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什么样的死相更好看?

    更新时间:2017-06-20 23:22:57本章字数:3069字

    “听人说吃了疯狗肉,不死也要等三年。”

    疯狗终于慢慢下到一楼,在众多壮汉护卫下,缓缓来到帅惊天对面。

    “来两瓶最好的酒。”

    疯狗淡淡的吩咐着,似乎很给帅惊天面子。但是帅帅哥之前的要求,却并不止是好酒,还有妹纸。

    所以帅惊天靠在沙发上,头枕着靠背,从眼缝里从上往下的瞄着疯狗:

    “妹纸呢?”

    其实帅帅哥一看到疯狗的时候,就已经很意外了。

    原以为该是刀疤脸的粗壮汉子,没想到居然气质儒雅,容貌俊秀。如果不是嘴上那修整得极漂亮的仁丹胡字,谁又能把如此温文尔雅的中年人,跟疯狗两个字联在一起?

    “很意外是吧?”疯狗一身整齐的黑色西装,粉红衬衣,绿色领带,脚上却是一双板鞋。看着帅惊天略微有些诧异的表情,不由笑了出来:

    “意外就对了,证明你从来就没见过我,也不知道我的风格。”疯狗看起来有点得意:

    “关于我的风格,你很快就能见识到。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要表扬你一下。”

    “你的手法非常干净利落,连我都没看出你是怎么把牛彪他们扔出去的,所以我才在监控室里多呆了一会儿。不过这也不重要,我之所以叫了两瓶最好的酒,那是在为你送行——因为我实在没空等到每年清明的时候,去给你浇一杯酒。”

    “至少到目前,你都还是个很不错的对手……”

    话音还没落地,刀光就已闪现。

    很突然,突然到根本找不着刀的来路。

    但是去向,却是肯定的!

    帅惊天挥了挥手,一脸不以为意的样子,懒散得很:

    “别说那些伤感情的话。”说得好象两人真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基情一样。疯狗却立刻眯起了眼睛——

    那小伙子挥手的时候,指间闪动着的,不就是自己刚刚暗中丢出的飞刀?

    “又不一定非要你死我活。”帅惊天就着刀尖剔着牙齿。鬼才知道这家伙一直就在抽烟,还能被塞了牙缝?唯一的解释,就是在潘家别墅吃得太多!

    “这样好吧,”帅惊天松开手指,那柄小刀立刻掉落在茶几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三天之后,我请你喝酒”。

    “也是在这个地方,喝一样的酒。不同的是,我会给你叫个妹纸,怎样?”

    疯狗儒雅的笑了起来,抬手指着帅帅哥:

    “就你?一点点身手而已,也敢这么嚣张?小子诶,别以为有点本事,就不晓得天高地厚!”

    天高地厚?天有三十六重,地有一十九层,这些劳资比你清楚得多!紫微帝君撇了撇嘴:

    “虽然我还不清楚这里的天是什么天,地是什么地。可我至少明白一点,只要劳资还在这里,就没有谁能能拦住老子吃狗肉!”

    面对如此疯狂的叫嚣,疯狗轻轻抬手,拦下了身后大汉们的叫骂,淡淡笑道:

    “你念念不忘狗肉,而且连疯狗都不放过,那就是存心的咯?”

    帅惊天歪歪嘴角,没有点燃的香烟随之颤了颤,很不走心的样子。

    疯狗大笑起来:

    “封门,上天台!”

    帅惊天也笑:

    “记得把劳资的好酒也带上来!别忘了还有妹子!”

    …………

    城西和城南交界,所以魏强很容易召集人马。

    看着黑漆漆的“凯撒会所”,在看看三百来人的队伍,魏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攻,还是不攻?

    攻的话,肯定要对上那条疯狗。魏强当然不怕,可这些小弟,那就不敢保证了。

    如果不攻,万一天哥吃了亏,到头来倒霉的,还不是他这飞狼帮老大?说不定,天哥一个心情不好,连带着整个飞狼帮都要倒霉呢?

    一想到昨天夜里那诡异高深的场面,魏强就少不了打个哆嗦。

    那简直就不是人能搞出的事情!

    “带好家伙,”魏强拿着手机,开始在V信群里下令:

    “包围‘凯撒会所’,封锁十里之内的街区,除了警察和确认的居民,一概先拿下再说!但是记着,这是城西,绝对不能出人命!”

    看来魏强还是给自己留了条后路。

    如果疯狗有本事搞定了天哥,那也不会将疯狗的怒火引到城南。

    要是天哥灭了疯狗,飞狼帮正好趁此机会不是?

    …………

    “天台上的空气就是好,最贴近大自然。”

    帅惊天一个人走在前面,也不管疯狗还带着一票小弟就在身后,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深夜清冷的空气,抬头看着孤独的月亮。

    只要一想起那异界天庭里寂寞的嫦娥妹妹,帅惊天的心里就是一阵火热。

    什么时候,才能归去?

    什么时候,才能吃着嫦娥妹纸的美餐,揪着后土娘娘的胸口,踩在那些埋伏暗算劳资的神仙头上,让他们天天都喝老子的洗脚水?!

    银河璀璨,无语无声。

    帅惊天心中叹息,兴味索然,连走不不想走了,转身看着疯狗,以及跟在疯狗身后的那一群人。

    一群蝼蚁!

    “有酒喝酒,想死来死。”帅帅哥心情很有些不好,说话当然很重: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是二十三层的顶楼,我真的不想要谁的命。只是你们疯狗帮做的事情太没有人性,所以……”

    “废话说完了?真是不知所谓!”疯狗冷笑,立刻怼上: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魏强现在埋伏在哪里?呵呵,就算他不下车,难道我们就不知道你们的所有车牌号?真是幼稚!”

    “就算魏强已经召集了飞狼帮的手下,但是现在,整座大楼都断了电,所有安全通道都被封住,你觉得还会有救兵?切!真是可笑!”

    “还有,看在你可能会被从二十三层丢下去的份上,我可以毫不隐晦的告诉你,面对一百多名华国曾经最优秀的特种兵,你敢不敢主动死得快点?”

    死这个东西,紫微大帝可是熟悉得很——不就是又去排队等候轮回嘛!而且劳资身份特殊,哪次不是插队成功了的?

    “你死我死大家死,这才是真的死。”帅惊天看了眼黑压压的人群,突然笑了起来:

    “我说疯狗,你摆这么大的阵仗,是想摔死我呢?打死我呢?还是想吓死我?”

    “要不就老子们两个人,打个赌,谁从这里跳下去还不死的,就是另一个的老大。敢不敢赌?不敢就算了,大家现在就坐电梯下去,喝着冰冻啤酒,吃着狗肉火锅,大家都开心不好嘛?”

    “又何必非要打打杀杀的?吓着了别人肯定不好,要是踩坏了顶楼的防水层,那就更不好了嘛……”

    帅帅哥看起来有点东拉西扯,却是直接告诉了疯狗:你是真拿老子没办法!

    跳楼是个危险游戏。我现在看起来弱势,所以强势的你那一方肯定不会选择——其实这已经是你们最好的选择了。

    可如果大家都不跳楼,剩下的选择就只有吃喝酒火锅,还是狗肉火锅。

    疯狗还能忍下去?

    帅惊天笑嘻嘻的等着答案。

    “没事跳什么楼?找什么死?”

    文质彬彬的疯狗做出了很自然的选择——

    凭什么老子一两百号人要陪你跳楼?你死死一个,老子们一死就要死一窝!这算术题不难。

    “先喝点酒,让兄弟们丢你下去,再送你两个可以反复打气的娃娃,那不是更开心?”

    打气的娃娃是啥东西?帅惊天真的不懂。

    天庭根本就没从没听说过这玩意儿嘛!

    难道娃娃也能成精?

    还是靠打气?

    是老子家里自行车的轮胎?或者是备胎?

    “算了。懒得理你。喝酒还是跳楼,你自己选。我奉陪。”

    帅帅哥毕竟不晓得这异界人间到底是什么规则,干脆把皮球踢给了对方。

    但是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把主动权悄然丢掉。

    疯狗又笑了,笑得很随意——又遇上这样的对手,人生的寂寞,当真比南方下雪还要冷!

    “跳楼的死相很惨很难看,本人不建议你选择。”帅帅哥还在计算要消耗多少仙力,疯狗居然就觉得胜券在握,凑了过来:

    “活生生烧死跟沉河都差不多,死相不说了,那太恶心。而且还据说会成为厉鬼,永远不能还阳。”

    谁特么乱说的?帅帅哥曾经主管鬼神,酆都也在其中,又怎么会不知道鬼们的各种死相?

    “我爸从小就教育我,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鬼神!”帅帅哥很是敬重爸爸,那是个坚定的团员,更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否则帅惊天从娘胎里出来就张狂大笑的行径,还不被愚夫愚妇们早就灭了口?

    “所以,你想怎么死,请选择。”帅惊天一本正经:

    “放心,在你求死的路上,我肯定一路绿灯,你不要有任何顾虑,直接死下去就行!”

    疯狗很是无语。

    但是也很佩服帅惊天在一百多人的包围下,还能如此不知死活,这与当年的自己……

    “喝点好酒,安心上路。”疯狗的脸色有些悲伤,更多的却是决绝,给帅惊天满了一杯:

    “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每年清明,我都会去看你,给你倒酒。”

    “哦……哦,哦?!”

    帅帅哥差点没反应过来,差点就蹦到了二十三楼下:

    “你特么还想不想吃你的狗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