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万年高利贷

    更新时间:2017-07-04 16:04:23本章字数:3293字

    潘家老爷子亲临天龙娱乐,很是引起了一阵鸡飞狗跳。

    但是眼尖的人都发现,安保部经理、飞狼帮的帮主魏强,并没有出现在迎接队伍当中。

    疯狗可以不来接潘黄河,那是因为彼此没有多大的归属关系,这还可以理解。可天龙集团的太上皇驾临,你魏强怎么也得来露个面吧?

    连老爷子的面子都不给,你这么吊,就不怕以后没朋友?

    但看看所有安保一脸尽在掌握的样子,潘黄河也就不再计较魏强来不来迎接,而是笑呵呵的在李楠搀扶下,缓步踱进了天龙娱乐。

    两排姣好的迎宾女郎,这次是半跪着迎接太上皇的临检。

    这是潘黄河应有的待遇。

    “呵呵,楠楠,看来强子和疯狗都还在那位面前呆着呢,赶快带路。”潘黄河很低调的朝所有员工点头致意,一片笑脸。嘴里却在冷冷吩咐:

    “越快越好!不得延误!”

    “诺!”

    李楠心头又是一紧,连服务生都不用,直接就领着潘黄河去了监控室。

    要想最快找到帅惊天,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看监控。

    这本来是最稳妥的方式,结果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地上一大滩血,一个肥胖的身子蜷缩在地上,嘴里还不停的乱叫着“别打,别打啦”,而正襟危坐的两名安保,居然还若无其事目不转睛的盯着监控画面,好像地上这胖子的伤情,跟他们毫不相关一般。

    李楠差点就踩了一脚的血。

    潘黄河很是轻盈的一旋身,就从血泊边缘绕了过去。

    “两位小兄弟,还真是尽职尽责啊……不错,不错!应该表扬。”李楠还在因为鲜血懵圈,潘黄河却连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点赞去了。

    然并卵。

    两名安保的目光,依旧死死定在显示器上,根本无暇他顾。还好没有时间冷落老总和太上皇,随后就双双一拍大腿,异常亢奋的大叫起来:

    “老老大出来了,就在那里!”

    “嘿嘿,我就说嘛……”

    李楠不明所以,还在发呆。潘黄河却是一眼就盯在被特意放大了的了画面上。

    帅惊天刚从一间包厢里服务出来,此时正托着托盘走在过道上,那一身黑白相间的服装,差点闪瞎了潘黄河的眼!

    更可怕的是,帅惊天还抬头对着监控摄像头咧嘴一笑!

    潘黄河浑身都抖了起来。

    这可是自己的师尊,更是天龙门的祖师爷,居然还真的在做个最低贱的服务员?尤其师尊刚才那笑容,简直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这是在讥讽弟子的不孝之心么?

    潘黄河当时就菊花一紧。

    还来不及招呼李楠,当时就急忙冲了出去。

    连师尊都还这么低调,老潘怎么还敢在一旁看热闹?

    只是这老家伙也不是什么好货,居然在临出门前,还不忘使劲踹了那地上的胖子两脚,算是泄愤。同时两个安保也听到了太上皇逐渐远去的指示:

    “再帮我打!”

    ……

    等李楠赶到的时候,“你侬我侬”包厢里都还是一片歌舞升平,该喝酒的喝酒,该唱歌的唱歌,该陪酒的陪酒。

    标准的商务KTV氛围,除了装逼,就是卖笑。

    没人知道陈大少去了哪儿、现在是什么状况;更不可能想到,很是平常的招呼个服务生,会惹来这么大的阵仗!

    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谁还敢来天龙娱乐玩?

    李楠呆呆看着眼前的场面,一句话都不敢说。因为在她身前,还有个人,高山一般矗立在那里,居高临下,气势无双。

    “开灯,封门,报名!”

    潘黄河如今很是红润的脸上,散发着无尽阴沉。

    所有得罪了师尊的人,就算当场挫骨扬灰人道毁灭,潘黄河也觉得理所应当。哪怕就是华国高层找来,老潘也敢怼上!

    不敬师尊,那就是欺师灭祖!

    巡逻的安保,也就是飞狼帮的六名小弟立刻就开了大灯,背手站在大门两侧。虽然还没有真的封门,但看那架势,除非能冲破电棍的威胁,还真的就出不了门。

    “小崽子们,玩归玩,我很欢迎。但是,”潘黄河已经知道了包厢里发生过什么,脸色黑如煤炭——欺负谁都可以,想欺负我天龙门的祖师?

    “这里是个遵纪守法的娱乐场所,就该遵守一定的某些秩序。”老潘冰冷的扫视着全场,慢吞吞的说着:

    “该给的服务,我们力求做到最好,这是我们的职业道德。但,”

    “任何超出我们行业标准的要求,我们也有权拒绝!”

    潘黄河颤巍巍的站在门口,看起来弱不禁风,可那气势,却是堪比龙卷风。

    “刚才是谁为难服务员了?给我出来!我老头子啥都不多,就是时间很多……不介意替你父母教教你,什么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一片肃静,没人敢吭声。

    就算情商智商都是负数,也明显看得出今天这事儿不好搞,这老头的气场太过于强大,而且潘龙也不是好惹的,与其如此,还不如独善其身来得稳当。

    一片沉寂。

    潘黄河自从内力复生灵力在望,眼界也随之开阔了不少,当然不会以欺负这些蝼蚁凡人为乐。看到没人应答,也就不为己甚,冷冷笑着,转身吩咐一句,就打算下来再慢慢调查:

    “通知服务生,现在就清了这包厢,我老头子现在就等着要用!至于你们的消费,自己去前台结账!滚!”

    李楠刚好才冲进门里,一听这话,当时脸色就变得很是精彩:

    “这……这样不好吧?我知道现场的工作安排,负责这几个包厢的服务生,刚、刚好就是,是帅……”

    “呃?”

    潘黄河顿时呆住。

    怎么忘记这茬了?!

    让师尊来给自己服务?敢不敢死得更快?!

    幸亏阅历极深,再加上现在头脑聪慧,潘黄河只是一惊,立刻就反应过来:

    “还不赶紧走,难道还想等着分尸啊!快滚!免单!”

    “快点拿扫帚拖布过来,老头子我最近需要运动健身……”

    “快啊!!!”

    李楠也很紧张,条件反射般就按下了服务键,就算马上反应过来,那也都晚了。

    帅惊天几乎立刻就推门而入。

    高高大大的身躯,不卑不亢的笑容,淡淡的俯视着门口的李楠:

    “您好,请问是您需要服务?”

    李楠瞬间凌乱。

    潘黄河一听到声音,立刻就是个趔趄,如果不是有人赶紧扶着,当时就已经跪了下去。

    …………

    “唉,算了。这工我看也打不成,”帅惊天坐在主位上,一脸的郁闷:

    “叫魏强和疯狗都过来,放了那什么陈公子,毕竟都是普通人,不值得。”

    包厢里只剩帅惊天、潘黄河和李楠之后,帅惊天抿着酒,无语的看着眼前两人:

    “我就是来锻炼一下心境,顺便给弟弟妹妹挣点学费,你说你们……唉!”

    “这世道,还让不让人好好挣钱了!”

    李楠木木的跪着,话都不敢说——帅惊天无意中放出的一丢丢仙力,已经让这凡间女子心智丧失浑身无力,除了慑服,就再没了选择。

    潘黄河还好些,只是……

    “黄河,你干嘛不直接取名叫长江呢?”帅惊天看来也很不开心,直接就是一顿怼:

    “我不管你是黄河还是长江,立刻把那陈胖子给我拖过来,我要找他算账!”

    帅帅哥还能算什么账?

    很明显:上一次班出一次事,谁还能上得下去?可弟弟妹妹的学费怎么办?难道非要动用仙力?

    那可是原则问题,会直接动摇道心的。帅惊天不想这么做,也不敢去做。

    天道无情,多半还瞅着自己呢。

    飞狼帮的小弟动作很快,而且一丝不苟,还真的一路把陈公子拖着走的。

    “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失业保险、医疗保险、养老保险……”

    帅帅哥真不是想敲诈谁,而是作为吊丝,就该有最坏的准备。

    不入火葬场,谁知钱多少?

    “算了,我都懒得跟你计较。”帅惊天自己都开始头晕脑胀,很不耐烦的摆手:

    “你自己觉得该赔我多少,那就赔了算了!我现在很闷,还不晓得明天去哪里讨生活呢……”

    所有人顿时一阵恶寒。

    尤其是飞狼帮的小弟,赶紧把计算器凑到面前:

    “老老……帅哥,”帅惊天情不自禁的横了一眼,那小弟差点被吓哭了出来,抖抖索索的举着计算器:

    “按照现在的赔率,您如果能活70岁,该是这么这么多……如果您能活80岁,他就该赔您这么这么多,如果……”

    “如果个屁!”帅惊天当时就怒了,狠狠喝了一大口酒:

    “就按一万年算!”

    “没钱?那还敢来老子的地盘嘚瑟?通知他家,筹钱,赎人!”

    飞狼帮自然有飞狼帮的底气,那小弟钦佩的看了帅惊天一眼,马上出门。看情形,多半是去召集兄弟,看看该怎么收钱怎么分利。

    陈公子这下才总算被吓着,浑身抖得就象筛糠一样。

    再黑的高利贷,也不可能算到一万年,而且这还是带提前收款的!

    陈胖子当时就暴了。

    暴起的不是怒火,而是只有鼻涕和泪水。

    “老大,老大,求求您放过我这一马……只要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从今往后,我陈素文就算是当牛做马,也绝不敢忘了老大您今天的恩情啊……”

    帅惊天笑笑:

    “你从哪里来,我不想知道。你想去哪里,我也没兴趣。不过既然你自己撞到我枪口上,那就给钱吧。”

    “对你来说,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事情。对吧?”

    “可是对我来说……”

    帅帅哥还在调侃呢,那陈公子突然爆发一声哀嚎:

    “老大,老大您自己看看,一万年的赔偿,好多个零啊!呜呜呜……”

    “您就是杀了我,我也赔不起啊……”

    帅惊天哈哈一笑:

    “有多少赔多少,你特么没钱,那还在劳资面前嘚瑟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