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我不需要爱情

    更新时间:2017-08-03 00:40:32本章字数:3542字

    风晨霆的笑,让我失了神。

     石鹏程没有等到我的立刻回应应,以为我没懂他的意思,急走几步来到我身边,刚要开口。

    我却顺势挽起他的胳膊,微笑地对主人家说,“风爷爷,多谢款待,酒足饭饱,我们也该告辞了。”我特意强调说了我们,我知道这两个字的分量,更清楚在这个情况下这么说的后果,然而,我向来做事,不做就不做,做就会做到不留后患。

    我对风晨霆的情感已不仅是喜欢,我发现我爱上了他,越是如此,我越不能放任自己,我和风晨霆是两个层次的人,命运在一开始就给我和他注定了结局。

    若只是喜欢,我可以与他坦然相对,然而爱情太复杂,我没办法承受,也不想承受,如今,我给他当情人的初衷也已经动摇。

    我如沙土中的一粒尘埃,渺小到没有力量和勇气,去穿越障碍走到我爱的人身边——或许,这就是命运原本该有的样子,给了我一个钟情的男子,又残忍地安排他位于云端,让我只能远观不可触及……

    不爱——可以给他当情人,爱了——只能是远离。

    说我是逃兵也好,说我是弱者也好,我不在乎,我要的是平淡是安稳,我不需要爱情——不管是轰轰烈烈还是缠.绵悱恻。

    风晨霆忽地站起来,凉凉看了我一下,然后转开视线,“爷爷,我还有事,先走了。”风晨霆说完,再没看我,自顾离开。

    我的心一痛,在风晨霆的目光离开我的时候,宛如有人用力把我的脊背抽离了我的身体,又见他神色漠然地从我面前走过,我情不自禁一个趔趄,被石鹏程扶住。

    即便这是我今晚种种努力想要的结果,我还是受到了几乎无法承受的痛楚,我无力地倚在石鹏程怀中,看着风晨霆的车远离我的视线,我拼命告诉自己,我这么做是对的,我和风晨霆无论如何都不会在一起,我只是……把结局提前了而已。

     我想要的已经达成,我为什么流泪?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风老爷子的家,也不知道石鹏程是怎么把我送回家的。

    石鹏程一路跟着我,想必是在此期间我的脸色一直不怎么好,他亦步亦趋地跟着我,没和我搭话,我虽有少许内疚,但想到他之前给我带来的那些麻烦,便也心安理得了些。

    霓虹闪退。

    一路无语。

    我的意识是在瞧见杨苗苗的时候恢复的,杨苗苗正吃力地拉着她的粉红色行李箱,刚走到电梯门前,她一抬头就看到了电梯里的我和石鹏程。

      杨苗苗一看是我,她举起手刚要打招呼,又看到了石鹏程,她急忙转身,从随身小包里拿出她的美颜法宝,背对着我们。

    我知道一个颜值控对自己容貌的在意程度,因此我走出电梯站在一边等着,等杨苗苗补好妆。

    石鹏程跟在我身后,见我站着不走,跨一步到我面前正要开口说话,被我以嘘的手势止住,他不认识杨苗苗,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继续走,只余下一脸呆懵地瞧着我。

    约莫三四分钟后,杨苗苗重新转过身,跑到我身边挽住我的胳膊,一脸娇羞地道,“薇薇,你怎么才回来呀,你给我五天假期,今晚刚好网上有特价飞机票。”

    “现在可是大晚上的,你就不能明天走吗?”我的语气带上了一丝轻责,我没办法理解杨苗苗一个多月都忍了,为什么现在连多等一个晚上都等不了,现在已近九点,那边落地是后半夜三点左右。

    杨苗苗瞧了瞧石鹏程,好言好语地跟我解释,“我男朋友大半个月都没有主动联系我了,我这再不去看他,他可能就变心了。”

    我不以为意,“就他也敢变心?谁还能比你更眼瞎?”

    杨苗苗又瞧了一下石鹏程,石鹏程摸摸鼻子,走远了些。

    杨苗苗转过头来对我使劲儿眨眼,我知道她是介意我在帅哥面前对她不那么温和的语气,不过这大半夜她一个女孩飞天津我可不放心,相对与她的安全而言,几百块钱的飞机票浪费了也没啥。

    见我无动于衷,杨苗苗没辙了,挽住我胳膊的手推了我一下,扭开脸,把后脑勺亮给我。

    “哼!薇薇,你骂人不用脏字特别刺心的,你知道嘛,说你毒舌你还不肯承认,而且我是那么肤浅的人么,我看中的是内在,内在你懂吗?凡事要往好的方面想,他外表不好看,但宠我爱我啊,放在外头也放心。”

    我看杨苗苗如此态度,知道拦不住了,于是幽幽地接过话,“恭喜你,你完美验证了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

     “我的好姐姐,咱们就别瞎聊了成不?要知道我为了等你回家,现在快要来不及去机场了。”杨苗苗见我有放行的意思,立即喜笑颜开,重新挽住我的手臂,怕我怕没领会到她的意思,还偷偷地掐了掐我。

    杨苗苗定是知道石鹏程的车就在楼下。

    我被杨苗苗可爱狡黠的小心机逗笑,心里的阴霾也被驱散了几分,“行,行,知道了。”然后我转头看石鹏程,“鹏程,麻烦你帮我送苗苗去机场,可以吗?”

    石鹏程稍犹豫了一下,走过来道,“好。”话音未落,杨苗苗已经把她小行李箱的把手塞到石鹏程手里了。

    “谢谢您。”

    杨苗苗双眼冒着星星,给还没反应过来的石鹏程道了谢,小脸上鸾云浮动,一腔柔情在眼角眉梢洋溢。

    我推了推石鹏程,“鹏程,我家苗苗就麻烦你了。”我不是客气,是真的知道杨苗苗一定会很不客气滴“麻烦”石鹏程。

    杨苗苗心满意足地冲我做了个鬼脸。

    刚送走杨苗苗和石鹏程,我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无声无息出没在心底,转眼吞没我在寂寞里,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喔……”

    风晨霆的手机号码随着王菲穿透力超强的歌声,浮现在我的手机屏幕上。

    心再次凌乱。

    我静静看着屏幕上的名字,等到铃声响至系统规定的最后,慢吞吞地收起手机,走到家门前,准备敲门。

    突然听见一个勾魂般的声音,“惹完我就想这么逃了?”

    我转头四下里看,没有人影。

    我困惑地查看自己的手机,没接听啊,哪里来得风晨霆的声音?我用力嗅了嗅,呼吸间没有迷迭香的味道,我晃了晃脑袋,脊背一阵发凉,难道是我产生了幻觉?

    突然眼前有影子用迅雷之势逼近,在我还来不及反应前手臂又一紧,接着一股大力把我扯得离开了触手可及的家门,手机从我手里滑落,却没听见触地的声响。

    我想大叫,但声音还未发出,嘴巴已经被人用手捂住,双手被反剪在背后,一具硬邦邦的身体钢铁一般把我压制在墙壁上。

    “现在知道害怕了?”

    耳边是阴森森的语气,鼻息里是熟悉的迷迭香味。

    风晨霆压的甚为用力,我只觉得胸部也被压到变了形,文胸下边的钢丝戳到肉,说不出的痛,说不出的滋味。

    我没办法了,努力抬起头做到可以和风晨霆对视,调动眼部所有神经让风晨霆知道我错了,见到风晨霆对我的示意完全无视,我不得不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风晨霆的掌心,这种时候……必须示弱。

    身上的压迫感稍稍放松。

    我大着胆子又舔了两下。

    风晨霆把手从我嘴上滑下来转到脖子上,走廊的灯光从他背后映来,阴影模糊了他的五官,使他看起来像黑暗中的幽灵,“你猜我现在有多想把你掐死?”

    “晨霆,你千万别激动,听我说,”我垂下眼睫,极力化解此刻心里的惊悸,我快快喘了几下,使得自己胸臆内重新充满氧气后,才继续道,“我这么做是有苦衷的。”说着话的同时,我的脑子开始飞快转动,我完全没想过风晨霆会追来,我以为风晨霆会放弃自毁形象的我。

    不过现在我怎么以为不重要,当务之急是,我得想到一个合理的苦衷,给怒火中烧的风晨霆一个过得去的交代。

    事实是,我没有苦衷……

    我只是不愿意费心费力嫁豪门,我只是不愿意迁就,我可以给风晨霆和石鹏程打掩护,但我不愿意太真实,不愿意因为演一场戏,赔上我的余生,我还没伟大为了别人,让自己成为被困在豪华房屋里的人,囚,一口一人,多么可怕的象形。

    只是这些我没办法跟风晨霆说明,他一定会说他一直以来都尊重我的自由,他并没有把我限在某个圈子里。

    然而,情人和妻子有非常大的区别。

    我要的是我自己的生活,我计划的将来,没有风晨霆,没有风晨霆的家人。

    或许有些人不太懂得我在说什么。

    在这里,我清楚地做一下解释,我母亲的遭遇在我心里划下了一道伤口,这是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母亲用她短暂的一生告诉我,不要把自己的生活寄在男人身上。

    之前我想和风晨霆有个孩子,是为了在我和胡丽年老时有个依靠,现在呢,想法还是那个想法,不过我稍做了调整,我不想把这个打算告诉风晨霆了,我相信我和胡丽可以抚养好孩子。

    明眼人都知道,风晨霆带我见家长是为了他的下一步做准备,他想把我娶了,而且……风老爷子好像也没在意我的家世修养,或者风老爷子对风晨霆和石鹏程的关系心知肚明,要我不过是为了传宗接代。

    问题来了,我不想嫁!

    我不管风晨霆和石鹏程是什么关系,反正我呢,现在不给他们当炮灰了,是不愿意也是不能。

    是不是没人能懂?

    我固然急需理解,不过说到这个地步还是没人能懂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只能请大家宽恕我有限的文字表达能力,总之我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只知道,我的生活将起大风浪。

    我今晚的表态,等于直接拒绝了风晨霆,我以为按照他高傲个性,以后再也不会管我了,没有风晨霆保驾护航后的我,在娱乐圈可能会举步维艰,我准备好了面对,也准备好了后路。

    然而,风晨霆跟来了,他刚才先走,原来是在这里等我……

    我沉默的太久,以至于风晨霆等不及了,他弯腰,一手穿过我的膝盖窝,把我抱起来,“既然你现在还没想清楚,我们换个地方慢慢说。”

    我双脚突然悬空,双手被逼着环住他的脖子,借由他的力量吊住自己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