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名字只是个称号而已

    更新时间:2017-08-16 01:41:23本章字数:3219字

    魏云志见到,一把把皮卡丘抢过去,若无其事地继续说,他看到门口的保安就已明白风晨霆对这件事是知道的,他很赞赏我居然可以说服风晨霆,但是他要求工作室不要有风晨霆入股,也不要风晨霆插手,在工作室没落定前,对外不能透露半句。

    出资方面各自按照比例出,魏云志再三强调工作室只能由我和他两人主导。

    我假意考虑十来分钟后才勉勉强强答应,我十分清楚他的顾虑,他担心风晨霆插手,他不知道,我之所以想成立工作室,就是想不受风晨霆影响。

    不过,让他认为我不那么情愿也没什么坏处,我向来不缺防人的心。

    我和魏云志最大的分歧在于,他要我用乔瑾瑜的名字,而我坚持用蔷薇。

    我不明白魏云志为什么要用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名字,我觉得他没有对我说实话,这一点我非常坚持,我甚至放话,若要用乔瑾瑜,大不了我就维持现状,不开工作室,我照样可以过得不错。

    魏云志不得已,告诉我实情:我猜的没错,魏云志正是和乔达房有约在先,魏云志帮我缓和与乔达房的关系,乔达房帮魏云志达成心愿,当然,魏云志的心愿是什么他没明说。

    本着人人都有隐私的顾念,我也没追问,经过绑架后,我看清楚一个事实,我这样一点一点努力爬,何时能强大?只怕还没等我变强大,路上随便遇到一两个狠角色,我就挂了。

    而且乔达房辛辛苦苦变着法子想要帮我,我为什么不接受?既然乔达房要补偿我,我为什么不接受?即便我深深知道,任何补偿都没办法让我忘记过去,但有什么关系呢,乔达房愿意。

    现在很明显有狠角色盯上了我,我必须用最快速度强大,再说合理借用别人的力量,让自己强大也是本事,更何况那个别人是对我充满了歉疚之心的父亲。

    如果不是风晨霆那边靠不住,我不会给乔达房任何机会。

    如果犯了错,弥补有用,那么一定是那错不够伤人。

    一切谈妥,只剩下一个问题,我和风晨霆公司的合同还有一年半,这中间的戏也大部分谈妥,那么,是等待我合约期满还是提前解约?提前解约的话,我必须付一笔数额巨大的违约金。

    我的意思是魏云志可以先期准备工作室事宜,我这边等合约到期再说。

    魏云志却说出了一个惊人的建议,他要我直接跟风晨霆商量这件事,让风晨霆决定。我自然是不解,他刚强调不要风晨霆插手,这还没一会,怎么就变了?

    我那么想就那么问了,我认为既然要合作,就不能让疑问变成问题。

    魏云志对我的质疑并不直接回答,而是给我讲了一件事,一件加快促使他决定和我合作的事。

    大概一个多月前,乔达房和风晨霆见过面,乔达房希望风晨霆带我去见一见他,只要能顺利让我和乔达房一面,乔达房会给风晨霆一个他想要的信息。

    我记起风晨霆把我从横店直接带走,因为我不愿意而半路折返的那天。

    可是风晨霆都可以左右赵贵堂的侦探,应该是他本身也有厉害的手段,乔达房又会有什么信息,是风晨霆想知道却没办法知道的?

    魏云志还在继续:那天风晨霆没把我带到乔达房面前,乔达房因此对风晨霆和我的关系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后来网络上流传对我不利的消息,更是惹怒了乔达房,认为风晨霆没有尽全力保护我,于是乔达房开始动用人脉给风晨霆制造各种麻烦。

    风晨霆因为这件事,损失最少三亿人民币不说,还差点被风老爷子撤掉执行权。

    三个亿!要知道这么多钱钱,我一定会好好听风晨霆的话,其实我知道乔达房既然认出了我,我和他早见晚见都得见……

    魏云志讲完这些,直率地表示,他看出我对乔达房和风晨霆的重要性,他直接说这是我的价值,也是他准备和我合作的底牌,他还说风晨霆要么不放我,如果风晨霆答应让我开工作室,就不会要我付什么违约金。

    我面上淡淡,心底却是苦笑,魏云志分析起事来头头是道,可我自己心里清楚,不管是乔达房还是风晨霆,我均没有魏云志说的那么重要,风晨霆损失三亿的事情我不知道真假,就算真有此事,我想也不会与我不见乔达房有直接关系。

    不过,魏云志这么认为,目前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自然不会傻到去纠正魏云志,既然乔瑾瑜三个字可以为我带来些价值,那就用着,不过是三个字而已。利益为最,至于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并不重要。

    我问了魏云志,乔达房是怎么知道铁皮屋的。

    和我预想的差不多,魏云志仅仅就知道铁皮屋三个字,其他一慨不知,我想,只有乔达房本人才会清楚,其实,在我决定使用乔瑾瑜这个名字后,很多事情已经不重要了。

    虽然我高兴不起来,但不得不说这个决定,以后会给我带来的好处,完全可以预知,我很清楚乔达房的影响力,我也清楚自己会因为乔瑾瑜这个名字,得到更多的好资源。

    对一个演员来说,资源就是前途。

    名字,只是个称号而已。

    譬如,啊猫,阿狗。

    我问,“如果风晨霆和乔达房干起来,谁会吃亏?”

    魏云志站起来踱到落地窗边,仰起脸看着外面不知名的地方,他就那么站着,一动不动,良久后,他头也没回,只缓缓说道,“我想你应该不太知道风晨霆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风晨霆成为风家执行人不到三年,便被誉为诡才,这里提醒你,是诡计多端的诡,他手底下有一批国际顶尖的雇佣兵,你应该知道他待在非洲的时间,比在国内多很多倍,他的大部分生意都是从非洲接的。”

    “风晨霆最让人害怕的不全是他的雇佣兵军团,是另外两个方面,一是几乎所有的雇佣军均和风晨霆有关系,本都是收钱办事的团体,可如果碰到风晨霆,钱不管用了。二是风家与顶级富豪之间的错综复杂又无坚不摧的关系。”

    魏云志侧过头,面色素凉地看着我,“关于风晨霆,我们要做的是合作是配合,千万不要有其他的想法。”

      可以说,我早就想到风晨霆必然家世不俗,特别是在去过他家后,然我从未想过,人家不仅仅是不俗,简直是惊世骇俗,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也不知道该怎么表现比较合适,我能做的,是维持表面淡定。

     我抑制住心里的地震,“这么说,是风晨霆更强?”

    魏云志突然笑了,然后他走到我身后,俯下身双手撑在椅背上,“那要看是在非洲还是在……这里!”

    我听出魏云志话里隐有一种狠,特别是最后两个字,像被烧红后捶扁的铁片,冷薄尖利,下意识转头去看,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魏云志看似平静的眼神里,那利刃一般的寒意!

    我小心翼翼地问,“你……和风晨霆有过节?”

    魏云志一愣,而后惊讶地看我,“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急忙摆手,“啊?我随便问问,随便问问,嘿嘿。”

    “是我什么地方让你误会了?我对风晨霆很欣赏,若不是,我怎么会愿意给他当家庭厨师?风晨霆是一个特殊的人,有时候你以为他是那么想的,但你会发现你错了,风晨霆想什么要做什么,没人可以提前猜到,哪怕他最亲近的人也不行。”

    我浅浅笑了笑,这一点我同意。

    “你赶紧回去,”魏云志说,“我也要去上班。”

    “上班?”我边说边站起来,准备离开,“工作室以你我为主,你的饭馆以后怎么办?”

    “饭馆是家父的产业,以前没有我也挺好的,”魏云志绅士地等在我身旁,“我说我去饭馆,只是为了和你遇见,你相信吗?”

    我做出吃惊又佩服的样子,“天啊,你太聪明了吧,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去?”

    魏云志摸摸鼻尖,“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来,不过我知道店里有一个打杂的是风晨霆司机的老婆,而且你喜欢各种美食,你到我家饭馆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得不承认魏云志身上有一股令人着迷的自信,不过我不太相信他会无缘无故去调查一个毫不起眼的员工的资料,只是有些东西,可看破,不能点破。

    不记得谁说过,男人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

    走出魏云志的家门,我从包里拿出手机开了机,一开机,信息铃声就滴滴滴滴响个不停,都是杨苗苗发来的。

    我这才想起,忘记告诉杨苗苗,风晨霆知道我来见魏云志,她不需要费心拖着火羽和南宫磊,我当即给杨苗苗打电话,没人接,……回到家时,没看见杨苗苗,保镖说杨苗苗拉着南宫磊和火羽出去购物了。

    我又给杨苗苗打电话,她的手机铃声却在她卧室里响起来,这咋咋呼呼的丫头,忘记带手机了。

    我是不信杨苗苗需要跟两个大男人去购物,她一定是恪守两个小时的拖延,实在没招了,火羽和南宫磊也是,风晨霆肯定会通知他们,他们也不跟杨苗苗说明一下。

    我正走来走去地想着要怎么找杨苗苗,就听见走廊里传来杨苗苗的声音。

    “南宫磊,你现在欠我的,要记得哦……”

    我迎上去,南宫磊手里大袋小袋提了好多,杨苗苗捧着一杯果汁,边走边喝,还不耽误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