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莫敢不从

    更新时间:2017-06-15 22:35:10本章字数:3130字

    下午去天龙娱乐报到的路上,帅惊天一时心血来潮,顺手救了这老头,还基本用光了揉胸揉来的一点仙力。

    没想到晚上就又碰上了。

    这是冥冥中的天意,还是因果报应?

    虽然在救这老头的时候发现了一点东西,帅惊天也没太过放在心上——家里连狐狸精都养了,还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何况帅帅哥可是天庭仙君。

    就算现在落了难,那也是三界中最顶端的存在,尽管这是异世,有没有天庭还两说呢。

    唯一没想到的是,这老头居然是潘家人,看情形身份还不低,连潘龙潘凤都能吼。

    再能吼又有什么用?还不如热腾腾的肉包子管用呢!帅惊天转头鄙视了一眼:吝啬的一家,就不会待客!脚下根本不停,继续朝门口走去。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当然,如果你这老头懂事一点,想把下午的医药费补上,另外再请大吃一顿,也不是不能留下来的嘛!

    堂堂紫微大帝,现在满脑子都只想吃。当然要是能躺在钞票上吃大餐,那自然是最好的啦。

    “混账东西,没听到老子叫你们留客啊!还不赶快!迟了就完了!”

    看着帅惊天渐渐远去的背影,老头大急,然而潘龙潘凤兄弟俩还在大眼瞪小眼,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眼看帅惊天即将出了大门,老头子再也顾不上什么,牙一咬,心一横,身形一展,大鹏般迅疾飘了过去。

    哇塞,空中飞人!魏强长大了嘴,被震精了。

    没想到这世上还的真有轻功,还真有武林高手涅!

    新上任的飞狼帮老大会不会倒霉?那劳资还去不去给他开车“找饭吃”?好纠结。

    “求恩人留步!”

    嘶喊声再度响起,老头已经跪在大门口,端端挡住了帅惊天的去路。

    其实门很宽,真要走的话,完全绕得过去。但是帅帅哥没有。

    本就是来了结一段因果的,没想到又来了一桩,而且更不简单,很可能越缠越多,最终搞成一团乱麻。

    可不管怎么说,一切都与自己相关……这就是因果,躲是躲不过的。

    帅帅的帅帅哥停下脚步,摸着鼻子,帅帅的笑着:

    “你要请我吃饭?”

    …………

    打着饱嗝,一手揉着肚子,一手剔着牙,帅惊天很是满意的瘫在沙发上。老头站在旁边,躬身低头,小心伺候,生怕怠慢了客人。

    魏强和其他佣人一样,都被赶出了客厅,剩下的就只有潘家人和帅惊天。不同的是,除了老头还站着,其他人都跪在茶几对面,以头点地,听着帅惊天稀里哗啦的吃喝声,并且一致认为:这货嘴拌得那么响,显然没什么教养,老爷子为啥这么紧张他?

    土豪潘龙,市长潘凤,还有蜜桃姐妹腿都跪软了,才好不容易等到帅惊天帅大爷吃喝完毕,这都已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

    算求,既然不敢违背老爷子的严令,就当是在清明上坟吧!

    “老头,你想怎么样?说。”

    帅大爷真是大爷,躺在沙发上,看着自家老板和市长跪在对面,专心致志的剔着牙,仿佛这些人就真是背景一样。

    老头儿急忙弯腰躬身,诚恳低头:

    “潘家有难,修行艰难;华国有难,无法飞升,所以周边蛮夷宵小趁虚而入。仙师神通无边,所以大胆,求仙师垂怜!”

    帅惊天差点将牙签插在了舌头上。

    修行?飞升?

    好熟悉的字眼,好熟悉的感觉,难道在这异世,居然也有修真?

    呃,连狐狸精都有了,再来个收妖的,好象也很和谐的不是?

    不过,但是。

    “那关我什么事?下午救你,那只是机缘巧合。兴之所至,随手为之而已。你潘家死活,华国安危,又与我何干?”

    帅帅哥很是不给面子,也没法给面子——老子就这么点仙力了,求放过啊,求放过。

    老头当时就跪在了脚边,泪流满面,哽咽哭求:

    “晚辈下午受了仙师大恩,对仙师之能仰慕不已,从未动弹过的丹田,现在居然充满内力,除了仙师,又有谁能做到?晚辈老朽不才,但也想继续护卫潘家,守卫华国,求仙师成全!”

    帅惊天有点懵:是人都有上中下三处丹田,出生前蕴含先天之气,也是修炼的基础。这老头在说什么?难道这异世之人,一旦出生,那先天之气就随之泯灭了么?要不然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至少修炼了五六十年,一个甲子过去,都还不能炼出点内力?

    内力都没有,还说个屁的仙力?还想飞升成仙?做梦吧你!

    等等!那岂不是说,在这异世,不能飞升,也就没有天庭,更没有仙力?

    哇咔咔,那岂不是说,老子是独一份?想低调都低调不了的牛逼存在?

    至少老子还有一点仙力嘛!嘿嘿,这个好,这个真的好。

    潘龙和潘凤也很懵。

    兄弟俩被呵斥下跪也就算了,现在连老爷子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着哭求,难道这并不是很帅的帅惊天,真是大神?

    蜜桃姐妹开始跪得委委屈屈,又不敢反抗——我们才是被揉惨了的呢,我们才是受害人!凭什么还要给凶手低头?这还有没有天理?!

    可既然老爸和小叔都跪了,那就只能跪吧。

    但是现在连老爷子都成了这样,到底又是个什么节奏?

    云海市政坛的一把手和第一土豪都栽倒在帅惊天面前,这究竟是什么鬼?

    蜜桃们好想知道。

    “那其他呢?”帅惊天放下牙签,免得伤到自己,也不去扶老人,而是皱起了眉——真要说到修炼,劳资可是仙君,足够受得了你一个凡人的跪拜!

    “还有其他修真者和修真门派没有?还有没有非人的修炼者——也就是妖?难道都完全不能飞升?”

    老头深深低头,点在地面,悲怆不已:

    “其他修真同道修为不一,也有非常厉害的,却都无法成仙,但从未有过妖的传闻。敢问仙师,难道不是人也能修行?”

    “潘家执掌天龙门,也出过不少高手。可不知为何,从晚辈开始,就天生丹田破损,无法修行。如果不是遇上仙师相救,晚辈当时就死无葬生之地了。”

    “潘家历来以护卫华国守护民族为己任,现在竟毫无自保之力,又怎能保家卫国?因此,求仙师垂怜!”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老爷子也要跪呢。潘家兄弟和蜜桃姐妹恍然大悟。更多的却是疑惑:

    就这么个二十岁不到的嫩小伙子,也能帮潘家修补丹田,补足先天之气?

    不可能的吧?

    蜜桃姐妹不敢反驳老爷子,只能暗中撇了撇嘴。

    肯定是白跪了这么久,等下就命魏强剁了那家伙泄愤!

    帅惊天也撇了撇嘴。

    这异世的修真者,也太特么弱!

    转念有一想,帅帅哥就不淡定了:劳资是想先攒够仙气,到时自然飞升,连九天劫雷都不用经历的,这就叫保送,毕竟劳资仙籍还在嘛。

    飞升之后,再想办法穿越回原来的天庭,一定要揪着后土那小娘比的胸口问个明白,才好报仇雪恨!

    可是现在,如果都不能飞升的话,那还搞个毛?

    身为仙君,帅帅哥可是非常清楚三界规则的厉害。

    既然是规则,那就只能遵守不能冒犯,一旦出错,那就只能出局!

    帅惊天还不想被天道搞得神魂俱灭。

    “没有妖族?”帅帅哥眉头皱得更深:看来回去之后,还要好好更那狐狸精深入交流才行……啊呸!那可是只公的,感觉好象有反胃的样子?

    “从来就没听说过,”老头子狠狠点头:

    “非人类也能修行?那怎么从未听说过?典籍上也没有任何记载?”

    帅惊天笑笑:

    “我就是随口问问,没有最好。”

    没有个屁!尼玛,狐狸精都摸到老子枕头边上了,这些人都还毫无所觉?

    哼哼,看来这妖族,隐藏得很深呢,不是一般的深,肯定有什么阴谋诡计!

    得好好问问,嗯。

    “那你们潘家,哦,就是天龙门,又是什么来历?”

    “启禀仙师,潘家一直掌握天龙门,祖上在建国之初,就有从龙之功,而且因为修行,被任命为华国护卫,有极大权力。只是没想到从老朽……从晚辈开始,整个家族天生都无法修炼,所以才……恳请仙师垂怜!”

    哦,原来是这样,之所以会有了个天龙集团,这是不忘祖的意思,也可以说是潘家最后的纪念。估计等蜜桃姐妹嫁了人,潘家和天龙门也将就此终结,曾经所有的无限风光,都只能成为过往烟云。

    难怪潘龙潘凤兄弟俩在同一个城市,都是商界政界的老大,估计这也是华国高层对天龙门的最后补偿了罢!

    也正是因此,这潘老头恰巧被自己救过之后,丹田恢复,内力重现,才想要抱紧劳资的大腿,重现天龙门昔日的辉煌?

    呃,不要老头子,如果换成蜜桃姐妹来抱抱腿,那差不多……

    帅帅哥想归想,脸皮还是很薄滴,不能直接说出口,只好笑道:

    “你又是谁?想做到什么程度?只要不太麻烦,我想也没什么,毕竟万事随缘嘛,呵呵。”

    “仙师!仙师您这是答应了!天可怜见啊,老天终于开眼了啊!老朽……啊不,弟子潘黄河,携潘家与天龙门,拜谢师尊!”

    “日后只需师尊一声吩咐,潘家上下,莫敢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