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 关于电话号码和听力的事情

    更新时间:2017-08-24 01:11:40本章字数:3183字

    甜言男人会说,蜜语女人会信,感动是暂时的,亲密是暂时的,生活才是现实的。

    我的费了极大的劲才平复自己嘴角甜美的笑意。

    我极力说服自己,必须坚持初衷,我极力提醒自己,不要把风晨霆的话和表白挂钩。

    然而在我准备追加解约事宜的时候,我从风晨霆嘴角勾起的弧线,感受到了他心里那如春天般的明媚和温暖。

    刹那不忍。

    倏地犹豫。

    不想起我之前对风晨霆的种种误解:我以为他喜欢石鹏程,各种无视他对我的宽容,我把他对我的好,看成是我为他们当炮灰的报酬,心安理得地受着。

    即便是后来证实所有都只是我自己在幻想,我也没有对风晨霆说过一次谢谢,故意忽略他给的许多好处。

    之前,我认为韩冰是他二十四小时放在我身边的眼线。

    我在明知道曾翠屏泄露我信息后,我不经意指示曾翠屏,让她把废弃不用的血压计,收进杂物间去,理由是因为我担心水银不小心弄到水里会让人中毒,而后我又让韩冰找机会拿曾翠屏的手机。

    一切看似与我毫不相关,但每一步里都有我伸出去的小手。

    曾翠屏后来会回头找我,我想不仅是因为知道我和乔达房的关系,她失去了大拇指,定然会想起我当初的“不经意。”

    我不见曾翠屏,是因为深谙世态。

    我根本不用担心曾翠屏会对我造成二次伤害,谁会相信一个永远无法再进入圈里的人的话呢?

    胡丽在我的授意下,和别人家的小助理们聊天时,总是会说起曾翠屏出卖我行程消息的事,明星演员们不管有没有名气,谁都不会冒险用一个有案底又没有能力的小助理。

    所有这些,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在别人眼里的我,是阳光是美好的,但我自己知道,我是属于黑暗的。

    我有天生灵敏的直觉,我会在危险迫近的萌芽阶段,用尽一切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就算如韩冰般误伤,我也只是以她自己时运不济为由,略有歉意,如此而已。

    我以为自己看透了世态,看透了人性,看透了风晨霆,然而当把我的记忆翻个底,我发现我是眼瞎心都瞎了。

    我没看到晨霆给我安排的火羽能力出众,身兼数职,我没看到韩冰为保护我宁愿自伤,只为不让自己成为刺进我身体的刀。

    我站在自己的角度,用自己的标准去判断他人对我的威胁,然后做出自以为是的防范,可有时候事实告诉我,错了,都错了。

    我慢慢地想,我是否应该敞开胸怀、试着接受阳光?

    我开始怀疑自己一向坚持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处世原则,这话没说错,但具体实施起来,会发现文字再精辟,也不过是一个浮于表面的文章。

    我向来不爱剖析自己,因为每一次剖析,我都觉得自己好渺小,甚至会不齿自己的某些处事方式。

    我会经常安慰自己,人人都有难处,人人都有不一样的生活,是少时经历局限了我的视野。但是风晨霆让我发现,当我戒备别人的时候,我根本没弄清楚,在别人身上曾经或者是刚刚发生过什么。

    这一刻,我清清楚楚地析透了自己的过错。

    风晨霆一直没有说话,他把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侧着身体鞠着腰,在我思考的这一段时间里,他一直沉沉静静地,用那一看就让他不会舒服的姿势,紧紧挨着我。

    我亦一动不动让他靠着,当下情形是这样的,我背靠玻璃墙而站,风晨霆貌似亲昵实则累人地偎着我。

    迎着天边最后一丝晚霞亮起的灯火,在暮色中星星落落,从这座位于顶楼上的玻璃房子往下望去,恍如置身银河星空之中,有一种令人心悦神怡的惬意。

    不知何处吹来一阵冷风,我于是清醒,我想彼时的我是极其理智的,理智到足够我做出恰当的判断。

    “晨霆,关于合同,你可以跟我说说你的打算吗?”为了防止风晨霆已经睡着,我动了动肩膀,“睡着了?”

    风晨霆没有动。

    “不会吧,真睡着了?”我赶紧用手扶住风晨霆的腰,生怕我的挪动把他摔着了。

    耳边一声轻笑,身子一轻,双脚立时悬了空,紧接着眼前一暗,风唇就被风晨霆用力亲了一下,然后我听见那天籁般的声音说。

    “小乖乖,你在征求我的意见,你在意我,你是爱我的,我太高兴了。”

    我把脸全部埋入风晨霆的胸膛,心里涌起一种对他前所未有的眷恋。

    我紧了紧抱着他脖颈的手臂,把自己的身体越加贴合他的,只恨不得永远就这么赖在他怀中,这一刻,我只想做他的小乖乖,我脑子里灌满了一种叫做幸福的情感,忘记了明天以后。

    风晨霆用脚踢亮一盏橘黄色的莲花灯,抱着我道沙发上坐下,他轻言细语地为我勾画未来:和他公司的合约不用解除,工作室也不需要再去找地方,只要把他公司原来的名字换成我工作室的名字,注册什么的也只要去办个移交手续,把他的公司给我就可以。

    我认真听着,越听心里越复杂,一直以来,我自以为的不欠任何人,实则,均是以欠风晨霆为基底。为了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告诉风晨霆,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请尽管吩咐。

    我这么说的时候,风晨霆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然后问了一个让我差点惊掉下巴的问题。

    风晨霆问,“微微,如果你愿意,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曾翠屏拨打出去的那个号码吗?”

    看过网文的亲们,一定记得我提过曾翠屏拨打出去的那个号码,当时我是让火羽去查了,后来问起,火羽说没查到,又接连发生了许多事,如果不是风晨霆此时提起来,我差不多已经忘记了关于号码的事情。

    嗯!

    让我没想到的是,风晨霆不是好奇那个号码的主人是谁,是我怎么知道的号码,记得当初为了淡化掉这个问题,我忽略过好几次火羽的追问,风晨霆居然记得如此之久如此之牢。

    “过去这么久,我也记不得了。”我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自如。

    “微微,你不会忘记,”风晨霆牵起我的手按在他的胸口上,看我的眼里有无法形容的阴魅光芒,“这件事对你我都挺重要,希望你可以实话告知,我才好做下一个决定。”

    我慢慢思考,慢慢回答,“如果我说我是从曾翠屏手机上窥到的,你会相信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却是唯一可以合理解释的理由,当初太急切,在一知道号码时就给了火羽消息,如今在知道事实的风晨霆面前,要把这个圆过去,不是一般的难。

      掌心下,可以感觉到风晨霆心脏的跳动,而后,我看见了手腕上那一环红色,脑子里咚地一声,骤地什么都明白了,按在风晨霆心口的手指不自觉收紧,以抓握的方式。

    “晨霆,你说的都没错,可是我……我不知道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会相信,”我为难又无措地望着风晨霆,无辜的表情说明我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说出来或许有些荒谬,我担心你会觉得我自夸。”

    风晨霆笑了起来,眸底的阴魅豁然明朗,焕发出一丝于绝地处重生的明亮,“小傻瓜,只要你说的是实话,我什么都会相信的。”

    我激动地叫起来,“真的?”而我心里的反应和面上是极大反差,夜里睡不着的时候,我会用手机练习听力,不是为什么,是习惯了,风晨霆会相信,是因为早已通过手环窥见。

    风晨霆套问的是我过人听力,我的秘密在他这里早已不是秘密,虽是无关紧要的事,但他用这种方式来试探我,内心里由此而对他生出的隔阂,在心底埋下一粒谁也没察觉的种子。

    我用煽情的语调继续道,“曾翠屏拨打的那串号码是我自己听出来的,我自小耳力好,尤其对电话和手机按键敏感,我可以从细微差别上听出每一个按键相对应的数字。”说着,我很是不放心地打量风晨霆的反应,等待他答复的急切神情一览无余。

    “厉害!”风晨霆赞赏着,手一收,我顺势跌进他怀里,然后我听到他柔到可以掐出水的声音,“薇薇,我爱你!”

    我羞涩地把脸埋入他的胸膛,在心里回应,我也爱你!

    风晨霆告诉我,他一开始以为是曾翠屏故意让我知道电话号码,但是通过手下和曾翠屏的接触打探,他发现曾翠屏没那心机,之后,因为事情关系到韩冰而变得复杂,号码这件小事便渐渐被淡忘,直到古陌在巴黎找到我。

     风晨霆还说,曾翠屏当初拨打的那个号码是古陌身边保镖的,那个保镖自小跟古陌一起长大,在古陌进入娱乐圈后,保镖也一直跟着。

    我不能放任对我居心险恶的人,当下立即说出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看法,“这么捋下来,圈内花高价买新闻的人,是古陌无疑。”

    风晨霆说他早就知道是古陌,他让我放心,他自有应对办法。

    我心里是不信的,女人耍起狠来,绝对比男人要辣上百倍,而古陌不是一般女人,她十岁时就知道用手段守住自己想要的。

    想想有点心凉,十岁的我,还天天守着村里的电话机,等待一个失约四年的电话,等待一个永远不会出现在村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