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在爱情中沉沦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7-08-23 02:56:15本章字数:3259字

    只差一点。

    终究是没有爆发。

    是的,我压下了心里狂卷而起的怒浪。风晨霆说的做的,本就向着我要的方向发展,我为什么生气?

    冷静下来后的我,完全理解了风晨霆要和我订婚的苦心,他是想稳住古陌,让古陌有顾虑,不敢像在巴黎时候那样随意威胁我,同时又让乔达房因为我而对他又某些方面的帮助。

    至于风晨霆说的古陌背后的人,我有一种感觉,对风晨霆而言,或许不知道幕后人是谁还会比较好。这样的预感使得我不敢对这件事妄加猜议。

    只不过,我对风晨霆起了这么大的作用,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要点自己想要的?

    “好,我答应你,”我说,而后毫无心机地笑着,“不过作为我配合你的回报,我想知道你给我的功能手环有什么用处,还有,我要和公司和平地提前解约。”说到解约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骤地一抽,说不上来是为了什么,然后我看到风晨霆的脸色由晴转阴。

    我以为风晨霆会立刻甩脸,但事实告诉我,那只是我以为。

    风晨霆没有半点迟疑,牵起我的手到圆床边,让我坐在床上,他自己半蹲在我面前,把玩着我带手环的手腕,然后一五一十地解答了我的问题。

    手环确实有记录影像功能,可以记录下我一臂以内距离的任何东西,月月当初会走丢是因为手环被破坏,丧失掉功能。而我的手环,是在修缮月月的手环时,在原本基础上加以精进,用上特殊的晶导体,防止在录音录影被破坏后的定位搜索系统完善。

    我不等风晨霆说完,嚷着让他给我把手环摘掉,总算明白自从带上手环后,为什么风晨霆不在我身边时,可以好几天不给我打电话发微信,偶尔视频也是在我对着他的照片嘀咕他的坏话后。

    我还以为风晨霆跟我视频是因为想看我,现在才知道,人家和我视频是为了解我的相思。

     想到我每次翻阅风晨霆照片的时候,他都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观望着我,霉滴啊,那他岂不是把我的秘密都看穿了?

    知道我偷拍了他许多照片,知道我的手机里存的都是他的照片,知道他不在我身边的每一个夜里,我都会习惯性对他的照片道晚安,知道——我的手机屏保都是他!先前最在意的洗澡什么的,此刻忽然就变成了无足轻重。

    我感觉自己像是被科学家用来做实验的小白鼠,特么的……吃喝拉撒均完完全全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以前不知道就算,现在以后我要怎么办?一臂之距,我可没华佗的本事,在方便前把自己的手臂卸掉,特么的,这算不算是剥夺了我的人身自由?

    “我不想要这个手环,我又不是月月,”我任由自己恼怒的情绪,清楚明了地展示自爱风晨霆面前,“你快把手环解开,不然我……我就不理你!”想了半天,才想到个自认为可以威胁到风晨霆的法子。

    为了加深加重威胁的力度,我又恶狠狠地补充,“是永远永远不理你!”

    “哈,哈哈哈!”风晨霆站起身,一下子把我扑倒,笑的一脸快活,“薇薇,你居然也可以有这么可爱的时刻,这可怎么办呢?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爱你、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我用力推开压在我身上的风晨霆,坐起身来,侧头凶狠地瞪向侧躺在床上的风晨霆,把手伸到他面前,“可爱尼玛可爱,给我把手环解开。”

    “小乖乖,你爆粗口了,你刚才爆出口了,你真的爆出口了,”风晨霆发现新大陆一般笑到躺倒在床上,床也随着他身体的轻颤而震动。

    我愕然,这叫什么事儿,没看出我在发怒我在生气呀喂,爆粗口有啥好笑的,尼玛,惹得姐不爽,给你把粗话弄成文章也是不会有太大难度滴。

    风晨霆笑够了坐起来,一手拥住我,“薇薇,手环目前不能卸,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手环放射回来的资料,所以你担心的问题都不存在,反正——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见过?”

    我脑子一抽,“那月月的手环谁能看见?”刚问完,我就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我自己也开始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关注风晨霆把我看光光的点?

    我到底是想干嘛?想干嘛?且不言及这个问题不关我事,单就我想知道其答案的动机都不晓得是啥。而且,若是风晨霆说也是他看的,我要怎么样?若是不是他看的,我又要怎么样?我妥妥地认定,我今天忘记带脑子了。

    “哈哈……你这小脑瓜想的都是什么,月月当然是我妈妈监看,”风晨霆拥紧我,伏在我耳畔笑的欢快,“小乖乖是不是吃醋了?”

    “胡说!我才没有吃醋,我才不会吃醋,吃醋的是小狗,”我急切辩解着,双手用力推开风晨霆,像是屁股被毒虫叮咬了一口蹦下床,鞋子也不穿就往印象里门的方向飞奔,“很晚了,我要回家。”

    跑到玻璃墙前的时候,我才想起,这道门需要风晨霆才能打开,我缓缓转身,堪堪撞上那双盛满繁星的眼,突然心慌。

    风晨霆依旧维持着被我推倒的姿势,轻轻浅浅地笑看着我,眼神里温柔的情愫使我看一下就不自觉醉在其中,我的脸烧了起来,心也瞬间滚烫,陌生的娇羞感让我害怕,我不习惯这样两个人的温馨时刻,甚至下意识想要逃避,

    记忆最深刻的是母亲最后离开前的教诲,“瑾儿,你长大后一定要记得,不要去期待一个男人对你好,你可以期待他的容貌,可以期待他的钱财,但千万记住不要期待他对你的好,那样你就不会失望不会伤心,更不会陷入和妈妈一样的困境。”

    我的母亲到生命最后,也没做到她要我记住的事。

    我已经分辨不清对她是爱还是恨,我想我没办法去恨一个不在世的人,那么,大抵还是爱的吧,因为爱,我才会在那么稚小道的年纪里,记牢她说过的每一句话,连同她留给我的电话号码。

    心底忽然涌起一股,想要去拨打那个号码的冲动,我涩涩地笑了笑,为自己总是不合时宜的开小差而无奈。

    我不想费心去判断风晨霆对我是不是好,我记得演过的魅族公主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世上除了你,没人可以伤我,而你之所以被赋予特权,是因为我爱你,你不过是仗着我爱你来伤我……”

    我的粉丝包括楚言之和谭元元,他们都喜欢魅族公主雪儿,而我从没跟别人说起过,演过这么多角色,我最喜欢的也是雪儿,一个被爱伤透对爱绝望后,以三界安宁为借口让自己灰飞烟灭的女人。

    她拒绝被救赎,不是为了惩罚谁,是不想活,她存活于剧本里,可自由决定生死。

    我拒绝爱情,不是因为不爱,是爱不起,我在红尘中求一线生存,不能随心而行,只能避免被伤。

    我知道自己的观点充满悲情,但生长环境里,我没看到有男人为女人撑起一片天,我看到的是抛弃是家暴,是没有廉耻的猥亵。

    总而言之,我不认为男人可以成为女人的依靠,我非常赞同彭佳玉在采访时的答记者问。

    记者问彭佳玉,听说她在水乡绍兴给自己的父母买了一套豪华别墅养老,有没有问过她的老公?(彭佳玉已婚)

    我至今还记得当初彭佳玉脸上自信的笑脸,她说不需要,因为买房子的钱都是她自己赚的。

    很好,有没有?

    女人就该活成彭佳玉的模样。

    我这么一大通胡思乱想的时间里,风晨霆已经用开屏孔雀的姿态走到我面前,淡淡迷迭的香味混杂男性特有的气息,于一呼一吸间进入肺腑。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顷刻间念头的奥妙转换,反正,原本坚硬如钢铁般的心忽然就变成了绕指柔。

    在爱情中沉沦的女人,善变到连本人都无奈。

    “薇薇,你好好听着,有你在我才会幸福,”风晨霆双手撑在我身体两侧,把我抵在玻璃墙壁上,让我无法逃开,“遇到你,我才知道我这一生中不需要太多东西,我只要你健康快乐平安的活着,而你是我的一切,你开心你快乐,我便也开心也快乐,薇薇,你一定要保护我一辈子!”

    “啥?啥?啥?”我几乎是立刻叫了起来,“谁保护谁?”我确定刚才我的耳朵出了毛病,我居然听成了让我保护风晨霆。

    风晨霆弯下腰把脑袋搁在我肩膀上,高挺的鼻尖触着我的脸,“还能是谁,小乖乖你不声不响偷走我的心,不该保护我嘛。”

    我被狠狠地震撼到了,请原谅我的不知所措,实在是平生从未应付过一个一米八几男人的撒娇,那啥……风晨霆不是应该又高冷又酷帅的么……难道我今天遇见了一个假的风晨霆?

    我迟疑着动了动肩头,“喂,你确定你是风晨霆?”然后我看到风晨霆缓缓直起身,看着我的眼神恢复了往昔淡漠疏离的优魅。

    “你是不是比较习惯这样子的我?”风晨霆凉了语气说,可下一刻又立马变回温暖亲和的浅浅笑脸,“可是怎么办呢,我没办法在你面前伪装了。”

    我愣愣地看着风晨霆,尼玛,原来之前高冷霸道冷漠是伪装,现在这张脸才是真实面目啊,不得不承认,这样子的风晨霆更像活着的人,咳咳,不是说他之前不是活人,只不过是缺少一种鲜活的气息……

    好吧,我想我有点语无伦次了,我只是……心里被注满了蜜,甘甜渗入血液,麻了舌头。

    嗯,就是这样的!必须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