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王之蔑视

    更新时间:2017-06-14 22:25:25本章字数:3149字

    市长和超级富豪是兄弟?帅惊天很没有想到。幸好这是在这个异世华国,如果在那一世的中国,肯定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市长弟弟要找土豪哥哥的污点证据?帅帅哥觉得这就是扯淡,听听就过了,谁当真谁就傻。

    不过人家说话做事滴水不漏,帅惊天也表示赞赏,点了点头:

    “原来是潘市长,你好,幸会,不错。”

    仿佛面前的不是市长,而是个普通路人甲,根本没有太过惊讶的意思。

    在紫微大帝眼中,尤其是恢复了一点点仙力的紫微心里,就算是市长,那也不过是个头稍微大点的蝼蚁,没必要紧张什么。

    只是这人一身正气环绕,眸光端正凝实,显然是个好官,要不然你家帅帅哥才懒得理会呢,还握手?天庭仙君的手都是凡人能够随便握得到的?

    那是帅帅哥看得起你呢市长童鞋!

    潘凤笑容微微一滞。

    两人的手在空中一触即分。

    潘市长倒是想紧握一下以示亲民,哪想到对方会这么操蛋,连市长大人都不放在眼里,就象潘凤手上带着绝世剧毒一样,碰都不想碰。

    潘凤很有些蛋蛋的忧伤:这小子是个什么货色?又是什么身份?老哥不仅派了蜜桃姐妹来陪着,而且连市长都不给面子,该是怎样的身份?

    难道?

    潘凤突然想起一种可能,脸色顿时凝重起来,笑得就有些生硬:

    “小伙子很倔嘛,倒有些我年轻时的风采。有冲劲儿,还有点横,我喜欢。”

    你明显就不喜欢嘛!鬼都看得出来,还装什么大尾巴狼?

    “哦,那个,那个……嗯,我从小就有点洁癖。嗯,就是这样,真的,我从不骗人。”

    就你?都还有洁癖?我洁了你的屁!作者君都看不下去了。

    你特么这不是找借口,你特么这就是在装逼!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紫微大帝在凡间,还真有装逼的本钱。前提是,要有足够的仙力做后盾。否则,那就是找死。

    你明明就是在嫌弃劳资好不好!如果不是顾忌到对方高深莫测的身份,如果不是顾忌到市长形象,潘凤当时就想把这家伙宰了喂狗。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习惯嘛,理解,理解。”潘市长的声线很稳,一点也听不出有咬牙切齿的情绪:

    “隐私嘛,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不过小帅,你今天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这才是重点,只要搞清了帅惊天的来历,虐起来才没有心理压力。要不然你还真当我潘家是没有底气的不成?

    “都说了,就是和两位大小姐有点小小的误会,老板让过来调解一下……其实我个人,还是比较宽宏大量的,又不是生死之仇,过了也就算了。该好好上班的,我还是会认真工作。”

    小小的误会?蜜桃姐妹低头看着自己胸前?很小吗?

    这个死没良心的!

    明明是很大很大的好不好?

    潘凤不在意的笑笑,显然不相信这个说法——开什么玩笑,就自家老哥那品性,会放下身段,把一个普通服务生请到家里来调解?而且还让两个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陪着?就不怕被拱了?

    “小帅年少有为,能不能说说家里的情况?有时间的话,潘叔叔我也好去你家做做客,打打秋风?”

    又来探我的海底?帅惊天心里狠狠鄙视了一下:要是你知道劳资家里别的都不提了,光是那只玄冥二老用来巡山的狐狸精,恐怕就能把你吓死!

    “哪有,哪有什么有为。”帅帅哥虚情假意的笑,揉着鼻子:

    “我家就在云海市城南和城西的结合部,最近听说要被拆迁……呃,对了,这是真的?能赔多少?”

    放着眼前的市长不问,那才是浪费。帅惊天显然不是这样的人。

    “哦,那里啊……”潘凤眯了眯眼,迅速回忆了一下。

    “确实在政府的市政建设规划内,要拆。只是能赔多少,还得看具体的规程,以及你家的实际面积。怎么?想走后门?”

    帅帅哥这就有点鄙视了。斜眼瞥着潘凤,都不想理这所谓的市长了。

    走你的后门,也不去照照镜子?劳资会看得上你?随便撩个妹纸,也远比你的菊花爽得多!

    潘市长要是知道这货现在心理的龌龊,绝对会在潘龙动手之前,抢先剁了帅惊天五肢。

    “很热闹嘛。”大厅门口语声响起,一座肉山滚了进来:

    “只要这个时候了,家里都还灯火通明,不用问也知道,是我的市长老弟回家探亲来了。呵呵。”

    帅惊天看都懒得看,听声音就知道是天龙集团的“小老板”。

    帅帅哥只想做好工作,老板你只管到时发钱。其他的,咱们没交集。

    “爷爷正在打拳,所以我只好等他一下。”潘凤根本就不起身——就跟帅帅哥一样。

    “刚好碰上帅先生,正聊着呢。怎么,老大你和小帅之间有误会?还非要带到家里来解决?”

    这才是真正的重点。

    是解决,而不是调解或者解释。也就是说,实际上在潘凤心里,对面吊炸天的“帅先生”,实际上弱势得很,没有需要平等对待的资格。

    连一向正直的官员都这样高人一等了,潘龙作为云海市的第一财阀,却是更为圆滑:

    “老弟你这就不对了嘛,我们允许年轻人犯错,只要付出点代价,世界还是美好的嘛!别拿你那副官僚的面孔对着我,老哥我才不不会管你那些弯弯绕绕的玩意儿!”

    两兄弟互怼,帅惊天只管喝茶看戏。

    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这才想起来,确实还没顾得上吃饭。帅帅哥拼出个自认亲善的笑脸:

    “那个潘蜜潘桃,能不能送点吃的过来,我还在长身体,别亏着了。嘿嘿。”

    蜜桃姐妹齐齐翻个白眼,理都不理。帅惊天就怒了,起身瞪着潘龙潘凤:

    “你们这是什么待客之道?没有鱼翅燕窝,小龙虾也是好的。没有小龙虾,小笼包也算不错。买不起小笼包,稀饭泡菜总该还是有的吧?”

    潘家兄弟停止了斗嘴,呆呆看着帅惊天,脑中乱转,不容易反应过来。

    这是要被拖出去剁了喂狗的那货?突然这么吊?

    转折有点大,老司机都表示很难转回来。

    “这都没有,还跩个屁。还是回去上班,回家吃自己去!什么土豪,什么市长,连饭都吃不起,都是些渣渣!”

    “魏强,送我回会所!”

    魏强再次尴尬,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帅惊天才不管这些——不喜欢这场合,那就走呗。

    大道自然,就是跟随心境。帅惊天现在有仙力打底,又怕了谁来?

    帅帅哥冷冷哼了一声,如同惊雷,炸在潘家人心上,反倒是魏强等马仔,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就是仙人的威力。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帅惊天还不解气,又用力瞪了潘龙潘凤一眼,没有一点杀伤力,心头郁闷,干脆转身就走。

    魏强那个纠结啊,是个人都会蛋疼。

    到底是听老大的呢?还是听老板的?

    老板管老大,老大管自己。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让虾米怎么活?

    帅惊天才不管他怎么活,走过蜜桃姐妹面前,顺手抢过爆米花就往嘴里塞。

    饿啊,真饿了啊!

    天下间哪有不管饭的老板?

    黑心啊。

    咂咂嘴。

    爆米花填不了肚子,帅帅哥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此处不管饭,自有留爷处。

    一米八的身型刚走到大厅门口,就听身后传来一阵呼喝。

    “站住!谁让你走的!”

    “小帅,等等!”

    “臭流氓你敢走?!”

    “……”

    “恩人?是你!天呐,请留步啊,请恩人留步!!!”

    最后一声大叫,才让帅惊天勉强停了下来。

    恩人?留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家帅帅哥从中午到现在都还没吃饭呢!

    转过身,站在台阶上,冷冷看着大厅。

    那是帝王的俯瞰。

    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凉意,一股从膀胱蔓延出来的冲动。

    王之蔑视。

    谁敢多言?

    灯火辉煌的别墅大厅中,一片死寂。仿佛这并非云海市最大财阀的别墅,而是片荒凉坟地。

    连平时眼高于顶叽叽喳喳的蜜桃姐妹,都吓得不敢动弹。

    帅惊天顿了一顿,目光落在最远处的那个身影上。

    哦,原来是他。

    是他又有什么大不了?

    关键是敢不敢上点酒菜,劳资也不想麻烦呢。

    从这天龙福地到市区,如果用走的话,至少两小时,路上就被饿死了。

    “魏强,还愣着干什么,去开车,劳资要去找饭吃!”

    这是帅惊天成为飞狼帮老大以来下过的第一道命令,居然是去找饭吃?

    “恩人请留步!”嘶喊声再次响起,一听就很是情真意切,令人难以拒绝。

    可帅帅哥是谁?

    就是个操蛋货。

    “叫什么叫?叫起来很爽吗?没看到在你们潘家,连饭都吃不上,还留什么步?”帅惊天很是愤慨:

    “潘老板,潘市长,好高大上?劳资就是去要饭,也再不会来潘家!是好是歹,是福是祸,到时再说!”

    帅惊天说完就走,只留下个飘洒的背影。潘家兄弟茫然:居然被个小孩子鄙视了?

    有人却是异常焦急:

    “恩人留步!”

    “两个小兔崽子,还不赶快出去拦下恩人?!信不信劳资现在就打死你两个不孝子孙?”

    “还等个啥啊?快去!再不留下恩人,潘家……就真没希望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