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关门,放狗!

    更新时间:2017-07-07 14:27:10本章字数:3323字

    甄柔拼命把头藏进帅惊天的后背里,躲避着汉子们的羞辱和嘲讽,泪水立刻打湿了帅帅哥的衣服。

    因为这张丑陋到让人恶心的脸,甄柔已经不知道受过了多少屈辱、白眼,再多一点,也能挺得过去。但是现在,是在帅惊天的面前被人辱骂,这会不会丢了男人的脸?会不会抵挡不住别人的目光,从此……

    “别哭,”托着甄柔大腿的两只手悄然往上挪了挪,轻轻拍打几下,算是一种特别的安慰。帅惊天转过头,脸上的温柔瞬间凝结成冰山,冷冷扫了那四人一眼,从牙齿缝里迸出四个字:

    “关门。放狗!”

    三室一厅的套间,除了大门早就锁着的之外,其余三道房门忽然同时重重关上,发出整齐而沉闷的碰撞声。

    奔波儿灞立刻窜了出去。

    这小妖的实力也不怎么样,不过对上这些普通人类,又得到过帅惊天的一丝丝仙力加持,那效果,说是异种神兽也都不为过。

    惨叫声接连响起,四个男人纷纷抱着小腿,倒在地板上不停翻滚哀嚎。

    这条看起来体型非常小的狗崽,正常应该还在吃奶的阶段,没想到牙齿居然这么锋利!

    四条鲜血淋漓的小腿,哪一条不是少了一大块肉?哪一条不是深可见骨?

    这还是小狗?这特么简直就是鳄鱼!

    殷红的血,很快结成一片,将渐渐凝固在地板上,形成真正的血泊。四道身影在上面滚来滚去,浑身都是红彤彤的污血,触目惊心。

    帅惊天放下甄柔,自己拉过一张凳子坐着,又把甄柔放在腿上,在她耳旁轻轻吐着热气:

    “这里是真的不能住了,明天咱们就去看房。”

    余光扫过地面,帅帅哥忍不住又拍了甄柔一巴掌:

    “就这种禽兽邻居,你居然也敢半夜都还留着门!该打。”

    甄柔不敢看眼前的惨烈血泊,不敢听络绎不绝的痛苦惨叫——简直和杀猪似的,伤人耳膜。只是帅惊天的话,又不得不回答,要不然谁知道这货还要在屁股上占去多少便宜?

    “是、是你让、让我留、留着门的。”

    帅惊天眼睛一立,马上又是一巴掌:

    “你在回想一下,我说的好象是我会来看你,但是别留门哦!”

    甄柔紧紧捂着耳朵,闭着眼睛,不看也不听,更是没了言语。

    送自己走的时候,帅惊天确实是这样叮嘱过的。但是……但是甄柔在挣扎很久之后,还是很忐忑的留了一丝门缝。就怕这冤家到时候来敲门,会引来更多的嘲笑。

    谁知道你上楼进屋都不走寻常路的?

    这女孩儿的心思,期待又要拒绝,渴望还要矜持,当然是不可能说给人听的。甄柔实在找不到借口解释,被憋得面红耳赤,干脆就往帅惊天胸口扎了下去。象只受惊的兔子,再不肯冒头。

    帅惊天左手轻轻搂在她肩背上,感受她瘦弱的柔软,右手顺便从桌上取了根烟,慢慢点着,慢慢欣赏着些凡人的痛苦挣扎。

    人有喜怒哀乐,本帝君何尝不是?

    既然想占本帝君女人的便宜——哪怕就是口头上的便宜,那就等着承受劳资的怒火吧,蝼蚁一般的凡人!

    因为四人的惨叫声音太大,周围楼上开始次第亮起了灯光,显然是被吵醒了。

    这里是城西和城南的结合部,多为出租房,住的都是来云海市的打工者,鱼龙混杂,警力不足,打架斗殴甚至命案都层出不穷。但象今晚这样半夜不断惨叫的,还都从来没遇见过。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八卦之火,无处不在。

    西瓜板凳瓜子啤酒矿泉水统统搬了出来,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就当是这酷热的夏夜里一点消遣吧……

    房东很快冲了上来,一进门就被血泊吓得面色惨白,抖抖索索的立即报警。等打完电话,才看到旁边一脸淡然的的帅惊天。

    “小帅?这、这、这是你干的?还不快跑!”

    焦急关切之情表露无遗。

    帅惊天左手轻轻摸着甄柔的秀发,慢慢吸着烟:

    “兰姨,我知道这是你的房子。你从小看我长大,应该知道,我绝不是惹事的人。”

    兰姨是个长相一般的寡妇,无儿无女,又坚持不肯再嫁,说是要给老公守住清白。帅惊天从小就带着弟妹们经常过来吃喝,顺便帮个忙,所以在兰姨眼中,就当是自家的孩子。而在帅惊天心里,兰姨就是真正的姨。

    这种事,是不能影响到兰姨的。

    “他们想打我女朋友的注意,我家的小狗看不过去,就上去咬了人,有多大事?”

    “兰姨您别担心,我来解决这事儿,不就是被狗咬了嘛!四个大男人,还哭得象是被爆了菊,切!”

    兰姨很相信帅惊天,可眼前的一屋子血怎么解释?那条嫩嫩的小狗,能咬出这种效果?

    “小帅,你还是快跑吧,剩下的事,兰姨可以解决的。听话,啊?”

    “没事的兰姨,”帅惊天把烟头弹进血泊里,淡淡的笑着:

    “我能解决,您还是先去歇着吧,一会儿就没事了。”

    “谁、谁特么敢说没、没事了!”痛叫声中传出一句颤抖的嘶吼,显然真的很痛:

    “劳资……劳资认识天龙帮的彪哥,你就等、等着被分尸吧!”

    “哎哟……还有老子,老子和疯狗帮的豹哥可是铁哥们……别、别跑,劳资要打断你、你五条腿才、才甘心!”

    兰姨脸色都变了,赶紧拉着帅惊天就要走:

    “咱们快走,等下姨给你拿钱,远走高飞,再也不要回来!你爸妈那边,我晚点去说。”

    “我报了警,时间来不及了,快走,走啊!”

    兰姨一脸大汗,当真是被急着了。帅惊天居然还是不动身:

    “就是被狗咬了嘛,有多大事儿?兰姨你别担心,我这就找人来处理。警察?警察又怎样,狗要咬人,大不了让他们咬回来嘛……放心,您千万别着急,没事儿的。”

    兰姨劝不动他,只能深深叹了口气。

    甄柔蜷在帅惊天怀里,一动不动,将所有事情都交给了这个男人。

    如果真有什么事,到时出来顶了就是,有什么大不了的!

    帅惊天笑笑,摸出崭新的手机,抬手就是一个电话:

    “强子,我家的狗咬到你兄弟的兄弟,还有疯狗的兄弟的兄弟了,哎呀,一言难尽哦……不,不用你过来,我家的位置你也知道,派个管事的来就行。哦,对了,最好是那啥彪哥……”

    “疯狗啊,我家的狗咬到你兄弟的朋友,还有强子小弟的朋友,反正一句也说不清楚……你就不用来了……对,就在你送我回来的地方,你叫个小弟过来就行,嗯,最好是那啥豹哥……”

    帅惊天虽然放下了电话,却还不知道需要挂机——这是帅帅哥第一次用手机打电话,而疯狗在帅帅哥挂机之前,是肯定不敢断线的,所以那边的疯狗很清晰的听到一声怒吼:

    “老子一定要打屎你……”

    疯狗果然是属狗的,立刻就翻了脸。

    刚才接到天哥电话的时候,还波澜不惊不亢不卑,听到这一声叫嚣之后,当时脸就沉了下来:

    “通知阿豹先去处理,我随后就到。”

    魏强也是同样的处理方式。

    天龙帮和疯狗帮的人马,开始大量朝出事地点汇集。

    一个小小的“狗咬人”,居然引得城西和城南风云激荡。

    山雨欲来,警察部门也很快做出了反应。

    传说天龙帮和疯狗帮为了地盘,早就有为之一战的打算,难道就是今天?

    …………

    警察一向都来得比较慢。

    所以当豹哥和彪哥都已经到场的时候,才隐约听到远远传来的警报声。

    “设路障、找借口,封路!”

    这不是警察独有的权力。

    地下帮派,自然也有自己的办法。

    警报器的声音很快渐渐慢了下来。

    豹哥和彪哥可不敢慢。

    作为有一点地位的小头目,两人都见过帅惊天,也明白对方的身份,当时就矮了几分,心里怒骂不止:

    “谁特么这么没眼力,居然敢惹这位爷?到底还想不想活了!”

    连老大都要卑躬屈膝伺候着的天哥,居然被自家小弟冒犯?这下场,两人可都是有领导责任的哟。

    帮派不是法庭,不太需要什么证据!

    帅帅哥才不认识什么豹哥彪哥,所以还在很担心的安慰着甄柔和兰姨,偶尔点根烟,根本不理这一屋子的小弟。

    豹哥和彪哥的压力因此更大,又不敢随便开口,只好先让小弟让那四个罪魁祸首闭了嘴再说。至于所采用的手段嘛,那就只有脑补了,呵呵。

    那四人最先见到豹哥和彪哥,还是想立刻上来哭诉求伸冤的,没想到反而又被暴打一顿,再看看两个老大对帅惊天低眉顺眼的态度,当时就不敢吭声。

    就算伤势太痛,也得有命去痛才行。

    好希望警察来主持正义,也许还能逃出生天吧……四个痞子,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平时避之不及的警察身上。

    这当真是一种讽刺。

    “天、天哥,那个……老、老大随后就到,疯狗哥也是一样,您看?”

    还是彪哥胆子要大一点,毕竟天龙帮是最早归顺的团体,感觉上就要比疯狗帮亲近一些。

    “他们来干什么?添乱?还是觉得事情不够大?混账!”

    帅惊天拍了桌子,彪哥和豹哥马上就恨不得把头埋到地板下面去。

    这是老老大,显然认为疯狗和魏强画蛇添足,正在骂呢,谁想去触这个霉头?

    “也不过就是我的狗咬了人,多大个事儿?我赔钱行吧?”

    彪哥和豹哥顿时一颤:您陪钱是小事,甚至您赔不赔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您这表态过于正常,正常到……几乎就是在宣布那四个痞子必死无疑了!

    我高高在上,可以赔给你钱,但是你给得把命留下,作为我面子的补偿。

    事关上位者的威严,在不得不妥协的场面下,结果从来都是如此!

    不然以后怎么带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