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四本房产证都是我的名字

    更新时间:2017-08-12 00:54:15本章字数:3304字

     大家不要觉得我做滥好人,我对秦咯咯并不那么好心。

    在秦咯咯决定做服装师后,我跟她拜托了一件事,剧组服装师天天跟组,演员们又多不在意他们的存在,他们若是有心,可以听到很多平时我们完全不会知道的真相。

    远的不说,就说我接受星秀场专访的事,我之所以想那么做,诚然是从秦咯咯处得到了许多谣言,伊玉贞虽已构不成大害,但散布不利于我的留言,对她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若我不公开说明一次,困扰我的问题便永远没办法揭开。

    启用秦咯咯,是我从风晨霆身上学到的,不要小瞧任何一个和你有接触的不起眼的人,也就是说,秦咯咯于我,诚如散放在外的卧底,说白了,就是秦咯咯还有很大作用,我不会让她轻易出事。

    我当即跟风晨霆说了秦咯咯的事,我自然不会把我的真实意思说明,只说的是姐妹情深云云。

    风晨霆听完让我不用担心,他进屋里去打了个电话,然后问我是不是要把秦咯咯带到这里来,我想了想,觉得还是眼见安心。

    风晨霆安排好秦咯咯的事情后,跟杨苗苗说晚上给秦咯咯留门,又叫了胡丽,让她帮我收拾好东西之类的,然后无视胡丽刀子一般的目光,说了句有事没事都别打薇薇电话,拉着我出了门,直奔着我家边上的那扇门去。

    我看他不是往电梯方向去,忽然想到他不会是要一家一家敲门,一家一家宣示我是他的女人?想到这个可能,我顿觉面上无光,使出吃奶的劲,只拖着脚步不肯走。

    “小样,你还能赢过我?”风晨霆侧头看着我笑,而后不再二话,直接抱起了我。

    “哼!我以后要把自己吃成个两百斤的大胖子,看你还能这么嚣张。”我很是不悦,撂了狠话。

    风晨霆笑了起来。

    到了门前,风晨霆示意我从他口袋里拿东西,我探手摸到一张房卡,拿出来,风晨霆示意我刷门,我忽然想起前段时间这房子换了主人的事,莫非换的新房主是风晨霆?

    门开了。

    敢情上一次我看到门口杂乱的划痕,是在装修。

    不得不说,论享受,我还就服风晨霆。

    这套房子的装修风格完全走自然清新风格,阳台上置着一张方形小茶桌,一个鸟巢秋千,以绿植遮阳,以假山喷泉润色,淡淡水雾袅袅婷婷于午后阳光下,只觉恍如身在仙居蓬莱中。

    风晨霆一手牵着我,温言软语地给我介绍房屋装饰,偶尔会亲吻一下我的额头,问我喜欢不喜欢,得到我肯定答复后,他漂亮眼眸里会晕染上一种浅紫色的光华,令人如痴如醉。

    我早已是醉了。

    卧室的床让我大开了一回眼界。

    床头是两个按摩椅,中间是蓝牙立体声音响,床头柜可以调节高度,那东西的时候只要按一下遥控,不需要俯身趴下去,床边还有一个方格,平时可以放置茶杯等杂物,也可以遥控支起变成吃饭的小桌子……这么方便,是为我这种懒到吃饭都不想动的人专门设计的么?

    风晨霆搂着我,告诉我以后他和我一起住在这房子里,他已经把这层楼都买下了,四套房子,一套给我和他住,一套给胡丽杨苗苗叶飞雪她们住,一套给火羽,一套给南宫磊。

    我心内暗惊,原来不是风晨霆突然对石鹏程好,是因为这一层楼都是他的人,石鹏程的大叫完全不造成影响。

    说到叶飞雪,我便顺口问了她的来历,果不其然,确实南宫磊给介绍过来的,而且是在韩冰离开后就已经上岗了,之前培训了一段时间。

    我感觉到风晨霆这次回来对我与往日不同,亲密的许多,在我面前的时候放松许多,他跟我聊起非洲到处乱飞的蚊蝇蚂蚁,一不留神被咬了,就可能导致半身瘫痪,亦或是成植物人。

    我听的害怕,有心想让风晨霆不要去那种地方,又因为从未对别人表示过关心,而不好意思说出那样子亲密的言语。

    风晨霆慵懒地躺着,我靠在他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听着他讲他的事情,阳光透过紫色薄纱洒落,被照到的空间笼罩在一层莹莹紫紫的光晕中,恍惚光年,幸福如梦。

    我想起风晨霆为把石鹏程的车取走,买下了整个车行,于是问风晨霆是不是打算买下这整幢楼,风晨霆居然不反驳,告诉我确实正在协商中……这是要全天候监视我的节奏?

    当下我与风晨霆正值你侬我侬之际,我自然是不肯留着疑问过夜,于是心里怎么想的,嘴上也就那么说了。

    风晨霆这回没立即回答我,他倾过身,拿过床头柜上的几份文件,递给我。

    产权登记?

    “就等你签下大名,这层楼都是你的了。”风晨霆说。

    四本房产证都是我的名字,虽然说里面大部分是我这几年辛苦赚的钱,但我仍是感动到失语,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拥有自己的产业,我自己的存款不够这其中的一套。

    风晨霆欺身上来,一手把我搂住,“小乖乖,我送了你礼物,你是不是应该奖励奖励我?”

    我笑出了泪,“小女子身无长物,只余身骨一副,请问公子,以身相许可好?”

    风晨霆一个虎扑把我按在爪子下,狐一般地诡笑,“甚好甚好,公子喜欢,那就用你的美躯准备侍寝吧。”

    云雨后。

    风晨霆去门口拿了叶飞雪送过来的饭菜,支起了小桌子,我俩就着床边凑在一起吃着。

    我用嘴接了风晨霆给我剥好的虾肉,“晨霆,你喜欢我哪一点?”

    风晨霆把剥虾的手指头放在嘴里舔干净,凑上前来,上上下下打量着我,认真地思考,“嗯?我想想……这一点,这一点,这一点,还有这一点……”

    特么的,我全身都被他给点完,然后刚刚穿上的衣服又……光了……

    凌晨两点。

    睡梦中,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春梦?

    不能啊,这进出感也太真实了。

    我瞪开迷糊的睡眼,看着用平板支撑姿势在我身上律动的男人,怒了,“风晨霆,你个大骗子,你说你爱我,可你一直就想着睡我。”

    风晨霆低下头吻了我一下,道,“小乖乖,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古人把爱和受编写的那么像,可是经过了几千年精确的计算。”

    我揉揉眼,“真的?怎么计算?”然后,又被用力算计了一回,最可气的是风晨霆为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美其名曰他是在教我受和爱的区别。

    累到快虚脱的时候,我真的想过应该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凌晨五点。

    被抓得生疼的胸,使得我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特么的,还叫不叫人睡了……

    我翻过身,尽力把自己的身体贴在风晨霆的胸膛上,贴这么近,他的手不好展开行动,嘿嘿……

    风晨霆顺势把我抱到肚子上,“嗯,我累了一晚上,也该换换你来动了。”

    累了就好好休息,谁跟你说我要动?为了不重蹈覆辙,我坚持在心中腹诽,嘴上不说。

    风晨霆见我死鱼一样趴在他身上不动,不乐意了,“小乖乖,你从来没说过爱我,从来没有主动亲过我,不陪我说话,我感觉你都不爱我,你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睡觉。”

    睡泥煤的觉啊,你让我睡了嘛。

    当然,这么没有营养的话我是不会说的,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脑子里冒出来的问号,我说,“我怎么没有陪你说话了?你形容的……像个充气娃娃?”

    风晨霆愣住,约莫过了三十秒后,他伸手抱紧我,牙齿磨得响亮,“小乖乖别生气,我们一会去打南宫磊玩。”

    好吧,这货又被南宫磊耍了。

    我开始怀疑,现在这个风晨霆和我以前认识的那个……确定是同一个人?还有,为什么我有误入狼窝的感觉?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我眼睛都不睁,只伸长手在床头柜上一阵摸索,摸到手机看了一下,早上十点。

    我下了床,想着去隔壁洗澡,可看到镜子里自己皱巴巴的睡衣,和被丢得到处的昨天穿的衣服……

    咋过去?咋过去?

    正当我急的团团转的时候,听见风晨霆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小乖乖,衣服在衣柜里。”

    我打开衣柜,好家伙,我的所有衣服都在,记得昨晚我的衣服还在隔壁房子里呢,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的衣服被乾坤大挪移了?

    我在不敢相信的心情下,挑了今天要穿的衣服,拿着浴巾进了洗漱间,牙刷牙杯全是新的,看款式和风晨霆用的是情侣款。

    我刷着牙,不知怎滴,脑子里忽然想起风晨霆那些积压着的微信信息,越想越觉得,看着高冷酷帅的男人,幼稚起来其实挺可怕。

    厅上,风晨霆正在用电脑办公,见到我走出来, 他立马笑成了一朵花,我无视,穿厅堂出大门,毫不迟疑。

    或许是已经知道整层楼已被风晨霆买下,我家的门居然是大开着的,我进去的时候,胡丽和杨苗苗正一人一边围在秦咯咯身边说着什么。

    见到我进来,胡丽第一次没有扑过来,只是看着我的眼神有一丝幽怨,我在胡丽身边坐下,正准备抬手安抚安抚她,她却挪着屁股跑到杨苗苗那边去了,垂下脑袋再不看我。

    我大略能猜到胡丽此刻的心情,彼时境况,不容许我对她做过多解释,即便我不希望胡丽由此心情阴郁,也只好等有时间再跟她详说。

    秦咯咯被派出所拘留了三天,因为她坚持要给我打个电话后才做笔录。

    秦咯咯是因为万福进了派出所,万福背着秦咯咯和一个超市营业员上床,秦咯咯冲进去,把一大壶滚烫滚烫的开水,倒在正在行苟且事的男女身上,万福剧痛之下翻身,下体被重度烫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