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你不行我行,而且我真的很行

    更新时间:2017-07-01 15:45:16本章字数:3323字

    甄柔也不晓得是中了什么邪要去辞职,结果拖到九点多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过了正常打卡的时间。

    既然都是来辞职的,打不打卡当然就无所谓。

    直接坐电梯上了人事部。

    猪头马经理刚好有事加班,所以还在。只是一看到帅惊天拉着甄柔的手进来,立刻就有些水土不服的样子。

    帅惊天可是敢当众揉两位大小姐的牛人,而且两位大小姐都是那么的享受——啊不,是逆来顺受。马经理当然再也不敢得罪帅惊天。

    虽然尚不清楚这小伙子的来历和底气,反正小心一点,总不会错的。

    这样的人,居然还来当最底层的服务生?到底是为了啥?马经理不明白,但并不代表马经理很笨。

    “哟,是您呐!真没想到,您还有空来我这里坐坐,快请坐,请坐。”老马已经聪明到绝了顶,当然清楚得罪不起这个看似小小的服务生。

    只是,你在光天化日之下牵着其他女生的手,这要是让两位大小姐知道了,那该是多大的风浪?!

    老马自觉身板薄小,不敢参与这种大风大浪,可帅惊天就这么大喇喇的牵了甄柔进来,就是想躲都躲不开。

    看来这口锅,自己铁定是甩不掉了。

    老马心里骂娘,感觉很是悲催。

    你们神仙打仗,就别来影响我这些凡人了好伐?

    “马经理,我们这次,是来辞职的。”帅惊天端坐在老马对面的转椅上,淡淡的笑着:

    “嗯,不是我,是甄柔。我只希望,公司能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则,补偿甄柔的工作费用。”

    所有员工都有个试用期,在试用期被被辞退或是主动离职,除了一点所谓的补助,用人单位是不会支付其他任何费用的。这一点,马经理很清楚。

    可是帅惊天根本就不知道。

    还以为一切都还是口头说了算,却不知现在的人间,因为契约精神的丧失,已经必须靠用纸面文件来约束双方了。

    “那好。”帅惊天很是淡定:

    “既然甄柔这个月上了一天班,那就按一个月的工资结算,你看怎么样?”

    马经理差点就抽风,呆呆看着帅帅哥,半晌才回过神,当时就怒了!

    “上一天班就按一个月的工资结算?那有这种道理!照你这样说,哪个公司还敢招新员工?这不行,绝对不行!”

    “你当然不行。”帅帅哥捏了捏掌中的小手,示意身后的甄柔放轻松一点:

    “你不行,我行,而且我真的很行!”

    帅惊天很是淡定的样子,也迷惑了马经理。

    这可是敢当众揉了两位大小姐的存在,指不定就是微服私访的哪家公子,真得罪了,可不是我马某人能承担得起的。

    “帅、帅哥,”一旦看清了形势,老马也就摆正了自己的立场:

    “您这事儿,我小马还掺杂不起。”马经理决定实话实说,毕竟大人物们都有大人物的考量,真要怪罪下来,多半也不会落到区区一个分公司人事经理的头上。

    “要不,您先和潘总或者魏总说一声,就是李总也行?只要他们有指示,小马我这里肯定一路绿灯!”

    马经理说得好有道理,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帅惊天却是不干了。

    潘龙和蜜桃姐妹组还在天龙福地的别墅里沉睡,明天才能醒过来。至于魏总,就是负责安保的飞狼帮帮主魏强,这是自家小弟,随时可以叫过来。但是那什么李总?

    “我不认识李总,那就直接让魏……什么总给你指示吧。”帅惊天懒得理这些纠缠复杂的关系,直接就开了口:

    “你现在就给魏强打电话,告诉他说我在你这里等他,半个钟头见不到人,就让他自己去选个死法!”

    别人不清楚,老马作为人事经理,当然知道魏强和飞狼帮的底细,当时就呆住。

    你这样说,确定不会被魏强和飞狼帮的兄弟们绑在石头上沉河?

    “那,那个帅哥,”老马艰难的吞下一腔口水,又是很艰难的看着帅惊天,迟疑道:

    “这种事,最好还是由您当事人直接向魏总请示,我、我是没有这个权限的。”

    我信了你的邪!帅帅哥当时就很生气:你丫的一个人事部经理,连老总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这是忽悠谁呢这是?

    所以帅惊天也干脆选择了看戏模式,翘着二郎腿,顺便把甄柔放在腿上。就算这丫头再怎么忸怩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开紫微大帝执着的双手。

    “听话,别闹!”

    甄柔果然很柔,立刻就安静下来。

    可是当帅惊天一疏忽,马上又想逃。

    帅帅哥忍无可忍,当场就将大手狠狠贴在了甄柔翘臀上:

    “老实点不行啊?还这么调皮?真是欠收拾!”

    屁股上的热力阵阵传来,甄柔浑身一颤,差点就化成一滩水,嗯了一声,再次将头埋进胸里,就再也不动弹了。

    “必须得请示是吧?”帅惊天抚摸着甄柔娇嫩的后背,斜眼瞟向老马:

    “要请示也是你请示,这是你的工作职责!”帅帅哥开始还很义正辞严,可到了结尾,居然不得不低调起来:

    “我也想一句话就搞定。可问题是:我没有手机!”帅惊天眨巴着眼睛,很无辜的摊手:

    “要不你拨通了电话,让我来说?”

    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既能推卸责任,又显示自己在场。所以老马立刻就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

    十分钟还没到,魏强的猛禽SUV就猛的刹在了“天龙娱乐”大门口。

    老大找他,魏强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得第一时间赶过来。

    下车才发现,一身服务生打扮的天哥和普通衣着的“大嫂”也刚从大门里出来,魏强轻轻吐了口气:还好,刚好,还没算迟到。

    不过这是什么节奏?老大继续上班,大嫂突然回去,这究竟是个什么鬼?

    难道以天哥的本事,还需要低声下气的当个服务生?

    正在懵圈呢,帅惊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强子,我婆娘想去哪里,你就送她去哪里,除了睡觉之外,必须贴身保护,明白了没?”

    魏强又是一阵懵:就大嫂这张脸,没吓到别人就算不错了,还需要保护?不过天哥的厉害魏强还是见识过的,也不想亲身再体验一下。

    “明白了,天哥,您请放心。”

    帅惊天满意的点点头,赶紧又一脸微笑的柔声道:

    “柔柔,乖乖回家,听话……哈?”

    甄柔浑身的不自在,又舍不得违了帅惊天的意,于是点头上车。但就在要关车门的时候,突然探出头来,可怜兮兮的问:

    “我……我、我能不能看着你上班?”

    “一个人回家里,我很害怕……”

    “而且、而且我也不想你也一个人回家呢……”

    看着一张脓疮脸在面前撒娇,魏强差点就要吐了。不过帅惊天还是很享受,伸手就摸在那些疮疤上,呵呵的笑着:

    “乖,我下班就去看你,记着别留门哦,我会自己进来。”

    这一点,深有体会的魏强毫不怀疑,甄柔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重重点头:

    “你放心,我不会给任何色狼机会的!”

    帅帅哥当时很满意的挥手作别,后来一想,才发觉了有些卧槽:

    “老子也被规到了色狼一类?”

    …………

    因为潘龙明天晚上才会醒,魏强也时常不在公司,所以天龙娱乐的实际管事,就只剩下李总。

    李楠,海归,还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成为天龙娱乐的总裁。

    这是真正有能力的女总裁,而不是某些小说里凭空想象的设定。

    而李楠之所以执掌一家娱乐公司,其幕后的原因很简单:

    李家一族都是天龙门的分枝。

    也同样失去了修炼的机会。

    李楠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一身西装短裙黑丝,姣好的瓜子脸绷着,挺起磅礴的胸,冷冷看着满头大汗的马经理,不屑嗤笑道:

    “一个区区服务员的事情,你也来给我汇报?上一天班就领了三个月的薪水?如果都这样下去,还要你这人事经理干嘛?”

    老马很是委屈,不停的抹着汗水:

    “李总,人家看起来,比大小姐的闺蜜都还亲呢……不,不是一位大小姐,是两个都这样!”一边说着,一边把眼睛就锁在李楠高挺的胸上:

    “他、他们三个,居然还当中玩羞羞的游戏,关系肯定不简单,所以我……”

    兴许是感受到某种猥琐的目光,李总很自然的收回双腿,缩了缩肩骨,继续居高临下的瞪视着老马:

    “那就是说,都是关系户,还是很铁的那种?又怎么会来做个服务员?”

    “还有,我听说刚才的事情,魏总好象也在场,由头还是这个叫什么……帅惊天的服务生?”

    “不错,李总您真是明察秋毫心思缜密啊!”老马不露痕迹就是个马屁:

    “关键是魏总还为他站台,殴打客人。听说最后城西的疯狗也赶过来,好象也没讨到什么好处。”

    “哦,我也听说了。”李楠很随意的靠在大班椅上,转着手中的笔,随口道:

    “连城南的飞狼帮和城西疯狗帮的帮主都解决不了的家伙,居然还会甘心做个服务员?这也太诡异了。”

    马经理不敢抬头,因为入眼就是那毫无保护的一双黑丝美腿。老马确信,自己没有太强的自制力。

    “李总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部门工作了。”李总的压力不仅是腿,还有胸和脸,简直就是白领丽人中的极品。老马知道,惹不起,那就走。

    “嗯,你去吧……等等!”

    李楠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站了起来,那一堆波涛,汹涌得稍微厉害。

    “你回去,马上把帅惊天和甄柔的资料叫人给我送来。我要好好看看,这家伙到底有什么背景,连魏强和疯狗都压不下他。”

    老马应了一声,赶紧出门。心里还是在不停嘀咕:

    这老姑婆难道也看中了帅惊天?

    那可是两位大小姐的人呐!

    帅惊天又不是肉骨头,值得你们都去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