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一言不合就要辞职

    更新时间:2017-06-30 23:26:27本章字数:3373字

    “起来吧,现在就给我回家看屋去!”

    帅惊天拎着小狐狸奔波儿灞,径直走回了家。

    没想到甄柔租得这么近,那是不是以后每天,都能送这小娘子一起回家呢?

    想想都让人兴奋。

    只是帅惊天回家之后,却再也兴奋不起来。

    爸爸妈妈和弟弟妹妹都已熟睡,丢下奔波儿灞让它自己找地方休息,帅惊天盘坐在床上,就在弟弟帅小虎旁边,不管怎么运行心法,也始终进入不了状态。

    是弟弟的凡人气息影响到了修行,还是因为心里的那丝牵挂让人不得安宁?

    帅惊天很难做出评判。

    所以很干脆的就选择了睡觉。

    紫微大帝很是清楚,在勉强自心的情况下强行修炼,只会适得其反。与其这样,还不如睡个好觉呢!

    只是在梦里,帅帅哥也总想抱住甄柔的身子,想发生点顺其自然的事情。结果不管怎样,甄柔都能轻飘飘的躲开。直到梦醒,帅惊天都没占到一点便宜。

    梦由心生,这是预示着什么?

    醒来之后的帅惊天揉着脑袋,闷闷不乐的揪着头发。如果不是老妈殷勤的呼唤声,帅帅哥多半会揪掉身上所有的毛……

    有家人的感觉就是好。虽然粗茶淡饭,但很温馨。

    这让帅惊天很快暂时忘却了被甄柔拒绝的伤心,然而该来的,终归要来。

    还是那个公交站,还是那辆9路车。要死不活的帅惊天一看到甄柔,立刻就有了生气。

    因为工作的需要,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如果还没被天龙娱乐开除的话,正常的上班时间就是晚上九点到凌晨五点。

    这就是夜场。

    熬夜对帅惊天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就算让帅帅哥上一万年的夜班,帅惊天也无所谓。但对女孩子的影响,尤其是甄柔这种特异体质的女孩而言,生理周期的影响,实在太大。

    “给你调个班吧,从中午十一点半上到晚上八点半。”9路公交车上,帅惊天很是冷漠的看着甄柔脸上脓疮,淡淡的说。

    甄柔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家伙。

    说无所谓吧,好像昨晚一夜都梦见他。说有所谓吧,又觉得自己这张脸实在配不上。偏偏这家伙还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情,居然想给自己随意调班?

    要知道,新人总是会受些气的,何况自己还长得这么吓人?有工作就不错了!

    “谢谢。”甄柔拉着公交车上的吊环,将头埋进胸里,看都不敢看某人一眼:

    “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所以,真的谢谢你的好心……我想,我一定会适应这份工作的。”

    坐在座位上的帅惊天抱起了双手,很是不忿。

    这小娘皮从一开始就不对路——好不容易抢个座位给她,居然摇头不坐;好不容易找到点话题,也是一推二五六,根本就不上道;好不容易让本帝君发发善心给她调个稍微正常人的班,居然也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好像只要她一点头,就会颈椎断裂一般,真的是无药可救!

    帅惊天生气了。

    冷冷的瞟了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就抱着胳膊摊在座位上开始假装打瞌睡。

    你能,你行!你比天上的千万神仙都还吊炸天,老子不惹你,这总成了吧?

    哼哼!

    帅惊天居然被自己催眠,就这么睡了过去。如果不是好心人叫醒,就真的坐过站了。

    “下车了下车了!”感觉脑袋上有一万只小鸟在盘旋,帅惊天睁眼就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立刻就没了丝毫睡意。

    “你去上班吧,反正我也管不了你。”作势欲起的帅帅哥突然又软在座位上,仰头笑嘻嘻看着那张脓疮疤痕满布的脸:

    “你上你的班,我辞我的职。难道你看我长得好看,就想来养着我吧?”

    甄柔立刻呆住。

    一车的乘客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看热闹也不嫌事大,周围的人很快就有了自己的主张,纷纷献计献策:

    “求圈养。”

    “你眼睛有病啊?那女的长得这么吓人,你还敢求圈养?也真是没那谁了!”

    “小伙子好福气。至少这样的老婆连隔壁老王都会吓得搬家。”

    “少给老子乱说!老子就姓王,小心明天就专门搬到你家隔壁去!”

    “哎呀还是我说……”

    车厢中的热论一浪高过一浪。帅惊天当然不觉得有什么尴尬,甄柔却是早就羞红了脸。下午的夕阳斜斜透过车窗玻璃,将所有脓疮都照得极为明亮,也更是吓人。

    “你……你、你,”甄柔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你”了半天,居然在全车人的催促声中哭了出来。

    对正常上班族来说,现在正是下班的时间,谁不想早点回家?尤其那些还要转车的人,如果耽误了最后一班收班车,难道你给报销出租车钱?

    “下不下车?不下车拉倒!师傅,开车!我还等着回去和媳妇亲热呢!”

    “就是,长成这样还打情骂俏,还让不让人跳广场舞了!”

    “对对对,我也觉得……”

    纷纷攘攘的议论声中,甄柔的眼泪滴落在帅惊天手臂上。凉凉的,很痛。

    “走!下车。”帅惊天再也忍受不了周围的眼光和议论,顺手就牵住了甄柔小手,直接下了车。

    “劳资诅咒你们,车上的空调都坏掉,别以为欺负了我媳妇,就敢这么嘚瑟!”

    果然,那辆9路车的空调就真的坏了,七八月份的天气,又是整块玻璃的车窗,那酸爽,想想都会冒汗的说……

    下车的地方,离天龙娱乐也不过一站路,赶紧走走也不会影响到打上班卡。可帅惊天就是懒懒散散的拖在后面,还要死不活的拉着人家甄柔的手。

    这画面,一看就知道两人是情侣,所以甄柔再怎么着急,也脱不了身。

    难道非要站在路上高呼“我不认识他”?还是直接打报警电话?可惜这两种选择甄柔都不会做,唯一的选择就是死命拖着帅惊天,努力朝着“天龙娱乐”挪去。

    你不想上班,我还要打卡呢!

    “求求你,放开我好不好?”一米六的弱女子要想拖走一米八的男人,还真是个体力活。眼看时间就快要来不及,甄柔终于还是哭了出来:

    “你别这样了好不好?我还有几十个弟弟妹妹要吃饭读书……”甄柔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再也拉不动帅惊天,干脆就转身坐在绿化带旁边哭:

    “这是我能找到的工资最高的工作,我不想失去它。你、你,不管你再怎么样,也有家人的陪护,怎么知道咱们孤儿院里那些孩子的生活?!”

    “你,你,你敢不敢放开手?在这样下去,我就真的报警了!”

    “你挣的钱是给了你自己,或者是家里。可我……都是为了那些没人照顾的弟弟妹妹们呀!”

    “放手!”

    帅惊天听得都已经呆了。可就算这样,也没有松手。

    甄柔差点被急疯了。

    “我求求你,放我去上班好不好?”

    “再不去,我就迟到了!”

    “要不把你电话借我用用,先找领班请个迟到假,然后顺便报个警?”

    帅惊天彻底懵圈。

    拿老子的电话去请假报警,这都没什么,毕竟是自己看中的女人。可是,但是,关键是……

    老子也没有手机啊!

    对于帅家,别说手机了,就连固定电话都还装不起。现在这媳妇居然提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要求,再不怒,那就不是帅帅哥了!

    “吵啥吵?不就是去打个上班卡嘛!”帅惊天很是硬气,撇着嘴:

    “那什么卡的,劳资们说不打就不打。劳资才不信,那天龙集团敢在我面前翻了天去!”

    “我媳妇来这里上个班,赏脸来打个卡,都算是给面子的事情了,还敢说三说四?切!”

    甄柔差点都被急疯了——没时间了啊!可是再看看帅惊天一步三摇的慢动作,恨不得一眼就瞪死他!

    “你行你行你很行!”甄柔连脸上的脓疮都散发着杀机,口气却是温婉得很——如果要是能挣脱那货的手,保不定甄柔当场就会杀人!

    “快点走吧,听话好不好?”甄柔心情不好,脓疮也长得不好,可就这一句话,帅惊天就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就象一匹转磨的驴子,忽然发现了眼前的青草萝卜一样。

    这家伙还真是驴性,打着不走,就只能捋着毛。

    “啊?要迟到了?会迟到?”帅惊天似乎刚刚才认识到打卡这个问题,一路小跑的跟在甄柔身后,一脸无辜的陪着笑:

    “打卡会迟到的话,那还不如不打卡……”

    “那算旷工!”甄柔疾步向前,一边算着旷工和迟到之间的扣罚金额,一边还是温和的给帅惊天这菜鸟讲解:

    “迟到只罚小半天的工资,如果是旷工,三天的工资就没了,所以你看啊……”

    “卧槽!这么黑?”

    其实帅惊天早就清楚这些条款,只是今天为了转变甄柔对人生的态度,才临时起意,不想让甄柔再来这种环境工作罢了。只是没想到为了孤儿院的小弟小妹们,甄柔还是舍不得这份收入相对最高的工作。

    就算是地位再高——曾经最高的仙君,帅惊天现在也不得不开始默默为甄柔守护。

    在人间,这是正能量。

    在仙界,叫做功德。

    不管是人还是仙,不论是正能量或者叫做功德,都是不敢触碰的底线。

    这是天道本源,也是三界的基础。

    就算现在的紫微帝君还不能确定,在这异界是否还有天庭地狱,帅惊天也觉得,对于这样的善行,必须给予支持。

    “那这样好了,”帅帅哥既然反对无效,就只能选择顺其自然:

    “我陪你上去,把这工作辞了,工资领了……因为我不想你在这种场合上班!”

    开始还很讲道理,最后一句才彰显霸气。甄柔愣了一下,想反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很是柔顺的回了句:

    “好吧,我……听你的。”

    帅惊天立刻就得意起来,死死拉着甄柔的手,哈哈大笑:

    “那行!咱这就打下班卡去,顺便让给结了工资,好吃大餐!”

    “老子们就这样,一言不合就辞职,看他们敢不敢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