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睡都睡了还不嫁

    更新时间:2017-08-22 14:32:19本章字数:3269字

    我不知道自己当下是什么心情,我想了解风晨霆的生活,想进入他的圈子,可冥冥之中又有一个声音在警示我,让我尽快远离,不要陷进去。然,心不随我,我是理智不是无情,于是便总会在某些时候,被情所动。

    唯远离,唯不见,才可断一切。

    我不等合约期满就组建工作室,是因为我怕到时候的自己,迈不动脚步,我没想到风晨霆会给予所有支持,虽高兴,却越加烦闷。

    我不相信风晨霆会如此轻易放手,虽然我现在的所有准备所有动作,都是为在将来的某一天,在风晨霆要离开我厌弃我前,先把他抛弃,但当一切在毫无阻力下发生,太顺,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我和风晨霆不是一个世界的,我和他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关于我的工作,关于他的家庭,关于古陌,关于乔达房……

    风晨霆把我的手放进他的手掌心,一下一下轻轻揉着,慢慢给我讲述起他想要让我知道的事,“我大学是在国外念的,和魏云志是校友,石鹏程也是,我们在同一个学校里,因为中国人不多,很快我们就熟识了。”

    我动了下,想从风晨霆腿上下来。

    风晨霆搂着我腰部的手却忽地收紧,另外一只手伸长,探身从抽屉里拿出个打着红色玫瑰结的檀木盒子递给我,“看看喜欢不?”

    我和往常一样随手接过来,风晨霆经常给我买礼物,因此这次我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打开一看,居然是一粒鸽子蛋大小的蓝色钻戒,我还没反应过来,疑惑地看向风晨霆,“怎么是戒指?”

    风晨霆侧头把手放在鼻尖上,一笑,转回来看着我,郑重其事地说,“对,是戒指!做了一年多了呢,是按照你手指尺寸定做的,除了你,没有人可以带上它。”

    我眨眨眼,再眨眨眼,几个意思?风晨霆在向我求婚?我四下里望了望,没有风晨霆经常布置的玫瑰海,不是求婚?我看看手里几百克拉的鸽子蛋,看看风晨霆似是而非的笑脸,他送过我很多名贵的珠宝项链,不过还是第一次送戒指。

    “晨霆,你这是做什么?”

      “薇薇,古陌去巴黎找你的事,我知道了,”风晨霆把脸伏在我的肩胛骨上,声音沉沉,“薇薇,我日前得到消息,古陌是埋在我家里的一根钉子,而且埋得极深,薇薇,我需要时间搜集古陌有关人等的证据,而这段时间是我们的关键时期。”

    我呆呆地想,这……和钻戒有什么关系?

    “薇薇,在你做决定前,我先跟你说一下我家的背景,”风晨霆保持着那个姿势,似乎此刻他的情绪极是不好,只有这么紧紧贴着我才可以安抚,“薇薇,我懂事起,就被告知必须替我父亲担起我风家基业,我的父亲在失去我的母亲后,便到处流浪,从不曾在一个地方停下过。”

    “即便是和我妈妈结婚时,我父亲也只在家呆了一个星期,他经常会看着我失神,说我长的像极了我母亲,他从来没有对我表示亲密,我长这么大,叫爸爸的次数一只手就够数了。”

    “我爷爷有三个儿子,我父亲是老幺,我没有见过另外两个伯伯,只听说过家族里有他们存在,我是我爷爷亲自教养长大的,每年暑假,爷爷都会带着我去各个国家各个地方的贫民窟住上一段时间,我们节衣素食,依当地生活标准过日子,就我和爷爷两个人。”

    “南宫磊,火羽,魏云志均是在那样的环境下领养的,他们是我爷爷为我选的得力干将,我爷爷用我的名义养育他们,让他们和我一起上学,让他们发挥所长,在各自的领域成为佼佼者。”

    我脑海里浮起一张古色生香谦谦君子的脸庞,恰好风晨霆好像说完他要告诉我的全部,于是我问道,“肖潇是不是一起的?”

    我注意到,在风晨霆听到肖潇名字的时候,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虽只一瞥,我还是很清晰地看清了他眸底有一线晦涩的难言,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莫名其妙地狂跳起来,片刻后,我听见风晨霆闲看落花的语气。

    “不是,肖潇是魏云志的朋友。”他说。

    “你认识肖潇吗?”我追问,有些许不甘心,是我想太多?

    “薇薇,今天我们谈结婚的事,不说其他无关人等,好吗?”风晨霆认真专注地看着我的眼睛,“我说这些,是想让你知道,我的求婚是认真的!”

    我与风晨霆对视,恨不得从他的眼睛望进他的心底,“可是……没有玫瑰花可以求婚吗?”我从未想过自己和风晨霆的明天以后,他给我来这么突然的袭击,还期待我一时半刻的能给出什么回应?

    “胡丽说你对花粉过敏,她在骗我吗?”风晨霆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我笑,“比起胡丽,我认为你才是小骗子。”

    我本想告诉他,我没有花粉过敏,我只是不喜欢花,确切说是不喜欢被摘下来的花。

    胡丽以前乡下家的庭院里有一大丛玫瑰,每到花开季节,胡丽喜欢把花一朵一朵摘下来养在她书桌上的一个水瓶子里,而我,见不得那样的情景,因此我跟胡丽说我花粉过敏,然后胡丽就再也不往房间里放花,而那些玫瑰得以在枝头灼灼绽放,尽情享受属于一朵花短暂却耀眼的光阴。

    我喜欢花朵在枝头绽放的美丽,我喜欢花朵在阳光下迎风招展的姿意,我喜欢自然美丽的景色,我讨厌人们把花摘下来,讨厌花朵离开枝头后的萎蔫。我感觉那是硬生生把花与生养的花树剥离,诚如强力把稚子与母亲生离。

    踌躇良久,我终究没有跟风晨霆说起这些,尽管我并不认为我对花与花树的执念与别人不同有什么过错,但说服,显得那么多余且无聊。

    我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那个自找麻烦的杞人,我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心理上有些亚健康,但我非常清楚,我不能答应风晨霆的求婚。

    然而,我心底又有一个声音在阻止我说出拒绝的话,我没曾料到自己会有这样矛盾的心理,原以为自己对风晨霆不会有索求,“我……可以给我一些时间考虑考虑吗?”

    风晨霆伸手勾住我的下巴,温热的鼻息扰得我脸红,“薇薇,你是不是傻?我们睡都睡了,你还不想嫁给我?而且,这个戒指是用我的身份证定做的,一生只能定做一次。”

    我内心各种吐槽:谁说睡了就一定得嫁?还有,是真当我傻啊,还用身份证订做戒指,还一生一次,以前怎么没发现风晨霆哄女孩子的技巧这么不高明?说谎也不懂捡些不好戳穿的说。不过,我对这方面也不懂,或许人家真的有也说不定。

    我从风晨霆怀里离开,慢慢踱着小步走到玻璃墙边,彼时太阳藏在山坳后,东方天际有金黄色的层云叠叠,好似被火烧着了,我的心如是。

    我在犹豫,是不是应该趁这个机会让他多少知道些我的心意,免得以后总是纠结于结婚这个问题?或许是他没有阻挠我自己组建工作室的举动,加持了我的胆量;亦或许是近来他对我不经意的忍让,纵容了我的任性。

    念头一旦产生,便会朝既定方向努力膨胀,于是在短暂酌量后,我极力克制住情绪上的波动,用慢悠悠的语气,跟风晨霆说出我一直以来的打算:我不会结婚,不过我希望可以有个孩子,孩子不能给风晨霆,如果风晨霆结婚我不会再打扰他等等之类的话。

    在我说话的时候,风晨霆倾听着的样子颇为专注。

    我用眼角余光观察风晨霆,试图从他的神情上看出点什么,但他一直维持淡淡的冷冷的,如第一次我求他收留时的模样,似乎我的说的一切他均无所谓。

    我越说心里越凉,越说越感觉委屈,我是费尽心力想拉开自己与风晨霆的距离,然而当真正面对如此陌生的他的时候,一种被忽视被边缘化的悲伤莫名其妙地覆上心头,喉咙渐渐梗咽,泪水不知不觉地盈了眼眶。

    在风晨霆走过来从背后抱住我的时候,我的喉咙终于失了声。

    风晨霆把我整个人拥在怀中,声音里有一种让人心甘情愿被迷住心摄去魄的宠溺,“小乖乖不要难过,我会站在你的背后等你,只要你愿意,你任何时候的任何决定我都会尊从,你想怎样都没关系,只要你让我每一天可以看到你,只要你不把我推开。”

    “真的吗?”我歪过头看风晨霆,意外又狂喜。

    “真的!”风晨霆低下头,用舌尖舔去我眼下的泪珠,而后把我的身子翻过来面对着他,“薇薇,我尊重你的任何决定,不过这钻戒你必须收下,每天带着,对外也要宣示你已经订婚。”

    在我脸色微变刚要责他怎么出尔反尔前,风晨霆在我唇上竖起一根手指。

    “别急,听我讲完,”他说,“我们俩必须订婚,这么做可以达到一箭三雕的效果,让古陌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分量,让隐在古陌身后的人尽快现身,还有就是让乔达房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

    原来风晨霆送我钻戒不是因为爱我想和我订婚……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我忽然特别失落、特别后悔自己片刻前的滔滔长论,懊恼于自己怎么没看出,他给我钻戒的举动本就极为随意,他是为谋,我却当成了爱。

    我怒自己不聪,恨自己不慧,我忘记了自己组建工作室的初衷,忘记了拼命想要远离风晨霆的初衷,忘记了自己和风晨霆身份上的鸿沟。

    我差点像任何一个被爱背叛的女人那样失了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