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精神补偿好不好

    更新时间:2017-07-09 12:02:16本章字数:3405字

      (因为网站初创,还有很多地方正在改善,所以会伴生一点问题。

    所以我最亲爱的读者君,您要想看到最新的封面和修改过的前文,暂时就只能麻烦您先删除本书,然后重新搜索,将本书重新加入书架。

    作者菌也很无奈,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希望读者大大们理解。

    谢谢!

    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以下正文)

    ………………………………

    既然是天龙门的弟子,又是在云海市,所以楚天飞火箭般的提拔当然就没有问题。要不然怎么可能以三十刚出头的年纪,就成了城南分局的局长?

    只要不危及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在遵循现有的体制制度下,华国对天龙门还是非常优渥。

    这算是对曾经的守护者一种报答,还是天龙门应得的荣耀?

    在华国最高层看来,天龙门就算已经没有了守护华国的能力,也绝不能让天龙门寒了心,所以几乎对云海市不闻不问——就当是千金买马骨罢!

    只是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个和中国没有多大区别的异界里,居然会从天上降下帅惊天这样的怪胎……

    楚天飞当然也不可能想到。但是天龙门虽然都无法修行了,那最基本的身体淬炼还在,而且依旧犀利。所以楚天飞还没到审讯室,就很敏锐的听到了里面的声音。

    “进都进来了,你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这是刘娜娜?楚天飞立刻就皱紧了浓眉。

    “是你要求我进来的,我干嘛要负责?”

    男人的声音很是慵懒,好象还很不屑。

    “做了就要负责,”刘娜娜的语声陡然尖利起来:

    “你堂堂一个男人,居然吃干抹净就想赖账!我可是早就告诉过你……”

    这是啥节奏?以楚天飞的火爆脾气,再也听不下去,直接就推门进去。

    一切都很正常。刘娜娜坐在桌子后面,强烈的灯光射在对面年轻人的脸上,那人还是笑嘻嘻的看着刘娜娜。准确的说,是在欣赏美女警官从灯光下露出的下巴。

    没有什么违和的地方。

    但是楚天飞却觉得很诡异。

    这青年的面相,也不过十几二十岁,居然有流连警局的老油条一样的感觉……难道是在少管所长大的?

    至于有些气急的刘娜娜,楚天飞不予评价——毕竟这是自己人。

    “楚局好!”刘娜娜起身敬了个礼:

    “楚局您坐。”

    楚天飞微微点头,关上门坐到旁边,目光一直盯在帅惊天身上。

    “我就是来看看,刘……警官,你继续。”

    刘娜娜也不客气,端端的坐下,再次冷冷的问:

    “帅惊天,你确定不是飞狼帮帮魏强的手下?如果能举出魏强的犯罪证据,你也是为民除害的正义市民,是能得到政府奖赏的哦。”

    楚飞天一听就有些蛋疼。

    天龙门下飞狼帮!而且还主要就活动在城南。不仅有云海市政坛的默认和楚天飞的暗中襄助,而且飞狼帮也没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比城西的疯狗帮简直好得太多。

    这简直就不象个帮会,而更象行会。

    现在的出租车司机们都还有自己的组织呢!

    对于飞狼帮的底细,楚天飞肯定比刘娜娜清楚得多。

    “算了吧,我才不想要什么奖励,而且,我也不缺钱。”懒洋洋的声音似乎就响在耳边,不大,但是异常清晰。

    楚天飞是练家子,自然识货,立刻盯了过去。

    从楚天飞一进门,帅惊天就看出他身怀天龙门的心法特征,只是和潘家人一样,根本修不了神识。

    不管怎么说,这人也该是天龙门的一员,倒是个解决问题的捷径。

    帅帅哥自己无所谓,可一想到甄柔还在局子里,就很想尽快了结此事。

    “我的狗咬了你,我赔钱就是,需要这么大的阵仗?我说美女,你们闲得这么无聊,还是多去管管那些碰瓷的家伙比较实在。”

    “还有,我听网上说,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连汽车占道都罚得干净利落,又怎么看不到掳掠儿童的监控呢?”

    “再说了……”帅惊天又是一通乱扯。

    刘娜娜眼睛都立起来了,黛眉一竖,习惯性的摸了摸腰,还好,没有枪。

    娇俏的尖下巴一扬,简直想立刻就戳死那货!

    “我怀疑你从事某些违法犯罪的活动,所以你需要协助调查。”对于如此顽固的家伙,警局自然有收拾的办法。

    “二十四小时之后,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会放你离开。在此期间,你好好反省!”

    卧了个槽!帅惊天眯起了眼睛,目光穿过光幕,紧紧盯在那张俏脸上,冷冷道:

    “我可不可以这样认为:你确定想毫无理由的针对我?”

    “那么上次你飙车的事情……”

    “那与这桩案子无关!”刘娜娜斩钉截铁的打断帅惊天,一双美目在灯光后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就象一只母豹,正在磨砺着爪牙,随时准备开动:

    “你最好老实一点,否则……”

    “是你的狗咬了人?对不对?”楚天飞突然插了一句,整个画风立刻就变了,刘娜娜一口气顿时就憋在胸腔里,有被无数根鱼刺卡住的难受。

    楚局你这是要闹哪样?没看到这家伙跟飞狼帮和疯狗帮都有一腿的嘛!那就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您居然还要轻轻放过?

    帅惊天还是靠在椅背上,要死不活的样子:

    “对。狗咬了人,也就是赔钱,还能怎么样?现在我怀疑你们当中的某人,有公报私仇的嫌疑,是不是也该来审上一审?”

    “你!”刘娜娜跺脚:

    “谁公报私仇了?谁公报私仇了!嗯?哼!如果不是你纵容,你家的狗会咬人?又有哪家的狗,会一口咬掉那么大一块肉?我看你就是存心!就是故意!就是纵狗行凶!”

    “我还纵狗强抢民女呢!切!”帅帅哥不干了,立刻怼上:

    “现在连狗都被你吓跑了,你给我证据呀!对了,我现在就报案,请你们警察帮我找回我的狗……毕竟是被你们弄不见了的!哼!”

    要说到乱扯,帅惊天还真是不怕。

    这家伙都活了好几万年,什么样的事没见过?其中总有那么些很不要脸的事情,还曾是亲手暗中做下的呢。要讲胡说八道,紫微大帝可是天庭第一人!

    “你?!”刘娜娜又摸腰,很想一枪就解决了这货。楚飞天赶紧摆了摆手,笑呵呵的问:

    “小刘啊,真正的凶手,到底是人,还是那条狗?”

    刘娜娜顿时一愣。

    咬人的,当然是狗。

    可那狗,也是这人养的啊!

    “如果是狗咬的,那就送去医院打狂犬疫苗,费用由狗主人付。这只是民事纠纷,不用太上纲上线。”

    楚飞天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端正了大檐帽,深深看了一眼刘娜娜和帅惊天,重重说了句:

    “这件事,就这么办!”

    说完就走,根本就不拖泥带水。至于什么疯狗帮和飞狼帮、以及事发现场的所有人都还在警局,楚天飞是都不想管了。

    飞狼帮就是天龙门的子弟兵,只要没有在疯狗帮面前吃亏,身为局长,楚天飞一般是不会过问的。今天之所以半夜赶来,还不就是为了袒护飞狼帮?

    狗咬人,多大个事?

    值得小题大做?

    有些事情,只能放在心里。

    一条狗能引起飞狼帮和疯狗帮全体的重视,这本身就不正常,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只是楚天飞身份不够,还触及不到真正的答案。

    唯一的办法,就是实情上报,并等待上级指示。

    楚天飞明面上的上级,是云海市警局局长向天风,再再上去,才是市长潘凤。

    而实际上的领导,却是潘龙——天龙集团的董事长。

    真正的决定权,还在潘龙和潘凤的爷爷手中。

    也就是天龙门的现任宗主,潘黄河。

    楚天飞只是外门弟子,不可能有潘黄河的联系方式,就只能紧急报给潘龙。

    潘龙电话关机。

    楚天飞随即打给潘凤。

    市长电话也关机。

    这就有些抓瞎了。

    向天风向局长的电话,肯定是不能打的——一件狗咬人的案子,打针赔钱就了事,还来麻烦向大局长?

    何况楚天飞又担心飞狼帮吃亏,所以一定会死死捂住。

    只是苦了楚天飞,不敢上报,又联系不上领导,得不到明确的指示。那个纠结啊……

    心一横,抬手就调了特警,在电话里严肃下令:

    “等下先放飞狼帮的人,半个钟头之后,再让疯狗帮离开。在这期间,要严阵以待,绝对不要影响到社会安定。”

    “还有,为了避免影响扩大,所有人通宵执勤,以防万一!”

    “如果一旦发生火拼,当场镇压疯狗帮!”

    楚局长做出了自认最完善的安排,却没想到,这根本就是虚惊一场。

    现在的飞狼帮和疯狗帮,因为帅惊天的出现,哪里还能打得起来?

    就连双方的帮主,魏强和疯狗,都还在警局里你侬我侬,好基情的样子。估计如果不是帅惊天还在局子里,估计早就到烧烤摊喝酒联欢去了。

    又怎么打得起来?

    你好我好,大家才都会好嘛。

    …………

    “我可以走了吧?”帅惊天笑嘻嘻欣赏着眼前的美女警官,那眼神,要多正直有多正直。

    刘娜娜恨不得从眼睛里就能发出飞刀,恶狠狠的咬着牙:

    “滚!”

    “快滚!”

    “赶紧滚!”

    帅惊天慢慢站起,伸着懒腰,很不要脸的笑着:

    “搞了大半宿,你都不请我吃个宵夜啥的?就当是精神补偿好不好?”

    刘娜娜抓起桌上的记录本就砸了过去:

    “滚去吃屎!”

    “哦。”帅帅哥笑了笑,头也不回:

    “要不我请你?”

    美女警官幸好没带枪,只能砸鞋,否则铁定是警局里发生的一场血案:

    “去死!”

    帅帅哥摇摇头,随手将“暗器”拨开一旁,毫不停顿的走了出去。

    外面,有甄柔。

    外面,有安心。

    月亮很大很圆,明晃晃的,晒得人都不好意思了。

    “抱抱?”帅惊天低头看着扑上来的甄柔,满嘴荤话:

    “亲亲?”

    “或者,爱爱?”

    甄柔死死抱着他脖子,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狠命的哭。

    “那……咱们回家,睡睡?”

    帅帅哥邪邪的弯起嘴角,一个公主抱,说走就走。