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吃个醋吃这么久

    更新时间:2017-07-31 01:27:53本章字数:3820字

    那一个瞬间,我不自觉的手发抖,我从未面对一个人如此惊惧过,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意,我太在意他的看法和态度,以至于会去揣摩他的心思,会过于解读他细微的表情变化。

    我极力告诉自己,是我自己太敏感了。

    “风爷爷说的是,蔷薇很荣幸遇到风总,蔷薇一直心存感恩。”我尽量把话答得滴水不漏,目光亦自如地看着老人家,然而我心里却一直敲打着躁动不安的鼓点。

    我暗暗给自己打气,我又不想嫁进来,干嘛要去在乎自己会不会给对方留下好的印象?风老爷子好像发现了我心里的想法,不动声色地与我对视。

    我挺直腰背,想用眼光吓唬我?我可是从小一直被吓大的。

    风晨霆在桌子底下悄悄握紧我的手。

    有细碎又快速的脚步声靠近。

    我一回头,发现一个女孩从厨房的方向走过来,手里捧着一个扣着玻璃盖的圆盘,我实在是没办法把这些个女孩叫做女仆,即便她们就是。

    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会有女仆?

    我回看风晨霆,他也恰好在看我,黑眸里有流光在我身上肆意绕旋纠缠,我急忙挪开视线,我没胆量在第一次见面的长辈面前和他秀恩爱。

    女孩熟练地把圆盘放在不远处的餐桌上,又朝我们走过来,在我面前停下,双手在身前交叉略略弯腰,恭恭敬敬地说道,“您好,夫人请你去一下厨房。”

    我愕然,“我?”

    风晨霆安抚性地拍拍我的手背,“可能是厨房的师傅想问问看你有没有忌口。”

    我闷闷地盯着风晨霆,不用这么隆重吧。

    风晨霆只笑不言。

    月月跑过来,把我拉起来挽住我的手,“微微姐,我和你一起去。”

    我被动地走着,“月月,你们家吃饭一直这么讲究?”我的心里话是,要知道吃个饭这么麻烦,我宁愿让风晨霆不爽也一定不要来。

    月月撇撇嘴,“一定又是讨厌的魏云志,只要是点到他负责的菜,他就必须要做到让客人满意,他有时候脾气不好,上次月月要他做狮子头不放肥肉,他就直接不做了,今天要不是哥哥,月月也是不理他的,薇薇姐,你一会也不要理他,月月已经不和他说话好久好久了。”

    我瞧一下月月,胡丽说过,狮子头不放肥肉会影响口感。

    “月月不爱吃肥肉?”我问,略过了月月孩子气的拉拢。

    “嗯嗯,不爱吃,肥腻腻的,咬到了好恶心,”月月压一压蓬蓬的裙摆,和我并排走进厨房。

    “微微,”央金卓玛站在一个正在清洗食材的厨师身旁,见到我们进来,举手招呼,“到这里来,魏师傅想让你看看配菜中有没有你不喜欢吃的。”

    厨师抬起头,飞快看了一下我,又低下脑袋做他的事,“请到这边来。”

    我惊了一下,我从没见过长这么好看的厨师,他略略弯着腰,宽大衣服下隐约可见精壮腰背的修长流线,他的眼睛专注地看着盘子里的食物,背景是花花绿绿的食材,细腻的肌肤让他的脸部线条添了些女性的柔和。

    这样的人,对任何东西要求严苛都是应该的。

      魏师傅又抬头看了我一下,有些不悦。

    我慌忙收敛心绪,认认真真地查看起他手边准备好的食材,荸荠、肉末、藕碎粒、鸡蛋、生姜、葱,油菜……

    我逐一看完,说,“生姜可以不放吗?”这么客气是因为刚才月月说了这个厨师脾气不好,不过既然他让我过来看,说明他对自己的工作十分认真负责,我认为他不需要我的虚伪客套,他要的是实话实说。

    月月惊讶地瞪着我,央金卓玛嘴角却挂起了一丝笑意。

    魏师傅直起腰,手成半拳支在案台上,正视着我,“请问你是不喜欢生姜的味道,还是不喜欢吃到生姜?”

    我笑起来,“味道我是喜欢的,我是不喜欢吃到姜末。”胡丽以前也这么问过,我大略猜到了魏师傅的意思,喜欢做菜的人对可以添香的食材,均有旁人难以理解的执拗。

    魏师傅神情一松,淡淡笑意在眉梢漾开,似乎方才我极大地为难过他,“知道了,我会用姜汁替代生姜。”

    央金卓玛问月月有没有不喜欢吃的,月月语气恶劣地表达了对肥肉的排斥。

    魏师傅直接无视了月月,央金卓玛应是习惯了这个场面,温言训了月月两句,月月便跑过来拉着我,硬是要让我一起离开讨厌的人。

    我在出去前,对魏师傅客气礼貌地笑了笑,“谢谢,辛苦了。”

    “等一下,”魏师傅忽然叫了一下,我们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他朝我走近两步,浅浅笑着,“蔷薇您好,我叫魏云志,请多多指教。”

    我有些懵,但还是下意识伸出手,“您好。”握手礼仪,女士要先伸手表达善意。

    魏云志伸出手,用手背碰一下我的手,这才看清他手上戴着一双薄如蝉翼的透明手套。

    月月转身就要去打魏云志,“魏云志你是大坏人……”

    我愣住,虽然知道月月智力有偏差,不过我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会反应这么激烈。

    央金卓玛一把拉住月月,“月月乖,别闹。”接着她对我歉意地笑了一笑,“微微,我带月月出去了,你过一会也出来。”

    过一会?那就是告诉我现在暂时不要出去了,她是不是忘记了我是客人?厨房里大家都在忙碌,让我一个人杵在在这里?

    从我走进这座房子,我就觉得一切都不对劲,我几乎是立刻就下了决定,以后再也不来风晨霆家里了。

    央金卓玛连拖带拉地把张牙舞爪的月月出去了。

    我尽量迈着小碎步,用最慢的速度跟着出去,拐过厨房和大厅的弯角,我听见熟悉的抽泣声。

    风晨霆正把哭泣的月月抱在怀里,一手给她擦着眼泪,柔声安慰着,白色吊顶上一束柔和的灯光,从相拥的两个人头顶倾泻而下,老人慈爱地看着,央金卓玛温柔地凝视着。

    那么的温馨、那么的和睦、那么的融洽。

    没有任何言词可以形容我当下的心情,我呆呆站着,怔怔望着风晨霆一家的和乐融融,不敢也不忍心打扰,我站在几个低着脑袋穿着女仆服的女孩们中间,不知道是继续这么站着还是上前走才比较合适。

    忽然明白,央金卓玛让我不要跟出来,多半是为了我着想。

    一个压在嗓子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可以来帮帮我吗?”

    我一转头,发现魏云志也用和我一样的姿势,在看着风晨霆他们。

    “行!”我转头就走。

    魏云志跟了过来。

    风家的厨房面积特别大,和魏云志一样打扮的正厨师有八个,负责不一样的菜系,他们各自忙碌,相互之间没有搭话。

    偌大个厨房,只听见刀具和案板相触的声响,偶尔有师傅低低吩咐助手做事的细细人声。

    我一边卷起袖子一边问,“魏师傅,别人都有助手,你为什么没有?”

    魏云志正把他之前准备好的食材末,按照顺序倒进一个大玻璃盆里搅拌,“看见那瓶油了没?把油往锅里倒,”他用命令的语气,完美避过了我的问题。

    我倒也没什么感觉,本就是随口问的,我依言照做,倒了一点就准备收回。

    魏云志看一下,说,“全部倒下去。”

    我张张嘴想问怎么会需要那么多油,却一眼碰上魏云志毫无温度的目光,于是硬生生把涌到喉头的问号给吞了回去。

    “嘌”一声,吓了我一大跳。

    原来是魏云志开始摔打肉团,我抬眼看看各自做事的其他人,声音不小,却没人注意到这边,看来大家是习惯了。

    片刻后,魏云志开始捏肉丸,只见他抓一把肉团在手心,也不知怎么滴,一个圆圆的肉球就在他大拇指和食指间冒出来,速度飞快,令人眼花缭乱。

    我有心问他怎么操作,又看他专注的样子,明白还是看看就好,胡丽也会做狮子头,虽然速度没魏云志快,捏出的形状没有魏云志的圆,不过对我来说已是极好了。

    不一会,案板上就整整齐齐列满了大小匀称的肉球。

    外面突然一阵喧哗。

    “微微,微微。”

    我听见有声音急急唤我。

    我一愣,脑海里浮起一个几乎被我遗忘了的名字,石鹏程!

    我这边还没反应过来,一条影子已经冲进厨房,眨眼就站在我的面前,然后我的身子落入一个宽厚的胸膛,紧接着一双手铁箍一般圈住了我。

    “微微,微微,我可想死你了。”

    石鹏程在我耳边呐呐着,声音听着有些哽咽。

    透过石鹏程的肩膀,我看见了正对着厨房门拐弯处的风晨霆,他的脚跨出一步,冲着我的方向,身侧的月月拉住他的手仰起脸看他,明黄色的灯光耀亮了月月脸上的泪痕。

    虽然隔着一定的距离,我还是能感觉到风晨霆眼睛里可烧毁一切的火气,我想若不是月月死命拽着,而他又太宠爱月月,这会子他早已冲进来……会揍我么?

    忽然有点好奇要是风晨霆如愿冲进来,会发生什么场面,他和石鹏程的秘密会不会就这么袒露在众人面前?

    石鹏程身上浓烈的古龙香水味,提醒着我,我当下是在石鹏程的怀中。

    我最后一次见到石鹏程是在电视上,记得那是星秀场对他的专访,他的择偶观全部指向我,我愤愤他拿我当炮灰去报复风晨霆,本想着遇到了,好好教训一顿,谁知道他后来就一直没在我面前出现。

    今天这么巧?

     风晨霆带我来他家,会不会是为了气石鹏程?如果是这样……石鹏程这么激动地抱着我也就有理可据了。

    这两个人真是——极端的幼稚。

    吃个醋吃这么久。

     算了,看在风晨霆让火羽继续照顾我,而火羽最近也确实帮我做了不少事情的情分上,我就帮他们俩继续瞒住着秘密,过了这关吧。

      想到这里,我反而定了神,暗暗自忖:我现在先顺势充当好炮灰,以后再跟风晨霆要赔偿费,而且有石鹏程在,我也不用觉得自己是这幢房子里唯一的外人,被排外的感觉也会减轻一点。

    于是我用力把石鹏程推开,做出一副气恼他的样子,“哼,想我?想我会一个多月没出现?你快别空口说白话了,我何德何能敢让你这个大少爷惦记着?”说着,我转过去在水龙头下把手冲洗干净,准备出去。

    身后传来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蔷薇,记得我叫魏云志。”

    我脚下一顿,回头报之以笑,“魏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魏云志亦回我一个轻云般的淡淡笑容。

    石鹏程用身子挡在我和魏云志中间,“微微,风爷爷在呢,走,过去问一下好。”说完,就要来牵我的手。

    我紧走几步避开,“我已经来了有一会。”我的意思是我问好过了,我自认为我这话说的够明白了。

    然而石鹏程用行动证明,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是完全相反的。

    石鹏程追上我,强制抓住我的胳膊,顺着小臂下去抓住我的手,也不管我愤然的反抗,自顾走过目光喷火的风晨霆和脸色复杂的月月,径直走到老人家面前。

    然后,石鹏程说了一句让我惊心动魄的话,“风爷爷,这小姑娘漂亮吧,她是我的女朋友。”

    靠!

    我靠!

    特么的,我招谁惹谁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