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倾城窃心的厚脸皮

    更新时间:2017-07-30 00:41:31本章字数:3282字

    风晨霆看着我的眼神有了一丝旖旎,语气渐趋暧昧,“月月真是聪明,为什么某人就看不出我的心思呢。”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到风晨霆的厚脸皮,他打的小算盘被月月当自家爷爷的面揭发了,居然还这么得意。

    “月月到爷爷这里来,”风老爷子慈爱地笑着对月月招手,“爷爷腰背有些酸,月月过来给爷爷按按,月月放心,有爷爷在,哥哥不敢自己跟你的薇薇姐玩。”

    “嗯呐。”月月乖乖应着,欢天喜地地蹦跳着跑过去。

    我下意识看向风老爷子,堪堪对上他的目光,我的心莫名地一缩,他的眼神里透着一种摄人的从容和精明,不仅捉摸不透还让人害怕,特么的,风家的男人怎么都自带冷酷威严又让人不安的气场。

    风老爷子拉着风晨霆一起讨论晚餐。

    风晨霆问月月要吃什么,月月掰着指头说了十几个菜名,我就听懂了狮子头、油焖豆腐、干锅菜花五花肉、冬虫夏草汤,这几样中有我爱吃的油焖豆腐和干锅菜花五花肉。

    他们祖孙三人有说有笑,内容是风晨霆小时候怎么宠月月,月月又是如何粘风晨霆,他们的回忆里没有我,灯光给他们染上了温暖的橘红色,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别人秀恩爱,他们三这是秀……亲情?

    风晨霆的一只手在桌下拉住我。

    我想每一个人都有强大适应环境的能力,只要你不停暗示自己,“来都来了,”当这四个字植入意念后,我慢慢适应了被隔离感。

    我在自己的脑海里回忆那些可以让自己心情好转的事,放松心情让自己开心些,我不管他们想给我看什么,晚餐反正是会给我吃的,我开始想象油焖豆腐的滑嫩,和五花肉煸炒菜花油香爽脆的口感。

    正当我想得口水都快流出来的时候,呼吸间一股淡淡的花香,接着身侧响起椅子被地面拖动的摩擦声,呼吸间又转成一股淡淡的果香,这一前一后香味的巧妙搭配,让人如沐浴在大自然的鲜花果园子里。

    我情不自禁地赞赏,“好香啊。”然后一转头,只见央金卓玛已正襟坐在我的右侧,用贵妇般的姿态看着我。

    “谢谢。”她对我轻轻颔首,没有说些一般见面的问候语。

    “打扰了。”我稍稍起立,客气滴行了礼,也没有说问候语,她姿态高贵,却没让我觉得有压力,也不觉的她是端架子的长辈,只觉她天生就应该是那般的尊仪贵态。

    “你喜欢这款香水?”央金卓玛曼声问道,她的左手轻轻抓握在桌子边缘,朝我略略倾过身子。

    这样的感觉我很喜欢,只是简简单单地几个字,没有您好,没有客套,也没有了距离,莫名的加了些亲近感,或许是受够了风晨霆爷爷对我视若空气的态度,或许是因为央金卓玛也混过娱乐圈,此时此刻,央金卓玛的神情言语对我而言,有一种特别的熟捻。

    “真的有这么神奇的香水?”我表示了惊奇,我非常喜欢香水,也听说过有这种前调中调后调的香水,不过自己没有买过,价格太贵,余光中,正在认真听月月说话的风晨霆好像看了我一眼,我转头去看,他却在一心一意地倾听月月说话。

    央金卓玛悦耳的声音在我耳畔问道,“我可以跟晨霆一样叫你微微吗?”

    “啊?”我心神一敛,急忙点头,“行,都行。”

    “一会我让月月把香水给你,”央金卓玛说,“前几天刚好新买了一瓶,还没开封。”

    我惊了一惊,“不用不用,你给我说一下在哪里买的,我自己去买就好。”

    央金卓玛笑笑,“也好。”说着话,她向后面招了招手,随即一个系着白色荷叶边围裙的女孩跑了过来。

    我这才发现远远站着好几个交手相握的女孩。

    没有脚步声。

    我看看地上,没有铺地毯,心里不免泛起惊讶,这女孩……又是一个身手不俗的高手?这么想的时候,我下意识抬起眼四下里看了一下,外面灯火已起,树木花丛里有隐约可见的红色小点,忽然脊背微凉。

    央金卓玛让女孩给她去拿纸和笔。

      “不用去拿,妈你只管说牌子,我用手机记下发给微微,”风晨霆掏出手机。

    央金卓玛微微一笑,“瞧我这糊涂脑子,习惯了手写,忘记现在有手机更方便。”

    我有点小失落,我差点就可以拥有央金卓玛的手迹了,我暗怪风晨霆多事,要是没别人在场我可能立马就给风晨霆甩脸色了,然而当下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因此我在面上维持着淡淡笑容。

    风晨霆一边飞快打出央金卓玛说的牌子,一边用几近耳语的声音说,“小傻瓜,别尽想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我窘了窘。

     “妈,你看有没有错?”风晨霆把手机递给我,示意我接过去给央金卓玛。

    央金卓玛接过手机手,仔仔细细看了,说没错,又顺便把她的手机号码输入,而后对我说道,“微微,你去买的时候跟她们报一下我的手机号,会给你多送些小礼品。”

    我感激地说,“嗯嗯,谢谢阿姨。”

    央金卓玛微笑着牵起我的左手,放在她的右手心上,她的左手覆过来轻轻地拍着,“微微,你愿不愿意随晨霆一样叫我?”

    左手传来被央金卓玛手心里的温度,她是征求的语气,加上轻轻抚拍着的动作,说不出来的暖心,从未有一个长辈对我如此过,我不太习惯却又奇怪的喜欢,这种陌生的感觉让我又向往又害怕。

    我只觉得眼眶湿湿的,之前被冷落的委屈差点就爆了,为了掩饰我突如其来的过分激动,我垂下了脑袋。

    风晨霆靠过来,很认真地告诉我,“微微,我叫她——妈妈。”

    我抬头瞪了他一眼。

    这时,有一个腰上围着白色围裙的女孩轻步过来,略弯下腰低声跟央金卓玛说,“夫人,戴师傅让你过去一下。”

    央金卓玛用力包握了一下我的手,带着歉意笑一笑,道,“微微,你稍坐一会,厨房的师傅有点事,我去看看。”

    我站起身,等她离开后,帮她摆正了下椅子,以使她回来待会的时候比较好入座,做完这些的时候,我感觉到风老爷子在看我,但是我装作不知道,自顾坐下。

    风晨霆一手搭在我的椅背上,身体朝我倾斜,“微微,看得出来,妈妈喜欢你。”

    “嗯,”我用鼻音做了回答。

    月月跑过来,挤在我和风晨霆的椅子中间,一手搭一个椅背,略略弯起腰,问道,“月月也要听哥哥跟微微姐说什么。”

    风晨霆看向月月,道,“月月喜不喜欢微微?”

    月月看一下我,又看一下风晨霆,“喜欢。”

    风晨霆道,“月月要不要微微当姐姐?”

    月月没有犹豫,“要。”

    风晨霆瞧着我,模样甚为嘚瑟,“那月月说说,月月的妈妈是不是也应该是微微姐的妈妈?”

    我无奈哦,按照我对月月的认知,月月一定会被风晨霆牵着鼻子走,然后花样“逼”我跟他们一样叫妈妈……风晨霆显然也是和我一样认为的,然而这次我们都错了。

    “不要,妈妈是月月和哥哥的妈妈,不是薇薇姐的妈妈,微微姐说是不是?”月月声音徒然尖利,脸色涨的通红,双眼紧紧盯着风晨霆看了几十秒后,又转过头来使劲盯着我,似乎是想要望进我的心里面去。

    我望着月月和风晨霆有几分相像的脸部轮廓,不知道为什么,月月看我的眼神让我有些许不安,我顺了顺胸口,不应该啊,怎么会这样?可月月的眼里,分明有一种领地被入侵的愤怒。

    我想起拍革命剧开机时,我们大家一起唱起国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月月此刻的样子,和当初我唱歌时骤然而起的感觉,特别契合。

    又想起月月先前对我的友好,我忍不住谴责了自己的多疑,月月还是小孩家的心性,都怪风晨霆,说些有的没的让她担心自己的妈妈被我抢走,她自是会把我当成侵略者。

    “月月别听你哥哥乱讲,”我伸手去搂月月略显僵直的腰脊,让她像个孩子一样坐在我腿上,轻声细语地哄着,“月月的妈妈永远都是月月的,谁也不能替代,微微姐呢就更不敢了。”

    “嗯啊,月月知道微微姐最好了,”月月听我这么说,脸色乌云尽散,双手反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脸上响亮地嘙了一下,而后侧目看向风晨霆,“月月以后要喜欢微微姐,不要喜欢哥哥了。”

    风晨霆眉眼一垮,十分可怜地求着,“月月喜欢微微姐的时候,也顺便喜欢喜欢哥哥,好不好?”

    “不好!”月月傲娇地扭起脸,拿鼻孔对着风晨霆。

    “啊?”风晨霆张大嘴,做出下巴都要掉了的模样,他是极美的容颜,那等诙谐可笑的表情于他做出来,是那般的倾城窃心,一时,我竟看的有些呆了。

    耳边响起风家老爷子的声音。

    “小姑娘你刚才说你叫蔷薇?唔,我记得之前也有个叫蔷薇的女孩子来着?是的,有一个,冲这,你也算和我们家有点缘分,我老了,这家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了,月月这孩子心眼实诚,以后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要多和晨霆沟通,唔,别嫌我啰嗦,我和你说这些,因为你是晨霆喜欢的人,被我们家的晨霆这么喜欢着,你应该感觉到非常幸运,是不是啊小姑娘?”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略低着脑袋,抬起眼皮看我,眼睑微微下垂,在眼尾处遮盖住他三分之一的眼球,那种精于算计的神情再次在他眉宇间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