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尽量不需要让我来处理这件事

    更新时间:2017-08-14 01:56:08本章字数:3338字

      那段文字,我只对韩冰提起过,不记得当时是为了什么,魏云志在风晨霆家当厨师,凭他的魅力,和韩冰相熟,知道韩冰所知道的,根本不足为奇。

     而且从魏云志的话里可以听出,他是从乔达房哪里知道铁皮屋,我不关心乔达房和魏云志是什么关系,我关心的是,乔达房为什么会知道铁皮屋,这个是我还留在这里跟魏云志说话的原因。

    “瞧,连你会问这句话都被他猜到了。”魏云志开心地说,“不过,我答应过他,不能说出他的名字。”

    “你不说我也知道他是谁,”我转身走到门口,一手挑起隔断帘,作势要离开,“麻烦你告诉他,我的事不要他管。”

    魏云志声音带上了急色,“喂,你不要动不动就跑,你听我说,他没有想管,他只是想给你多提供一个选择。”

    我缓缓转身,“那你呢,你为什么听他的?”凭魏云志的个人能力,我不相信他会听命于乔达房,就算我现在急需壮大团队,但前有韩冰之鉴,我可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

    “我没有听从他,我不是他的人,我和他不过是目标相同,所求各异。”魏云志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阴森冰冷,如蛰伏在密林深处的饿兽。

    我看得暗暗心惊,却又莫名地欣赏。

    突然,魏云志脸泛不耐,提高了声调,“我不管你是多有名的明星,这里是后厨,不是客人应该到的地方,姑娘,请回到你的餐桌上去,不要逼迫我做出让你没有脸面的事情来。”

    我疑惑地转头一看,原来是有一个服务员正从外面进来。服务员对我笑一笑,递给魏云志一份菜单,说了是胡丽他们点的。等服务员出去后,魏云志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在菜单空白处写下一串数字。

    “这是我的手机号码,”魏云志对折纸页,整齐撕下交给我,“明天咱们约个时间好好谈谈。”说完,他开始准备做菜。

    我出了厨房,魏云志的字写的很漂亮,忽然想起,没问出乔达房怎么知道铁皮屋的事情,我略略回头望,明天一定记得把这个问题弄清楚。

    魏云志是乔达房的人,不过他又有自己的打算,可以看出他不是一个盲目服从的性子,嗯,或者魏云志正是我需要的搭档。

    我已经很久没遇到只见过两次就下决定要合作的人了。

     胡丽她们正拧着眉头伸长脖子朝我这边望,见到我,她们俱换上了轻松的笑脸。

    “美女们看看,我说会没事的吧,”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迎上来,给我拉开凳子,手中拿着一条白抹布擦了擦我面前的桌子,笑的不见眼,“老王常常提起你,说你一点没有架子,他说你特别尊重他。”

    我礼貌地微笑着,“老王确实很好的。”

    女人快活地退下,我靠在椅背上,听着秦咯咯和杨苗苗轻言细语地说笑,看着胡丽聚精会神地玩游戏。

    这是我最喜欢的样子,在喜欢的餐厅里和三两好友,静静地安逸地等待着美味的晚餐。

    我决定不去管明天以后,现下就放心享受着眼前的一切,于是我哄着胡丽收起手机,加入杨苗苗和秦咯咯的谈话。

    饭馆今日没有别的客人,连服务员也只在上菜时可以看见,空间宽阔幽静,橘黄色灯光调的恰到好处地温馨,衬得胡丽、杨苗苗和秦咯咯的脸色高雅而柔和,老王为了让我们女孩子方便说话,坐在最靠近门的桌上独自用餐。

    不约而同的,我们说话时尽量压低嗓子。

    餐后结账时,我看到了魏云志,他在收银员边上站着,淡然地望着我,没有笑没有说话,眼神却自信而坚毅。

    我从未对一个人有过这么大的认同感。

    回到家已近九点,叶飞雪正在给风晨霆他们煮咖啡,问我们要不要,胡丽当先表示拒绝,我们便都顺了胡丽。送完咖啡回来的叶飞雪,把我吩咐她备着的新睡衣,和洗漱用品给秦咯咯拿了来,游玩了一天,我们都准备早点休息。

    我的本意是让秦咯咯和胡丽将就一晚,胡丽用了我之前腾出来的房间,空间较大,不过秦咯咯自己想要和杨苗苗睡一起,便随了她去。

    秦咯咯是早晨六点多的飞机,我和胡丽均属于晨起困难群体,秦咯咯想自己打的去机场,杨苗苗说自己早晨习惯早起,于是自告奋勇去送机。

    又坐着说了会话,十点过个几分钟,到了胡丽睡觉时间,便各自散了。

    我推开门的时候,风晨霆正坐在办公桌后用电脑和谁视频,虽然大厅开着灯,但电脑屏幕的光亮还是映得他的脸青白青白的,见我进来,他跟对方说了句明天继续,就关了视频。

    我想,我和风晨霆是进入了蜜月期。

    风晨霆过来一下把我抱起来,“说,有没有想我?”

    我挣扎着想要下来,“我浑身都是汗,黏糊糊的。”

    风晨霆低下头在我脸上啵一下,“我不嫌弃。”

    我极力躲避,“不要啦,我自己嫌弃。”

    风晨霆已抱着我挤进了洗浴间,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水,他放下我让我站稳后,弯下腰给我试了试水温,“有点凉,”说着,加了些热水。

    我探脚进去,“刚好……你干嘛?”我被风晨霆伸过来的手惊到。

    风晨霆居然红了脸,“小乖乖,别这么大声,会被别人听见的,”嘴巴说着,手也不闲着,我今日就穿了一件连身长裙,轻易就被他卸了去。

    我又羞又怒,“风晨霆,我不要和你住在一起,你不是人,不是个东西。”

    风晨霆双手沾着泡馍在我身上游走,“好好好,我不是人,我不是东西,小乖乖是人,小乖乖是东西。”

    我愣了愣,“你……你再说一遍!”

    风晨霆手上动作稍滞,做出凝眉思考状,三分钟后,“我刚才说了什么?”

    我扬起下巴,“哼!” 

    风晨霆扯下浴巾裹住我,把我抱出浴室,抱着我齐齐滚到床上……当然,接下来做的当然是男男女女间那不可描述的运动。

    第二天凌晨,我模糊记得风晨霆跟我告了别,说是临时要去国外一趟,我记得自己模模糊糊好像抱着他撒了会娇,要他在我下部戏开拍前赶回来什么的。

    完全清醒是在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第一次觉得,窗帘过于厚实也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不看手机,我根本不知道现在是几时,我从未一个人在完全没被打扰的情况下,睡得如此饱和,甚而至于,腰酸背痛。

    我赖了会床,让眼睛适应下屋里的暗蒙蒙,下床,过去打开窗帘,才发现这套房子的朝向和我之前的那套相反,不知道是不是风晨霆之前特意装修过,除了大厅阳台外,我现在这个房间也带有一个阳台。

    我走出阳台,九月初,清晨的阳光尚有一点热气,却不影响我此刻发现新大陆般的心情,举目可见是一大片浓翠树林,往远处延伸出十亩左右,期间有三两棵不知名的树上缀着星点白色小花,隐隐有淡香从空气中飘来。

    谁会想到,京都会有这样的景色?

    想来我那套房子的朝向是这幢房的最次,我对自己居住几年之后才发现这个问题,也是无奈,记得风晨霆带我来看房的时候,我奇怪过,每一个楼层为什么剩下的都是这个朝向的房子。

    前言不提,只说现下我置身这样的美景之下,少不得心旷神怡,一下子觉得轻松快活了许多。

    我哼着不知名的调调,敲响了胡丽家的门,为了方便大家区别,下文再涉及我之前的家,就暂以胡丽家替代,原本我也是打算把这几套房子均转到胡丽名下。

    我思量过,这些套房子是风晨霆给的,在我和风晨霆貌似水乳.交融的当下,我不太愿意承认自己还是没对风晨霆完全信任。

    我知道自己是自私的,不过我不觉得自私有什么不好,潜意识里,我是不看好我和风晨霆的,我不知道我这样跟着风晨霆,明天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只是希望在没有我的时候,保证胡丽可以过的不那么艰难。

    我得趁着当下产权在我手上,都转给胡丽,免得以后夜长梦多,我自己存下的那点钱下载可以拿来投资,争取多赚点,我寻思着在浙江寻个风景秀丽的地段,悄悄给我和胡丽置办一个家。

    大家不会说我过分哈,风晨霆自愿给我的东西,我不过是想稳固些,仅此而已。

    开门的是叶飞雪。

    “薇姐,起床了啊,”叶飞雪大声道,朝我使了个眼色。

    我还没完全领会叶飞雪的意思,就看见倚着沙发站的双手抱着胸的杨苗苗,高高噘起的小嘴都可以挂个小花篮了。

    我以为是胡丽和杨苗苗又拌嘴了,我走到杨苗苗面前,伸长脖子朝胡丽房间看了看,“这大清早的,是谁惹我家四儿生气?”

    “不用看,狐狸出去买菜了,”杨苗苗气呼呼地用手肘地撞了我一下,转过去到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我最近怎么老是遇上没品的恶心男人?”

    我看杨苗苗一时半会的气也顺不了,先叫过叶飞雪问了胡丽的事,我之前交代过叶飞雪,尽量不要让胡丽一个人出门。

    叶飞雪有些不好意思,说胡丽是和叶飞宇一起去的。

    我没有问其他,只是深深看着叶飞雪,告诉她,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听到这句话,我希望尽量不需要让我来处理这件事。

    叶飞雪看着我,似有许多许多话又不好说出口,脸色涨的通红。

    我等着,想听叶飞雪究竟会说什么。

    杨苗苗等急了,“薇薇,你在那边干什么,给我死过来。”

    我拍了拍叶飞雪的肩头,“给我一杯牛奶,两个荷包蛋,谢谢。”然后去听杨苗苗的故事了。

    经过杨苗苗气怒的控诉,我大略知道了让她如此不爽的事情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