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容易受伤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7-08-05 00:45:08本章字数:3366字

    见到我要接电话,叶飞雪识趣说给我做点吃的,退到厨房去了。

    我看着叶飞雪的背影,她会做饭,以后胡丽就不用太辛苦了。

    胡丽嘴里嘟囔着,“薇薇,我被你害惨了,昨晚和队友约了组队和别人PK我没去,我得上线跟他们解释……”一边说一边坐到沙发上拿起丢在茶几上的手机。

    我走到沙发上坐下,点下接听键。

    “薇……薇……你在哪里?”线那段,是杨苗苗略带沙哑的声音。

    “我……,”我看看在厨房忙碌的叶飞雪,和身边刷手机的胡丽,被杨苗苗的智商打败了,不是知道我在家呢吗,怎么还这么问,察觉到杨苗苗好像情绪不对,我没有像往常那样笑话她,“苗苗,见到你家亲爱的了吗?”

    胡丽一听是杨苗苗打来的,立刻放下她自己的手机,凑过来拿耳朵紧紧贴着我。

    我这么一问,杨苗苗彻底大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呜呜呜呜……#¥%……#¥%……”

    我急的站了起来,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苗苗,你先别哭啊,你好好说话,你到底怎么了?”

    杨苗苗抽抽搭搭地,没有说话,感觉得到她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胡丽在边上一个劲儿说,“开免提,免提,微微开免提。”

    我被杨苗苗一抽一抽的哭泣声弄得脾气上来,胡丽又在边上催我,我便也顾不得还有个叶飞雪了,开了手机免提,尽力把语气控制的很平静,“苗苗,别急,稳住心情,好好说,我和小狐狸等着。”

    十多分钟过后。

    杨苗苗才调整好心情。

    原来杨苗苗的丑男友出轨了,和他新招的秘书滚床单,被杨苗苗抓了个正着。

    杨苗苗说着说着又哭了,“特么的,那张床还是我跟他一起去买的,我挑选的,床单被罩都是我挑选的,特么的,两个不要脸的狗男女,就那么睡着,我诅咒他们全身长皮癣,什么地方都长,看痒不死他……”

    胡丽狠狠地接茬,“特别是JJ,长到烂掉!”

    杨苗苗愣了有那么几秒钟后,噗一下笑出来。

    杨苗苗一笑,我的心情也好转了些许,立马想起这个点她应该是刚到天津,“苗苗,你现在在哪里?”

    杨苗苗道,“在离他家不远的公园里,我一下飞机就打车过来的,想着给他惊喜,煤得,总算是知道为嘛先是惊后是喜了,得安全过了惊才会有喜。”

    我听杨苗苗还有精力唠这些,便知道这事儿对她的打击没有我想象中的严重,“你现在是要找个地方先住下,还是直接回来?”

    杨苗苗冷呲了一下,“我倒是想直接回去,这个破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呆了,可我回不去啊,刚微信订了六点多的机票,我准备去机场候车室呆两个小时。”

    我说,“也行,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你买头等舱,多给钱在贵宾室呆着,回来我给你报销哈,还有打开手机定位和数据。”

    杨苗苗道,“行行行,都依你,微微,我突然发现我特别爱你。”

    我都能想象到杨苗苗现在是什么表情,那双圆月般的大眼睛里一定是爱心满天飞,“四儿,你爱意留着,明天回来记得好好表达爱,你姐正缺着呢。”

    和杨苗苗聊完,我看了看在厨房忙碌着的叶飞雪,对胡丽道,“狐狸,你怎么就让人睡沙发上,也不给人家安排个房间休息?”

    胡丽双手摊在身体两侧,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哪有房间啊,不能让她住你屋吧,苗苗又不喜欢人家动她的东西。”

    我看看厨房的方向,低声跟胡丽商量,“飞雪以后要跟我们一起住,不能总让人睡沙发吧。”

    胡丽换了个躺姿,拿背对着我,“沙发怎么了?沙发也很舒服好吧。”

    我知道胡丽是不喜欢风晨霆,不是不喜欢叶飞雪,继续好言好语地哄着胡丽,“飞雪住这里是长久的事儿,总不能一直让她在沙发上将就,等苗苗回来,你们俩再好好商量下看怎么安排。”

    胡丽坐起来,“切,就你事儿多,我再去睡会。”给我翻了个白眼,走了。

    叶飞雪给我端来一杯温牛奶和两个荷包蛋,我吃完后,因为昨晚被风晨霆折腾得骨头快散了,我担心自己睡下就会好几个小时,胡丽看着也挺累,为了防止杨苗苗回家和叶飞雪闹误会,我跟叶飞雪说了杨苗苗的外貌体型,告诉她可能下午一点左右杨苗苗会回家。

    交代完,我便爬上了自己床。

    太困。

    即便心事沉沉,我还是睡死了过去,当察觉到身边有什么东西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然后我瞪开眼睛的同时,一个软乎乎的肉团朝着我压下来。

    伴着窒迫感而来的,是杨苗苗脆脆的嗓音,“薇薇,薇薇,让四儿好好爱你。”

    我抽出被压在杨苗苗身下的手,扭亮了床头灯,强烈的灯光刺得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苗苗,这么早回来了?”

    “下午一点半了,还早,”杨苗苗从我身上下来,钻进被窝,侧身对着而我,曲肘垫在脑袋下面,“胡丽去跆拳道馆了,她把你的饭菜放在微波炉里,你要起来吗?我热了给你吃。”

    虽然杨苗苗脸上挂着笑意,仍旧能看出她水肿的眼皮,这丫头应该是哭了一整晚。

    我伸直手臂,“来,到姐这里来。”

    杨苗苗愣了愣,双眼一红,乖乖挪过来,把脑袋搁在我手臂上,脸深深埋进了被子里,我也没说话,只收了手,让她和我达到贴服的距离。

    我不擅长安慰人,但我真的很希望自己可以让杨苗苗高兴一点,我能做的,是让她知道我在她身边。

    少顷,杨苗苗坐起来,缓缓跟我说起了她的丑男友,现在成了前男友。

    杨苗苗的前男友叫王一伟,是她的邻居兼同学,高中时王一伟就跟杨苗苗写过不少情书,都没杨苗苗以学业为由拒绝了,当然真实原因是颜值。

    我在杨苗苗的手机里见过王一伟精修后的照片,港真,看完王一伟再去看被称为歌坛一丑的著名歌手宋楠,忽然觉得宋楠是那么地顺眼。

    按照杨苗苗的说法,王一伟唯一能算得上优点的,是他的身高,王一伟一米八,杨苗苗一米五,这也是杨苗苗后来会答应王一伟的关键,身高是杨苗苗的痛,她之所以和王一伟在一起,是希望自己的儿女可以比较高。

    我忍不住吐槽杨苗苗,谈个恋爱还要想那么久长。

    杨苗苗脸上带了一丝黯然,“虽然我不爱他,但我是确确实实想过要和他白头到老。”

    我看着这个认识以来一直乐观开朗的女孩,即便是她曾经遭遇过职业生涯上的巨大挫折,她也是一副不知愁为何物的模样,今日却为了一个男人,满脸泪水。

    男人的爱是有保质期的,而女人一旦认定一个人,即使没那么爱也会为他伤心,情感生活中,的女人总是容易受伤。

    我一边起床,一边说,“苗苗,你应该感谢自己,没在渣男身上浪费掉更多时间,而且我们都觉得那个渣男配不上你,胡丽还私底下说,要是你男朋友真的来了,她不要看见,不然会没办法吃饭。”

    杨苗苗露出一丝哭笑不得,“真有那么丑?我是不是看久了,为什么会觉得他还过得去?”

    肚子咕噜噜地叫,我示意杨苗苗一起出去,“你知道外星人陈山吗,你前男友和他有得一拼。”对于一个网瘾少女来说,杨苗苗不可能不知道陈山,她一定关注过陈山的报道。

    果不其然。

    “啊?”杨苗苗瞬间瞪大了眼,我担心她一不小心把眼球瞪掉了,她杵在我房门的中间,像是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应该比陈山好……一点点吧?”说着话,嘭一下,她的小身板被反作用力回关的门用力撞了一下,身子被门一推,人就出了屋。

    看见杨苗苗无奈也是一脸的萌样,我莫名想笑。

    “谁管他,反正你离开他就对了。”我说这话的功夫,脚已经踏进了厨房,朝微波炉走去。

    杨苗苗抢步上前,把我一下隔在他身后,“我来给你热。”

    我看着杨苗苗的后脑勺一会,字正腔圆地说起了胡话,“四儿,你现在一回头就可以看见我,四儿,不要怕,记住我永远永远在你身后。”

    杨苗苗转过身,好笑又感动地看着我,“哪,薇薇,我会认真的呦,我就把这句话当做是你对我的承诺,我要截图取证。”

    我笑了,“截图取证是什么鬼?你怎么不说你要画面定格。”

    杨苗苗也笑了起来,“天天聊扣扣,快弄成习惯了。”说着,微波炉的警示声响了,她戴了手套,给我取出来放在餐桌上。

    杨苗苗给她自己冲了杯青汁,在我对面坐下,杨苗苗告诉我,火羽定了影迷见面会,海天影视城,晚上七点半。

    然后我给火羽打了个电话,大致了解一下流程,火羽说影迷见面会不需要做其他节目,而且这是我第一次,一百多人的小型聚会,他会安排好,我只要按时出现就OK了。

    于是我和杨苗苗窝在大厅的沙发上,开启了继续谈天说地的模式,重点依旧围绕在杨苗苗的前男友身上。

    杨苗苗说昨晚王一伟赶到机场,在贵宾室陪着她,整整两个小时愣是没说话,她就更懒得说了,因此从某种层面上说,她和王一伟现在还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我担心杨苗苗还有吃回头草的打算,給她列举了我母亲栽在两个男人手里的例子,当然,我没告诉杨苗苗那是我母亲,用了一个她字替代。

     我努力让杨苗苗明白,每一个愁眉苦脸的女人,都曾是无忧无虑的女孩,每一个粗粝毛糙的黄脸婆,都可能成为水嫩柔媚的美娇娘,只要她们遇到正确的他们。

    没有女人天生是泼妇,没有女人天生是悍妇,每一个泼妇背后都有一个懦弱的男人,每一个悍妇背后都有一个吃软饭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