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暴露在野兽的牙口下非常危险

    更新时间:2017-08-02 00:36:43本章字数:3123字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做什么,想做什么,或许我就是心血来潮,就是想那么做,女人的思维很多时候没办法解释,譬如现在的我。

    风晨霆的家族确实神秘,风家的势力也确实难以估算,不过风晨霆还不是当家人,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韩冰明明是风晨霆的手下,也明明那么忠诚,却敢做违背风晨霆意愿的事。

    细思,极恐。

    我有点同情风晨霆,脑子里甚至还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我可以帮帮他?

    我知道风晨霆喜欢我,我也知道在他身边有一股势力在蠢蠢欲动,我更知道我已经成了那股势力的目标,不管我愿不愿意,我已成了对付风晨霆最诱人的饵。

    而且我知道,我这个饵可能还是最管用的,我相信凡事必有解,不是也有发生过鱼吃光了鱼钩上的饵,却安然无恙的事情么?

    我用力拍了拍脑袋,严重怀疑自己是脑子进水了,风晨霆何许人?哪里会需要我的帮助?要知道把自己暴露在野兽的牙口下,是非常之危险的

     我呢,最好还是离他远远的,留着我自己一条小命好好儿地生活着。

    嗯?这算不算是我破坏自己形象的理由?

     “微微,你怎么了?”

    耳边响起石鹏程惊讶的声音,我回过神,发现左手腕被石鹏程抓在手中。

    “哦,头有点晕,”我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侧头看石鹏程,用只有我和他可以听见的声调道,“鹏程,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可以啊,”石鹏程回答,目光朝我碗里的两块红烧排骨扫了一下,“你快点吃,吃饱了咱就回去。”说着,他站起身,朝楼梯后走去,我猜那里是洗手间的位置,便打算一会石鹏程出来了我也去一下。

    月月凑过来问,“微微姐,你今晚要回家?”月月应是听见了我和石鹏程的对话。

    我正往嘴里送排骨,只点了点头。

    月月不管不顾地拉住我拿筷子的手,道,“微微姐,月月想你一起再睡一晚,已经想了好久好久呢,你不要回去,好不好?”

    嗯,月月要没提起,我已经忘记曾和月月睡一个房间的事情了,倒也不是我健忘,我的记忆有自动屏蔽的功能……说白了就是记忆力不好,有些事情我会记得极牢,但有些事情我转身就会忘掉。

    我向来奉行一个自己的做事准则,不和价值观不同的人相处,不和层次不同的人来往,我不喜欢在不值得的人事上浪费时间和精力,我的前半生已经被我的父母毁了,我希望我的下半生可以过的自如舒适,没有羁绊。

    很显然,月月不是和我一个层次的人,因此我没办法回应她的情谊,我认为我和月月不应该再有交集,我和她待在各自的生活圈子里各自安好,是我对自己和月月意外相识后最佳的处理方式。

      我嘴里咬着块排骨,拿筷子的手又被月月扯得死紧死紧的,我只能把排骨吐掉才有办法说话。

    大家应该可以想象一下我现在的情况,嚼了一半的食物吐出来也太特么恶心,但是我的牙齿却也奈何不了骨头,于是在这不进不出的状况下,我有些狼狈,然而月月偏偏一点没感觉到。

    “月月,你先放开微微,”正在和风老爷子说话的风晨霆看过来,立马察觉到了我的窘境,侧身过来把月月拉住我的双手掰开,“有什么事让你微微姐吃完了再说。”

    “哦,”月月这才发觉自己阻碍了我,慌忙松手,用一种看小动物的目光看着我,说道,“微微姐,我不是要跟你抢东西吃,你吃吧,可怜的薇薇姐,慢慢吃。”

    月月心智雏稚,即便此刻对待我如一只宠物,我也并不介意,只求她今日之后可以不要挂念我。

    就月月说话的一会功夫,我已经又消灭了一个狮子头,不得不承认,魏云志做的狮子头和胡丽做的不是一个级别,入口即化、滑嫩多汁,每咬一口都恨不得连舌头都咽下肚子里去。

    余光中,我见到石鹏程回来了。

    我看了看,碟子和汤碗是空的,于是我放下筷子,站起身。

    月月也紧跟着我站起来。

    我笑一笑,俯近月月跟她咬耳朵,“我去卫生间,月月乖乖在这里等哈。”

    月月却挽住我,“月月带薇薇姐去。”

    我和月月的举动惹得风老爷子、风晨霆,还有石鹏程的目光均看向我们,于是我顺了月月的意思,让她挽着我的胳膊一起走,刚走几步,就听见风老爷子的声音。

    “鹏程,你也知道月月这孩子自小离不开小霆,小霆每次带回个女的,月月都是哭闹不休,这难得有一个让月月喜欢的姑娘,鹏程你呢,就不要参和进来了……”

    我瞧一下月月,月月给我一个孩子般的无邪笑容,我暗忖:风老爷子也真是奇了怪了,开口闭口都是月月,他这哪是给风晨霆选女朋友?说他是给月月选玩伴还比较合适。

    后面的内容我没有听见,但是我记住了风晨霆每次带回个女的……他经常带女的回家?

    洗手间男女是分开的,月月怕我不知道,给我解释雕着苹果图案的是女卫生间,旁边香蕉图案的是男卫生间,空间不小,有两个马桶,分别用了不透明的玻璃隔开。

    我松了口气,一分钟前,我还一直在考虑怎么说服月月出去,我不想在月月面前解决内急,但是现在我发现是自己多虑了。

    “薇薇姐,你今晚真的要回家?”月月问。

    “嗯?”我看着玻璃门下露出的月月的小白鞋,心里泛起一阵不舒适感,之前月月在我家的时候也黏人,但让人没感觉讨厌。

    “微微姐,妈妈说你喜欢我的哥哥,是真的吗?”月月又问。

    我想了想,“月月觉得你哥哥好看不好看?”

    月月答,“好看,除了微微姐你,没有人能比我哥哥好看。”

    我顿了顿,对月月给我的超高评价有些难以适应,不是我对自己的容貌没有信心,是我认为在月月心里,我怎么可能比得过她最亲爱的哥哥?

    我不习惯听月月扯谎,于是我收回原本想说的话,只敷衍地应道,“哦。”我拉开玻璃门,堪堪对上月月眼。

    “微微姐,我哥哥非常非常喜欢你,你喜欢我哥哥吗?”有一圈水汽在月月的眼眶里潆绕,看得出只要眼睛的主人遇着一丁点不顺心就会变成泪水。

    我愣了愣。

    我是喜欢风晨霆的,但我自认为还没达到月月所谓喜欢的程度,只是我没办法跟心智尚不成熟的月月说清楚,终究是自己不够圆滑不够老成,没办法做到既让月月欢喜又不需要说谎。

    我慢慢思考,“月月想一想,你哥哥为什么要不喜欢我?我没有做坏事也没有伤害月月,对不对?”

    月月认真地点点头。

    我继续道,“月月也喜欢我,对不对?”

    “对。”

    “我也喜欢月月,对不对?”

    “对。”

    我拉起月月的手,看着月月的眼睛,说,“月月的哥哥喜欢我,就像月月喜欢我一样,我喜欢月月,也和我喜欢月月的哥哥是一样样的,月月能明白吗?”

    月月眨巴眨巴眼睛,“微微姐,你是说你喜欢月月哥哥和喜欢月月是一样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松了口气,我看出月月的独占欲特别强,我不希望自己的出现,让月月幼小的心灵不愉快,“对,就是这么个意思,我喜欢你哥哥,就像我喜欢吃饭喝水一样。”

    月月笑了,把头挨在我的胳膊上,“嗯啊嗯啊,月月知道了,月月好喜欢好喜欢微微姐。”

    我心里莫名一紧,可不能让月月再喜欢我了,“月月,你能答应薇薇姐一件事吗?”

    月月应道,“好,薇薇姐说吧,什么事?”

    我略略思索了下,慢慢道,“微微姐要赚钱,比较忙,这样吧,我和月月合照一张,月月存在手机里,以后月月要是想微微姐了就拿出来看看,不要让你哥哥带我来家里,好吗?”

    月月直起身,直直盯着镜子里我的影像看,好大一会儿后,道,“薇薇姐不喜欢来我家吗?”

    我愣住,尼玛,月月看着不怎么灵光的脑袋怎么这么会抓重点。

    不等我接茬,月月已掏出了手机,“好,月月会听微微姐的话,月月也希望薇薇姐可以赚好多好多钱。”说着,已经拿脸来贴着我,开始摆拍了。

    回到餐桌前的时候,风老爷子正拉着石鹏程的手循循善诱着什么,看得出风晨霆心情极佳,但石鹏程的脸色很不好看。

    月月一眼见到,脸色一变,跑过去直接打掉风老爷子石鹏程相牵着的手,“石哥哥,你不是答应月月不和月月抢爷爷嘛,怎么说话不算数,月月不喜欢你了。”

    石鹏程神情一松,居然是一副得救了的模样,“月月骂的好,月月骂得妙,月月的爷爷永远是月月的,石哥哥这就走,保证以后再也不来月月家了啊。”

    月月一扭脸,“赶紧走,月月不想看见你。”

    石鹏程看看我,头朝门口扬了扬,看着石鹏程是在暗示,但其实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在看他,谁都能看得出石鹏程的意思是让我和他一起离开。

    风晨霆勾了勾唇,笑意如一朵罂粟在嘴角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