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承诺不过是几句口语

    更新时间:2017-08-19 11:24:23本章字数:3459字

    曾翠屏的大拇指是被韩冰削断的,韩冰说就当是替我惩罚曾翠屏,至于之后曾翠屏遇到的麻烦,那完全是曾翠屏自己的水性杨花所致。

    古陌让韩冰给她当助理,韩冰刚开始是拒绝的,可是风晨霆不再用韩冰了,不单单是不让韩冰给我做助理,是彻底不用的那种,但凡与风晨霆有关的一切,都不再让韩冰参与。

    而这,对韩冰不仅是打击,更是绝望。

    在风晨霆得到风家正式的掌舵权前,他说的话做的事,是不完全生效的。

    火羽看我一脸懵,就解释说,风晨霆不用韩冰,韩冰是不能拒绝风家其他人的聘用。这是他们这些自小接受风家恩泽的人的承诺。

    说到这里,火羽神情凝重,没有继续。

    而我,不用问,也知道韩冰后来被谁聘用了。

    古陌,一个十岁就敢拿刀划别人脸的女人,不必提及其心之狠,只说其意志之坚定之凶猛,恐无人可比。而更可怕的是她的背后,是风家。

    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在风家内部,有人在为古陌撑腰,而那个人的地位和权利,不会比风晨霆差。

    我相信,古陌想做什么,绝对会用尽一切办法做到,而毫无疑问,古陌最近想的是,怎么样绕过法律,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我。

    对自己的这个想法,我莫名觉得有点惊悚却又离奇,有没有像极了某部皇子争帝的清宫大戏?

    我觉得有点好笑,但当我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成为电视剧里,那些无声无息被丢到枯井里的丫鬟时,我是半点也笑不出来了。

    我问火羽,如果我不用他,是不是代表他也会陷入和韩冰一样的处境。

    火羽回答的很快,他和韩冰的情况不太一样,他是直接受惠与风晨霆,除了风晨霆,他不需要被风家的其他人左右。

    韩冰是央金卓玛领养的,又是古陌带进风家,虽然韩冰接受的一直是风晨霆的训练,但对韩冰而言,不论是央金卓玛还是古陌,都比风晨霆的恩情要大。

    我看着火羽,他的言语中透露出不少关于他们的秘密,我是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如果要像风家这种模式,把那么多被自己资助的孩子都培养成自己需要的人才,然后用到岗位上,那……

    细思,极恐。

    我从未想过,火羽会对我如此坦诚,难道他不担心我把他跟我说的,都告诉风晨霆吗?他就这么信任我?

    火羽最后希望我可以原谅韩冰,在我还没说出原谅之前,火羽紧紧撰着双手,样子非常紧张。

    我其实从未怪过韩冰,几年相处,韩冰虽从未在我面前袒露过真性情,但她的伪装,也不过是极力降低自己,力求达到她以为的与胡丽和我同等水平。只是她没发现,我从未在意那些,高傲也好,平庸也罢,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同意三观不正的人不能做朋友,但学历完全不是问题,我从未觉得一个人学历高就代表她高人一等,当然,韩冰不那么以为,因此我们与她,尽管朝夕相处,也无法成为朋友。

    所有已是过去,无论如何,我还是不希望和韩冰站在对立面。

    我说,“我会忘记今日前韩冰做过的所有对我不好的事情,我会记住韩冰在我深夜发烧时彻夜守护的情景,我会记住韩冰为不伤害我喝下水银的事情,但,如果以后韩冰再做出类似绑架我的事,我会让她付出相对应的代价。”

    火羽重重点头,没有轻松的样子。

    我和他心知肚明,韩冰是古陌手里的刀,在刀发挥作用之前,古陌怎么可能会丢弃?我对于韩冰火羽的举动很是不赞成,承诺不过是几句口语,在明知道违法的时候,有什么遵守的必要?

    愚蠢!

    我想或许我是被至亲骗过的人,所以我不懂信守承诺的重要性,自问若是我换成韩冰,我才不管什么恩情不恩情,央金卓玛领养的是一个女儿,不是打手,领养又不是卖身,凭什么要为他们做事。

    当我跟火羽这么说的时候,火羽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

    然后,火羽的手机响了起来。

    火羽打开门到外面去接电话,片刻后他从门外探出脑袋,“薇姐,我还有事,走了。”

    不等我回答,门呯一声,关严实了。

    我给魏云志打了个电话,跟他说起私人保镖的事情,魏云志告诉我,风晨霆有最好最忠诚的保镖。

    我有些生气,我觉得魏云志对风晨霆有一种奇怪的好感,一方面讲明不要风晨霆插手,一方面又事事找风晨霆。

    于是我说,“魏师傅,我怎么觉得你不像是想和我合作,你更像是想跟风晨霆合作。”

    魏云志听完我的话,缄默了好大一会,然后说肖潇在叫他,匆匆挂了电话。

    心虚,有鬼。

    我笑一笑,每个人心中都有两个小人,一个叫做天使,一个叫做魔鬼,当天使占据上风的时候,人就会变好,当魔鬼占据上风的时候,人就会变坏。

    我是。

    魏云志也是。

    心眼谁没有,不是不会耍,是不愿耍。

    在决定成立工作室前,我本着安于现室的心态,一直不温不火地熬着。

    魏云志不完全是真心想帮我开工作室,我也不管他真不真心,魏云志是传媒大学的高材生,又曾是圈内著名经纪人麾下,且他家生意做的极大,饭馆,酒店,度假村,他的表哥是著名歌星,他自己在圈里的人脉极广,一点也不比风晨霆差。

     第一次在风晨霆家看见魏云志,我就被他那张辨识度极高的欧美范帅哥脸吸引,我总觉得他不能是厨子那么简单,我偷偷给他拍了照片,发给赵如妤,让她的亲亲老爹给查了查。

    果然发现,魏云志是gey,不过我不认为肖潇是他的爱人,看着好像是,仔细观察,会发现肖潇和魏云志之间太过客气,又不是相敬如宾的那种,魏云志和肖潇之间默契的很,但缺少一种恋人间的亲昵。

    和魏云志合作有风险,不过做什么事情没有风险呢,想在圈里继续生存,我必须要走这一步。或许有人会说,风晨霆就我一个艺人,也算是我一个人的公司,然而性质不同。

    我不仅需要自己有选择剧本的权利,我还想有我自己可以信任的伙伴,可以放心交付工作生活的伙伴。 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我和魏云志会有别样故事,但是现在,和他合作是我的选择。

    我很清楚,我于魏云志,魏云志于我,均是对方一个阶段性的踏板。

    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我没有爱上风晨霆,那么我就不用这么累,如果我没有爱上风晨霆,那么我就可以一直这么着下去,可,世上有芒果苹果火龙果,没有如果。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理解我,不明白我爱风晨霆却一直想要离开他……我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我想可能是我缺少勇气,我没有爱人的能力,却爱上了,是挺悲哀的一件事。

    娱乐圈混了这么些年,我已经学会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键盘侠们对你的行为或者事件指指点点,他们大部分均不了解事情真相,只是图自己痛快,并不去在意你。

    即便有许多艺人无法承受口水舆论,以自杀了结,也无法终止网络上滔滔不绝的各种污蔑各种攻击,这是人性悲哀,却无法遏制。

    生活是自己的,怎么过怎么活都是自己,你生你死,你快活你悲伤,谁也没办法替代。

    之后,魏云志恍如忘记了我和他那一次不快的对话,张罗着我去看秀的事,我代言的护肤品厂家往年是邀过我的,不过被我拒绝了,魏云志以我的名义和他们对接的时候,他们不信,特意到我家当面确认。

    这么一来,我便顺便跟火羽提了提,让他把我的事务慢慢移交给魏云志。

    过后几天,魏云志开始联系我当天要穿的服装,时间太赶,来不及为我量身定做,魏云志原本想让我从国外知名品牌当中挑,同时,火羽也在圈里发布了我参加时尚秀的消息,国内有两家知名品牌知道这个消息后,送来了几套样本。

    我挑中了一套传统蕾丝的长款旗袍,以墨蓝金丝绒做底,气场鱼尾紧贴腰臀,衬得曲线玲珑,一只红金相间的凤凰从右边腰间处,朝着左肩头斜斜展飞而起,华贵典雅中又自有一分妖娆,古韵又不失时尚。

    当我穿上旗袍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我从每一个人的眼里看到了四个字,惊为天人。

    设计师叫云燕,因为这个名字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女孩,云燕帅气地甩甩及腰秀发,用浑厚的男中音告诉我,他是确确实实的男儿身。

    我禁不住哑然,自从遇见魏云志后,我认识的男子好像大多有点阴柔,这么想的时候,我下意识看了一眼魏云志,却见他正和肖潇讨论什么,从他们频频望向我的目光,可以看出,他们在讨论关于我的事。

    我收回视线,听见云燕说腰部可以在收两针,以便使我看起来曲线更凸出。

    云燕在我腰上即时别了他想要修的码,我动了动,告诉他这样感觉不太舒服,可能是因为刺绣太多,稍微有点硬,云燕摸着下巴上下端详,而后重新返回原来的样子,问我如何,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是满意。

    对每一个看秀的明星来说,从下飞机开始,身上衣着就是一场无形的比拼,因此我又陆续挑了厂家安排的一套灰白格子裤装,和一件挂脖中国风刺绣小礼服。

    以防万一,又准备了一条改良的白底红莲长旗袍和一件斜肩小黑礼服。

    忙完这些,就到了启程去巴黎的日子。

    在风晨霆跟我视频时,我给他提了下行程,也稍微透了点我想单干的意思,风晨霆倒是爽快,直说他也早有这个想法,会全力支持我,我哪里会想到这等好事,顿时大喜,居然说了好几次我爱你。

    魏云志在时尚方面有不错的门路,他替代火羽的位置,为我安排在巴黎的衣食住行,肖潇也跟我们一起,他跟记者们一起在红毯边上给我拍照,有他们在,我只用负责换上挑好的服装貌美如花,一切似乎都顺利的很。

    如果没有遇见古陌,我的这一趟巴黎之行堪称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