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你叫乔瑾瑜 对吗

    更新时间:2017-08-13 00:52:50本章字数:3352字

    我们惊呆了。

    秦咯咯说她早就看穿万福的追女伎俩,只是因为自己本身年纪不小,身边朋友又一个两个的,给她灌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的观念,才导致她在不喜欢万福的情况下,还给万福留几分意思。

    最让秦咯咯恶心的是,万福事后以撤诉的条件,要秦咯咯答应和他结婚,他说他不喜欢那个女人,不喜欢但不排斥和她上床。

    秦咯咯说到激动处,愤怒的不行,说你们看看这就是男人,男人和女人上床,只是受原始兽.欲支配,可怜女人们却以为他对你情深似海。

    秦咯咯说保释她的人带她出派出所后,直接就给送到机场,然后到这里来了。

    我告诉秦咯咯,是我想见到她。

    在这件事情上,我要让秦咯咯清楚明白,她受得是我的恩情,往后我还有需要她的地方。

    秦咯咯的事在最初细微一点报道后便被压了下来。

     我第一次验证了风晨霆对媒体的控制能力,忽然有点怀疑,前段时间那些关于我的黑料,是怎么被散播出去的?圈内,不少人都知道我是风晨霆的人,即便有伊玉贞在其间搞事,也不见得王建国之流会为一个女人得罪风晨霆啊?

    越想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秦咯咯坚持要回剧组去工作,我,杨苗苗和胡丽便陪着她去了天安门,四个人疯玩了一天。

    直到傍晚坐上老王的车,秦咯咯还对没有狗仔跟拍、没有一个路人认出我,觉得不可思议,她想不明白我好歹也算跻身一线了,居然还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到处瞎晃。

    杨苗苗一言道出真相,“狗仔也是要轰动性的新闻,薇薇这人没有什么新闻价值,至于路人认不认得出,我想说的是,明星只要像薇薇这样真正全素颜逛街,保管很多人不会被路人认出来。”

    秦咯咯大笑。

      胡丽认为杨苗苗这话有看不起我的意思,不爽地就要回嘴,被我立刻发现低声安抚了,她气恼我最近总是护杨苗苗,剜了我一眼后,掏出手机自己玩起了游戏。

    闲聊中,秦咯咯知道杨苗苗失恋了,又知道杨苗苗在想办法丰胸,“你为了一个不要你的男人,在自己身上动手脚,就算你把自己的脸整成范冰冰,把胸隆成柳岩,把腰部的肋骨抽掉变成玛丽莲梦露,那你还是你吗?为了一个臭男人这么折腾自己,值得吗?”

    杨苗苗神色灰黯,低头不语。

    突然安静。

    我们有时候是好心,说的言语也是真诚,却会在不知不觉中,让一颗想要极力忘却痛苦维持快乐的心,覆上阴云。

    杨苗苗不是不懂那些道理,她只是给自己一个转移伤感的理由,而偏偏我们在自以为是为她好的情况下,在她拼命想要自愈的伤口撒上盐……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囧境已成。

    秦咯咯似乎也察觉到气氛不太对,她伸手搭在杨苗苗手上,无言表示着歉意。

    杨苗苗另外一只手盖上去,扯出一个笑脸对秦咯咯摇摇头。

    我有一个感觉,再有人多跟杨苗苗说一句话,杨苗苗都会哭出声来。

    我想了想,探身去问老王,京都最近有没有新开的好吃的餐厅。老王说新开的没有,倒是有一个扬州饭馆好像来个新大厨,生意火爆了许多。

    秦咯咯一听这大京都里居然有扬州饭馆,便催着老王赶紧带我们去,杨苗苗做出观摩胡丽游戏的姿态,没赞成也没反对。

    扬州饭馆占地不小,光停车场就有六七百平的样子,下了车到主楼要经过一座青石桥,桥下绿叶白荷间,溪水用人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流淌,再走过五六米石子路,就是饭馆的主楼,古色古香的两层木质建筑。

    屋檐下悬着一排精美风铃,胡丽跑过去伸长手平平碰过,一串清越的撞击声立刻在傍晚的金黄色余晖中,叮叮咚咚地响了起来。

    心旷神怡。

    不必论及厨师手艺如何,单就这布局,已迷了我们所有的人。

    进了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名家书法,《人在爱欲中,独来独往,独生独死,苦乐自当,无有代者》。

    我忽然很想认识这家饭馆的老板。

    不知道是不是时间尚早,饭馆里除了我们几个,没有其他客人。

    我让胡丽她们先去座位。

    “老王,”我叫了一声跟在我身边的老王,“你知道这家饭馆老板是谁吗?”

    老王略略弯下腰,“我婆姨在这里帮厨,她说新大厨就是这家饭馆的老板。”

    “哦。”

    我应着,脚已经朝后厨方向走了,走过胡丽她们面前时,胡丽叫道,“薇薇,你去哪儿……”

    我伸手按了按胡丽的肩头,眼睛却一直看向后厨方向,“乖乖在这等我。”

    大家应该可以看得出来,吸引我的是那段文字,那段文字是从《无量寿经》中摘录出来的,记得我第一次读到时,就有一种宿命感。

    爱看书的人,总会被那么几个喜欢的字句,击中你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从此被你珍藏,并成为你时刻鞭策自己的座右铭。

    我把那段文字牢牢记在脑子里,每每在我被往事困扰、无法排解自己情绪的时候,我都会默默念几遍,然后告诉自己:世人皆如是,即使有六亲有眷属,有家人恩爱和睦生活在一起又怎样,到得最后,大家都会是孤独的……

    挑开透明的空调隔断帘,一道瘦长的身影跃入视线。

    “魏云志?”我惊讶地叫道。

    背对着我的人转过脑袋,看了我一眼,“来了。”

    我眨眨眼,什么叫来了?他知道我会来?

    我转头看看外面,除了老王,胡丽,杨苗苗和秦咯咯,还是没有其他客人,现在是饭点,按老王之前的说法,饭馆不能这么清净。

    我忽然跳出了一个令我自己都感到吃惊的想法,魏云志在等我。

    可……怎么会?

    我的脑子飞快运转起来,是老王提议来这里,秦咯咯跟进,秦咯咯……秦咯咯第一次来京都,即便知道扬州饭馆,也不可能和老王串通啊,老王可是风晨霆最信任的手下,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叫乔瑾瑜,对吗?”魏云志说道,看也不看我,专注地片着手中的鱼片。

    “你……,”我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又被魏云志这么一叫,差点蹦出一句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不过我立刻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我慢慢退回到门口,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笑嘻嘻的样子,说,“魏师傅,你不记得我了?我们在晨霆家见过面的,我是蔷薇,我叫蔷薇。”

    “俗气,乔瑾瑜多好听啊,我以后要叫你乔瑾瑜。”魏云志一边把片好的鱼片装入玻璃樽里,一边侧头来看我,而后咧嘴笑了起来,眼眸里有一点亮晶晶的莹光。

    我愣住,情不自禁地仔细打量魏云志,他有一双笔直的浓眉,脸颊微微凹陷,凸出高高的颧骨,眼睛细细长长的,笑起来的时候眯成了一条缝,他不是典型的东方美,不过不影响他不可复制的独特个人魅力。

    魏云志的脸突然在我迅速眼前放大又立刻退回去,敏捷的动作伴着他略略戏谑的语气,“喂,乔瑾瑜,你是不是迷上我了?”

    我不自觉地露出厌恶的神色,心里几乎已经断定,魏云志和那人有关系,那人就是我伦理上的父亲乔达房。

    魏云志直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皱起眉头,“乔瑾瑜,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盯着人一直看是不礼貌的?”

    因为猜到了魏云志的来历,我是连话都懒得和他说,当即转身准备离开,又听见魏云志雁过无痕的声音,“看来某人没有传说中聪明啊,既然如此,我只好用我的办法啰。”

    威胁我?

    我心底是不太相信魏云志敢随便透露我和乔达房的关系,但总有那么一点沉重,压得我迈不动脚步。

    我站着,并没有转回头,静静地等着魏云志说下去,却听见刀具与案板触碰发出有序的细密声响,我慢慢转回身,果然看到魏云志正切洋葱。

    魏云志微微弯腰,精壮腰背弓起流畅优美的弧线,他专注地盯着手里的洋葱,肌肤在灯光下越显细腻,柔和了他线条分明的侧脸轮廓,为他添上几分阴柔的女性美。

    恍如初见。

    为了掩饰心里的惊艳,我故意冷下声气,“魏云志,我不管你知道些什么想干什么,你都不会如愿!”

    魏云志动作僵住,极其缓慢地转过头来望着我笑,“乔瑾瑜,不要像刺猬一样到处扎人,你这样会没朋友的,而且……你现在需要我,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有多需要我。”

    我被魏云志优魅且温柔的目光看着,忽然觉得呼吸有些些困难,缺氧的脑子不够用了,居然没找到词汇反击,只笨拙地应着,“你也是搞笑……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又怎么知道?”

    魏云志扭过头不看我。

    我以为他被我问倒,不屑地笑了一声,抬脚准备闪人,可是下一刻,我却听见我三个足以松懈我所有防线的字。

    “铁皮屋!”

    影迷会当晚,我被神秘人困的那个地方,是影视城里的移动保安室,是一个用铁皮构建的小屋子。

    那晚的事情被火羽压下,听说当时参与搜救我的几个影视城安保,都被火羽收编进他手下,知情的领导为了影视城运营,不可能会透露这么不利的消息……当晚,魏云志在场?

    若不是我知道绑我那个人的身份,我一定会怀疑是魏云志。

    我转身疾冲到魏云志身边,“魏云志,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很吃惊,是吧?”魏云志吹了声口哨,“有点可惜呢,我本来是想用我的美貌勾搭你,不过有人告诉我,你不是迷恋美色的女孩,想要让你真正注意,得使点手段,比如大堂上的字,比如……铁皮屋,”然后他俯近我,嘴角勾起,“看来,他是对的。”

    “他是谁?”我明知故问,心绪已经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