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慢走不送

    更新时间:2017-08-10 01:26:32本章字数:3493字

    我、杨苗苗和叶飞雪根本插不上话,偏偏他们二人自顾谈天说地,好像我们三个人完全不存在一样,他们自己时而低语时而大笑。

    我们又不能不让胡丽或者是叶飞宇不说话。

    我们愣了不到三分钟,后相视一笑,然后开始专注消灭饭桌上的东西,不一会,每一个碟子就都见了底,趁胡丽没发现前,我们先后悄悄溜走,约莫五六分钟后,听见胡丽杀猪般的尖叫。

    “啊!你们这几个坏蛋,连菜汁也不给我留一滴,我要揍你们……”

    我们猫着身子窝在沙发里,不敢出一点声气,似乎这样就不会被胡丽发现。

    接着是叶飞宇哈哈大笑的声音,他安慰胡丽,说他另外给她做一份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宫保鸡丁,胡丽转怒为喜,便没来寻我们的麻烦。

    我们这才放心地直起身子,长舒一口气,恍如刚从劫难下逃离。

    杨苗苗面有余悸,“嚓,以后我可不能这么干,要知道小狐狸发起火可不是一般的吓人。”对于和胡丽有过两三次“搏击”的她,如此害怕是能理解的。

    叶飞雪看看杨苗苗,看看我,吞吞吐吐地说道,“确实……有点……怕哈。”

    我以手枕头,慢悠悠地说,“你们真怕了啊,来,那就对我好点,来,给我捏捏腿捶捶背松松筋骨什么的,以后我罩着你们。”

    “哼,”杨苗苗冷哼,“你能打得过胡丽?”

    我朝杨苗苗俯近了些,举起手用食指在我的太阳穴方位画了个圈,笑了笑,“打呀杀呀的多粗鲁,不符合我的气质,我只要有这里就够了。”

    “狂妄!自恋!”杨苗苗不客气滴给我贴上标签。

    我看向叶飞雪,后者客客气气地微微一笑,起身,走了。

    杨苗苗了然地瞟了我一眼,“是吧,飞雪也是这么认为滴,她只是不好意思像我这么坦白而已。”边说边打开电视。

    我转头看,发现叶飞雪是到厨房去了,我听见叶飞宇说了什么,片刻后,叶飞雪折回来,告诉我,今天叶飞宇带来的猪蹄用完了,胡丽想要跟叶飞宇出去买她以后要做的猪蹄,因为叶飞宇明天要上班,半个月后才再会有一天假期。

    我语带深意地问叶飞雪,对叶飞宇未来的女朋友有什么看法,在胡丽对叶飞宇喜欢的如此明显的情况下,我又做如此问,我想,叶飞雪一定会明白我的意思。

    果然,叶飞雪稍做了片刻思考,而后小心翼翼地说叶飞宇和她是双胞胎,家里还有个哥哥,虽然父母不会给什么压力,但乡下人家事儿多,只怕以后会怠慢胡丽。

    叶飞雪看得不是一般的通透,话说的也不遮掩,直指了胡丽。

    我想了想,“既然这样,你跟他们二人一起去。”叶飞雪对胡丽的病情很清楚,她这种反应也是正常的,从她的方面考虑,这么做是正确的。

    但对我来说,我不能忽视叶飞雪对胡丽没有说出口的嫌弃。

    我越加坚定了最初的判断,我没有怪叶飞雪的意思,我清楚她会这么说是已经完全领会了我的意思,我只是认为,胡丽和叶飞宇以后再不需要接触!

    杨苗苗静静听着我和叶飞雪的问答,没有插话。

    胡丽挎着小包像一只燕子似地飞过我面前的时候,冲我吐了下舌头,她一碰着高兴的事儿就会大购物,我深谙她的性格,笑着叮嘱她买个猪蹄就回家,别太麻烦别人。

    叶飞宇礼貌的过来和我告别,嘴角噙着的笑意有点见家长的小羞涩。

    余光中,叶飞雪看着我的眼神谨慎到近乎戒备。

    我冷冷地说了四个字,慢走不送。

    叶飞宇惊愕地抬头看我,笑意消失,脸色随之一下一下苍白。

    我慢慢地想,他是不错的人,只是和我家狐狸没缘分。

    门在他们三人身后关上。

    杨苗苗立马坐起来,责怪我对叶飞宇前后态度的反差,不明白我怎么变脸比翻书都快。

    我懒洋洋地反问杨苗苗,“很明显?”

    杨苗苗回答不是很明显,是特别特别明显,恐怕除了胡丽,在场的几个人都看出来了。

    我叹了口气,决定告诉杨苗苗一些些我的想法。

    胡丽今年二十七了,早已过婚嫁年纪,之前我自己没想过嫁人,也就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我一直以为我和胡丽这么生活着也不错。

    可我爱了。

    于是我发现,爱上一个人的感觉特别美妙,被一个人爱着的那种幸福也是亲人之间完全没办法比拟的,我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我也算是体验过爱情的滋味,值了。

    胡丽呢?她的生活里全是我,她完全没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圈子,更别说恋爱,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想过嫁人,不知道她有没有想过她的未来,不知道多年以后她会不会怪我,怪我浪费了她的大好年华……

    然后,我解释了为什么会那样对叶飞宇,一方面,叶飞雪话虽然说的温柔,但拒绝的没有余地,另一方面,胡丽从未对一个男的表示出这么大的好感,叶飞宇是胡丽这么多年来唯一接受且不排斥的男孩。

    从叶飞宇的反应当中,可以窥见他对胡丽的印象也挺不错,叶飞宇比胡丽大一岁,也是该婚配的年纪,这种情况下,任由胡丽和叶飞宇发展,有极大可能会变成恋人关系。

    叶飞雪的态度可以代表她家人的态度,我不希望胡丽以后受到伤害,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伤害到胡丽的可能,我都不允许。

    对胡丽来说,太过在意一个人,会全心全意对他,也因此会事事较真处处计较,我并不要求叶飞宇一辈子对胡丽多好,我是发现,叶飞宇的家庭环境,给胡丽一时半刻的幸福都难。

    以后……叶飞雪也不会让叶飞宇来了,至于胡丽,明天起来可能就忘记了,就算一时半刻的还记挂着,我自有办法让她转移注意力的。

    我说的平静,却把杨苗苗听到脸色变了又变。

    然后杨苗苗问了一个问题,“薇薇,那你觉得什么样子的男人,才会让你放心把胡丽交给他?”

    “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没想过,”我说,“生活中难免磕磕碰碰,小事我不计较,我坚持的唯有一点,必须对胡丽的病情有深刻了解,我不希望让胡丽生育,她老了以后可能会频繁发病,在知道这几点后,还可以爱胡丽,这样的话我可以接受他有别的小毛病。”

    杨苗苗对我的这个说法,予以了强烈怀疑,她说叶飞宇在各方面均算优秀,而且又有叶飞雪这个专业护士姐姐,应该算是胡丽最理想的恋人,可我却因为叶飞雪的三言两语,立即给人家判了死刑。

    杨苗苗还说我自己把胡丽看成宝,就要对方也必须把她当成宝,说我要是对追求胡丽的人这么苛刻,胡丽一定嫁不出去。

    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用顺其自然四个字结束了我和杨苗苗的对话。

    我知道杨苗苗无法理解,她不懂我和胡丽是怎么熬到现在的,她不懂胡丽为我都经历了什么,她不懂我对胡丽不是亲人更胜亲人,胡丽是我的宝,我绝对不能让她承受背叛和伤害的痛苦。

    我也不太清楚自己这是什么心态,或许是因为和风晨霆进展不错,浓浓的幸福感引起我对胡丽深重的愧疚,亦或许是,我只是那么一想,并不真的希望胡丽恋爱。

    我随口让杨苗苗在同学中找找,看有没有适合胡丽的。

    杨苗苗想半天,说同学中有哪里会留到现在,倒是她有个远房亲戚,容貌和家境条件均不错,就是……说到这里,杨苗苗停住,双眼直直地看着我,“薇薇,你不希望胡丽生孩子,那我那个亲戚还真的蛮合适的。”。

    我让杨苗苗说说那个亲戚的事。

    “我……我怕说出来被你打,”杨苗苗吞吞吐吐地道。

    我让她放心,我保证不动手。

    杨苗苗再三要我保证不动手,得到我的肯定答复后,她才继续说道,“我那个亲戚有婚史,前妻给他留下一个小男孩……”

    我一脚踹中杨苗苗的大腿。

    杨苗苗痛叫一声,跳了起来,“薇薇,你真是翻脸无情啊,不带你这样的啊,说话这么不算数。”

    我嘿嘿一笑,“我哪里说话不算数了?”

    杨苗苗瞪大双眼,“你……你也是赖皮到无敌了,你前一秒刚刚说过的话,后一秒就忘记。”

    我眨眨眼,一本正经地胡扯,“我没有忘记,你好好回忆下,我是保证了不动手,我可没说过不动脚。”

    杨苗苗一听,顿时明白上了我的文字游戏圈套,当下又气又闹地把双眼瞪成十五的月亮,“微微,你行,我墙都不扶就服你。”

    我挺直腰背,客气滴抱拳作揖,“承让承让,过奖过奖,彼此彼此。”

    杨苗苗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这时,门开了。

    胡丽哼着小曲儿当先走进来,叶飞雪双手各提了个白色大塑料袋跟在胡丽身后,没有看见叶飞宇。

     胡丽仰首挺胸大喇喇地从我和杨苗苗面前走过,进她的卧室前,才回头调皮地对我和杨苗苗挥挥手“哈啰,两位美女好。”

    那种声气惹得我和杨苗苗齐齐一个激灵。

    而后对视,均从对方眼中看见了五个字,胡丽怎么了?

    “我回来了,”叶飞雪礼节性地通知了一下,也不等我们做出反应,她已紧跟在胡丽身后,进了他们的卧室,然后用脚关上了房门。

    我和杨苗苗面面相觑。

    “她们俩出去一趟变成一体了?”杨苗苗疑惑地问。

    “什么一体?是目中无人,我俩这么大个子,哦不,你坐在沙发上没看见还能理解,居然会没看见我这么大一个脑袋?”

    杨苗苗冷呲了一声,“怎么没看见,你的宝贝胡丽不是说了句哈啰美女,飞雪也说了回来,你当她们跟空气说话?还有,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没看见还能理解?”

    “可是以前不这样啊?”我有点不爽,却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你是不习惯,今天之前,胡丽一看见你就是各种汇报,你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她都做什么了看什么了或者买什么了,可是刚才她出去买那么东西,却没来跟你分享。”杨苗苗扭头去看一下那扇紧闭着的房门,而后看着我,眼神里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胡丽以后不粘你了,您啊,赶紧学着慢慢习惯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