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壁咚要小心

    更新时间:2017-06-29 22:01:19本章字数:3585字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

    甄柔心里清楚自己并不讨厌帅惊天,而且从见面就有一种极为特殊的好感。可是……可是现在立刻就要表明态度,成为某人的某人,也还是觉得太仓促了许多。

    少女的心,简直比九天的雷云都还善变,何况这还是个非常自卑的女孩儿。

    “谁、谁是你们大嫂了!”甄柔看着一屋子低头致敬的汉子,差点急哭了:

    “我们只不过是同事,都是今天第一次上班,以前从没见过,”甄柔踱着脚,带着哭腔:

    “他不要脸,你们也不能强买强卖吧?!”

    一屋子的人都不敢出声,再八卦也只敢放在心里。帅惊天突然一脸惊诧,目光就盯住甄柔的脸,死死不放:

    “居然说得这么顺溜,原来你不是结巴哟?”

    甄柔的脸更红了,似乎连每颗脓疮都起到了LED的灯光效果,更显得恐怖丑陋,让人连昨天的早饭都可能吐出来。

    好在所有飞狼帮和疯狗帮的小弟们都不敢抬头,所以只有帅帅哥独自看到了这风景。

    只是帅惊天的目光,依然只落在人家胸口——被丰厚阴气滋润的身材,想不好都不行!

    “你、你、你们,还、还是赶快完事儿的好,要、要不然等下,被老板知道,可就要被开罚单了……”甄柔凭借超人的感觉,当然知道那死人正在盯着自己哪个部位,脸色更红,直接把头埋进了胸,还是不忘提醒那个家伙:时间不多了!

    “这样好不好?你随便奖励些什么,我就让他们立刻消失!”

    帅惊天有更大的底气,可在甄柔面前,还是说得尽量委婉。就算这样,也足以震撼人心的了。

    城西的疯狗帮和城南天龙帮,两大帮主就跪在你面前,就是想低调,那也骗不了人不是?

    潘家上下都还在经受仙力淬体的过程,唯一可能已经清醒的老头子潘黄河,估计也不会管孙子们发展的事业,所以要想等着潘家人来救场,那肯定不现实。

    唯一正确的姿势,就是自己想办法。

    在这种情况下,显然已经没法再在天龙娱乐上班挣钱了。不管是帅惊天自己,还是甄柔。

    既然这样,那就随便罢。

    帅惊天稍稍沉吟,就做出了决断:

    “柔柔,对不起,经过这一天的事情,估计我们都没办法上班了……不过你放心,老板还不敢克扣咱们的工钱。如果还有工钱的话,我一定请你吃大餐!”

    “就、就你这半天不到的工资,还请我吃大餐?”甄柔的头埋在胸前,话音也从山峰中飘出:

    “还、 还是算了吧,因为我的脸……我好不容易才能找份工作,明天等老板来了,我再去承认错误,也帮、帮你求求情,毕竟肇事者又不是我们,说不定我们都还能继续上班的。”

    甄柔有点焦急。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以甄柔那张癞蛤蟆脸,能找个相对待遇较好的娱乐场所清洁工作,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甄柔不敢想象,没了这份工作,自己是否还能通过面试。

    当然帅惊天帅大爷是不会考虑这些的。

    如今的帅帅哥还剩了点世间独一无二的仙力,心境又有了缓慢恢复的迹象,眼界自然高了很多。莫说这人间的杂七杂八了,就算怼上看守南天门的几大天王,凭借身份和仙力,帅惊天也敢横冲直撞。

    当然,那是在还能回到异世天庭的情况下。

    “还来这里上班?还来受这种鸟气?还让你继续受欺负?!”帅惊天有些怒了。

    这婆娘是不是太过分柔了,居然没有一点但当?

    偷偷抬眼,偷偷看着帅惊天因为自己受了委屈而发怒,甄柔的心里,就象阳光下的巧克力雪糕一样,迅速开始融化。

    “他真的这么在意自己?连我这么吓人的脸都不怕?连刚上班就丢了工作也在所不惜?!”

    甄柔默默问着自己的心,却总是找不出任何一条能无视那人关爱的理由。越想越多,越想越深,终于陷落在无解的漩涡里,再也解不开来……

    “今天的事情,还没有完!”帅惊天双脚搭在酒桌上,阴森森的看着所有人——当然甄柔肯定除外。

    “刘良鑫刘二公子是吧?劳资今天就放了你,明天肯定还在这里等你。有胆量有能耐的话,尽管来找劳资!”

    “强子你也不用去告诉潘老板,疯狗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做下的事,我自己会解决。想来区区一个逑都不懂的富二代,还不会伤到我!”

    “另外,强子你去告诉人事部那个猪头马经理,把你家大嫂的工资算一算,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劳资们不会去领,就当是看个明白心安就行。”

    魏强连忙点头。

    帅惊天又看向了疯狗:

    “疯狗,你把这位刘良鑫刘大少带回你的地方,好吃好喝的供着,但就是别给他医治!”帅惊天俯身下来,定定看着还在地上喘气的刘二公子,从牙齿缝里迸出句话:

    “得罪了我,劳资只是笑笑而已。可要想欺负我看中的女人,就算是玉皇大帝,劳资也敢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所有人无语。

    甄柔心头一颤,顿时泪盈满眶。

    …………

    云海市西南结合部的小巷子里。

    “刘良鑫是因为看不上疯狗帮‘凯撒皇宫’的档次,所以才跑到了‘天龙娱乐’这边。”帅惊天晃晃悠悠的解释着:

    “纨绔子弟,又自以为是从省城下来的,牛逼得很,又怎么会想到,还会有比他更牛逼的人呢?”

    帅惊天刚一叹口气,旁边的甄柔立刻紧张起来,看了看他的脸:

    “你没事吧?”

    帅帅哥摸了摸下巴:

    “由始至终,你看我象是有事的样子么?哼哼,敢跟我叫板的人,都早就……”

    牛逼当然可以想吹就吹,可不知为何,一说到这里,紫微大帝就立刻会回想起漫天仙佛向自己杀来的记忆。那无处不在的法宝仙器,那措手不及的仓皇抵挡,想起来都是血泪!

    “终有一天,我会将曾经遭遇过的所有痛楚,都一一还报在你们的身上!”

    帅帅哥咬牙切齿,甄柔很是有些害怕,更多的还是担心。

    鬼使神差的伸手紧紧握住帅惊天,鼓起所有勇气,脸红红的低声安慰:

    “别怕,我……我支、支持你……”

    “但是,但是你也别太冲动好不好?大不了,你再慢慢想办法……”

    帅惊天一惊,立刻就晓得自己着了相,赶紧收拾心情,立刻贱贱的笑了起来:

    “我现在最愿意想的办法,就是让你回去给我那些兄弟们发见面红包,嘿嘿。”

    甄柔马上就甩开了手,退后两步,死死的盯着他:

    “我不是他们的大嫂,也不是你的什么人。我只是个从孤儿院出来的小女孩子,什么都不懂。而且还长得这么难看!你能指使那么多地下老大,肯定也是有势力的人,我……我……我,我,我们不适合!”

    帅惊天愣住。

    不敢置信的看着甄柔。

    从古至今,还有谁敢抵抗紫微帝君的感情攻势?

    高高在上的感觉,顿时就成了一堆垃圾。就象过期的食品一样,被狠狠丢进了垃圾桶里。而丢出去的这个人,还是满脸的脓疮和伤疤!就算最最次等的侍寝仙女,也远比她好上一万倍!

    帅惊天真的很生气。

    有眼不识金镶玉!我能看得上你,并不是因为你长得超级吓人好不好?我看中的,是你的内在!

    内在到底是什么,帅惊天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就知道,跟这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很舒心,很舒服。既没有阿谀奉承的献媚,也没有颐指气使的傲娇,简直就是在夏日里,随时都能感觉到的清凉。

    这种清凉,除了甄柔,就无人可有。

    但是女人太傲娇了,肯定很不好。帅惊天情商智商都不错,立刻就笑了:

    “适不适合,那要用时间来检验。还有,你可能暂时觉得不适合,但对我来说,简直太适合。”

    帅帅哥加重了语气,很侵略性的看着甄柔:

    “就算你最初不适合,也一定会逐渐适应的!我相信。”

    “你逃不掉的!”

    甄柔被壁咚在画这大大“拆”字的危墙边上,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疯子,好久都说不出话来。只有那偶尔转动的眼眸,还在努力证明着意志的存在。

    “我、我、我们,我们是不是太快了?对不去,我暂时还不可能接受你的好意。”甄柔总算找到了借口,弯腰低头,就想从帅惊天手臂下穿过。

    帅帅哥手臂一沉,刚好就挡在甄柔头上,并顺便压爆了一颗脓疮!

    一声痛叫立刻响起。

    帅惊天呆呆看着手臂上的黄色脓液,一脸的诧异:

    “这样都能被引爆?妹纸,你该是积蓄了多少的能量啊……”

    不管帅帅哥怎么揶揄,也改变不了甄柔的现状。

    因为脓疮被突然挤破,一丝淡淡的血迹开始出现,一直流到下巴,形成点滴之势,才终于稳定下来。

    而甄柔,却差点晕了过去。

    不管嘴上说得怎样,也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子,会把自己最丑的一面,暴露在心仪的男人面前吧?

    “我要回家,”甄柔似乎叹息了一声,还带着淡淡的无奈:

    “你……我习惯了,自己会处理,你就不用送我了。我刚租的房子,就在转角那栋楼。”

    这里是帅惊天从小长大的地方,又怎么不晓得?只是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那栋四层楼,以及楼下趴着的那条小狐狸精,就算帅帅哥脑筋比钢筋还硬,也忍不住呐呐的问了一句废话:

    “你?原来,你就是那个……她?”

    帅惊天的意思,甄柔应该百分百就是那个被小狐狸盯梢的纯阴女子。只是落在甄柔心里,却是苦涩一片:

    “她?原来你还有个她?既然你都有了她,何苦又来招惹我干嘛?这一颗心,好不容易才有了点驿动,原来,全都是在自作多情?!”

    “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我也不是你那个什么的她。”昏黄的楼道门口,甄柔毫不掩饰的顶着一脸疮疤,顶着连鬼都能吓跑的疮疤,很淡定的笑,就这么毫无焦距的看着帅惊天:

    “我该休息了,都快三点钟了呢。你……谢谢您送我回来,再见。”

    一扭身,蹬蹬蹬的脚步声响起,毫无留恋的就消失在楼梯转角,只剩络绎不绝的上楼声,还不断在帅惊天脑海中震荡。

    呆呆的过了很久,帅帅哥都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

    反正发呆还是发呆,呆着也是呆着,还不如出去散散心,发泄发泄。

    “奔波儿灞,你给我出来!”

    帅惊天毫无理由的将怒气发泄在小狐狸身上:

    “你特么是不是暴露了,才让老子吃了这……么大的一只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