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去的理由只有一个

    更新时间:2017-08-17 03:53:09本章字数:3230字

    杨苗苗一看见我就张开双手,大叫,“微微,你终于回来了。”刚刚才生龙活虎地跟南宫磊说着话,转眼就变成了一副累到虚脱的样子,“薇薇,你知道南宫磊和火羽有多难缠?哎呦,哎呦,我脑细胞死了不知道有多少,你要好好赔偿啊。”

    我笑着看杨苗苗闹。

    南宫磊却不乐意了,他举了举挂满袋子的双手,“杨苗苗,你怎么说话的,这还叫难缠?”

    杨苗苗噘噘嘴,“哼,谁要你让火羽离开,两个人不就不用拿这么多了?”说到这里,她似乎想起什么,拉着我快步进屋,紧张地低声问我,“薇薇,火羽有没有去找你?”

    我安慰她,“没关系,这事一会跟你详说。”

    杨苗苗脸上愧色未退,转眼看到随后进来的南宫磊,顿时越加不爽,“都是被这个没品的男人害的。”随即,恶声恶气地指使南宫磊,把东西提到她房间里去。

    南宫磊一言不发服从,片刻后他从杨苗苗房间出来,随着房门在他身后关上,脸上谄媚的笑顿收,走到我面前,用低低的声音给我说起他被杨苗苗吃定的事情。

    原来,南宫磊和杨苗苗逛街的时候遇见了他的前女友,前女友看到南宫磊,故意在走过他面前的时候抚着肚子,娇滴滴地对未婚夫说,“亲爱的,我们家宝贝踢了我一下呢。”说着,还顺便秀了一下鸽子蛋。

    杨苗苗发现了南宫磊的囧境。

    杨苗苗忽然挽起南宫磊的胳膊,软糯糯地撒娇,“人家不喜欢那个五克拉钻戒了,我想要那个八克拉的,干爹。”

    南宫磊说当时只觉得有千万头乌鸦头头上飞过。

    杨苗苗还未罢休,她用双手搂住南宫磊的脖子,把整个人吊在南宫磊身上,“亲亲干爹,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南宫磊的前女友听得脸色一变,哼了一声,扭身离开。

    南宫磊不明白杨苗苗为嘛要叫干爹,既然要帮他,叫老公或者亲爱的不更好。

    杨苗苗有理有据地说什么女人懂女人,叫干爹更能恶心到人,且她天生娃娃脸,不适合叫南宫磊老公,言下之意自然是嫌弃南宫磊老。

    南宫磊岂有听不出来的道理,于是南宫磊和杨苗苗就干爹好还是老公好争了一路。

    看着南宫磊不知是气恼还是宠溺的神情,想起他平日里总是摆出一副天下最聪明的嘴脸,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杨苗苗纯属是为了胡诌而胡诌,却诌得人心里很是爽快。

    我客客气气滴嘲笑南宫磊,说他也有今天啊,我居然有了一个可以制服他的人,然后在南宫磊伸手要来敲我的时候,我及时地指了指杨苗苗的房间,满眼的有恃无恐,“你确定以后还要敲我?”

    南宫磊朝那边看了看,悻悻地回自己房去了。

    我心大悦,踢了拖鞋,把双脚平直放在茶几上,惬意地玩起消消乐。

    杨苗苗收拾好出来的时候,门铃恰好响起,杨苗苗过去开了门,却是叶飞雪和胡丽回来。

    叶飞雪和杨苗苗去准备晚饭,胡丽坐到我身边,她反常地没有玩手机游戏,她垂着脑袋,双脚一下一下踢着茶几脚,隔一会抬起头看我一下。

    我故意专注玩游戏,不去看瞧胡丽,余光中,瞥见她的心神不定,想是叶飞雪已经告诉她,我知道她和叶飞宇一起出去的事。

    “薇薇,”胡丽弱弱叫了一声。

    “嗯,”我目不斜视。

    “我……我想和你商量件事,”胡丽羞羞怯怯地说。

    “嗯?”我盯着手机,眼珠子都不动一下。

    “过几天,我想邀请一个帅哥来俺家做客,”胡丽语速飞快。

    “不行!”我直接拒绝。

    “薇薇……”

    “我说了,不行!”我放下手机,直视着胡丽,“小狐狸,乖一点,听话哈。”

    “可是……”

    “没有可是,”我说,“或许你现在会讨厌我,但我是为你好,咱们不和叶飞宇玩了,以后你会遇到比他更好看更合适的人。”

    胡丽迟疑地看我,“真的?可我喜欢飞宇……”

    我一手沉沉地按住胡丽的肩头,双眼直直看入胡丽眼底,轻柔地催眠似地说,“胡丽,你不是喜欢叶飞宇,你喜欢的是他做的猪蹄煲,你一直一直喜欢的在意的,均是养好我的胃,是不是?”

    胡丽呆呆地看着我,半响后,认可地点头,“对!”

    我心底略喜,继续蛊惑,“所以,你不喜欢叶飞宇,你只是喜欢猪蹄煲,是不是这样的?”

    胡丽这下回答的很快,语气也坚定了许多,“嗯,是这样的。”

    时机已经成熟,我耷下眉眼,“小狐狸,我饿了。”依照我跟胡丽相处的模式,我不能对叶飞宇的事表示过分在意,我在意的,胡丽会记住,我模糊的,胡丽很快会忘记。

    胡丽担心我饿坏了,进去帮忙做饭。

    我趴在椅背上看胡丽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失却了片刻前的好心情。

    手机忽然震动,屏幕亮起。

    是魏云志。

    魏云志说下个月巴黎有一个时尚秀,他刚好听说秀场设计师,和我代言的护肤品厂家有合作关系,魏云志建议我联系一下厂家,去参加看秀。

    我沉吟半响,跟魏云志说出了我一直不参加看秀红毯的原因:初入行前几年,每每看到媒体上放谁谁艳压谁谁时;谁谁因为蹭红毯被现场保安请下去时;我均很是奇怪,女明星走红毯打扮美丽本无可厚非,为什么要艳压?每个人走红毯的时间都是按照流程规定好的,为什么要蹭?

    带着疑问,我参加过一次国剧红毯秀。

    于是我明白,红毯秀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红毯作秀。

    一对恩爱夫妻牵手红毯,其实圈内人都知道他们早已离婚,但为了迎合公众口味维持双方的高人气,他们秀婚戒秀体贴秀幸福,很少人知道,在没有镁光灯聚焦下,他们背向离开。

    有一个被誉为冻龄女神的演员,要上台去颁奖时,把皮草外套交给助理,助理接过时没拿好,袖子沾到地上,歌星甩手就是两个巴掌,而下一刻出现在台上的她,笑容甜美言语真诚。

    还有很多很多诸如此类。

    然而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大部分人在完成自己的颁奖和领完自己的奖后,会提前退场,在我参加的那一次,颁发到最后一个奖项的时候,看台底下坐着的已经没有一个刚才走红毯的明星,有些人会让自己的助理或者是经纪人坐在位置上,更大牌些的,直接空座。

    后来,看所谓的电视直播,我居然看到所有明星都是从头到尾在场……

    线那端的魏云志极有耐性地听我说了理由,最后他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评说这样的现象,不过,我认为一个现象之所以会形成,一定有它形成的缘由,明星扎堆蹭红毯,自有它值得蹭的价值,我们要做的是适应,而不是隔绝,希望你认真考虑下我的建议,如果你实在不喜欢去,我也不强求。”

    我没有回答,我和魏云志的合作还没开始就要这么累吗?若是火羽这么跟我说,我会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但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

    “瑾瑜,你在风晨霆的保护下,和社会脱离太久了,”风晨霆等了少顷,一直没听见我吭声,又继续道,“你要想自立,就必须有勇气跨出第一步,第一步是最难的,但你只要开始走了,就会发现一切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难。”

    “下个月什么时候?”我问,下部剧的导演已经在微博上公布下个月开机,还圈了饰演角色的演员们。

    我没开微博,导演圈了我的全球后援会,火羽早已把剧本给我,我也大略看了下,我演的是女二,这是我第一次演如此重要的角色,我开始盘算是不是可以用这个借口推掉魏云志的建议。

    魏云志隔着电话线轻轻叹气,“瑾瑜,不想去的理由有很多个,但去的理由只有一个,工作室!”

    我心里一颤。

    胡丽从厨房探出脑袋,“薇薇,吃饭了。”

    魏云志显是也听见,说了一句明天给他答复,挂了电话。

    我在沙发上坐了会,试图消化一下魏云志的话,然而没用,我骨子里是个固执的人,我坚持着的东西很少会改变,我用手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我想独立,我想强大,可我又不那么想改变现状。

    我……也是很绝望的。

    这时,杨苗苗拿着她的手机走过来,“微微,咯咯的电话。”

    我接过她的手机,听电话,听着听着,我的心慢慢凉了。然后我立刻给魏云志发了一条信息:我同意去看秀,你去安排吧。我不打电话是怕等待接听的那几秒,我会改变主意。

    杨苗苗带着深究的眼神看着我。

    “吃饭吃饭,饿晕了都。”我极力用轻松的语气说道,心里却像压了块大石,秦咯咯告诉我的,是我这次特意叮嘱的,关于古陌的事情。

    秦咯咯这次跟的还是欧阳文的组,我参加的那部剧没全部拍完。

    古陌是在我的戏份杀青不久进的组,演的是楚言之的初恋,是替代伊玉贞那个角色的职能,是为难女主的戏份,古陌人长的漂亮,为人也没有架子,对剧组人员和群演都好的没话说。

    秦咯咯说,古陌对她特别关注,刚开始秦咯咯受宠若惊。

    不过前两天秦咯咯察觉到,古陌经常有意无意套问她关于我的事情。

    秦咯咯于是留了个心眼,工作间隙问了杨燕的助理小刘,小刘说古陌也有问过他们我的事情,秦咯咯这才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认识古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