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有那么一种感情

    更新时间:2017-08-08 00:17:24本章字数:3628字

    我们三齐齐转头,看向一直身处外围的叶飞雪,她有些手足无措,我理解她的心情,我们三的相处越亲密,她越是显得孤单,不过她应该也清楚,感情这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混到打成一片的程度。

    时间会慢慢磨合我们之间的生疏,或递进,或疏离,总会有个答案。

    说起这个问题,胡丽是完全来了情绪,当下就给叶飞雪说起了自己为学这道菜,特意去御品轩吃了不下十次,通过各种渠道想认识后厨做这道菜的师傅,但御品轩不肯透露厨师的名字,她还把猪蹄煲打包回来,自己研究做,就是没办法做到和御品轩一样好吃。

    叶飞雪静静听胡丽说完,然后告诉我们,她的弟弟叶飞宇就在御品轩掌勺,而恰恰好,这道猪蹄煲是她弟弟的拿手菜。

    胡丽顿时双眼发光,也不顾是大晚上的,缠着叶飞雪赶紧给叶飞宇打电话,邀请他来我们家做客,紧接着她又跟叶飞雪说跟她住一个房间,叶飞雪看着我,没立刻答应胡丽。

    杨苗苗也注意到我的迟疑,赶紧用影迷会和全球后援会合并在一起的话题,岔开胡丽的注意力。

    我和杨苗苗好不容易劝住兴奋到快要飞上天的胡丽,我半搂胡丽哄着她进房间去好好儿的睡下。

    看着胡丽如婴儿般安静的睡脸,我的心绪却有些不稳,胡丽今年二十七了,除了反应没普通人快,她在其他各方面都没差,我如今这样把留在身边是对的吗?胡丽她以后有没有怪我?

    今晚虽说是有惊无险,然而命运无常,谁知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事,我又能这样护她多久……

    “微微。”

    杨苗苗从半掩的门缝处探出脑袋,轻声唤我。

    我略略调整好状态,轻手轻脚地出了屋,今晚得给叶飞雪安排一个住的地方。

    杨苗苗道,“微微,我和飞雪一个屋吧。”

    我说,“嗯,狐狸的情况你也知道,不适合跟不熟悉的人一起住。”

    杨苗苗点头,“明白。”

     这时,叶飞雪了看我,迟疑了片刻,道,“薇姐,我表哥跟我说过胡丽的病情,而且我大专念的是护士专业,我跟胡丽一个房间没关系。”

    “你表哥是谁?”杨苗苗抢在我前头问叶飞雪,疑惑的甚为明显。

    “我表哥是南宫磊,他说和薇姐是好朋友。”叶飞雪回答。

    叶飞雪这么一说倒是解了我的困惑,之前我一直觉得她不像是风晨霆的手下,至于南宫磊……我记得他说过自己母亲是乡下人,他说正因为如此,他才对我特别的有亲切感,虽然他所谓的亲切感是一见面就各种怼我。

    相对于韩冰的外暖内冷和火羽的反复无常,南宫磊一如既往的怼,反而让我比较安心,不过也或者是因为与他不常见面的原因,谁能说得准呢?

    其他暂且不论,单就现下叶飞雪的表态,可见她也是倾向于和胡丽一个屋,胡丽方面因为叶飞宇的猪蹄煲,暂时是极其希望能和叶飞雪拉近关系,既然双方有相同意愿,我便也不再多说。

    我因为叶飞雪的护士身份,对南宫磊存了一份感激,下意识觉得叶飞雪是南宫磊推荐给风晨霆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在睡梦中,朦朦胧胧就听见大厅外,胡丽在不停催叶飞雪给她弟弟打电话,过了几分钟后,叶飞雪告诉胡丽,她弟弟说要教做菜,必须得等他放假,不然时间不够。

    胡丽终于不大声说话了,我翻了个身,继续睡。

    然后从那开始,胡丽天天粘着叶飞雪,各种示好,生怕叶飞雪不高兴了不让她弟弟来。

    杨苗苗不止一次惊叹,“微微,胡丽不粘你也是有点不适应哈,她这几日的脑子,全花在做猪蹄煲这件事情上了。”

    我告诉杨苗苗,南宫磊说过猪蹄煲可以养胃可以美容,是比较适合我吃的,杨苗苗于是明白,对胡丽的认知由此进了一大步。

    我不出家门,天天宅在家玩消消乐游戏,硬生生在十天时间内,从两百零一关玩到了四百六十六关。

    火羽每天都会例行打一个电话,风晨霆只在第三天的时候开微信视频,视频里他刚洗完澡,和我说着话的时候,南宫磊乱入捣乱,风晨霆没办法只好关掉视频。

    第十一天的时候,火羽打电话时说,星秀场的记者想跟我约一期人物专访,我思考不到一分钟就答应了,闲着也是闲着,有钱赚可以借由星秀场的广泛影响力,为近些时日发生的事情做一下声明,何乐不为?

    当天下午,火羽就接了我,去星秀场的录制地点。

    主持人拿着一张纸,据说是从网络上归纳的,大家最想知道的发生在我身上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我五官精致是不是化妆化出来的,我首先给问这题目的网友点了赞,也不讳言告诉他们,我最近得了个宝贝化妆师,确实在妆容方面比以前注重,也漂亮了很多,不过我自信地加了一句,我卸妆也不丑,而且很多人化妆了也没我漂亮啊。

    娜娜接过茬,说确实是这样,圈内哪有几个明星不化妆的,顺便问我对美白针玻尿酸的看法。

    我笑了笑,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不伤害他人和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每个人都有追求美丽的权利,不过我不需要美白针,玻尿酸我目前还没需要,或许过几年我也会考虑。

    第二个问题是:我的胸部时大时小是不是去取出隆胸假体了,我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反问了同为女性的主持人一句话,“娜娜觉得呢?”

      娜娜想了有那么一会后,做恍然大悟状,“薇姐,是不是厚薄的区别和聚拢效果的劣优?”

    我在娜娜的额头上手动点了个赞,然后回答了网络上的问题,“问这个问题的相信是男生,我也不好说你们脑残什么的,毕竟你们不是女人,不过我提个小小的建议,你们有女朋友的回家问女朋友,没女朋友的回家问麻麻。”

    第三个问题是问我在伊玉贞和王建国的关系中,我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个问题因为关系到了别人,我多考虑了一两分钟,接着我用农夫与蛇的故事做出了回答,我用农夫的语气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自己眼瞎,辨不清善恶,被人抓住丁点虚假信息,蓄意泼脏水,但我没有后悔,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我该做的事,为了某些原因我不能说我当初做过什么,不过我郑重声明,之后谁再拿这事出来恶心人,我绝对不会再对他们客气了。”

    回答了三个犀利问题后,后面的几个问题都稍显温和,无非是我接下来会拍什么剧,或是问我想挑战什么角色等等。

    我轻轻松松过了网友们的几问后,主持人娜娜开始了她对我的采访,娜娜用我完美的妆容绕出石鹏程以前接受访问的视频。

    我似笑非笑地陪着娜娜看视频,在视频结束后,我真诚地夸奖了娜娜,对她居然能把两个完全不相关的问题,生套硬绕在一起的口才是真的佩服。

    尽管录制前,火羽再三提醒他们不要问我的感情问题,但我认为一个节目之所以会成为经典,一定有它自己的坚持,从他们决定采访我时,恐怕已经拟定好石鹏程这个梗。

    现下,风晨霆已坦诚他对我的真情,由此想起石鹏程之前对我的种种,就算我再没有思想,也对石鹏程的心意略有感觉了。

    彼时,我面对的问题是,我要如何在电视上拒绝知名如石鹏程的求爱,在不损害彼此名誉的情况下……即便事先准备了应答,但当考虑到石鹏程可能会在镜头的另外一边看到,我还是踌躇了。

    自媒体时代,稍不留神会酿出大剧。

    我瞧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火羽,他正举着微型摄影机记录,这是火羽和节目组事先的约定,毕竟每一个节目均有后期剪辑。

    即便是如此,我还是小心翼翼地寻找合适的言语:“石鹏程自小在国外生活,大家应该都知道他向来生活随性,说话也是,他前一秒喜欢的类型也许转身就换了,但是他确实是圈里少数能和我聊的朋友。”

    娜娜说了句和我同感后,忽然略带歉意地看着我,“薇姐,最后一个问题,我给你看一下,你确定想回答,我在问。”

    我认真瞧了下娜娜,这姑娘也算是老主持了,今天这么不安是不是因为之前参和报道过我的黑料?

    我接过娜娜给我的小纸片:能不能对伊玉贞开记者会给我道歉的事说一两句?我就着纸片自己把题目念了出来,然后微笑着说,“这么大的事,一两句怎么能说明我的心情?”

    我看到娜娜脸色泛起的惊讶和随后的喜欢。

    我用平淡自然的语调,阐述那段时间我的遭遇:同剧组的群演用异样的目光看我,其他同行也有意无意远离我,包括那几个知道真相的当事人,别说为我说话了,她们还故意做一些事,引导不明真相的人攻击我,还当面用言语嘲讽我。

    娜娜难以置信地问我,“你不生气不反驳吗?”

    我云淡风轻地笑意笑,“被没有脑子的狗咬了,我生气有啥用?反驳有啥用?我相信时间是最好的还原剂,不管是现在掩得多么严实的事情,经年之后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刻。”

    娜娜拍手,“时间是最好的还原剂,薇姐,你说的太好了。”

    接着娜娜问我是不是接受伊玉贞的道歉。

    我浅浅地笑,她是说了对不起,但我拒绝回答没关系,她有她道歉的权利,我也有我不原谅的权利,没有人可以在狠狠刺伤别人后,用一句对不起挽回,我只希望此后与她可以相忘于江湖。

    娜娜第N次表示了支持,她由衷地说:她也非常讨厌那种甩你一巴掌给一颗糖的人,若是一定要甩巴掌就不要给糖果,若是要给糖果就不要甩巴掌。

    节目最后,娜娜感谢我把访谈首秀献给他们节目。

    我握着娜娜的手说,你也有可能会是唯一我愿意接受被访的主持人。

    我的话惹得娜娜兴奋的像个孩子般雀跃不已。

    录制结束,娜娜告诉我大后天会播出我的专访,让我记得看,又说她会加入我的全球后援会等等。

    在和娜娜告别的时候,我悠悠地补上一问,“我还没红到人人想邀请的地步吧?”

    娜娜惊讶地看着我,“薇姐,你不会不知道你现在有多红吧?很多地方都有你的全球后援会,还有个专门的微风微博,粉丝已经突破了一千万。”

    一千万?

    我没玩微博,完全不清楚一千万意味着什么,我回去得问一问杨苗苗。

    当我用房卡刷开门的时候,叶飞雪站在胡丽和杨苗苗的中间,似乎是在调停她们二人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