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青春未逝 心境已老

    更新时间:2017-08-26 02:49:03本章字数:3136字

    我点开邮件,看到了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最多就在这两天,会有一个关于我的爆炸性新闻出来,行业里有人放出风声,让与我有关系的人最好撇清关系,免得被牵连进去。

    秦咯咯说她没办法听到核心内容,是跟她关系不错的同行提醒她小心,圈里不少人知道,秦咯咯和我有交集,秦咯咯说她为了自保,现在有人问起,只好回答与我不熟,她用心惊胆颤描述了她对那种暴风雨前静寂的不安。

    同时,秦咯咯叮嘱我认真想想自己做过的事情,看看有没有哪里漏过什么,提前准备好应对。

    我细细琢磨秦咯咯带来的消息,片刻后,我删掉邮件,把手机还给胡丽。

    我简单说了下我要与风晨霆去云南旅行的事,也不管惊讶到失语的胡丽和眼睛瞪圆圆的杨苗苗,我自一边沉思一边慢慢走到我跟风晨霆的那套房子里。

    风晨霆正与火羽南宫磊说着什么,见到我进来,火羽当先起身,从我身边出了门去,南宫磊随后过来,在我面前停留一会,我能感觉到他往日里弹我额头的小指头在蠢蠢欲动,不过最后还是忍下了。

    在南宫磊准备从我身边过去的时候,我冷冷地说,“南宫磊,苗苗是一根筋,我不希望你接近她。”他对杨苗苗的亲昵称呼,我一直耿耿于怀。

    南宫磊站住,背对着我。

    有那么一瞬间,我看到风晨霆望向我的诧异的神色,和他眼睛里一闪而逝的陌生,我心轻轻一跳,继而平静,杨苗苗我想保护的人,而南宫磊的风.流,我亦常有耳闻。

    我对伤害已有了免疫,我不希望胡丽和杨苗苗也变成我这般——青春未逝,心境已老的悲凉,无需体验。

    诚如用谎言阻止胡丽攀折玫瑰,我只能护得那一丛,无法护住所有,但,我做了。且成功让胡丽加入我的行列。

    对我而言,玫瑰之于女人。

    我不清楚是不是母亲给我造成了某种心理问题,我不清楚是不是养母给我造成了某种认知问题,我已经这般活了二十九年,改也是不可能了,我也不想改,我并没有什么宏大的目标,我只想用自己的能力守护身边人,即可。

    南宫磊终是出了门去,没有回答。

    我缓过神来,发现风晨霆探究的目光一直锁在我身上。

    我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我大略说了秦咯咯给的消息后,询问他对这件事的看法。我之所以在这件事上如此坦诚,是因为我认为风晨霆在这方面的敏感度远远高于我。

      在我说话的时候,耳朵里忽然听见一下极其细微的按键声,我故作转变坐姿,目光随意地观察了下屋里站着的两个保镖。

    靠近窗户边那个黑保镖,小拇指上有一只小小的银戒,除了那个银戒,他还带了另外一个同色骷髅戒指和一只青银色的骷髅手环,彼时窗外天色蒙蒙,如不留心,根本不会察觉到那银戒会有什么不同。

    黑人保镖忽然对着我咧开嘴一笑,满口大白牙把我吓得心脏一缩。

    风晨霆的保镖来自不同国家,肤色和饮食习惯大不一样,不过他们均有一个共同点,从不正眼看我,好像我于他们是空气一般。

    我看一眼风晨霆,他领会到我眼神里的不同,忽然坏笑着朝我逼近,左手揽住我的腰一下把我抱到怀里,右手随意一挥,那是他平日让保镖们离开的手势。

    保镖一如往常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是哪个?”风晨霆在我耳边低低问道。

    我精准且肯定滴给予了回答,我了解风晨霆的为人,他对自己的手下有超乎寻常的信任,不会轻易怀疑,当下既然他会这么问,说明他在此之前已发现有不对,只是没有确切头绪。

    风晨霆听完,默默思考了有十来分钟,再开口的时候,似乎已把刚刚的问题处理好了,他满眼温情地给我把散发别在耳后,快活地问我,“要带的东西都收拾好了?”

    我呆呆看着风晨霆,他虽是在笑,但神情雾蒙蒙的,令人难以摸清,我想发表点意见,却又不知道要怎么说,我特别不喜欢风晨霆这一点,每次我吊着心的事情,他却总是若无其事。

    这感觉就像一个哑剧演员在舞台上卖力演出,底下坐的却全是瞎子。

    风晨霆显然觉得我的反应不对劲,在我耳畔低语,“小乖乖别胡思乱想,我一会得让南宫磊检查一下这房子。”他就势在我唇上轻轻吻一下,大声道,“怎么还没收拾,那你抓紧时间,让胡丽和那个什么苗的来帮你一下,我找南宫说点事。”

    说着,风晨霆起身去对门找南宫磊了。

    风晨霆前脚刚走,胡丽和杨苗苗就闯了进来,嗯, 是闯,跟两个准备抢东西的土匪一样。

    胡丽目标明确,门口到我的距离少说也有三米远,她只三两步已窜到我面前,“王招娣,你不能跟风晨霆去旅行!”

    杨苗苗被胡丽对我的称呼唬得一愣,一时没说出别的什么来。

    我瞪一眼胡丽,胡丽反应过来自己口快惹了祸,心虚地低下脑袋,我站起来往卧室走,“你们俩来的正好,胡丽回去把我的行李箱拿过来,苗苗帮我挑选一个星期的搭配,以舒适为主,不要在意以前是不是穿过。”

    胡丽站着不动,“薇薇……”

    我转身悠悠看向胡丽,用鼻音断了胡丽后面的话,“嗯?”对胡丽,我极少如此,一般我这个样子的时候,就是在告诉胡丽,我已经决定,不要说其他的话,执行就好。

    胡丽与我多年相随,且不说什么心意相通,但察言观色自是不在话下。

    胡丽不情不愿地出去了。

    杨苗苗跟着我到我的卧房里,她愣愣地看着我,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模样,“薇薇,你真的决定了?这旅游可不是小事,万一被媒体拍打,说你傍大款被包.养什么的,你这刚刚起来的名气立马就散了……”

    “苗苗,给我挑几套衣服吧,”我打开大衣柜,继而双手抱胸倚着柜门,平静地看着杨苗苗,“我的工作室快成立了,在此之前,我需要点新闻。”

    “啊?”杨苗苗初始没反应过来,懵了少顷后,她捂住嘴低声惊叫,“薇薇,你的意思是……哦!天哪!”

    我会意地点点头,示意杨苗苗快点,我答应风晨霆去旅行,之所以选云南,有我自己的考量,我需要风晨霆和我一起上个新闻版面,我对娱记们的脑洞向来不会失望,这一次,我需要他们天花乱坠的瞎掰,越离谱越好。

    胡丽拿着箱子过来,杨苗苗和胡丽把我必须带的衣物放进行李箱,为了防止我犯浑,杨苗苗把化妆用的瓶瓶罐罐给我细细标注好。

    胡丽不时嘀咕着她也要跟着之类的话,都被杨苗苗温言文温语地劝住,无奈胡丽隔一段就忘记,于是一唠一劝的戏码反反复复,直至杨苗苗烦到放任胡丽,不再劝阻。

    在她们俩忙乎的时候,我正与魏云志通电话,他这几天跟火羽跑工作室的事宜,因为想赶在元旦前成立,要做的事情多且繁琐,我简略说了一下我的打算,直把魏云志听得连连叫好,电话那端,他直夸我脑子活络什么的。

    我不置可否,不费劲猜想魏云志那么说的真正心思,我自己知道我自己做的是什么事,炒作自己,为圈内人所不齿,我没损害到别人,最多也就是拖了风晨霆,但唯有他,才可以配合我来一次漂亮的转身。

    最后,不出我意料,魏云志建议我事先把计划跟风晨霆商量一下。

    我没有直接回答,只用我说过的一句老话,就让魏云志匆忙说了再见。

    魏云志各方面能力俱属优秀,圈里比我年轻比我有潜力的女明星多了去,我凭什么让他选中?

    时值风晨霆家族风起云涌之际,魏云志也是风晨霆家众多助养孩子的一个,他到底在这场家族暗争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我从不相信什么一见如故,我相信世人均是有利才会图,魏云志是把双刃剑,锋利,亦有可能自伤。

    风晨霆担心胡丽阻挠,给我发了微信他在楼下等,南宫磊过来帮我拿行李。

    等电梯的时候,南宫磊总是我们家苗苗叫个不停。

    我看出杨苗苗对南宫磊不屑又厌烦,在我询问后,杨苗苗当着南宫磊的面,把他形容成蜜蜂,说他有事没事就在耳边嗡嗡嗡地叫,特别烦人。

    杨苗苗小脸紧绷,正眼也不看南宫磊一下,看得出是真的烦他。

    我放下心,转头又见胡丽心情很是不美丽的样子,我知道她担心我吃亏,我拥着她的肩头,用网络上看到的笑话段子逗她,直把她逗得笑到忘记担忧,在我低声告诉胡丽,我知道保护自己的时候,电梯也到了层。

    风晨霆的车队从小区门口一直排到我住的这幢楼,我看着风晨霆房车,笑言说看着不像是旅游,更像是接亲。然其实,这阵仗让我有点懊恼,我没想到风晨霆会选择自驾游,今天他用的车都是高档的越野车。

    这样一来,狗仔们有可能没办法跟上,我精心策划的被偷.拍什么的难度系数会高上许多。

    我想了想,跟风晨霆坦诚了我的打算,不过这一次,我把这个想法推到了魏云志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