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既然爱了 试着深爱

    更新时间:2017-08-28 13:25:45本章字数:3341字

    我愣愣地看着风晨霆,脸上是一副不知所谓的懵然。

    “薇薇,你放心,一切有我!”风晨霆的模样慎重严谨,像极了婚礼上庄严宣着誓的新郎官。

    我的心一抽,即便是猜到可能会发生的黑料连爆效应,即便是知道魏云志为此做了预防,即便是我有那么一丢丢深不以为然,但是此刻风晨霆的态度,令我莫名的不安。

    我忽然特别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料?

    真实情况我还不清楚,当下又不能表现出事先已经知道个大概,“晨霆,你怎么突然这么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认为男人不喜欢女人太聪明,于是做出一副傻白甜的样子。

    风晨霆的手指轻柔拂过我的嘴唇,漆黑的瞳眸里清晰地映着我的影子,半响后,他似乎在自己心里做了某个决定,“薇薇,明天就回去了,我本不想让你知晓,只是现在事态有些复杂,你知道了也好,好有个心里准备。”

    紧接着,他又快快补充上一句,“你只时刻记住,不用去理会任何人事任何言论,一切都有我在,大不了我们不做演员。”

    我被风晨霆反常的言语弄得心里开始没底。我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此前有恃无恐不过是仗着相信魏云志的能力,如今风晨霆一而再再而三地给我打预防针的方式,使我不得不得重视起来。

    又想着,既然风晨霆说到这个点上,我也不用多费脑筋,我从未尝试过完全信任一个人,不过当下,我愿意试试。

    多疑如我,心里开始对魏云志产生了怀疑,倒不是说不相信他,合作刚刚开始始,魏云志不至于会不尽力,只是他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可以如鱼得水能力出众,在娱乐圈里,他还算是新人。

    忽然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过于草率,心里生出一丢丢后怕。

    我决定把出发前与魏云志准备自炒的主意跟风晨霆坦白,当我一五一十全部讲完的时候,我发现风晨霆并没有感到吃惊,然后我听见他幽幽地说了句。

    “嗯,虽然我已在此之前知道这事,但你愿意亲口跟我说,我还是非常高兴你对我的信任。”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我呼一下站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然后又忍不住在心底狠狠咒骂,你知道就知道,干嘛要点出来,就不能假装是从我这里第一次听到的吗?但很快,我便释然了,风晨霆向来如此。

    可我,也向来不是个善茬。

    稍做思考,风晨霆知道消息的来源根本不奇怪,我的手环是他最好的监视器,追究这点便成了毫无意义。

    不过,我心里不爽一分,怎么滴也得让风晨霆不爽上三分。

    于是我开始翻旧账,我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怒气冲冲地责问风晨霆,既然有这么强大的媒体网,为什么前段时间有人爆我黑料的时候不阻止?为什么任由那些虚假的小道消息,差一点堂而皇之地变成我的履历?为什么眼睁睁看着我为这件事焦头烂额?

    呃……

    我承认这些事我很早很早以前就全部知道,那时未必焦头烂额,如今提及亦着实无需怒气冲冲,但我是女人呀,无理可以取闹,有理就更可以大闹。何况,风晨霆也确实有很多让我不解的地方,这些,不过是其中十分之一。

    风晨霆起初惊讶地看着我,继而神色渐渐转缓,最后变成令人迷醉的笑,他的目光随着我的移动来来回回,并无半分不耐,也看不出有丝毫厌烦,甚而至于有一丝丝疑似宠溺的意味在里面。

    我编着说着,说着骂着,忽然就没办法继续了,那感觉就像你使劲全力朝对方挥击过去,却被对方以三两拨去了千斤。

    风晨霆见我收住脚步,急忙站起身来牵我的手,“口渴不?来,这茶温刚好。”

    我有没有很多很多次说过,我不喜欢风晨霆这个样子,我提着心吊着胆的事儿,他偏偏毫不在意!

    我接过茶一饮而尽,急速冷了语气,“风晨霆,你总是这样,只要是不想回答的问题就给我耍太极,给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我希望你这一次男人一点,正面回答!”

    我很是不痛快,下决心这一次必须让风晨霆知道,我之前的每一次忍让不是因为我傻,是因为我顾他的面子,才顺着他给的坡下。

    我表现的如此直接如此明显,风晨霆再避重就轻,那一定是不尊重我了,若是那样,我想我对他一定会非常非常失望,若是那样,或许对我也是一种解脱。

    我并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想怎么做,或者想做什么,我陷于一种极其奇怪的自我矛盾之中,一方面希望风晨霆对我好,非常非常好的那种,好到天天像在云南这几天的样子。另一方面又想要用小诡计去挖出风晨霆的虚伪,证明他没有对我好,至少没有好到可以让我把自己完全交付的那种好。

    风晨霆缄默,这时楼梯间有脚步声上来,由远及近,在门口停住,一个谦卑的声音响起,“客人,请问可以上菜了吗?”

    “行。”风晨霆回答。

    店家上菜的时间,让我感觉宛如一个世纪般漫长,我的眼睛没有去看风晨霆,但我的耳朵用最大马达搜集着他的举止,然而,他一动不动,宛如被江湖高手点穴了一般。

    满室尴尬,只余碗碟与竹桌轻微触碰的声响。

    我偷瞄一眼神色淡漠的风晨霆,亦或许……只有我觉得尴尬,一时感慨起,风晨霆自从吃了我之后,脸皮简直比城墙都要厚,起码在我这里,他不会知晓尴尬是个什么东西。

    虽说那些问题在我心里沉积已久,但其实,我并没有我表现出来的那么在意、那么想要知道答案。可是当心里这么胡思乱想一通的时候,居然真的眼眶开始微润。

    我不喜欢这样莫名其妙的自己,可是没办法控制。

    好不容易,布菜完毕,店家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我于是发现竹门没一点隔音效果,那我刚才说的……保镖们都听见了?我开始着急,“晨霆,你……”我想问问他,他把上次那个泄密的保镖怎么样了,正对上风晨霆看过来的的目光,那目光盛满了抱歉纵容和欲语还休,那目光堵住我所有即将出口的言语。

    那感觉……如一个哇哇大哭的孩子,突然发现自己拼了命要的东西,就在眼前。

    略喜。

    风晨霆刚要开口,我即示意他小声些的时候,风晨霆说保镖们听不懂中文,而店家么,没有他的允许,是没机会听到的。

    好吧,我承认很多时候,我的智商不在线。

     风晨霆一边给我把汤勺到我面前青花白底的汤碗里,一边不疾不徐地跟我说起他那段时间做了什么事。

    第一个我和石鹏程的新闻爆出来的时候,他开始调查新闻来源,却查到我自己有插手,后来,银月事件中,那些人证是他的手笔,圈内大佬极多,有另外一些新兴势力,属于他的不可控范围。

    风晨霆又说他有那么点故意放任新闻疯长的意思,他想放长线钓大鱼,据他观察,暗中有人对我这个鱼饵非常有兴趣,然而就在他的人快要触到内情的时候,却没想到我自己把事儿办了,伊玉贞自己开记者会认了错。

    我听得是一愣一愣地,假意做出的怒气早已消散,我完全没想到当初自以为做的漂亮的事情,却坏了风晨霆的大事,彼时的我,没有一点身为鱼饵的愤怒,更多的是因为自己,而让风晨霆一手好棋被生生毁掉的不安。

    我不由得带了点埋怨,“晨霆,你怎么不事前跟我沟通一下?”

    风晨霆笑了笑,伸手刮一下我的鼻尖,神情像一个逗小孩的坏叔叔,“你摸着心问一问自己,那时如果告诉你,让你给我当鱼饵,你会乖乖配合?”

    我想了想,诚实地回答,“不会。”不仅不会,估计还会捯饬个别的什么名堂出来,这么想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的所有行为,均变成了给风晨霆添堵,某些时候,还无形中帮了幕后神秘势力的忙。

    想明白这一点,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在未来的某一段时间内,我会让风晨霆参与我的工作生活中,毕竟,我对他的种种戒备,均源于我自己的无理臆断。

    既然爱了,试着深爱。

    风晨霆显然对我细微的转变显得极是满意,或许也因此发现我与他之间的根本问题,接下来,他索性把杨燕对伊玉贞下手的事也告诉了我。

    从风晨霆不十分详细的描述中,我听出了杨燕团队的高明,他们爆的伊玉贞的料,全部是真实的,没有一件虚构,期间许多琐碎事原本不足为外人道,但他们都留了心。

    因此他们给媒体的料快准狠,每件新闻的来源都有相对应的证据,这样就算被万能的键盘侠查到,新闻当事人也不能对他们怎么样,甚至在媒体上海不能说是他们。

    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自问若是杨燕准备对付我,我一点还手能力都不会有。

    我不由自主地开始回想在于杨燕的相处中,有没有透露出什么日后会被攻击的蛛丝马迹,然,我一向善忘,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启动了啊Q精神,安慰自己,没事,我与杨燕无利益冲突,不存在竞争关系,即便是我有什么黑料在她手上,也不会怎么滴。

    别怪我见绳就当是蛇,实在是像我这样的人,习惯了自我保护。

    接着,风晨霆说到了刚刚发生的事。

     我的养父接受某娱记的访问,亲口在电视上说他在我十一岁时猥亵过我,还详细杜撰了我当时的反应,说什么别看我年纪小,但对他的爱抚特别享受,说什么我在进入娱乐圈之前,和我中专学校的某位老师有一腿,说什么我也在酒吧坐过台等等。

    没有任何词汇可以形容我当下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