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我真的有特长

    更新时间:2017-06-27 15:57:55本章字数:3458字

    “你还敢不服气?”

    那白面青年缓缓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甄柔,旁边的帅惊天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家的盆栽马上就要被人端走,很危险。

    所以帅帅哥立马站了出来,将甄柔护在身后。

    甄柔理所当然的退了一点,伸手轻轻在他腰上一掐,惦着脚尖,仰头抬头吐气如兰的在帅惊天耳边咬了个耳朵:

    “我不会有事的,你自己小心。”

    帅帅哥的耳朵很痒,心更痒。

    “今天也幸亏是在云海市,如果在我天涯市,你们就有机会学学什么叫重新做人!”白面青年慵懒的捋了捋耳边红色发辫,伸出兰花指,颤巍巍的指向帅惊天。眼中凶光四射,显然气愤难平:

    “你!只是个下贱的服务生,劳资懒得跟你计较……你们这里负责的呢?马上把负责人给我叫来,劳资就不信,还治不了你这小服务员!”

    自古以来,消费者都是上帝。不管上帝出了什么错,服务行业也大都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只为不给其它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但在帅惊天这里,就行不通了。

    上帝是什么?劳资不认识。哥们儿只晓得,现在天上地下,最大的你家大爷老子我!

    能屈尊在这里做个服务生,那已经是顺从道心的无奈之举——家境的窘迫被帅帅哥果断滤过,再度加大对这青年的仇恨值:

    “狗日的你想治谁?”帅惊天左手还挺着托盘,一个上抢,右手就直接煽在那青年脸上:

    “天涯市来的土包子是吧?就没问问,咱们云海市的水深水浅?叫你敢来劳资这里嘚瑟!”

    啪的一声,那白面青年上身立刻就是一晃。

    没倒?有点意思。帅惊天阴阴一笑,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抽得极其顺畅。

    “留下买路钱,然后再给劳资滚!!!”

    那青年打了几个旋转,才好不容易在沙发上保持住平衡,捂着脸恶狠狠瞪着帅惊天,口中却是骂着两名保镖:

    “还看个屁啊看!还不给劳资立刻上去,直接打死报仇!”

    俩保镖一愣:你咋知道劳资们刚才就是在看你这个“屁”?上去?就人家那堪比古武者的身手,老子们最多也就是去上菜的份儿!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职业道德。所以俩保镖很硬气的上前,在还没碰到帅惊天拳头的时候,就理智的选择了自我催眠。

    也就是昏迷。

    这云海市的小服务生说得没错:此处水深,连个服务生都有古武者的本事,咱们这些普通人,该跪就跪了吧……当然少爷您自己找死,可不关俺们的事。

    帅惊天对这一切看得很清楚,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毕竟紫微大帝一路走来,比这更无良的场景都见得太多,一点点的避祸心理,简直都不要太正常。

    “你还想怎么样?要不要劳资代表云海市的广大人民群众,教教你该怎么做人?”帅惊天随手把托盘往身边一送,甄柔立刻乖巧的接了过去。两人之间的配合,就象经过千万次的训练一样,已经达到了极为自然的程度。

    实际上,从认识到现在,总共也没超过五个钟头。但帅惊天就知道,甄柔会接过这个托盘;甄柔也明白,帅惊天就会递过来托盘。

    一切都行云流水,就象早就商量好的一样。

    只是甄柔在接到帅惊天递过来的托盘之后,那满是脓疮的小脸红得……每一颗脓疮都象要爆炸。

    羞怯之心大起,连头都抬不起来。

    帅惊天可没有这种觉悟,上去就是踹:

    “你天涯市的就了不起?还敢跑到劳资们云海市还欺负人?天涯市是省城又怎么样?不打死你,劳资怎么好意思面对云海市的千百万居民?不打死你,劳资怎么对得起你家爹娘?不打死你,劳资怎么对的起劳资自己?再不打死你,又怎么对得起……”

    对不对得起谁的话题,这要看各人所处的立场。反正帅惊天就这么一脚又一脚的踹着,心情一下比一下好。

    那青年都已块晕过去,只剩下条件反射的哼哼声,他所叫的两位公主也赶紧跑出去叫人。剩下的都是那青年的同伴,喝酒吃肉摆威风还可以,真要对上帅惊天这种动不动就拿拳头说事的操蛋货,除了当鹌鹑瑟瑟发抖之外,又还能做什么?

    谁也不想来云海市谈个生意,会连小命都丢掉。

    “你特么有种!”那青年就算被打得满地翻滚了,也还是嘴硬得很:

    “老子要是死在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要给老子陪葬!不信,你就给老子试试!还打?哎哟……”

    不管那青年怎么威胁,帅惊天依然打得兴高采烈。

    从第一眼开始,甄柔就象帅帅哥阳台上那盘小肉肉一样,莫名其妙就成了帅惊天默认的私人收藏,一脸脓疮又怎样?帅惊天有修复的本事。被人欺负又怎样?帅惊天有足够的保护实力!

    “老子不会打死你,老子只想打到你生活不能自理!”

    就在甄柔不知是害怕还是崇拜的目光里,帅惊天将这青年虐了个遍——手和腿的骨头,都被踩成了两截。而且那脸肿得,简直比猪头还猪头!

    帅惊天还觉得不解恨,转过头狠狠的笑:

    “柔柔,你过来,帮我打死这家伙……哥哥有点口渴,喝点水再来换你。”

    甄柔居然立刻就点头,再也没了一点小女生该有的畏惧情节,上去就是一托盘,砸得那青年捂头痛叫:

    “叫你……不开眼!”

    “叫你……这么嚣张!”

    “叫你……敢调戏老娘!”

    “叫你……去死!”

    “叫你……”

    硬塑料的托盘,也不是什么大杀伤武器,打在身上最多也就痛过而已。但要是对方打上了瘾,那就不是普通的疼了。

    还好,甄柔打得手酸,于是停了下来,傻兮兮的扭头,呆呆看着帅惊天:

    “你,你……我,我……我找不到打人的理、理由了,还、还是你自己来吧……”

    帅帅哥乐了,过去摸摸甄柔的头,笑得很阴:

    “不打白不打,打了也白打。象这种送上门来找虐的家伙,就一定要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不然又怎么对得起他娘的一片苦心?”

    甄柔当时就有点凌乱,伸手就揪住帅帅哥衣角:

    “你,你……那,他妈和他娘,区别很大嘛?”

    帅惊天一回想,也有点懵。不过天庭帝君的反应还是很快,立刻就把眼前的脓疮脸搂了过来。哈哈大笑:

    “这就关系到是不是亲生的问题了!哈哈,这个话题好沉重……哈哈!就不好笑了!”

    甄柔努力挣脱,又忽然留恋那个怀抱。但要一个妙龄少女主动回归,就算她一脸脓疮,也还是抵不过一颗少女矜持的心。

    “那,那,你,你小心,他、他会叫人的。”

    甄柔脸红红,轻声嘱咐着,像极了送丈夫外出的妻子。

    帅惊天才没有注意这些呢,抬腿就是一脚,准确踹断那青年两根肋骨,嘴里还笑道:

    “就他这熊样儿?老子就等着他叫人来!嘿嘿,劳资就想看看这云海市的水,到底有多混!柔柔你让开,坐着喝点水,看你家……看哥哥我是怎么烧烤这条过江龙的!”

    甄柔不敢信这个,就是想信也没有一点相信的信心,只好转身跑出门外,尖声大叫:

    “快来人呀!要打死人了……”

    帅惊天当时脚就一抖,歪打正着的揣在那青年脸上,差点没用脚气就把人家熏死。

    这丫头……还敢不敢让哥哥我好好打人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甄柔的报警还是起到了作用。尤其是在“天龙娱乐”这种大公司的管理制度下,安保人员很快赶到了现场。

    进门第一眼,就让人悔恨不已。

    飞狼帮的帮众看到正揣得兴起的帅惊天,相顾无语。

    闻声而来的魏强刚一进门就看到老大,只想扭头就走。偏偏外面甄柔的呼叫声就象救护车起伏的呼号,想不理都不成。

    “我说,老……”

    魏强刚一开口,就被帅惊天一眼瞪了回去:

    “老?老个屁!”

    “这东西居然想撩你嫂子,是不是该打?!”

    嫂子?什么时候、哪里来的嫂子?

    不仅魏强,所有的飞狼帮兄弟都很懵圈:如果老老大你随便看上一个就说是嫂子,干脆咱们也不叫飞狼帮了,直接跟城西合并成疯狗帮到处乱咬算求了好不好?!

    当然这都只敢心里吐槽,老老大还在现场呢,得先帮老老大出了气再说……

    只要不打死人,天龙集团自然会善后,要不养着那群律师干嘛?

    可是看老老大的节奏,不打死人是收不了尾的啊。

    魏强也很纠结——死个人就死个人,也不是没见过。只是象老大这样明目张胆的把人家活活打死,那也太那个了不是?要不先放过一下,然后再悄悄的弄死?

    呃,还有,对方究竟是什么底细,也得赶紧查一查吧?万一遇上硬茬子,可就不好善后了。

    “老……天哥,您先消消火,消消火。”魏强提心吊胆的陪着笑脸:

    “要不这样,您……和嫂子先歇着,兄弟们帮你打死他……您看……”

    “我看个屁!”

    帅惊天当时就喷了魏强一脸的口水:

    “劳资看都懒得看!”

    帅帅哥转身就走,也不想让飞狼帮的兄弟们寒了心,嘴里还低低吩咐道:

    “只要不真的打死,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事后我负责。还有,”

    帅惊天笑得很阴森:

    “绝不能暴露我的身份!要不然……哼哼!”

    魏强等人一呆,马上就恢复了自然。

    打人嘛,大家都会。

    替老大身份保密嘛,这也是小事。

    唯一想不通的,是那所谓的“嫂子”,咋就长得那么渗人?

    是老老大的眼光有问题,还是自己的有了审美故障?

    算了,不管,先打,再说!

    “不打死”的原则很明显给了那青年生路,所以帅惊天在离开包厢的时候,很清楚的听到了青年声嘶力竭的求救电话:

    “疯狗哥,疯狗哥啊!我正在天龙娱乐这边都快被打死了,求您赶紧过来救命啊……”

    吧啦吧啦一阵,帅惊天也只是撇了撇嘴,目光就落在甄柔满是脓疮的脸上,看她却如春花般绚烂,不由笑了起来。

    “怎么样?有意思吧?过不过瘾?”

    “想不想再深入发展咱们之间的关系?我可告诉你,我真的有特长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