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不对劲

    更新时间:2017-08-27 15:11:48本章字数:3220字

    我发现自己开始在意风晨霆的看法,在意他怎么看我,在意他眼里我的形象,说不上来为什么,我不希望风晨霆觉着我是个有心机的人。我极力想要维持以前的心态,却总是不知不觉地变成我不想要成为的样子。

    风晨霆听完一笑,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我和风晨霆坐的是一辆加长房车,空间足有二十平方,白色内景拓宽了视野,浅紫色被褥添了些许温馨,粉红莲花喷泉假景上有细细流水潺潺,整洁且浪漫,舒适度绝对不亚于任何一家五星级饭店。

    司机座位和后面车厢间,甚是有心地用一块不透明玻璃做了隔断,隐约可见老王熟悉的头部轮廓。温度调和的刚刚好,空气里有若有似无的香气。

    风晨霆在车载小冰箱里给我准备了好多半成品的食物,几个水蜜桃和一大串新疆绿葡萄,还带了一瓶我最喜欢的红酒。

    一路上,风晨霆对我关怀备至,我只管玩游戏看电视,或坐或躺,要什么只须动动嘴巴即可,只由风晨霆殷勤地一丝不苟地伺候着,享受我二十几年来从未拥有过的美好,享受我连梦都不敢做的幸福。

    在睡了一个饱饱的觉之后,我看着身旁闭着眼的风晨霆,不自觉地伸出手去,勾勒他的眉眼唇形,他嘴角一勾,倾身抱住我。

    我窝在他厚实的胸膛上,鼻息间是令人沉沦的迷迭香,我此时的心情很是难以形容,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我特别想跟风晨霆聊点什么。

    经年之后,回忆起这段时,我想,一定是房车里没有白天黑夜的作息,乱了我的脑子,孤男寡女不分日夜的相处,俘获了我的理智。

    彼时的我不会想到这一次的肆意,倒是使得之后相处中,让风晨霆与我的关系紧密了许多,正是应了那句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俗话。

    我任由自己的话匣子随着回忆打开,我清晰记得自己六岁开始所有的记忆,我谈起他以前问过的问题,我记得他认为我对我的养父母太过绝情。

    我用平静的语气说了十一岁的某一个深夜,我发现养父偷偷爬上我的床,我害怕,狠狠掐着和我同床的妹妹的大腿,让她大哭,把养母引来,养母拼命护我逃出家门,而她自己当晚差点被养父打死。

    从那天起到我每个夜里都不敢睡觉,白天趴在学校课桌上睡,学校老师找养父母,我被养父当着老师的面打得满校跑,老师们冷眼旁观,觉得我是那种必须狠狠教训的坏孩子。

    说到这里,我感觉到风晨霆的手在我的后腰处握成拳头,他用力把我往他怀里按,好似要把我镶刻成他身体的一部分。

    两千七百二十六点六公里,是我到达幸福的距离。

    风晨霆雇了个当地的导游,是个脸色黝黑的健壮中年男人。

    时间充裕,风晨霆把行程安排的悠闲散漫,我们在去西双版纳的途中,见到了有世界高桥之称的红河大桥、墨江、普洱,又在野象谷看了精彩的驯象表演,还有百鸟园、蝴蝶园。

    为了体验一次刺激,在和管理人员沟通后,我们一行人当晚在树上旅馆宿下,深夜时分,风晨霆叫醒我,我们站在象群上方,亲眼看着数百头大象从脚下笨拙地走过,带起尘土漫天。

    第二天,我们跟着导游前往中缅边境的第一小镇——打洛,风晨霆一早就跟导游打过招呼,因此导游也不急着带我们赶路,沿途的每一个景点都领着我们尽情观看,我们倒还好,反而是那些平日里板着面孔的保镖们,惊叹于他们从未接触过如此多姿多彩的少数民族,折服于自然赋予的美丽的的村赛风光。

    看到打洛的第一眼,我深深被那人间仙境般的世外桃源吸引,老王他们忙着和中缅218界碑合影,忙着与缅甸国门留念,我却被视野内的缅甸异国风情所打动,第一次,有了想走出国门去看看世界的想法。

    要知道,此前,如果不是工作需要,我是从不出国的。就算为了工作出国,我也是从不去逛的,譬如上次的巴黎之行,巴黎圣母院就在我住的酒店附近,我也没有想要去观看的心思。

      今时之前,我没有赏望美景的心情,再美好再多姿的风景,在我眼中都是灰蒙蒙的颜色,而现在,我忽然觉得山格外的清水格外的秀,映入我眼帘的每个事物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令人想要珍惜。

    爱,让人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胡丽曾经批判过我的宅,说我适合生在古代侯门人家,做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

     想到胡丽,我记起还没给秦咯咯回话,当下寻了个机会,给秦咯咯发一条微信,告诉她只管撇清与我的关系,其他该来的总是会来,不用担心。

    我没有告诉秦咯咯,现下正是我需要出新闻的时候,对方出的不管是啥招,对我起到的都是推泼助澜的作用,之后还可以把我发的消息都算在他们头上,让对方挡去我这自我炒作的嫌疑。

    入行八年多,我自问无愧于心,从不曾做过害人损阴德的事,女人重名誉,对方会做什么,稍微动动脑子便可以想到,我私以为,对方不过是重新扒出我与王建国的旧闻,拿出来再污蔑我一次,于别人,那是攻击我的最佳, 于我,不过是一场笑话。

    云南的天气温怡到让人心情靓丽,我与风晨霆出门,均不作任何伪装,保镖们穿便装散在我们周围,不明真相的人看了,只以为是游客。察觉到风晨霆配合的态度,我这颗因为他没给明确答复而忐忑的心,渐渐安放回肚子里。

    午饭后,在我们参观茶马古道的中间时刻,风晨霆接了个电话,过不大一会,他让我把手机放在他裤袋里,之后我想拍照,问他要了两次,他俱自愿扛着摄像机过来,按我想要的角度花式拍摄。

    我能察觉到风晨霆在用各种办法不让我拿回我的手机,我直接问了,风晨霆也不正面回答,只让我好好玩,然而整个下午,他的脸色均不怎么好,每每笑着的时候,看起来也有些牵强。

    晚餐后,当手机回到我手里的时候,我发现不能上网了,无线数据都不行,我让风晨霆给我看看,风晨霆摆弄了半天,说可能是在这个地区信号不好。

    我趁风晨霆走开的间隙,给胡丽打了个电话,胡丽刚说有事情要告诉我,就被杨苗苗抢过去,杨苗苗声音很大地叮嘱我注意温差不要感冒什么的,然后就直接拜拜了。

    不对劲。

    杨苗苗向来说话轻声细语,即便是被胡丽气着了的时候,也只是眼眶里包着泪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可今天,她声音很是高亢,从未有过的大声。

    她在掩饰什么?

    我看着走回来的风晨霆,即便他在笑,眼底也是冷的,自下午接完那个电话后,他会经常性地陷入某种思绪,偶尔会反应迟钝,行为上也没有前两日对我的细心体贴,看着想着,我的脑子里灵光一闪,是不是秦咯咯说的事情发生了?

    想到这里,我轻轻笑了,放下手上的书本,在风晨霆身边躺下来,温顺地趴在他的胸膛上。

    第三天,导游带我们亲身参与领略了傣族文化,感受着迷人的民族风情和原始深林公园自然风光,傣族泼水节上的肆意,让风晨霆重新有了毫无挂牵的笑容,回到玉溪酒店,一行人又快活又累,各自歇下不说。

    第四天,我们去了昆明,因为领略过前三天大自然的奇美风景,我们把这天的行程安排的比较快,只在珏满天下停留一会。

    刚开始极力忽悠我们买玉的店员,被保镖们的目光盯了一会后,躲到柜台后不敢出声,她畏畏缩缩地却又不得不给我那我想要看的玉,感觉她恨不得我立刻走人。

    随后,我看中了一款晶莹透亮的白玉手镯,给包括叶飞雪在内的女生一人买了一个,没想到经过导游砍价,标价八万多的玉,居然一千五就买给我了。

    在云南民族村里,我被拉枯族的服饰吸引住,款式宽松,我试了试,风晨霆说我穿着看起来有别样的异族风情,我瞧着喜欢,给胡丽、杨苗苗和秦咯咯加上叶飞雪又各自买了一套。

    中午,保镖寻了个雅致小店休息吃饭,店主热情地迎上来,介绍说自己是佤族,他一看就是精明生意人,这么一大推人力,他只向我推荐了他家的幽雅独立套间,风晨霆没二话,要了一间。

    幽雅套间位于二楼,竹子桌椅碎花窗帘盒同款桌布,雅静清新,窗口正对着的是一丛正值花期的粉色小野花。

    我在正对着窗的位置坐下,以手托腮望着向远方缓缓延伸的绿色丘陵,看着这世外桃源般的美景,想着我与风晨霆这与世隔绝的四天,忽然心生不舍,“晨霆,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风晨霆在我身边坐下,展臂无声拥住我。

    窗外景色宜人,空气温润而芳香,迎面吹过的风微凉,楼下时而有爽朗笑声传来,屋檐下的竹节风铃发出悦耳的撞击声。

    我倚在风晨霆怀中,我闭着眼仔细聆听着风晨霆稳健有力的心跳,心境慢慢平和,景再美情再深,终是短暂,生而为人,无法脱离俗事,无法一直浪漫,我们终究得回到现实,面对一切。

    “晨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风晨霆轻叹一声,搂着我腰部的手移动到肩头,另外一只手勾起我的下巴,让我与他正面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