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功能手环

    更新时间:2017-08-21 01:59:15本章字数:3259字

    是不是有人会觉得我太过夸张?

    天知道当被枪指着脑袋着那一刻,我有多么害怕多么惊恐。

    可如果你们知道我在十二岁时,每个夜晚都要经历一次与这一般无二的场景,你们就会知道,我的表面冷静本可以做的更好。

     我不想承认,此刻的我浑身骨节都像是散了架,在见到杨苗苗的脸的那一瞬间,我的头脑突然就麻木了,太阳的光芒照的我眼睛迷蒙皮肤发烫。

    我愣愣地看着挡在身前的魏云志和肖潇的背影,很想不管不顾地大哭一场,但是我不会那么做,十二岁时放肆过,后来知道,眼泪会让人看起来软弱,看起来好欺负,眼泪挽救不了任何东西,眼泪只会加速恶人欺凌你的程度。

    耳边听见古陌用英语怒气冲冲地骂着黑保镖,少顷后是汽车马达启动远去的声音。我挪动身子看过去,却见古陌已经离开了。

    不远处有一家三口踏着阳光跑过来,男的是法国人,女的是与我们一样的黑眼睛黄皮肤,孩子约莫四五岁,穿着红色灯笼裤和一件中式小褂,蔚蓝色的眼眸黑色头发,是一个漂亮的小中法混血。

    “蔷薇?你是蔷薇吗?”女人在经过我们面前的时候,忽然停下脚步捂着嘴巴大叫起来,“天啊,你真是蔷薇吗?”说着,人已经冲到我们面前五步远的距离。

    魏云志和肖潇齐齐转回头来看我,似乎在等我的意见,彼时我站在他们俩身后,若不是女人一直一直朝我们看,基本上是不会发现我的。

    杨苗苗扯了扯我的手,示意我不用理会那女人。刚刚从枪口下惊了魂,所谓浪漫之都的巴黎完全不能与国内相比,若是刚刚那情形在我们国内,持枪人早就被警察团团围住,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离开?

    于是发现,在这陌生的城市遇到陌生的人,不能掉以轻心。

    男人和孩子站在不远处,孩子仰头问男人什么,男人略略蹲下去,用手捋顺孩子额前的碎发,朝我们这边指了指,目光里暖阳如春。

    我拍了下杨苗苗的肩头,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绕过魏云志,走向女人。

    “您好,我是蔷薇。”我笑着说,并伸手做出要与对方握手的姿态。

    “您好,您好。”女人激动地用双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脸涨的通红,话音和手都带着轻微的颤栗,“我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

    我维持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女人喜笑颜开地用英语给同伴介绍我们,女人还让我在她的T恤袖口签了名,并说要是拿去卖,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魏云志后来告诉我,女人为了让她的同伴更清楚我,她把我在国内的出名程度,和法国的苏菲玛索放在一起。

    我并不在意,如果夸大我可以让一个同胞在异国他乡觉得开心,也没什么不好。

      这段小插曲,冲淡了片刻前的阴霾。

    肖潇又给我拍了几个镜头,太阳的光便渐感炙热,春夏套装逼出了我额头细细的密汗,我们便收了工。

    原本计划在巴黎再呆一天,但魏云志收到火羽的电话,说家里积压了许多事务,希望我们尽早回去,杨苗苗网络上查了下午有票,除了肖潇,我,杨苗苗和魏云志,均对法国大餐的讲究有不约而同的抵制。

    杨苗苗第一次在肖潇的各种教导下,吃完法国大餐回来的时候,就说过此生再也不吃法餐了,她吐槽不能理解的是,汤热着却不能吹,得等自然凉了才能喝,

    魏云志不喜欢吃面包的时候,一小口一小口掰着吃,来之前,他为自己准备了足够的方便面。

    我对法国菜那什么,只要拿起餐具就不能让餐具再碰到桌子的规矩,特别特别反感,特么的想上个卫生间都得记住把餐具交叉着放,对于我来说,吃个饭还要记住各种规矩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

    肖潇倒是愿意去吃法菜,无奈架不住我们人多,因此我们四人把魏云志带来的剩余方便面分而食之。

    来时,忐忑不安。

    回时,满载而归。

    下飞机时,魏云志让我走VIP通道,我从副驾驶座上了车,然后看见魏云志带着杨苗苗和肖潇去坐后面一辆车。我略诧异,抬头一看,司机是风晨霆。

    “小乖乖,有没有想我?”风晨霆从方向盘上空出右手,来紧紧抓住我的手。

    “这次还真没有,”我说,然后在风晨霆看过来不悦的目光中,解释道,“时间安排太紧迫了。”

    “薇薇……”风晨霆眼睛直直盯着前方,似乎有很多话要告诉我,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片刻后,他把我的手放到唇边亲吻了一下,放在他的大腿上。

    我看着风晨霆的侧脸,他用眼角余光扫一下我,轻浅一笑,心一霎柔软。

    风晨霆把我带到他的高层电梯楼,当车子开进电梯房的时候,我看见了迎着的是一张我穿着墨蓝色旗袍的巨幅照片,红金绣就的斜斜欲飞的凤凰,虚化背景的构图衬得我的五官精致立体,而我略略上扬的下巴拉长了脖颈优美的幅度。

    照片占据了整个空间,随着电梯高度缓缓上升,一寸一寸看着照片里的自己,这种感觉很是奇妙,我不知自己怎么了,我放开安全带,侧过身去,吻了下风晨霆的脸,风晨霆一手抱住我,直接拉进他的怀里,低头吻了下来。

    忘记和风晨霆分开了多久,我无法说清在没有他的日子里有多么思念他,我只知道此时此刻在他浓烈的深吻里,多日来的压抑终于得到了彻底的宣泄,我从未有过如此幸福的感觉,只觉得被他拥抱被他亲吻,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我被风晨霆抱着下车,进了他的玻璃房,房内陈设重新布置了一番,浅紫色遮光窗帘配着白色纱帘,淡紫色圆床被套,一色儿的奶白色家具,没有上一次的厚重冰冷感,现在的摆设是我喜欢的温馨且整洁的样子。

    风晨霆把我放在深紫色沙发上,从微波炉里拿出一小碗喷香的猪蹄煲,一碟炒面和一碗西红柿鸡蛋汤,一一摆放在玻璃圆桌上,而后去消毒柜里拿筷子勺子和碗。

    我趴在沙发上看着风晨霆忙碌,“狐狸做的?”盛放猪蹄煲的小碗,和我家的我专用的那个一摸一样。

    风晨霆轻轻笑了一声,“不是。”说着,手下也没停歇,把一副碗筷整整齐齐地摆上玻璃桌。

    我有些意外,“那是谁?”

    风晨霆示意我可以过去吃,然后笑了,“你猜。”

    我跳下沙发走过去,双手撑在桌子边缘,低下头,把鼻子凑到猪蹄煲上闻了闻,“没错啊,狐狸这手艺可得到御品轩大厨的真传,错不了,一定是狐狸。”

    风晨霆过来在我额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亲,待我坐下后,他从背后圈住我,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是我做的,你尝尝看味道是不是一样。”

    我的心如受惊小鹿乱乱地撞,风晨霆的声音本就会让人耳悦心怡,当下他用温柔亲和的语气说着,听入耳内,只觉得有一种别致的蛊惑。

    我低下脑袋,要不是碗太小,我会把脸整个埋进碗里。

    风晨霆轻笑一声,在我身边坐下,拿起我的筷子。

    我虽然红着脸,但没忘把筷子抢回来,“我自己吃。”

    我在风晨霆的注视下,把他准备的饭菜都装进了肚子,吃完后,我还没行动,风晨霆已熟练地收拾起了碗碟。

    “晨霆,你以前做过这些家务?”我问。

    “我在餐厅打过杂,”风晨霆把洗好的碗碟有序排列在消毒柜里,而后关上柜门,回转身,和我面对面坐着,眼睛直直盯着我,“我和魏云志,就是在餐厅打工的时候认识的。”

    我略略转了下脑子,风晨霆怎么平白无故提起魏云志?

    “那就难怪了,”我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故意把话题往无关紧要的地方扯,“这么一说,你做猪蹄煲的可信度就高了。”

    风晨霆了然地指了指我,“小乖乖,你一耍心眼就不敢看我,就你这小样……我知道你想让我自己说。”

    我眨眨眼,挪动身子,去他腿上坐了,双手搂在他的脖子,依偎在他身上,“我只听你愿意告诉我的,你要不想说,我便也不会问。”

    大家是不是没弄明白我和风晨霆的对话?

    我略略解释一下,我在巴黎时,火羽非常着急要我回来,可是在机场接机的却是风晨霆,那一霎,我大略知道是风晨霆要我回来。

    风晨霆要我回来的原因,得绕回到我的手环上,大家都知道风晨霆给我带上得是功能性手环,但其功能到底是什么,却没人清楚,我自己也不清楚。当然,风晨霆肯定是清楚明了的。

    不过在古陌不敢太靠近手环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可能,月月的手环一定具备特定范围内可以记录影像的功能,古陌对那个范围很清楚。不过我不认为我的手环会具备相同功能,毕竟我和月月不一样。

    可是……万一呢?

    万一我的手环具备同样功能,那岂不是说我身上自带一个监控,风晨霆不仅可以随时随地查看我的行踪,还能时时刻刻知道我在做什么,譬如洗澡,譬如吃饭,譬如上卫生间……光是这么想一想,我已抓狂。

    以上这些目前为止,还纯属我的猜测,是不是事实,我需要风晨霆答疑。

    我并不太清楚风晨霆想告诉我的,是不是关于手环的事,或许除了手环,他还有其他的关于我的事情隐瞒了我。

    我必须用冷静的周旋,逐渐转化对我不利的局面,虽不要求一招致胜,但希望刺探到一些我平日不可能知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