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用我的名字成立一个工作室

    更新时间:2017-08-15 02:23:57本章字数:3251字

    杨苗苗说她送完秦咯咯回来,因为松糕鞋的原因,她在快到楼下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然后一个帅气的小青年迎着杨苗苗跑过去,然后在她面前站住。

    杨苗苗以为他是来帮扶起自己的,赶紧伸出手去,谁知道那小青年只是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拍下了她,然后擦身而过,留下伸着手趴在地上凌乱的杨苗苗。

    “薇薇你不知道,那小青年长得是人模狗样的,笑起来的时候比青柠都要好看,特么的,人品却是差到不行,简直了,真是要气死我,你知道那种先看见鲜花后闻到花肥的心情吗?真是×了×了。”杨苗苗说。

    我心里明白杨苗苗的小心机,并决定说破,“苗苗,你是故意摔倒想让人家扶你,然后他不识相不理你伤心吧,”说完,我漫不经心地用小木勺搅着杯子里的牛奶,让热气散得快些,杨苗苗在家穿的拖鞋都是十厘米厚底,说她穿松糕鞋摔倒,这样的借口只怕连胡丽都不会相信。

    “你……,”杨苗苗微愕,而后失笑,“靠,你果然是老狐狸,什么都瞒不过你,没错,我其实是看着小青年跑过来,太特么的帅了,我想我这么可爱,给人家制造个机会呗,谁知道他脑残,不懂接招。”

    我呡一小口牛奶,不留情地戳破杨苗苗的谎言泡泡,“他那不是不懂,是不想懂。”

    杨苗苗炸毛了,起身朝我扑来,“蔷薇,你几个意思,你说说你是几个意思。”

    我一边躲闪一边提醒她,“别闹,牛奶是烫的……”

    就在杨苗苗扑倒在我,并恶狠狠地把手伸向我胸部的时候,我们听见一个惊讶的男声叫道,“喂,喂,喂,你们在干嘛?”

    我和杨苗苗齐齐看去,南宫磊!

    现场情景是这样的:我坐在沙发上,朝右侧斜躺着展开双手,一手牛奶一手勺子,杨苗苗跪在沙发上,上半身扑在我身上,两只手都放在……我的胸……嗯,重点在杨苗苗的手。

    更大的重点是,旁边站着一只高大魁梧的雄性动物,南宫磊,如果不看他瞪到眼珠子都要飞出来的眼,和快要掉到胸口的下巴,其实一切……都算是正常的……是南宫磊太大惊小怪了。

    杨苗苗首先反应过来,紧接着她像支弹簧般弹跳起来,站在沙发上,双手叉腰,恶声恶气地叫道,“你,你怎么进来的?”

    我在心里暗暗为杨苗苗的恶人先告状叫好,然后又发现一个问题,杨苗苗怎么没问南宫磊是谁?嗯?南宫磊和叶飞雪见过了?

    我慢慢思考,慢悠悠坐好,慢悠悠呡一口牛奶,慢悠悠咬一口鸡蛋,嗯,叶飞雪放了醋,好吃。

    “小饭桶,这个疯婆子是谁?”南宫磊无视了凶神恶煞般的杨苗苗,只走到我身边,自然地把我的鸡蛋抢走,放进嘴里美滋滋地嚼着,继而又看见从厨房出来的叶飞雪,“小雪,给哥来杯和小饭桶一样的奶。”

    我看看被气到脸变形的杨苗苗,用眼神示意:苗苗,上。

    杨苗苗跳下地,拖鞋也不穿,光着脚踱到南宫磊身边,用力在他胳膊上戳了两下,大声道,“薇薇,这个人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没品男人,他,就是他!”说完,又在南宫磊身上戳了好几下。

    我愣了愣,不到一米五的家伙居然叫一个一米八的人小家伙……我也是给跪了,再看看斗鸡一样的杨苗苗和一头雾水的南宫磊,我禁不住发出一声由衷的感叹,“这个世界,是真小啊。”

    南宫磊居高临下地看着杨苗苗,“谁家小孩?这么没礼貌。”

    杨苗苗被击中痛处,顿时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发了火,“哇靠,你是人么?你有眼睛么?你看清楚了,谁是小孩?你是,你全家都是小孩,你全家都没礼貌!”说着,伸手把叶飞雪端过来的牛奶截走,拿回厨房,倒了。

    我同情地看向南宫磊,悄悄起身,准备撤离即将硝烟弥漫的战场。

    南宫磊一把拉出我的胳膊,一脸的难以置信,“喂,连你也怕她?这小姑娘这么可怕?”

    我一边挣扎一边说,“什么啊,我家苗苗才不可怕,是你惹恼她了好不好?”

    “屁咧,我哪里惹她了,明明是她莫名其妙……”南宫磊死死抓住我不让我走,眼睛直直盯着走回来的杨苗苗看,然后说着说着忽然变了个调调,“哈啰,苗苗您好,你这么可爱这么聪明,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是哥不对,哥不好,都是哥的错。”

    我好笑又惊讶地看着南宫磊,这家伙脑子转的也太快了吧,善于见风使舵,论在抗日时期,做汉奸是绝对够格。

    杨苗苗显然也被弄糊涂了,圆圆大大的眼睛瞧瞧我,瞧瞧南宫磊,“你……你吃错药了吗?”

    南宫磊小眼珠子转了转,眼底的迷蒙很快被谄媚替代,“是,是,我吃错了药,才对这么可爱的女孩不好,哈哈,我绝对是吃错药了。”说完,一手把我推远了。

    我,“……”

    这时,我的手机震了震,和魏云志约今天见一见,昨晚不知道风晨霆今天会去国外,为保险,我把手机铃声设置成震动了,我不动声色地退进胡丽的卧室,接起来,“您好……好。”

    现在的问题是,我要怎么样才一个人出门?

    我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圈,决定先说服杨苗苗,只要有这个鬼灵精帮忙,事情会变得容易许多,我走到房门口。

    “苗苗,来一下。”

    “哦。”

    杨苗苗猫咪一样的应声惊起我一身鸡皮,顺眼望,南宫磊正一脸得意地冲着我笑。

    杨苗苗三步一回头地走过来,对自己和南宫磊的交谈被我打断,表现出明显打断不情不愿,“什么事?”

    我把她拉进屋,就着这个位置,低声大致说了,我需要一个人出门一趟,要她帮忙拖住南宫磊和叶飞雪,最好是可以把火羽一起拖住。

    杨苗苗只考虑了不到一分钟,就答应了,不过她希望我尽量缩短时间,因为她不敢保证能拖多久,我想了想,让她最少得给我争取两个小时。

    略略商量了下,叶飞雪是女性,于是先由我告诉叶飞雪,我要休息,如果我没出来不要进去打扰之类的,然后我去我自己的房里呆着,然后杨苗苗以无聊为借口,拉火羽和南宫磊还有几个保镖一起玩狼人杀,然后我寻机会出去。

    前面两个完全没有难度,第三个在实行的时候遇到了一点问题,保镖们不肯一起玩,即便是南宫磊叫了也没有用,他们只听命与风晨霆,而杨苗苗却被南宫磊拖住了,杨苗苗递给我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后,跟南宫磊和火羽还有叶飞雪一起玩狼人杀去了。

    眼看离和魏云志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却一点没有办法,我看着因为南宫磊他们玩闹而越加警惕的保镖,一个大胆的念头冒出来,我给风晨霆打了个电话,当王菲动听的歌声流淌入耳里的时候,我去见魏云志的心几乎被动摇。

    “薇薇,有事?”风晨霆悦耳的声音从电波中穿过来,激荡了我平静的心湖,我咬着牙,愣是压下了心内的感动。

    我简单说起了魏云志,我直言不讳地告诉风晨霆,我想试试和魏云志合作,我想试试魏云志能不能让我在娱乐圈有别样精彩。

    让我意外的是,风晨霆居然答应的极是爽快,不过他坚持要我带两个保镖去,我答应了,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呢?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在获得风晨霆允许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动。

    魏云志约的地方,是在他的家里。

    那是一座漂亮的小洋楼,奶白色的大门,褐色木栅里的草坪一只通到房门处,两株紫色三角梅攀着圆柱而上,在二楼阳台处被人为雕成心形图案。

    一个面色沉静的男子把我让进了屋内。

    “蔷薇小姐请稍等,云志很快回来。”他说,一身十足古风的麻衣长袍,使得他看起来像画中的古代公子。

    我有些奇怪,“魏师傅不在家?”

    正在泡茶的男子看了我一眼,清隽的眉眼低垂,“嗯。”

    “哦,”我扭头望了望我带来的站在门外的精壮保镖,再瞧瞧眼前举手投足古色古香的秀静男子,有一种时光错乱的感觉。

    一声轻微声响,厅堂旁侧的卷帘被卷起,魏云志走了进来,手臂脖颈上晶亮的汗水显示出主人之前赶路的急切。

    我注意到,正在泡茶的男子在见到魏云志的那一霎,眼里柔光如水,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然后站起来,从柜上拿出一条白毛巾递给魏云志,接过魏云志手里的钥匙,放进柜子里。

    一接一放,是那么自然,一颦一行,是那么幸福。

    我羡慕地看着男子,忘记了魏云志,然后我听见魏云志不太友善的声音。

    “乔瑾瑜,我警告你,不要打肖潇的注意!”

    我一愣,接着看见肖潇雪白的脸色飞上两朵红云,再看看一脸戒备的魏云志,我尴尬地咳了两声,“魏师傅想多了,你知道,我可早就是名花有主了。”

    魏云志这才缓了语气,道,“嗯,那最好,”而后他转头柔声对肖潇说,“肖潇,你暂且避一下。”

    肖潇温顺应着,转身上楼。

    魏云志没说废话,一开口就直接说了我和他合作的雏形,他建议用我的名字成立一个工作室,他要百分二十五股权,肖潇是摄影师,给肖潇百分十,剩下的百分六十五给我,至于我自己要怎么分配他不管。

    我认真听着,然后我觉得屁股下有被什么东西磕到的感觉,伸手一摸,摸出个皮卡丘的小玩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