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被淹死的鱼

    更新时间:2017-07-02 16:02:42本章字数:3218字

    帅惊天随心随性的做着服务生的工作,严格按照规定执行,一丝不苟。

    来天龙娱乐上班,以前的目标只是为了给弟弟妹妹攒学费,现在已经变成了磨炼心境的一种方式。

    昨天在包厢里虐人的一幕,已经被魏强下了封口令——要么挣钱,要么沉河,所以除了那两名陪酒的公主之外,帅帅哥的丰姿,也就很少有人知晓。

    包括其他的服务员、领班、主管和经理,以及天龙娱乐的执行总裁李楠。

    帅惊天和甄柔的个人资料很快送了过来,一人一页,李楠很快就看完,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所以甄柔只上了一天班却领走三个月工资的事情就更显得诡异。

    尤其是帅惊天,连飞狼帮和疯狗帮都能同时无视,却认认真真在这种商业娱乐场所当个服务生,这本来就不合常理。

    难道是谁家派来的卧底?

    李楠娇媚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不屑:一个连魏强和疯狗都能压制的人,怎可能是卧底?

    除非……警方?

    商业KTV和量贩KTV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公主陪酒。天龙娱乐就是前者,总走在法律的边缘,走得多了,就难免会出些事情。还好有魏强的飞狼帮和李楠维持,再加上一些至今都无法确定的助力,天龙娱乐乃至整个天龙集团才能至今顺风顺水。

    别人不知道,李楠却是很清楚:天龙门作为华国的守护者,应该享有这样的权利!但是因为无法修炼,曾经辉煌无比的天龙门,曾经战功显赫的潘家,正处于谢幕的时候。国家为了感谢天龙门所做出的贡献,才对云海市不闻不问。

    甚至还暗中扶持天龙集团,并将潘凤也提拔成了云海市市长。

    也就是说,不论政坛还是财力,天龙集团都是云海市的NO.1!

    然而……

    李楠的美眸从两张个人资料上移开,愣愣看着窗外的风云,脑中一片无奈。

    李家历来都是潘家的随从,这是组训,不可违背。李楠刚刚从鹰国学成归来,就被告知了家族的一切。一个无法修炼,就让整个天龙门的势力都成了废人。

    彻底成了笑谈。

    试想一下,如果整个华国的军队都象天龙门一样,只有斗志却没有武器,华国的安危,又如何能够守护?

    唉……

    李楠长长叹息一声,收回目光,站起身来,黑丝美腿在空气中不断交错移动,最终停在了落地窗前。

    天龙集团董事长和云海市市长,其实是亲兄弟,关于这一点,云海市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只是因为都姓潘的原因,才免不了有些猜测而已。李楠更知道:其实在潘龙和潘凤之上,还有一个更恐怖的存在,那就是潘董事长和潘市长的爷爷、华国乃至整个天龙门最后的守护者——潘黄河!

    传说华国守护者可以直接面见国家元首而不需通报,实权显赫又极其低调。时至今日,就连很多顶级家族都还不知道堂堂华国还有个暗中守护的古老势力!只可惜因为突然不能修炼,整个天龙门都陷入了绝望之中。

    国家也知道天龙门面临的绝境,所以才会把云海市“给”了潘家。

    这就是一块天龙门的自留地。只要不举旗造反,不管出了什么事国家都会担着。

    偏巧潘龙自己又不争气,找了两个老婆,结果生的都是女儿,也就是蜜桃姐妹。

    潘凤来得更直接——潘市长至今无后,连华国最顶级的孕育机构会诊、也没找出潘凤夫妻不孕的原因。

    这是天要灭了潘家、灭了天龙门的节奏啊!

    作为商界精英,李楠很清楚:一旦天龙门没了力量,潘家还能善终,这是几代人热血浇灌的结果。可是天龙门的其他家族,可能日子就不会那么好过了。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华国是君,天龙门是臣,是仅次于国家元首的臣。而李家等家族,那就是臣奴。从古至今,绝无改变。

    但是为什么从曾祖父开始,所有天龙门的弟子,就都无法修炼了呢?

    李楠站在窗前,默默俯瞰脚下的云海市。

    如果数千天龙弟子能够修炼,那该是怎样一股强大的力量!

    可惜啊,可惜……

    身为执行总裁,又是天龙门的核心人物,李楠当然清楚天龙门以及云海市现在的状况。

    唯一没想到的,就只有帅惊天的横空出世,居然连魏强的飞狼帮和疯狗的疯狗帮都不能压住?

    那岂不是说……帅惊天拥有横扫云海地下势力的能量?

    李楠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又马上转为了不解:

    你特么都能搞定云海市西南两大帮派了,干嘛还跑来做服务生?

    是想效法古代大牛,来个微服私访玩玩?

    不行!这事儿处处透着诡异,搞不好就连现在的天龙门都会被灭掉,所以,必须得去问问潘老爷子!

    “小婉儿,马上备车,三分钟后,我要立刻去天龙福地。”

    松开桌上的内部通讯按钮,李楠心里焦急无比,俏脸却依旧艳若桃花,毫无波动。

    现在是八月份的晚上十一点,正是娱乐行业的黄金时段,帅惊天刚从“夏日激情”的包厢里清台出来,将手里的杂物交给保洁阿姨,又立刻敲门,进了旁边的“你侬我侬”包厢。

    这不仅仅是工作,可以挣到弟妹的学费;同时也是锻炼,足以锻炼帅帅哥修炼的心境。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帅惊天才舍不得放弃呢。

    不知是谁有过这么一句名言:连服务生都做不好,绝对不可能有更大的发展。

    帅惊天深以为然。

    不过对于帅帅哥来说,服务生只是个过程,只是个手段,而不是职业。因为帅惊天真正的职业,还是整天喝酒撩妹的北极紫微大帝!

    当然,紫微大帝也很有自己的底线:

    面对任何客人都绝对不会鞠躬行礼,面对任何责难都会潇洒转身不伺候,但是服务生应该做到的,帅惊天也完全遵照执行。

    这是在磨炼心境,只要不丢了紫微帝君的脸面就行。

    这就是帅惊天的原则。

    凭心而论,帅帅哥的这种原则,其实是不适合服务行业的。

    唯一的原因,就是商业KTV服务生的提成要高一些。为了弟弟妹妹的学费,帅惊天也真是拉下脸来拼了!

    只要不触及帅帅哥的底线,随便怎样都行。

    可是敢花几千几万块来天龙娱乐叫妹纸喝好酒的土豪,又怎么可能去考虑区区一个服务生的感受?

    “服务员……嗯,就是你!快过来帮劳资喝了这杯酒。他娘的,这帮孙子总是坑我,劳资喝不下了——钱在酒杯底下,你喝了就是你的!”

    “快点,喝!”

    在“你侬我侬”包厢里,一个胖子扯着脖子上粗大的黄金狗链,神志不清的大呼小叫,不停催促着帅惊天。

    这在商务娱乐场里是很正常的事情,谁也不会在意。

    你帮我喝酒,我给你赏钱,天经地义,有什么错?

    帅惊天不干了,只笑了笑,就抬手把酒泼在了胖子脸上,顺手揣走了酒杯下的钞票。

    不义之财,人人得而取之!

    “你……特么的,”胖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帅惊天已经托着托盘出了门。

    “赶紧叫兄弟!老子就不信,在这城南一带,还能丢了我陈家大少的面子?”

    “都出去,找刚才那服务员,劳资不把他打出翔,劳资就是狗娘养的!”

    “还等什么等?还不快去!”

    “劳资这就去安保室调监控。哼哼,敢得罪本大少,在这云海市,就算天王老子也得爆了他菊花!”

    包厢门猛然打开,一群汉子四散而出,见人就问刚才那服务生的去向,一看就知道有人闹事。很多人都避而远之,生怕别人的血溅到自己身上。

    在娱乐场所,这很正常,尤其对于商业娱乐而言,那就简直正常得再不能正常了。

    陈家大少稳步走在通道里,很快来到了监控室。

      陈大少要调看刚才的监控,认清那个敢泼自己一脸酒的服务员。至于以后的动作……先找到人再说。

    出来玩的,谁都知道,天龙娱乐的所谓安保,其实就是飞狼帮。只要想在城南混,首先得过飞狼帮这一关。

    可陈大少是谁?撇开家里财势不说,就连飞狼帮的帮主魏强,陈大少见面也能勉强说上两句混个脸熟啥的,所以一切都顺理成章。

    “兄弟,来根烟,顺便帮我调一下监控回放。”

    监控室的两名值班安保心安理得接过、点燃,漫不经心的问:

    “哪个地方,什么时候的事?”

    在城南,飞狼帮就是这么牛逼。

    陈大少不得不低调,直接就报上了时间地点。

    两名安保也很顺利的调出了监控录像,一回放,一看到那人,差点吓得连烟都差点吞进了肚子。两人都同时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大少,简直就象是在看一条会被淹死的鱼:

    “你……确定要找的,就是这个人?”

    “嗯!就是他!没错,就是这个服务生。”陈大少咬牙切齿:

    “他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儿?老子今天不爆了他菊花,老子就不姓陈!”

    两名飞狼帮的安保彼此对了对眼神,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意思,居然异口同声的笑了起来:

    “你是陈大少对吧?”

    “嗨!都老熟人了,我当然是我。”陈大少很热络的揽着两人肩头,扬声笑着:

    “怎么了兄弟?找到人就好,其他的都交给我来处理。晚上有时间,咱们再单独聚一聚……”

    “聚你妈个逼!”

    陈大少还在幻想等一下该怎么虐人,没料到两名保安同声暴喝,两把椅子立刻就砸到了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