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我想让你们都滚出我的世界

    更新时间:2017-08-01 00:32:17本章字数:3412字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莫名其妙被卷进尴尬的漩涡?

    前一刻,风老爷子刚告诉我,他知道自己的孙子喜欢我,后一刻就有别的男人牵着我的手跟风老爷子宣示,我是他的女朋友。

    特么的,我还想着自己要救他们于世俗,特么的,现在谁来救我?我忽然明白,我不该参和他们有钱人的游戏。

    央金卓玛片刻错愕后,神情恢复了第一次与我见面时的疏离。

    风老爷子眼皮挑了挑,依然是慢悠悠地说道,“哦,鹏程啊,你和晨霆你们兄弟俩都喜欢这个小姑娘?你爹上次说的女孩是她?鹏程啊,你三天两头换一个女朋友,你确定你这一次是认真的?”

    风老爷子声音甚是平稳,但我还是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不屑,极度的不屑。联想到他刚说过不喜欢艺人的言论,我恨的手痒痒,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把石鹏程揍成个大猪头。

    我受够风晨霆和石鹏程了!

    月月眨巴着美丽的眼睛,天真地问道,“爷爷,女朋友是做什么用的?为什么哥哥和石哥哥都要微微姐当他们的女朋友?”

    央金卓玛走到像膏药贴着风晨霆的月月身边,慈爱地顺了顺月月散落自爱脸颊的几缕碎发,说,“月月,妈妈有点事要离开一下,月月和妈妈一起去,好吗?”

    月月身子直往风晨霆怀里缩去,看向央金卓玛的眼神甚是可怜,“月月不要跟妈妈走,月月要和爷爷和哥哥在一起。”

    央金卓玛叹了口气,看着风晨霆,似是在等他发话。

    风晨霆的目光却只盯着我,没有说话,我能察觉到他平静外表下裹着的惊天怒滔,不过,关我什么事,特么的把我当炮灰也不给点好处,还敢瞪我。

    央金卓玛目光往我这边飘了一下下,转身招呼着女孩们跟在她身后,离开了。

    我看出央金卓玛那一眼盛满了欲语还休,可以想象,她在这个家里能拥有今天的位置,一定是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和智慧。

    我自问自己没有过人的智慧,又比别人要懒上那么几十倍,我啊,还是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石鹏程目送央金卓玛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才又对风老爷子做出一副笑脸,“风爷爷,我用我的人品向你保证,我这一次是认真的,我一定一定会对微微负责的。”

    “负责?”风老爷子睁大了眼,双手撑在茶案上站起身,看了石鹏程好大一会后,目光转到我脸上,语带双关地发问了,“小姑娘,现在你有什么话要说?”

    我现在不想说话,我想骂人,我想让你们都滚出我的世界,可以不?

    “爷爷,微微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这点我最清楚,”一直缄默着的风晨霆终于开了口,“石鹏程,饭可以随便吃,话一定要小心点说,你的人品连微微的一根头发丝都负责不了!”

    石鹏程却完全不管风晨霆,只顾着跑到风老爷子身边,苦着一张脸,对风老爷子说起了他这一个多月来的经历。

    原来,石鹏程那天接受星秀场的专访后,就被石福庆派人给架到机场,直接飞了,到泰国后还没收了他的护照,石福庆下了死命令,让石鹏程必须在泰国给家族打出一块市场出来。

    石鹏程说起自己在泰国的日子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泰国治安差不说,让石鹏程最受不了的是,辛辛苦苦泡到手的美女,一不留神就是个人妖……

    在石鹏程控诉风晨霆的时候,风老爷子的视线一直在我和风晨霆脸上来回扫视,那转动着的眼球,像极了在海底探索未知领域的雷达。

    风晨霆哄着月月,想让月月放开他,但月月牢牢霸着他的一条胳膊就是不愿意放手。

    “小霆,你是不是公报私仇了?”风老爷子在听完石鹏程的苦难后,若有所思地望着我,问的对象却是风晨霆。

    石鹏程迫不及待地抢答,“是,他就是!”

    风晨霆挣了两下依旧没办法从月月的双手箍中挣开,于是单手抱起月月走到我身边,与我并肩站着,“爷爷,我不知道石鹏程去泰国的事,石伯伯一定是有他自己的考量才那么做的。”

    “风晨霆,君子做事,敢做就要敢当,”石鹏程激动地站起来,一手指着风晨霆,“我家老头哪会这么狠心,还不都是你煽惑他……”

    “石鹏程,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说话前最好过过脑子!”风晨霆冷冷截住石鹏程的话头,“好,就算我真的插手过你的家事,如果你自己之前稍微靠谱些,石伯伯能听我的吗?”

    “风爷爷你看看,你看看,承认了吧,”石鹏程愈加激动,“风晨霆,你自己扪心问问,同学四年,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的事情?怎么现在想起我来了?哼,别以为我不知,你是因为微微喜欢的人是我,你才动坏心思整我,你以为把我丢得远远的我就没办法见微微……”

    “可以不要争论这个问题吗?”我打断了石鹏程的话,尽量使得自己语气淡淡,“你们也知道,我一下飞机就被带到这里来,从我进到这幢房子开始,我就一直告诉自己,我是客人,我得维持基本的礼貌,但是我现在肚子饿了,十分地非常地饿,如果你们不给我吃晚饭,请原谅,我想回家了。”

    我看得出,风老爷子听完我的话,情绪起了波动。

    “哦,对不起,是我们的失礼,”风老爷子站起来,拿下眼镜,绕过茶案走到我面前,伸手往前一让,“小姑娘,晚饭已经为你准备多时了,请问您愿意和我这个风老爷子一起进餐吗?”说着话,他把手指的眼镜递给月月。

    月月四下里看了看,没见到人影,不情不愿地从风晨霆怀里离开,双手接过风老爷子的眼镜收进一个皮夹子,

    对我用敬语,故意的么。

    “谢谢您,”我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既然他称我小姑娘,我觉得我也不妨倚倚幼卖卖傻,我扯出一个看起来毫无心机的笑容,重复了一下我说过无数次的内容,“风爷爷,我确实是饿的不行了,午餐是在飞机上吃的,饿了这么一个大下午的,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要你们让我吃饭,你们爱怎么说都行。”

    我一定是饿得很明显,风老爷子居然哈哈笑了起来,接着他走到餐桌主座坐下,对厨房的方向打个了手势。一会儿,女孩们就把造型色彩都极其好看的食物摆满了圆桌。

    我刚落座,石鹏程已经抢先在我左侧坐下,月月在我右侧坐了,风晨霆在月月右侧坐下,央金卓玛没有出现,因了风老爷子没有发问,我即便是挂着心,也不好意思开口询问,毕竟我是客人,人家是主人。

    从我坐定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吃东西,不去管别人有没有动筷,也不去管有长辈在,只管把最靠近我跟前的食物扫进肚子里,吃相什么的就不用计较了,大概跟饿急了的乞丐一样……我想要表演的正是这个角色。

    石鹏程不停给我夹菜,勺汤,总不让我的菜碟汤碗空着。

    我正吃着,就听见风老爷子忽然用我听不懂的语言说了句什么,然后月月就看着我笑了起来。

    我抬头看一下他们,茫然又无辜,然后继续开吃。

    然后就听到月月关心地问,“薇薇姐,你不用减肥不用维持身材吗?”

    这时我嘴里刚刚吸进满满一口热汤,我没办法马上做出回答,风晨霆却说话了。

    “微微从来不减肥。”

    我确实不用减肥,我天生吃不胖体质,我只要不吃薯片面包等膨化食品,其他的随便吃都没关系,但是我现在很不喜欢风晨霆说话的语气,好似他是我代言人的样子,好似他和我很熟的样子,好似他对我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的样子。

    我咽下汤,笑了一笑,“我减啊,怎么不减,不过我刚拍完一部时装剧,下一部是古装,对身材没有要求,我今天多吃没关系,明天我可以少吃些。”

    石鹏程听我这么说,又给我夹了一大块鱼肉。

    月月炫威似的瞧一下风晨霆,接着对我开心地笑,“微微姐多吃点,哥哥今天让厨房的师傅们都上了班,准备了很多你喜欢吃的。”

    我喜欢吃的?

    我这才细细看桌子上的菜肴,确实,有些菜品我是叫不上名字,但之前和风晨霆一起在餐厅吃过,大多都是我下筷较多的,我用余光扫了一眼风晨霆,难为他记住了我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偏好……

    “啊?”我咬着筷子一脸迷茫,“我不挑食的,我只不太喜欢生姜,小时候家里穷,我娘把生姜用盐腌制了给我们配白粥,吃了十几二十年,吃怕了。”不经意就说漏了家境。

    余光中,风晨霆的脸僵了。

    月月瞪着眼睛问道,“穷?薇薇姐家里是没有钱吗?”

    我往嘴里塞了一块肉,我尽量做到嘴里含着食物,然后开口说话,但是这样我不太习惯,于是弃掉可以让形象更恶心的蔬菜和海鲜,选择了肉类,这样说出来的话会有点含糊不清,不过必须力求可以表达完整的意思,“我是农村孩子,山里人。”

    “真是可怜哇,”月月叹着,帮我转动餐桌上的圆盘,“这个是澳洲空运过来的新鲜牛肉,微微姐快多吃点,今天我家这些好吃的,你以前都没吃过吧?”

    “嗯嗯。”我忙着吃,没空再和月月说话,我不想对一个充满童真的孩子撒谎,我要的只是让风家的掌舵人不喜欢我,这样……风晨霆和我之间会变得更加没机会,呃,或许原本就没有机会。

    我不吃生姜,不是因为什么从小吃怕了,是从小就不爱吃,据我所知不爱吃生姜的人不在少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在风老爷子面前坏掉形象,我只知道,这么做了我心里舒坦。

    我已经看出风晨霆对他爷爷的态度很不一般,敬畏中又带点服从,加上石鹏程的搅局,我差不多可以肯定,风晨霆还没有完全掌控他想要的一切。

    至少……风晨霆现在还没办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