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你连装处都没有办法

    更新时间:2017-06-22 23:10:46本章字数:3268字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到底是不是人?”

    亲眼看着这离奇古怪的天象变化,还有连雷电都无法伤及分毫的帅惊天,疯狗真的要疯了。

    “你、你、你,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修真者?可你们修真界不是有规定的吗?没有得到三大宗派的一致同意,是不允许出现人间的!”

    “你这就是在顶风作案!难道你就不怕被捉回去夺了修为?!”

    “哼!就算你是修真者,也不可能是真正的神仙。在这个世界上,神仙都只剩下了传说!千年以来,还没听说过有修真成仙的。”

    疯狗颤巍巍的指着帅惊天,一脸惊恐,色厉内荏的喝骂道:

    “就算你是修真,那又怎样,劳资就不信,连火箭和导弹都炸不死你!”

    “还往前走?”

    “你别过来!别过来!”

    不得不说,疯狗就算精神受到了打击,那身手还当真很不错。扛着两只火箭筒,居然麻溜的一个翻滚,立刻远离了帅惊天,随即下令:

    “所有人听着,立刻开火!”

    连疯狗肩上的两枚火箭弹和四个角落的八枚单兵导弹一起,总共十颗高爆弹头在火焰的推进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二十米外的帅惊天。

    在这一刻,帅帅哥无疑就是世界的中心!

    好吧,其实也没这么高大上。

    帅惊天完全就是十条火龙交汇的中心!

    只要是正常人,被任何一枚弹头击中,都会死的不能再死,连完整的尸骨都找不到。何况还是十枚?

    帅惊天大叫一声:

    “哎呀我的妈呀!”

    就再也没了声息。

    随着这声嚎叫,那十枚已经汇聚在帅惊天身上的弹头,猛然改变了飞行轨迹,就象春节里燃放的窜天猴一样,垂直向上,直直飞向遥远的月亮。

    很快燃料耗尽而自爆,成为这美好月夜里最绚烂的烟花。然而那巨大的爆炸声,彰显着弹头们的威力和愤怒,以及不甘。

    同样不甘心的还有疯狗和他的手下。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军火啊!怎么能象商量好了似得乱飞?就算我瞄得不准,也不可能九个人都打了飞机吧?

    好奇怪,好诡异!

    “重新装填,自由射击!”

    难道就没想过,这么多高爆炸药一旦在这里爆炸,又会带来多严重的后果?

    至少这栋楼和顶层居民的命运就很堪忧。

    疯狗却并不为之所动。定了定神,仁丹胡不停的抖动,显示着内心强烈的不安。

    他有一种很真实的预感:

    如果今晚不能除掉这祸害,自己以后的人生,绝对会有天翻地覆的改变!而且在疯狗心里,已经认定这种改变,肯定比当初去警察局自首都还要惨!

    所以这个人,这个疑似的修真者,绝对不能留!

    杀了他,杀了他就一了百了!哪怕被云海市政府或者华国当局认为是恐袭,劳资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大不了放弃这一切,离开人世,回到山门认罪。

    帅惊天很不同意疯狗的想法,闷闷的发着牢骚:

    “你不怕误伤了自己的手下,我还舍不得呢……这些人一看就是军中退下来的精锐,你居然就这样不管不顾?你特么就是这样当大哥的?卧槽!”

    火箭弹和单兵导弹的重新装填需要一点时间,而帅惊天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在“蹦极”蹦回到楼顶的疯狗帮帮众们反应过来,开始掏枪射击的同时,就在火箭弹和导弹装填的空隙间,帅惊天出手了。

    呃,好吧,也不是亲自出手。因为北极紫微大罗心境的觉醒,对上这些凡人,帅帅哥已经很有天庭帝君的觉悟,所以出动的,还是刚才突然消失的雷电。

    凡人是经不起天庭雷云轰击的,所以帅惊天心念之间,还很体贴的调小了雷电的威力。

    轰隆隆一阵响过,所有疯狗帮的手下都被免费烫了一次头发,连卡都没办,就直接成了“帅帅哥形象设计中心”的第一批体验者。

    那麻痹,那酸爽,谁遭谁知道。

    现在楼顶上还站着的,就只有帅惊天和疯狗。

    帅帅哥乐呵呵的笑着,表示烫发的效果很不错,有机会可以推而广之。

    疯狗已经彻底懵圈,连肩上的两具火箭发射筒掉下来差点砸到脚背都毫无反应。

    这还是人的力量么?这是修真者能够达到的境界么?

    这特么完全就不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好不好?

    能随意召唤雷电,这还是人么?

    你特么简直就不是人!

    劳资还跟你打个屁啊打!

    但是,就这么认输?

    疯狗是很不甘心认输的,然而形势比人强:连最倚重的大威力热武器都伤不到对方,就凭自己那身手,欺负正常人还管够,可要对上这个比修真者都还要强大的存在,那完全就是在找虐……

    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疯狗的牙齿已经咬破嘴唇,死死瞪着那依然吊儿郎当的身影,心一横,脑中悲呼一声,随即冲向顶楼边缘,一个跳跃,就朝那无边黑暗扑下。

    今生已经无法报仇,来世再来雪恨!

    …………

    “我让你死了吗?象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逼你去死?切……真是搞笑。”

    “魏强,弄盆水来,让这家伙清醒清醒,”帅帅哥摊在躺椅上,淡淡吩咐着:

    “最好是冰水,效果更好。”

    其实要弄醒疯狗,手法很简单。只是帅惊天珍惜得来不易的仙力,所以不想亲自动手。

    魏强看起来四肢发达,其实也不算很笨,要不然也爬不上飞狼帮帮主的宝座。现在老大亲自差遣,那自然是跑得屁颠屁颠的,差点就没跪舔了。

    老大独闯疯狗帮,自己却带着兄弟被主动“堵”在薄薄的防火门外,怎么说心里都虚。再想到帅惊天神鬼莫测的本事,魏强都想傻掉算了。

    傻是没傻,唯一的期望,就是老大能不计前嫌不予追究。从此以后,自己肯定下决心做好老大最忠实的狗腿子。

    一个人搞定疯狗帮,在加上疯狗帮那些大汉们反复“蹦极”的夸张表演,以及上到楼顶后满地昏迷的疯狗帮帮众,魏强就对自己先前的决定追悔莫及。

    如果真的硬攻上来,至少也能有块军功章嘛!但是现在,一切都成泡影。就连天哥老大还给不给自己活路都还是两说。所以为了挣点表现分,魏强可是全程亲自伺候,生怕天哥一个不爽,还真就把自己给丢到了23楼下面。

      “老……天哥,您看……”

    帅帅哥不乐意了,拿吓眼皮瞪着魏强:

    “我很老么?”

    魏强差点就被吓尿,赶紧摇头,又赶紧点头,哪里还有一帮之主的威风:

    “不不不,天哥您风华正茂,音容宛在……啊呸!强子我错了,请天哥责罚!”

    飞狼帮之所以迟迟没有上来,这魏强也算得上是“居功至伟”,帅惊天略一思索,就想通了其中缘由。

    “再去弄点冰水,给疯狗洗个澡。”

    身为天庭大帝,尽管现在仙力才恢复了一点,帅帅哥也极为痛恨被蒙蔽被敷衍,所以魏强的下场,就注定不会好。

    “顺便,你自己也淋个冰水澡吧。”

    帅惊天慢悠悠的说着,眼睛始终看着天上,似乎还在寻找什么东西:

    “我个人觉得,你真的很需要冷静下来,才能……算了,去吧,跪一边儿去!别影响我心情。”

    天哥说得轻描淡写,魏强却是浑身一颤,再也不敢开口。亲自去弄了许多冰块,连带着冷水,一半泼在疯狗身上,另一半则毫不犹豫的倒在自己身上,然后赶紧低头跪在旁边。

    就在帅惊天面前,从头到脚淋下,一寸也不敢放过。

    就算是夏夜,气温不低,然而被冰水浸润的感受,还是真的很……

    魏强浑身都冷得发抖,却不敢动弹。站在天哥面前,抖抖索索的,就是只要死的鹌鹑。

    帅惊天理都懒得理他——要不是老子扛得住火箭导弹,你特么连给老子收尸的心情说不定都没有!对这种还没有完全归心的家伙,就得罚到他心理阴影几何般增加!

    帅惊天只想教训一下而已。毕竟以自己二十岁不到的面貌,又怎么能够彻底慑服这些江湖上的老油条?

    “疯狗,别装晕。我知道你已经醒了。你现在应该知道,在我面前,别说装晕,你就连装处都没有办法。”

    帅帅哥笑得很柔和,甚至比疯狗刚出场都还要儒雅:

    “疯狗帮是再也不可能继续存在了。怎么样?有没有想过换个方式,重新东山再起?”这一刻,帅惊天完全化身狼外婆,孜孜不倦的引诱着疯狗这种纯洁的小孩:

    “我能给你的世界,不是西城,也不是云海市,甚至还不止华国……怎样?你好好想想,我不逼你,也不会禁锢你。我会给你足够的自由,去找你真正该走的路。”

    “当然,这必须不能脱离我规定的范畴。而这,才是你该有的生命轨迹。”帅惊天又点了根烟,夹在指间,两眼望天。无尽空虚,袭上心来:

    “别以为只有你才是被世界遗弃的那一个。”帅帅哥声音很是落寞:

    “而实际上,从我的角度,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谁都是上天的宠儿,谁都有自己的机会,谁都能尽力争取幸福的权力……但是!”

    “疯狗我很欣赏你,但是你知不知道,在另一个世界,那里没有死亡,没有悲伤,一切都永恒不变,大家都只想打发时间,可他们永远也用不完的,偏偏就是时间。”

    “唉……”

    一声叹息,满怀沧桑。

    没有故事的人,绝不可能发出这样的感慨——这还是个年纪轻轻的小青年?

    疯狗心里一动,正要睁开眼睛,就听那青年低低呢喃:

    “闭上你的眼,用心,去感受。我想,对你有好处。”

    “就算你毫无所得,劳资也敢改了这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