吸吸鼻子道,“要是没有她,今天小狐狸绝对不肯放我走。”

    风晨霆看一下我,“你的意思是……我还得谢谢她?”

    我点点头,庄重地看着风晨霆,“必须。”

    “微微,你有没有想我?”风晨霆侧头看着我,脸上的笑容让人不安。

    我转头看车窗外飞退的景物,“没有!”

    风晨霆不说话了。

    刚下飞机,又经历了一场混乱,我有点累,闭上眼睛靠在椅座上假寝。

    风晨霆轻轻咳了咳,见到我睁开眼,立即做出笑脸。

    我无视,哼,明明就有事要说,还想引得我先开口?若是之前,我可能会妥协在他的面具下,现在么……嘿嘿,嘿嘿……

    风晨霆见我没有如他预期的做出反应,轻笑一声,道,“微微,月月想你了,”

    “哦。”我不表明态度,不说好也没说不好。

    风晨霆眼睛直直盯着前方,话说的有些小心,“月月整天在爷爷耳边把你夸成活菩萨,爷爷说想见见你。”

    我想了想,我担心要是我再不表示意见,风晨霆可能会直接把我往他家带了,“我有近一个月的空闲时间,过几天我想去云南玩,这样吧,你看近两三天月月有空的话……”

    没等我把话说完,风晨霆就把话头抢了过去,“月月今天就有空,不如我们现在就过去?”他说话的时候余光瞥了一下我。

    那种感觉,有一点点不舒服。

    但之后,是五味杂陈。

    想起上次离京前,风晨霆说的话,我的心莫名酸了起来,他是在履行自己的承诺,是想要把我往他的圈子里带,我不知道以后怎样,但我相信这一刻他是认真的。

    “可以。”我回答,我不太想去,不过我明白推辞也没用,我已经和他有了夫妻之事,都上贼船了,再去讲什么道德廉耻有个p用,徒惹两人情绪不好而已,活了这把年纪,我已经明白很多事没必要过于较真。

    月月是风晨霆的借口,他就是想让我见见他的家人,虽然我自己认为没这个必要,我怎么可能会得到他家人的喜爱,他的家庭绝不可能会接受我,而我也不愿意去讨好他们。

    我不想费那个心去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不过,既然风晨霆有这意思,那我顺其自然吧。

    车子在被誉为“皇冠明珠”的地块道路上行驶,这里是富豪别墅区,景观条件极其优越,紧邻北侧是3.8万平城市公园及东侧10万平中央湖域、别墅容积率仅为0.68,是北京近年来容积率最低的地块。

    车子在一道墨绿色大门前减速,在恰好的时间里,门徐徐开启,看着应该是安装了感应之类的仪器,一颗高大粗壮的槐树立在葱翠绿植中,荫得五米左右的车道凉爽舒服。

    树底下草坪葱绿平整,可以想象是用割草机经过精心修整过的,草坪中有一块花坛,里面栽种了几株我不认识的花卉,或是花期已过,稍稍有些颓败的枯黄。

    几只白鸽在我们走近时,从花坛底下飞了出来。

    我看着眼前的房子,一座两层复式小楼,在二层左侧处,凸出一条长约两米左右的玻璃游廊,对着我们的是整面墙壁的落地玻璃,透过玻璃,一个脸色冷肃的老者正望着我。

    风晨霆牵着我的手,走过用石子铺成的小道,走进了原木色的大门,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整面书墙,一眼望去,所有的家具摆设一色儿是原木,左侧处做了一个花鸟屏风隔断,上面摆满了各种造型古怪的收藏品。

    屏风后摆了一套圈椅,是我拍古装宫廷剧里皇宫内摆的样式,那个面色严肃的老者坐在主座上,他的眉目和风晨霆有两三分相像,额头圆润且发着光,没有一根头发,整颗脑袋就像是一个电灯泡一样亮堂。

    他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我们,坐等我们开口。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他是主人,而我作为一个客人在这样被冷落着的氛围里,这种感觉特别不自在。

    老人带着一副黑框的小圆眼镜,看起来有一股精明而学识渊博的精气神。

    我难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只是无措地看风晨霆,我希望他能帮点什么,然而他只是握了握我的手,没有说话。

    “小姑娘,你在紧张?”老人扬了一下眉毛,慢悠悠地开了口,语气有点像电视剧里坐在柜台后的账簿先生,干练冷漠。

     “啊?没,没有紧张,”我下意识朝老人看了看,他和善地笑了一笑,冰冷的表情瞬时温暖起来。

    我忽然明白了风晨霆那一瞬冰冷一瞬炽热的气场,原来都是源自遗传。

    “还不是被爷爷你吓到了,”风晨霆边说边给我拉开一把圈椅,他自己也和我紧挨着坐下,单臂支在椅面上侧着身子在我耳边说,“微微,这是爷爷,我们家的老顽童。”

    我们家?

    做这种亲密的样子,还故意说的那么大声……我嗔怪地瞧一下风晨霆,偷眼看去,风老爷子正无半点避讳地直直看我,我不自觉红了脸。

    风老爷子拉开抽屉,拿出一只录音笔放在桌子上,说,“小姑娘,我给你十分钟做自我介绍。”

    我看着录音笔,略略愣神。

    要在十分钟的时间里,对一个完全陌生的长辈讲清楚你的身世、你的家境和介绍你自己,还要想办法赢得他的好感,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对我来说,尤其为难的是,风老爷子要录音。

    我看着风晨霆,用眼神实力拒绝。

    风晨霆朝楼梯后甩了个眼色,唇角勾起一丝窃笑,那里露出一只小白鞋的鞋尖。

    月月,是月月想知道?

    虽然得到了风晨霆的提示,不过我还是不认为是月月想知道,风老爷子明摆着告诉我要录音,他是不是认为我不会拒绝?

    我想我要让老人家失望了,我好不容易用一百万封住了养父的嘴,又怎么会再给自己生出事端?相对于尊重老人的观念,我更注重我自己的利益,我怎么可能会让别人手中握着我的把柄?

    我几乎是立刻就定了宁得罪人也要断掉祸事的主意。

    “风爷爷您好,我叫蔷薇,是风总旗下的艺人,”我忽略了风老爷子的问题,只提我是艺人,也用对风晨霆的称呼告诉他,我自己清楚自己的身份,言语的暗寓中,还蕴着些些没有正面回答老人家的道歉。

    风晨霆笑意一僵,瞧着我的眼神微变。

    “你是小霆旗下的艺人?哦,是艺人啊,我不喜欢艺人,他们总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关注,也经常会惹一些莫名其妙的麻烦,唔,等你和小霆有时间我们再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现在我们还是来说说晚餐要吃点什么的好,你们不饿?”

    风老爷子一说完,就单手把小圆眼镜褪到鼻尖上,低下脑袋抬起眼瞟我,那意思活脱脱就是,我饿了,你们饿也得饿,不饿也必须得饿。

    抛却风老爷子的身份和对我的漠视,他是个挺有趣的老人。

    我顺着风老爷子的话解释了我刚下飞机,午餐是在飞机上吃的,这会也是特别饿。

    我的话刚说完,躲在楼梯下的月月就迫不及待跳了出来,她穿着一件欧根纱的蓝色蓬蓬裙,腰间别着一只同色水晶蝴蝶扣,长长的头发上也束着一个蓝色蝴蝶结,浑身上下散发着被娇养着的公主气场。

    我又一次被月月刷新了认知,不过细细一想,人家本来就过得公主般的生活,上一次……不过是意外。

    我不讨厌月月,现在也说不上喜欢,如果我知道她是风晨霆的妹妹,我想那一日我一定会漠然从她身边走过。

    是我自己多管闲事,给风晨霆造了今日的借口,也给自己惹上这些外事,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说的就是我当下的心情。

    “薇薇姐!”月月飞奔过来,开心地拉着我的手,“是我叫哥哥把你接到家里来的,我特别特别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我被月月激动的情绪弄的有些凌乱,她如此开心,要我怎么说出我没有想起过她?可若让我对月月说谎,我又是万万做不到的,于是我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迎合月月的欢欣。

    “月月过来,跟哥哥说说,这几天哥哥不在家,你都做什么了。”风晨霆拍着身边的椅子对月月道,他大概是看出了我的为难。

    “我不要,”月月下巴一扬,小嘴一撅,双手越加紧地挽住我的胳膊,“哥哥骗人,我知道哥哥想把我骗走,哥哥自己跟薇薇姐玩。”

    我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