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坟头前的祭品

    更新时间:2017-06-23 23:48:39本章字数:3116字

    疯狗感觉好象是在做梦,又不是梦,因为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真实到让人揪心沥血,只想立刻马上醒过来。

    还是记忆中最美的家乡,山青水绿,阡陌纵横。每当看到家的方向,淡淡炊烟升起的时候,年幼的疯狗就会领着妹妹欢呼,然后顺着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欢快的回家。

    顺便还可以给妹妹捉一只蚂蚱,放在玻璃瓶里,让妹妹有一夜的好梦。

    那时的天是蓝的,水是绿的,晚霞就象妹妹的脸,永远都是欢乐的源泉。疯狗甚至还知道,在那条小路的某个地方,有个田鼠的洞,偶尔抓上一只,回去烤了,换来妹妹崇拜的笑容。

    爸爸妈妈端着碗,笑眯眯的看着俩兄妹。尽管桌上只有一点咸菜,也淡不去这家里的温馨。

    为了让妹妹看上电视,小小的疯狗腰里别着柴刀,手里挥舞细长的树枝,奋力驱赶着路上的大狗。那时候,全村都只有一台黑白电视,还在打谷场那里。而妹妹也很执着,哪怕因为天线没有信号,就是满屏雪花,也一样看得津津有味。

    疯狗揉着被狗咬的伤口,笑得比妹妹还开心……

    转眼间疯狗已经六岁了,有一天,用田鼠的肉救了个老头。本来也没什么,没想到那老头非说小疯狗“骨骼精奇”,要带去做徒弟。爸爸妈妈好不容易信了,可妹妹哭得死去活来,怎么都不肯放开哥哥的裤脚。疯狗蹲着劝了好久,也起不到一点作用……

    山里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最讨厌的就是马步站桩、吐气吸气什么的。直到十岁,师父才开始教拳。一晃眼就又过了六年。当十六岁的小伙子离去的时候,师父已经老得不成样子。

      就算过去了十年,家里的境况也没多大改变,爸爸妈妈的皱纹已经数不清了。唯一让疯狗开心的,就是妹妹长大,比最美的山花都还要漂亮。

    疯狗还记得,就算已经是十四岁的大姑娘,刚回家那晚,妹妹还是要固执的抱着自己睡了一夜,哭了一夜,也笑了一夜……

    然后,就是参军当兵。

    这是当时很多男孩子的选择,家境不好的疯狗巴不得能去个管吃管住的地方。结果走的那天,妹妹又一次哭得撕心裂肺。

    在军中,疯狗立刻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并迅速破格调到了特种精英部队。三年中,吃了不少苦,也没数过打了多少默默无闻的硬仗,总之疯狗凭借实力,在离开的时候,居然没带一点伤!

    十九岁就退役,这不是正常军人生涯的结束,何况还是在军中拥有很多脑残粉的疯狗?可对于疯狗来说,父母和妹妹更加重要。当然,如果国家需要,只需一纸诏令,疯狗也会毫不犹豫的重返战场。

    回去的当天晚上,妹妹就很扭捏的说有了心上人,疯狗很高兴,妹妹长大了。

    对方是个懂机械的小伙子,人黑,牙白,笑起来很阳光的那种,疯狗第二天见了也很喜欢。关键是那小伙子的姐姐很对眼缘,因此一来二去,在旁人的说和跟年轻人们的串通下,妹妹嫁给了那家人的弟弟,疯狗则娶了妹夫的姐姐。

    婚礼在同一天举行,很热闹。

    婚后的生活也极为美满,尤其是当自己和妹妹的孩子相继降生的时候,疯狗至死都忘不了所有人开心的笑脸。

    小孩子的满月,按例是要请亲朋好友喝一顿的,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结果当晚就出了事。

    梦境还在继续,可蜷在23楼顶层的疯狗已经不想再看下去,怕再见到那血淋淋的场景,但是帅惊天没有给他选择的权力。

    现在的疯狗,就象游弋太空的卫星,眼睁睁看着当年的惨状出现在眼前。

    一切都很狗血。

    可如果发生在自己的亲人身上,又该是怎样的感受?

    疯狗不是真的疯,也不是真的狗!

    因为喜庆,所以自己喝高了,早就被抬进屋内呼呼大睡。

    妻儿和妹子被人拉到了山里,儿子摔死,老婆因为姿色身材而被……最后撞石而死。妹妹产后体弱,还是在被那个之前,想要拼劲力气跳崖,结果还是无法逃脱……禽兽们最终将她丢下了悬崖,胸口刚好插在一块锋利的石尖上!

    看到这里,疯狗流出的已经不是泪,而是血!

    以前只是凭借猜测,现在看到的,却是真实画面还原!

    眼睁睁看着亲人的凄惨遭遇却无力回天,眼睁睁看着被肆虐被杀害却只能旁观,这种痛,谁能解?

    然而在当地,这桩杀人案,却是以自杀案完结告终。

    然而凶手们忘了,疯狗可不是一般的兵——就算退役,那也不是一般的人!

    强忍悲恸,细查蛛丝马迹之后,就开始了疯狂的报复。

    能将一起明显强女干杀人案弄成自杀,这哪里还有地方说理?

    疯狗决定采取自己的办法。

    但是效果并不理想。

    报案之后不到一星期,父母就因为交通意外,死在了大桥下的河里。可奇怪的是,整车被打捞起来之后才发现车里只有这两具尸体,连司机都没有!

    疯狗家不停的办着丧事,疯狗的心也渐渐开始沸腾。

    终于在一天夜里,县城里很多人都死在了床上,而刑警队根本找不出任何他杀的线索。

    这其实已经是答案——这些人的死亡时间,就象一本严格的记录,,,没过几分钟,就到了点。

    再查。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那场姑嫂命案,复仇者除了疯狗,就绝无他人!

    可是警方没有任何疯狗杀人的直接证据,但也还是羁留了疯狗。

    疯狗当天直接越狱,从此成了真正的犯罪嫌疑人。

    其实疯狗就是凶手,那又怎样?

    天理昭昭,谁是真正的凶手,谁还不明白?!

    当“睡梦中”的疯狗看到自己不顾危险买了祭品,在一家人合葬墓前拜祭场景的时候,都已经哭不出来了。

    除了血,哪里还有泪?

    为了义正言辞的给自己平反,给老婆孩子和妹妹伸冤,疯狗开始走上了一条弯路。

    对受过特种训练的疯狗来说,只要能够达成目的,就算全世界都因此沉沦,那又怎样?!

    将生死置之脑后的疯狗,挟持一家私人诊所做了整容,然后凭借一身功夫和智慧,选择了城西这种相对荒凉混乱的地方,再加上心狠手辣,很短的时间就一统西城,成为城西的地下霸主,而且还是极为嗜血的那种。

    警察也来察过很多次,可疯狗就是能找到不在场的证据。为此警局都付出了好多卧底惨死的代价。

    其实也不是警局不作为,而是疯狗实在太精明。

    因为疯狗决定从云海市开始,毕竟家乡也只是个云海市下辖的乡镇,从上而下,可能会比较快一点。

    只要能替父母妻儿妹妹报仇,哪怕现在就让疯狗去自爆,疯狗也会是一脸的欣慰。

    残害自己一家的最大元凶,还活在世上。疯狗如果不报了这仇,就是死了都没脸去见家人!

    可惜天不从人愿,居然冒出帅惊天这个缺德鬼。

    “看清楚了没?谁是最直接的凶手?”帅惊天在给疯狗做脑海里的视频回放,自己却是没有任何感觉,反而呵呵的笑:

    “只要你确定凶手,我就敢帮你直接报仇,”帅惊天笑得很是单纯,似乎对于仇恨无关痛痒。

    不过说来也是,帅帅哥的仇恨对象太多,区区一个凡间的冤假错案,还引不起昔日紫微帝君的关注。

    “明天我们就去。”帅惊天语不惊人死不休:

    “强子!”

      正捏着耳朵远远跪着的魏强赶紧应声:

    “老……天哥,您说!”

    “明天叫上十辆车,每车两桶汽油,记得带上火机。”帅惊天说得很随意,随意得就象去郊游,魏强却连汗毛都立了起来:

    “老……天哥,这是要判死刑的!”

    帅惊天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疯狗的遭遇你也听见了?如果落在你身上,你会怎么做?”

    “一辆车十桶汽油!”魏强很是给力。帅惊天笑了,顺手就是一巴掌:

    “疯狗你说,到底要多少汽油,咱们才放得出最爽的一把火?!”

    疯哥还在极度伤痛,谁也不想亲眼见证老婆妹妹被那啥之后还死去的场景。疯狗咬着牙:

    “你能帮我杀了他们,我疯狗这条命,死也给你!”

    帅帅哥却只是笑笑,一脸的无所谓:

    “你结下的恩怨太多,早就该死。别扯上我!”

    “现在,你想不想死已经不重要。就算你想死,也得问问我的意见。如果觉得你老婆孩子,还有你妹妹父母该死,那我就放你去跳楼,怎么样?”

    面容很稚嫩的帅惊天,拍了拍疯狗的脸,笑得很是有些阴沉:

    “不想死的话,就试着跟我。不出半年,我敢保证,那些人渣,都是你家坟头上的祭品!”

    疯狗已经从那噩梦里醒来,睁着眼睛仰视着帅惊天:

    “你拿什么保证?”

    帅帅哥笑了:

    “我拿不出任何保证,但我就是保证我做得到。你不愿意的话,就当我没说过。你老婆孩子还有父母妹妹的血仇,就跟我没一点因果——记住,只是因果,而不是我非要帮你!”

    “想好之后,再跟我说。”

    帅惊天笑得很是灿烂:

    “另外,你和疯狗帮之后的事情,是不是也该有个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