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秦咯咯出事了

    更新时间:2017-08-11 00:16:22本章字数:3248字

    我挑了挑眉,“苗苗,你是不是找揍?”

    杨苗苗瘪嘴,“哼,说不过我就用武力镇压,不好玩。”

    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来,闪烁着的备注显示咯咯。

    我刚点下接听键,就听到秦咯咯和平时不大一样的声音,“薇姐,我在派出所。”

    我愕然,“派出所?”

    杨苗苗被青汁噎到,剧烈地咳了起来。

    我抽了两张纸巾给杨苗苗,听见线那端有人粗暴的大吼,“不许大声说话,听到没?”

    我不等秦咯咯说话,问道,“你是在H店的派出所?”说这句话的同时,我脑子里第一个想要找的人是风晨霆,莫名的相信他会帮我。

    秦咯咯确定了是我说的地方后,我让她好好配合警察蜀黍,不要给自己找麻烦,我马上想办法。

    和秦咯咯通完话,我马上点开通讯录,找到了风晨霆的手机号码,但就在快要拨打的前一刻, 我犹豫了一下,风晨霆好几天没有给我丁点讯息,依照近段时间对他的了解,他一定是特别忙特别忙……

    要不先发个微信试试看?

    这么一想,我点开好久好久都没有动过的微信,然后看到风晨霆的头像上挂着红色的99+。

    信息是从和他视频当晚开始。

    “小乖乖,我刚把南宫磊敲晕,来,我们继续。”下面显示了五条对方请求视频失败的信息。

    “小乖乖,你看,这是非洲的早餐,真不是人吃的,要不是因为这里太苦,我一定把你带过来。”

    “小乖乖,你在做什么?亲亲我,给我点力量。”

    “不亲?抱一个行不?”

    “我的小乖乖宝贝,你在吗?”

    “你是不是奇怪我这么想你为什么不给打电话?我现在不能听你的声音,一听我就想不顾一切回到你身边。”

    “小乖乖,等我,十五天之内,我一定要回去狠狠亲你爱你。”

    “你相信我现在坐在一排拿着武器的黑家伙们面前,却忽然想你了吗?”

    “这边现在不怎么热,但是不妨碍我变黑的事实,有点担心回去后你不喜欢我。”

    “刚才有一只狮子从车旁经过,我忽然想,我要是被狮子叼走了,小乖乖你会哭吗?哈哈,想想就好开心。”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被狮子叼走有啥开心的,开心泥煤啊开心,脑子抽风了吧,这些话和着他平时高冷淡漠的样子,我只觉得好笑到不自禁地傻笑,心里甜丝丝的,灌满了蜜糖似的。

    过于专注,忘记了身边杨苗苗的存在。

    我继续翻阅风晨霆的微信记录。

    “薇薇,你不理我,你变心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是不是又和哪个男人眉来眼去了?哼!”

    我略恼,又?我什么时候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了?

     “你真的不理我了?小乖乖,你不要不理你的宝贝,我是你的宝贝你知道吗?你不能不理我,绝不能!”

    宝贝……

    一米八几的糙汉子说是我的宝贝,不要吓我。

    然而接着看下去,我忽然发现宝贝是多么的小儿科。

    “小乖乖,昨天打雷了你知道吗?可把我吓得,我躲在被窝里都快哭了,这个时候要是可以抱着你柔软的小身子,我就不会这么害怕了。”

    咳咳,这是把我当避雷针了?

    “我生气了,我真生气了!”

    “哼!”

    “你为什么都不理我?是不是根本就没玩微信?”接着是一个表情,配字: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就是要捣蛋。

    “小乖乖,我等你等到花儿都谢了。”

    “小乖乖,你打开微信看到这些的时候,是不是会很开心很开心狠开心啊。”

    “小乖乖,我现在特别期待你给我回一个信息,真的特别期待。”

    “小乖乖,我在等你说晚安,等到快要睡着了。”

    “早安!”

    “小乖乖,我爱你,快亲亲我,快抱抱我。”

    “想你了,想看你笑,想看你生气,想和你闹,想和你抱。”

    ……

    好不容易全部看完,我刚转动了一下酸痛的脖颈,就听见杨苗苗的声音如惊雷在我耳畔炸开。

    “哈!哈!哈!笑死宝宝了,宝宝要笑死了。”

    我转头,意识到杨苗苗刚才也看到了我看到的一切,脸顿时发烫,只觉得空气都升了温,我把手机放到茶几上,一下把杨苗苗撂倒在沙发上,准备施展挠痒痒大法,让她笑个够。

    胡丽的房门打开,叶飞雪出来,看到我和杨苗苗在嬉闹,她掩嘴一笑,自顾去厨房倒了两杯水,又回屋了。

    杨苗苗把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只虾球,“薇薇,薇薇,咱俩别闹了,咯咯的事要紧,你答应了帮她想办法的。”

    我高高扬起手在杨苗苗肩头拍了两下,而后去拿手机。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杨苗苗跳起来,过去开门。

    “石哥哥啊,你怎么来了?”随着杨苗苗又惊又喜的声音,石鹏程的身影进入视线。

    我刚调出风晨霆的手机号码,见状,不得不返回页面。

    石鹏程一进来就直接问道,“薇薇,我给你的礼物你收到没?”

    因为看出石鹏程脸上的怒气,我没敢多问其他,我并不清楚他哪里来的那么大火气,本想冷言冷语让他离开,不过想到之前受了人家不少好处,于是我认为应该给他一点回应,因此我道,“礼物?什么礼物?”

    “上次我送的跑车你不知道?”石鹏程并不见多急躁,只眼中的怒火烧得愈加旺盛。

    石鹏程声音高亢,惹得胡丽也开了门出来,大声道,“跑车?啥跑车?”

    石鹏程大意说了一下,原来他上次在节目上说送礼物的对象,确实是我,他说的时候已经付完全款,就等交货,节目后因为直接被架到非洲去,没来得及确认,不过他联系方式写的是我,因此回来后见我没提起,也只以为我拿到车了。

    石鹏程气愤地走来走去,那天送杨苗苗的时候,石鹏程觉得不对了,依着我的性格,要是自己有车,怎么可能会半夜让他送杨苗苗一个女孩子?感觉石鹏程说话的时候,后牙槽都在发力,

    呃……我能说我当时还真没想那么多吗?我看看同样一脸愕然的杨苗苗,耸耸肩。

    胡丽不耐烦了,“喂,你吧啦吧啦说这么半天,车在哪?”

    石鹏程收住脚步,转头刚要说话。

    就看见叶飞雪小跑着过去,打开门。

    石鹏程一看见来人,面色突然涨红,大步窜过去,高高抡起手臂,对着那张漂亮脸蛋,以雷霆之势劈了下去。

    “啊!”

    我的第一反应是抢步过去,想保护住那张脸,耳边响起几声惊叫,其中胡丽的声音尤为尖利,我下意识回头,脚下一个没踩住,身体前倾,直直摔落。

    我双手乱抓,眼看自己的后脑勺就要和地面亲密接触,脑子里居然在想着,应该不会很痛,有地毯。

    顷念间,一只铁臂穿过我的腰,轻轻将我捞进一个带着淡淡迷迭香的怀里,不知道是惯性还是为了显摆,我被带着在原地转了两个圈后才稳住身子。

    唇被轻轻含了一含,然后听见天籁般的嗓音在我耳边说,“薇薇,很高兴你这么想念我。”

    那边,石鹏程被火羽按着,半趴在地上,“风晨霆你是个男人不?你要是个男人就自己和我单挑……”

    火羽手底下一用劲,痛得石鹏程嗷嗷叫,火羽笑眯眯地说,“石少爷,你难道不应该庆幸不是晨霆亲自动手?”

    我想为石鹏程求饶,但又怕适得其反,于是不敢开口。

    石鹏程并不罢休,大声嚷着,“风晨霆,你TM的专门给我玩阴的,我告诉你,我查过了,是你把我给薇薇的车开走的,你要是不敢承认,你就是孬种!”

    我知道石鹏程是在乱讲,要是他查清楚就不会再跑来问我,不过我心里明白,当下我保持中立态度比较合适,我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我看看风晨霆,又看看石鹏程。

    风晨霆牵着我的手走到石鹏程面前,示意火羽放开石鹏程。

    “鹏程,在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子面前,你粗言秽语的多毁形象,薇薇的车确实是我开走的,为了开走车,我把那家店买下了,我见识过那几个店员的职业道德,不会存在你所谓的查证,哦,还有,我把车捐了。”

    “捐了?”石鹏程站起身,转了转被火羽扭痛的手臂,动了动脑袋,眼睛直直盯着我看。

    我略不安。

    “嗯,捐给慈航福利院。”风晨霆说着,有意无意替我挡住石鹏程的视线,紧接着他转眼看了一下大家。

    杨苗苗首先反应过来,推搡着胡丽一起进卧室去了。

    我顺着瞧了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叶飞雪早已不在大厅了,果然,尽管不是风晨霆的人,还是被专门训练过。

    风晨霆和石鹏程的对话继续。

      “用谁的名义?”

    “当然是用我家薇薇的名义。”

    “你凭什么替薇薇决定?”

    “鹏程,既然你耳聋,那我不介意最后一次告诉你,薇薇是我的!如果你今天还没记住,我会想个办法让你此生都不会忘记!”

    “风晨霆你……”

    “你什么你,火羽,送他回家,记得跟石老爷子报告一下。”

    火羽摆摆头,屋外进来两个黑衣壮汉,一人架起石鹏程的一只胳膊出去了,石鹏程用脚勾在门上不肯走,声嘶力竭地叫道。

    “风晨霆,你对我家做了什么?风晨霆,你不要逼人太甚……”

    我听着石鹏程的声音渐渐远去,有些诧异风晨霆今日对石鹏程的怀柔,要知道上次在酒店,可是直接打晕带走了的。

    杨苗苗的房门打开一条缝隙,我听见她轻轻细细的提醒,“咯咯!咯咯!咯咯!”

    被石鹏程一搅和,差点忘了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