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清新明快的笑脸

    更新时间:2017-08-09 01:08:18本章字数:3526字

    听见动静,三个人齐齐看向我。

    面色为难的叶飞雪、面红耳赤的胡丽和目含泪光的杨苗苗,可以看出之前胡丽和杨苗苗经过了一轮情绪不那么淡定的争论。

    胡丽首先发了话,“微微,你过来!”她一手叉腰一手对着我勾了勾,一副得理不让人的大家长姿态。

    “是!”我听话地走到胡丽身边,“谁那么大胆子,竟敢惹我的小狐狸生气?”

    “薇薇……,”杨苗苗叫了我一声。

    “你叫薇薇也没用,你瞧瞧你做的事,不知道那些东西对身体有害?我告诉你,必须退掉,我不准你使用!”胡丽霸气地截过杨苗苗的话头。

    我侧头看看杨苗苗,被胡丽这么义正言辞的一喝,嘴角越加往下弯去,眼里包着的泪水终是落下,她倔强地抬手擦去,望着我的眼神像极了被主人家追着打的可怜猫咪。

    嗯?

    我在胡丽看不见的角度,朝杨苗苗眨眨眼,杨苗苗迅速反应过来,自己走远了两步,在沙发最边角坐下。

    我转过头来刮了刮胡丽的鼻尖,“有没有好好吃晚饭?”

    胡丽愣愣地看着我有那么三五秒,继而怒色遁去,不愉快的神情被扬起的嘴角转换成开心,“有,飞雪说她的弟弟明天放假,要过来教我做猪蹄煲呢。”

    记忆是胡丽的短板,只要不顺着她的思绪走,她的记忆可以只有三秒。

    我想,或许是因为胡丽在我胃痛到晕过去时遇到的我,所以唯有我胃不好的事,胡丽记得特别牢。

    我给胡丽顺了顺散在脸颊旁的碎发,憋着嗓子用上了京剧腔调,说,“小生对小狐狸刀削面仰慕已久,不知小狐狸可愿为小生做来?”之所以选择刀削面,是因为做工比较费时。

    胡丽自然是乐呵呵地去准备了。

    叶飞雪急忙跟过去帮忙。

    大厅就只剩下我和杨苗苗,我让杨苗苗抓紧时间详细说说怎么回事。

    杨苗苗下巴朝茶几上堆放着的几个瓶瓶罐罐扬了扬,说了她和胡丽吵嘴的来龙去脉。

    原来,杨苗苗在她表姐处购买了一套丰胸产品,价值四千大洋,今天到货,因为胡丽带着叶飞雪去买零食,杨苗苗让她们顺便去保安室把快递拿了。

    杨苗苗的表姐在快递上写了一个字,密。

    胡丽觉得奇怪,就嚷着杨苗苗打开快递看,一看是丰胸产品,胡丽怒了,不由分说直接开怼杨苗苗,把她在网络上看到的各种隆胸失败案列,列举给杨苗苗听。

    杨苗苗试图解释,她这个是中药加按摩手法丰胸,跟隆胸不一样,不会那么可怕,让胡丽不要担心。

    可胡丽根本听不进去,只按着她自己的意思使劲儿坚持。

    杨苗苗也知道胡丽不能受刺激,可且胡丽不依不饶的对她各种严词呵斥各种讲大道理,她自小在父母掌心里长大,何时受过这等委屈,因此她忍不住回了嘴。

    一来二去的,吵了起来。

    杨苗苗说要不是有叶飞雪在,她恐怕早就又一次被胡丽泰人压身了。

    我告诉杨苗苗,胡丽没有清晰的是非分辨能力,她是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把杨苗苗当成亲人,她觉得自己是为了杨苗苗好,觉得自己没有错,才会那么理直气壮地“冤屈”杨苗苗。

    我话音刚落,杨苗苗就迫不及待地说,她刚才看到了我是怎么对待胡丽,以后也会试着做到那个样子,她请我原谅她的不理智,说自己明知道胡丽是那样子,还跟胡丽较真也是有错,并保证以后不会再犯类似的错。

    我笑了起来,我对杨苗苗的理解包容表示了诚挚的谢意。

    叶飞雪过来问杨苗苗要不要一起吃,杨苗苗让多给下半碗,蔬菜给多些。

    然后我和杨苗苗就开始研究丰胸产品的使用,有喝的,有外用的,还有可以泡茶的……我只看了一会就头疼,我烦这些细碎又麻烦的事。

     “微微,你说我要不要试试?”杨苗苗认真研究产品说明,小脸上满是纠结,“也不知道有没有副作用?”

    “你表姐自己有没有用?她怎么说的?”我瘫在沙发上,闭着眼懒洋洋地问。

    杨苗苗开始拆包装,“她自己也有在用,没有副作用,还给我拍了用之前和用后两个月的照片,真的有大一个码数,我是亲眼看到,不然我怎么可能会买。”

    然而,我在这件事上是站胡丽一边,胡丽是没搞清楚手术隆胸和药物丰胸的区别,不过她的观点是正确的。

    有了胡丽的前车之鉴,我用比较委婉的语气表示,自然就是最美的,不要随意改变造物主的作品,咱们没有旧物改造的功能。

    杨苗苗听懂了,顿时泪奔,照着我就是一顿小拳拳,“你这个讨厌鬼,还不都是你和狐狸一个两个的天天那大胸刺激我,哼,我杨苗苗现在开始努力,我一定确定肯定要把我的小馒头蒸成大肉包。”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行,我等着看你的大肉包哈。”

    我是不信的,快奔三的人了,还能二度发育?不过杨苗苗此刻豪气直冲云霄,我也不好拖人家后腿,随她高兴就好。

    杨苗苗忽然神秘兮兮地递给我一个碟片,“微微快看,还有赠送按摩教学的视频。”

    我睁开眼随意瞧了瞧,“苗苗,你若必须要用,那现在记得拍个照照,用一段时间后再拍一个,看看效果到底好不好,如果不好,你就把没拆包的退回给你表姐一些,让她多少给你退回些钱。”

    “不愧是老大,脑子就是活络,”杨苗苗对我竖起大拇指,而后脸色又一黯,“我……我还是有点想王一伟,怎么办?”

    我脑子里有光一闪,忽地坐直了,“你……唉,唉,苗苗你老实说,是不是因为这次失恋才想要把胸.部变大?”

    杨苗苗朝厨房方向望了望,确定胡丽和叶飞雪短时间不会出来,才郁闷地告诉我,她那天清楚地看见那个女人的身材,胸前沉甸甸的得有36D,她说她之所以一句话不说退出来,才不是什么大气什么聪明,是因为自卑因为没有勇气。

    和那个女人相比,杨苗苗说她自己像个没有发育的小孩。

    我的心被杨苗苗脸上的悲伤刺痛,忽然觉得杨苗苗需要支持,于是我说,“既然你亲亲表姐都说了没有副作用,你这小胸胸又确实是旺仔小馒头,我看可以试试,最悲催就还是小馒头,总不会缩小成黄豆吧。”

    杨苗苗笑出声来,直骂我毒舌又讨厌,我看出她已抛却了与胡丽争吵时的不快,也暂时把失恋的阴霾埋在心底深处,我不太清楚她是否是真的看开了,我想,只要此时此刻她是开心的就足够了。

    明天是还没过的日子,未来是遥远的世界,谁都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么过,说都不清楚自己的将来会发生什么,过好当下,即可。

     杨苗苗是一个内心敏感的女孩,别看她平日总是笑嘻嘻的孩子样,我很清楚她那颗不是玻璃却比玻璃更容易碎裂的心。

      幸而杨苗苗善良,不然我真不知道她和胡丽要如何相处,希望叶飞雪也能如此,那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第二天。

    我是被一阵浓郁的肉香给熏醒的,睁开眼一看,为了自己不被阳光叫醒,我昨晚把两层窗帘都拉的严实无缝,然而现在,昏暗中却见房门处有光亮洒进,我记得昨晚是关上了的,一定是谁故意开了一小道缝隙。

    为了叫我起床,这几个丫头也是用尽了脑子。

    我起床,进洗漱间洗了澡,想起昨天叶飞雪说她弟弟今天回来,我换上了一件荷叶袖的长裙。

    刚打开房门,就看见手中永远端着一杯青汁的杨苗苗。

    “是你开了我的房门?”我一边走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嗯,是我,是你最最可爱的苗苗小天使,”杨苗苗小口小口往嘴里送青汁,眼睛使劲儿朝厨房瞄,“飞雪的弟弟来了。”

    杨苗苗话音刚落,我听见一个清朗的男声。

    “薇姐好,我是叶飞宇。”

    我抬眼一看,被那张清新明快的笑脸传染上好情绪,“您好,谢谢你能来,我的小狐狸给你添麻烦了。”

    叶飞宇笑了一笑,说,“薇姐不用客气……”

    话还没说完,叶飞宇人就被胡丽拽厨房去了,我还莫名其妙落了胡丽一顿埋怨,“薇薇,你不知道我要学做猪蹄煲吗?你又不做饭,和他唠啥啊唠?浪费我的时间……”

    杨苗苗蹭到我身旁,用和我一样的姿势看着厨房内忙碌着的胡丽,“薇姐,说咱们浪费叶飞宇的时间还差不多,我不明白小狐狸有啥时间好浪费的。”

    我用余光瞟一眼满脸故作深沉的杨苗苗,看她戏做的挺足挺入迷的样子,我一手夺过杨苗苗手中的青汁,“说的对,我也不明白,你你说天天捧着个这么难喝的东西不会烦?”

    “要你管,你不知道青汁是减肥的嘛,快还给我,还给我。”

    杨苗苗追着我来到沙发上,我把青汁举高高,逼着她踩到沙发上才可以拿到,在她快拿到的时候,我又换手拿,杨苗苗气得对我发动了小拳拳攻击,我伸直手臂一手按住她的脑门,于是她怎么手脚启用都变成了徒劳……

    难以想象这个场景?

    嗯?就像一个一米七几的长手帅哥,一手按住一个不到一米五零小姑娘的头顶,然后那姑娘手脚并用想抓打到帅哥哥,大家若是还是好奇,可以找人试试,保准好玩。

    闲话不提,单说这家里有个正宗的厨师,感觉就是不一样,五个人的早餐,不到半个小时上齐全了。

    叶飞宇眉眼和叶飞雪有六七分相像,气质却相差十万八千里,叶飞宇大气知礼,是那种一看就会喜欢上的性格,叶飞雪却是唯唯诺诺,有些小家子气的感觉。

    胡丽跟叶飞宇紧挨着坐了,胡丽问东问西,叶飞宇居然也不烦,还跟胡丽说起他当厨师的原因,他说他小时候每次在手机上看到好吃的图片,均会各种流口水,报考志愿时不顾父母反对,自己选了厨师专业。

    我注意到,在叶飞宇说这些的时候,叶飞雪一直没说话,但嘴角不自觉地挂着一丝自豪的笑意,我心下一黯,叶飞宇如今这么能干,应该是他们全家的骄傲,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必须让胡丽和叶飞宇的关系就停在现在。

    胡丽对叶飞宇崇拜到几乎忘形,目光没有从叶飞宇身上离开超过十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