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真的很不要脸

    更新时间:2017-06-16 22:04:38本章字数:3127字

      “师尊?”

    帅惊天一愣:你们潘家这是要打蛇顺棍上啊?帅哥哥只想在心情好的时候才帮一把,搞成师父那就太累了吧?

    再说你都是糟老头一个,劳资看起来风华正茂,要是在外人面前被你叫一声师尊,未免也太不和谐了,劳资脸皮很薄的呢!

    如果换成是蜜桃姐妹……考虑考虑?

    最主要的关键,是劳资的仙力也不多啊!识海虽然亮了一些,北极紫微大罗心境也渐渐有了点起色,可总体来说,要想达到预想中飞天遁地的基本要求,还差得很远。要是再耗费更多仙力去指点潘家,帅帅哥才舍不得呢。

    既然仙力暂时很有限,那就只能开源节流。再说了,能有潘家帮忙,相信以后在云海市的生活都要平静得多,少了杂七杂八的琐事,对潜心修炼也更有好处。

    电光火石之间,帅惊天就已经想过了所有利益得失,开始摇头:

    “师个什么尊?我都还没答应,你别乱叫?这件事,我得再考虑考虑。”

    这就是所谓的开源。换句话说,就是帅惊天想得点更多的好处。

    不是金钱或者物质上的好处,而是对修炼有帮助的东西。

    “师尊但凡有所需要,天龙门上下只要力所能及,无不凛遵!只求师尊看在天龙门历代为国为民辛苦守护的份上,大发慈悲,收留潘家!”

    潘黄河好不容易才找到这盏修真的明灯,又怎舍得错过?金钱利益在修真者眼中,犹如粪土一般,又有什么舍不得的?

    但是帅惊天并不想要这些,尽管帅家的家境已经非常窘迫。

    “这些先不说。我来问你,”帅帅哥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目光炯炯盯着潘黄河:

    “潘蜜和潘桃项链上的这种吊坠还有没有?要不,与之相近的坠子,你们潘家还有没有?”

    “这对我没多大用处,反倒是对你们潘家能不能重新踏上修炼之路,有着莫大帮助!”

    这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那吊坠里的仙力只对你帅帅哥有用好不好?除了帅惊天,这世上再也无人能够感应、吸收。潘家人丹田破损,连内力都没有,又怎么可能直接得到仙力?

    不要脸!

    “这坠子?”一听到帅惊天并不肯定的语气,潘黄河开始还有些失望,此时希望重现,立刻又有了精神:

    “这两粒蓝色宝石,是潘家家传之物,并不值钱。只是因为年代久远,才留了下来。师尊如果想要,潘家自当双手奉上。只是这相同的坠子嘛……要不让潘龙再在云海市及其周边找一找?”

    找找找,找个屁!帅惊天很是失望。

    原本还留了点奢望,但愿太上老君那一炉里,还不止这两粒灵石,现在看来,希望果然渺茫,渺茫到基本绝望。

    既然开源不成,那就尽量节流罢。

    帅惊天轻声叹息,失望之色显而易见。潘黄河大惊,连忙跪下:

    “师尊千万不要生气,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相信定能找到师尊所需之物!还请师尊……”

    你特么难道是想要我节哀?谁死了?

    心情不好,帅帅哥脸色就有些阴沉,抬手打断潘黄河:

    “一切随缘罢!”

    “我与你潘家,既然因果相连,那就顺其自然罢了。不过以你的资质,还不能成为我的亲传弟子……”

    潘黄河惊惶不已,狠狠一头磕在地板上,咚的一声,极为响亮。

    “求师尊……求前辈慈悲!”

    劳资都没没说完呢,你紧张个屁?

    帅帅哥四十五度角向下斜视他一眼,口中不停:

    “……但既然有这点机缘,就不好违了天道。这样,从现在起,就做我的记名弟子吧!”

    一锤定音,再不开口。

    记名弟子啥意思?就是有事你得做,没事少来烦。所能得到的,就是一点剩菜剩饭以及——冠名权。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潘黄河与天龙门,都是帅惊天名义上的徒子徒孙,想管就管一下,不想管就生活自理的那种。

    这就是帅惊天打算的节流。

    仙力暂时只有那么多,北极紫微大罗心境的修炼还没到圆熟的地步,能少用一点,就尽量少用一点。

    “弟子潘黄河,拜谢师恩!从今往后,天龙门唯命是从!”

    记名弟子也是弟子,只要没断了这一丝仙缘,潘家和天龙门就有崛起的希望。哪怕为此付出再大的代价,潘黄河也在所不惜!

    恭恭敬敬的三拜九叩,朝圣般行了拜师大礼。

    帅惊天微笑而坐,并不阻拦,觉得理所应当。

    既是挂名师父,也是天庭帝君,这三拜九叩完全当得起。

    似乎听到了什么,帅惊天不禁笑了起来:

    “起身吧,过来站在我旁边。”

    “按理说,受了这大礼,就该是我这师父发红包的时候……”帅帅哥才不会这么爽快呢:

    “可是刚才,潘蜜和潘桃居然在心里说什么‘老古董’,也不晓得是说你还是说我……”

    帅惊天话还没说完,潘黄河就吓得赶紧又跪了下去——要是错过这段仙缘,天龙门和潘家,就真的无力回天!

    “师尊息怒,弟子家教不严,冒犯师尊,罪该万死,还请师尊责罚!”

    罚?我罚个屁!帅帅哥瞪着蜜桃姐妹凹凸身材,狠狠的想着:这老家伙不简单啊,听起来诚挚得很,实际上却是“求放过”的意思,什么“罪该万死”?老子还在天庭的时候,就已经听得很腻歪了好不好?!

    但凡有错,不论大小,都先来个“罪该万死”,还不是为了让劳资轻拿轻放?

    算求,反正时间也不早了,那就闪人先。

    不过紫微大帝可是讲究人,不可能就这样说走就走。

    “也没什么,”帅帅哥笑得很是爽朗:

    “小女娃不懂事,很正常。”

    蜜桃姐妹愤愤看了眼胸前:又说小?哪里小?既然小,为啥你还揉得那么起劲儿?

    “都起来吧!”帅惊天是真想走了。家里还有只小狐狸精,万一出了点差错,那才是追悔莫及。

    “既然收了你做徒弟,就算只是记名,为师也少不了好处,免得以后出去给我丢人!”

    丢不丢人无所谓,好处才最重要。以师父这种神仙身份,怎能恩赐些凡品?

    潘黄河大喜谢了师恩,潘龙潘凤知道家里和天龙门的底细,虽然对这所谓的神仙还有些不信,但也顺势起身。唯独蜜桃俩姐妹,嘴里还在念叨:

    “神棍!无耻!无耻,神棍……”

    帅帅哥当时就怒了。

    小娘比你闹啥闹?要不是看在劳资和你们的胸还有点缘分,信不信现在就……派狐狸精灭了你?

    仙人之怒,非同寻常。

    蜜桃姐妹刚刚站起,还一脸委屈的揉着膝盖,那边就亮起一道光芒。

    纯净的白色光芒,压过了大厅奢华的水晶吊灯,从窗户透射出去,连半边天都被映照得亮如白昼。

    这一小簇的光亮,就在帅惊天的右手食指上跳跃,映着帅帅哥并不很帅的脸庞,当时就惊呆了潘家所有人。

    “这就是仙力。足以改变一切。”这是帅惊天的装逼时刻,扬眉笑道:

    “也是见面礼。潘家上下,可愿接受?”

    大厅之中,一片沉寂。潘家所有人都看着那光芒,一时之间,呆若木鸡。

    这是真的,还是魔术?

    十秒钟之后,潘龙最先反应过来,噗通一声跪下,磕头如捣蒜:

    “求祖师成全!”

    作为成功商人,把握机会的能力自然要强得多。哪象潘凤,至今都还傻愣愣的在判别真假和后果。

    “谢师尊成全!”

    随着潘黄河也跪下,大厅里就再没了站着的人。

    帅帅哥满意的点点头,指上白芒立刻转成青色,射入潘黄河体内。

    一个都没落下。

    潘龙是黑色,潘凤红色,潘蜜蓝色,潘桃绿色。

    这仙力一旦入体,各人感受均不相同,但唯一的共同点,那就是感觉有如脱胎换骨,仿佛重生!

    这就是重生。

    一点点仙力对于凡人来说,已经不是洗筋伐髓那么简单,而是改天换地!

    潘家人不知为何无法修炼的体质,就象干枯沙漠一般。而这仙力,就是观音菩萨的杨枝甘露水,有起死回生的再造之功。

    然而仙凡有别,除了拥有内力基础的潘黄河之外,潘龙潘凤和蜜桃姐妹,在各色光芒入体的刹那就已经昏阙,等待他们的,是长达二十四个时辰、也就是整整两天的改造期。

    其实这也是帅惊天太过吝惜仙力的结果。要是帅帅哥再大方一点,甚至当场都能完成,哪需要什么过渡?

    潘黄河盘坐于地,先是深深一拜,谢过师恩就立刻入定,再没了任何声息。

    帅惊天随手拿起根牙签叼在嘴上,不以为然的笑笑,一步三摇的慢慢晃到大厅门口。

    “魏强,死哪儿去了?还不赶快开车过来,先送我回家!”

    月光轻柔,夜色旖旎,要是没有帅帅哥这通狼嚎,怎么都是个浪漫的世界。

    潘家人没有任何反应,都还在体质改变的期间。佣人们很是紧张,却不敢进入大厅。帅惊天稍微叮嘱了几句,安抚一下,就又嚎了起来:

    “魏强,劳资要的车呐?”

    “再不开过来,劳资就让你绕着赤道爬上一圈!”

    “猛禽”SUV里的魏强,死的心都有了:

    大哥,大爷!我求求你先出来好不好?我都等半天了,难道还能把车开到客厅里去?

    老大,你真的很不要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