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路得一步一步走

    更新时间:2017-08-18 05:14:49本章字数:3338字

    我想了想,决定告诉秦咯咯古陌与我之间少之又少的几次接触,我相信,相对于胡丽和杨苗苗,秦咯咯在这个方面和我有更多契合。

    果然,秦咯咯听完古陌和我为数不多的几次交集后,分析出来的点,一句话就说到了我的心坎里:古陌对我的敌意,来自她对风晨霆的爱。

    第一次和古陌见面,古陌对我的态度就让我猜到了这点,乃至于之后,我甚至有一种直觉,古陌进入娱乐圈就是为了找机会整我,不过目前为止,我还没受到来自古陌方面的不利,而且风晨霆跟我保证过古陌还没能力伤害我,我想只要我不与古陌在圈内有交集,她能怎样?

    然而现在秦咯咯给的讯息,让我发现,我之前的想法有多么幼稚,也让我肯定了我之前的猜想,古陌进娱乐圈的目的,就是为了我,而且我确信韩冰在为古陌工作。

    饭桌上,杨苗苗把她怎么捉弄南宫磊的事情,给胡丽和叶飞雪说了一遍,我沉默着往嘴里送食物,想是我平日也是如此,她们三人亦不觉得我不同。

    吃完饭,我说了句要午休会,回到隔壁套房里,第一次觉得拥有私人的偌大的空间,是一件多么自如舒适的事情。

    我在阳台上的鸟巢秋千上窝着,对着满眼绿植,思考了好久,不记得过了多久时间,我拨通火羽的电话,是时候约他深谈一次了。

    火羽说他有事在外面,马上就回来。

    我去书架上抽出鬼谷子鉴,回到吊篮里呆着,我把书翻到上次看的地方,眼睛盯着,一点也没有看下去的欲望。我脑子是空的,我不知道我和火羽的这一次交谈是对还是错,但,在我决定和魏云志开工作室的时候,火羽的离开已成事实。

    早晚而已。

    半个小时候,我就见到了火羽,他似乎从很远的地方赶回,一滴滴晶莹的汗珠从泛着红晕的脸颊淌落,湿漉漉的发丝粘在他的额头上,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刚刚做了一轮劲烈的运动。

    “对不起,薇姐,我来的有点迟,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健身房里,”火羽说,“韩冰知道这段时间我有空闲,给我在健身俱乐部办了张月卡,我之前一直也没想去,不过今天你那个谁居然要我陪着去逛街,你也知道我有多讨厌逛街,比起逛街我宁愿把时间浪费在健身上。”

    我静静地听着,有点诧异火羽不带半点遮掩的言语,他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他以为韩冰还是我的助理吗?

    “薇姐,晨霆跟我商量过你今天去见魏云志的事情,也大略猜到你想做什么,基于我和你这么多年的情谊,我必须实话告诉你,我不觉得你这么做有好处,晨霆之所以让你进娱乐圈,只是因为你喜欢,有没有名气,有没有钱,对他而言都不重要。”

    我一直没打断火羽,他这么一直说,和韩冰离开我之前的样子特别像,那时在我拍戏时,他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每每遇到什么事,只要我看一下他,他就知道我在想什么,就会立马跑到导演或者是制片身边,像这样滔滔不绝地说话。

    我从不知道他说什么,我只知道只要我有求,火羽就会帮我解决我的问题,这种感觉恍如昨天。

    然而当下,我很是不好受。

    这就像一个已经做决定要开除老员工的老板,面对老员工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是老员工帮助自己得到了今日的成就,可是,因为某种原因,又不得不开除。

    别人或许多给点钱就是,但火羽不行,火羽的工资从来就不是我发,是风晨霆。我和火羽的相处,大多时候,火羽是老板,我是员工。我想没有员工会给老板发工资,然后要他走人的吧……

    我不太明白自己是怎么了,按理说,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时候,应该欢天喜地。但是我,心里一阵一阵难受。我开始怀疑,是不是不应该自己成立工作室?为了一个前途未卜的工作室,让多年来一起奋斗的伙伴离开,值得吗?

     “八月份,我会去巴黎参加一个时尚秀。”在火羽收住话头的时候,我慢慢地开了口。

    火羽是高傲的,也是敏感的,若我没有猜错,在他从风晨霆口中听到我去找魏云志的时候,可能就有了准备,当然,我是不太相信谁家健身房会建造在泥土地里,火羽进屋换拖鞋的时候,我发现他鞋底花纹中,虽然经过认真擦拭,但还是有些许泥土。

    京都繁华,有泥土的地方并不多。

    七月末,天热的人都可以融化,火羽开着车却满头大汗,就算是电梯里闷热,也不至于在进到我房间里的时候,还汗流不止。

    火羽很久很久没跟我这么说过话了,他了解我,诚如我了解他,他知道怎么做我会心软,会改变某些既定的主意。

    我深刻反思了一下,火羽给我当经纪人并不是我聘用的,自然不该由我来解聘。

    路得一步一步走,如果可以,我不希望火羽因为这件事记恨我。

    “时尚秀?”火羽惊讶得不行,“不会吧,你不是说再也不去秀场了吗?这怎么变了?薇姐,你是不是又缺钱花?最近你奇奇怪怪的……”说到这里,火羽瞪大了眼睛,愤怒地叫道,“呀,是不是王大仔那个混蛋找你了?”

    这里交代一下,王大仔是我养父,一个混到所有认识的人都不想被连累的禽兽,除了我的养母王小丽。

    我不清楚我现在不想结婚,是不是有受她的影响,我不清楚一个女人被像沙袋那么天天打骂着,是不是已经习惯,我更不清楚她当初假意恶毒实则救我的时候,是不是可怜同情我。

    我只知道,一个女人结婚后,得洗衣做饭,得冒着生命危险生孩子,生不出男孩的时候,得低声下气讨好公婆、讨好小姑子、讨好老公,还得天天忍受邻里街坊的指指点点。

    尽管人人都知道女人没错,但没人为你辩解,没人为你说话,你受得一切都是因为你是女人。

    我喜欢女儿,但我不希望生女儿,我害怕她长大后变成被人可怜的模样,过着被人同情的生活。

    话题好像扯远了,嘿嘿。

    “怎么会,他可不仅是拿了钱,还让你们打个半死,敢不长记性?”讲了这么多废话,我必须抓紧步入正题,于是我接着道,“火羽,好像听见你刚才说的,是韩冰帮你办的健身卡?”

    我其实是佩服火羽的,他总是有办法挑起我蜂涌的记忆,让我思潮澎湃,无暇顾及其他的问题,然而今日,我是打定主意要与火羽挑明了一切的。

    或许这是我与火羽最后一次正儿八经的谈话,有些事现在不说清楚,以后可能就不会有机会了。火羽对一切都心知肚明,但他一直在装疯卖傻,或许他有苦衷,有不愿面对的。

    我珍惜与火羽在一起的八年情谊,即便是以后火羽与我不会再相见,也希望我与他的记忆,可以是美好坦荡和愉快真诚。

    八年娱乐圈,火羽于我,如热夏冷饮,如雪中炭火,更如左膀右臂,失去会难过,断了会痛。

    私下以为,我对火羽的执着,基于人性,人总是在恩将仇报之后,妄图用其他的方式弥补亏欠,总以这样或那样的借口,去欺自己骗别人,而后心安。

    火羽盯着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说什么。

    我也不催,低下头,翻开置在腿上的书,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秋千前前后后地摇摆了起来。在我以为必须我自己来挑明的时候,我听见火羽沉压在嗓子里的声音。

    “薇姐,韩冰她身不由己,她没有真的想要伤害你……”

    我转过头,冷冷地看向火羽,并略粗暴地截了他的话头,“火羽,韩冰用麻醉药弄昏我,然后把我绑到铁皮屋里,你现在却告诉我,她没有想要伤害我?火羽你确定你现在说的韩冰是那个绑架我的韩冰?”

    火羽脸色一变,缓缓低下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薇姐,我……”

    “如果你还想为韩冰分辩,我不想听,”我再一次不客气地打断他,“火羽,我知道你和韩冰感情好,不过你要弄清楚,这是两码事,韩冰对你情如亲人,却不一定会对我那般,她会对你好,不见得会对我好,就如我信任你,却不信任她一样。”

    火羽动动嘴,我伸手阻了一下,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火羽,我今天最想告诉你的是,你做事总是希望能两全其美,但你要知道有些错一旦犯了,不会有回头的路,该舍弃的就必须要舍弃,你不应该因为韩冰,让自己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然后我说,如果火羽不说出韩冰的苦衷,我会考虑告诉风晨霆,韩冰绑架过我的事情。

    火羽沉默了半响,终于跟我说起韩冰为什么那么做的原因,而这,也是我真正想要知道的东西。

    大家记得韩冰出场时的情景吧,若记忆不深,可翻阅第三章。

    韩冰去买菜,恰好碰上刚到京都准备入娱乐圈的古陌,之前,韩冰从未跟古陌说起在我身边当助理。但不知怎的,古陌知道了。

    那天,古陌让韩冰想办法把我的名声弄臭。

    韩冰不能违背古陌,也不想伤害我,恰好我拜托她处理曾翠屏手机的事,于是她故意说了自己学过散打什么的,说除非被下毒,否则三五个壮汉都不是对手什么的。

    当曾翠屏把水银倒进咖啡里的时候,韩冰毫不犹豫喝了下去,她并不知道我会半路折返,所以她给火羽发了信息。

    韩冰本想,让火羽给她解去一些毒,留一点在体内,就说是抢救不及时落下的跟,那样的话,韩冰就可以用身体为借口离开。

    然而,我提前回了家,并把风晨霆也叫了回来,风晨霆是著名医校毕业,对韩冰中毒的时间和能不能完全解去非常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